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七十五节 借钱,门道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七十五节 借钱,门道

  麻烦大了。

  工行这边的态度极其坚决,看得出来这位向行长是得到了工行昌江省分行那边的尚方宝剑,即便是,冒着与宋州市委市政府决裂的风险,也不肯妥协。

  工行这边如此,其他几大银行也差不多。

  农行那位李行长一坐两个小时,只谈自己的困难苦处,半句不提正事儿,一副你还没哭进去,他已经哭出来了的老油条架势,要从农行那边弄出钱来也基本不可能;中行那位钟行长云龙见首不见尾,去了三次,两次都说在省里开会,一次刚出门,避而不见;建行那边态度倒是不错,但是明确告知,建行昌江省分行那边明确有要求,宋州建行放贷权限暂时收归省分行,仅有小额放款权限,放款权限要等到明年三月份之后才会下放回来,明显是针对这过年难关。

  没两个亿这个年过不了。

  八方伸手,这一段时间陆为民和黄鑫林困坐愁城,财政上每一笔款项都是算了又算,能压缩下来的尽量压缩了,甚至为了和石油公司那边结市委市府这边小车班的油款那几十万都是磨破嘴皮,想想也真是窝囊,堂堂一个市财政局局长为了这几十万油钱都要和别人求爹爹告奶奶的说好话,这财政局长也当得太寒碜了。

  这也是没办法,从上任伊始,黄鑫林就三度向陆为民告警,今年这个年不好过,弄不好就过不了,最初陆为民虽然也有些警觉,但是也没太在意,黄鑫林最后是以最后通牒的方式提醒他,这才引起他的注意。

  一算下来,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难怪人家都说年关难过,看看这一笔一笔年底需要花出去的钱,陆为民才意识到像**、阜头这样的县份的确和宋州这样的大城市不能比,宋州这地方过年,那真的像是水过筛子,到处都漏,一盆水下来,四处都在哗啦啦下流,一眨眼就没了。

  从元旦一过,陆为民甚至连新麓山集团那边的事儿都放下了,全副身心扑到如何过年这事儿上来了,说穿了就是弄钱回来,保这个年关能够顺利渡过。

  但现在看来,这个年还真不好过。

  “为民,咱们这是比叫花子都不如啊,叫花子过年了上门,主人家也要给两个打发,咱们这两天跑了这几家,可是一分一文也没有要到,咱们这可不是要钱,那是借钱,要连本带息还的,居然也是被人拒之门外,你说我这个市长是不是当得特别失败特别窝囊?”童云松不无自我解嘲的道。

  人代会还有十来天,童云松现在还是代市长,还需要人代会选举之后才能正式成为市长,虽说这等额选举不是问题,但是这年过得不好,占相当大比例的党政机关代表肯定心里就不太舒坦,也会直接影响到得票多少,对童云松来说那也是颜面攸关,不能不考虑。

  “市长,我得说,您和我坐这个位置都不太是时候,嘿嘿,受命于危难,这话不算过吧?”陆为民笑嘻嘻的道:“宋州这摊子,谁来谁接着也得是焦头烂额,我不是说大话,宋州这几年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但是我觉得这也是咱们的契机,今年就算是到了一个低谷的最低点了,俗话说,触底反弹,明年也许就该是反弹的时候了,过了这个坎儿,没准就该是咱们扬眉吐气的时候,现在咱们低眉顺眼装装孙子,再是窝囊,也得扛过去。”

  “哼,为民,你就别宽我心了,都这样了,失败也好,窝囊也好,我也认了,只要能扛过去,问题是缺口这么大,怎么扛过去?”童云松气哼哼的道:“都说了,大家群策群力,群策大家都会,翻翻嘴皮子,谁不会?群力呢?就成了咱们俩的活儿了?”

  童云松很难得的发牢骚了,陆为民心里也好笑,这几天也是难为童云松了,这市长还没有正式当选,就先当孙子,四处求爹爹告奶奶,好话说尽,但人家不买账啊,这憋在肚子里的气是越来越大,市里边其他人个个都是装聋作哑,尚权智倒是很关心,但这事儿你总不能让市委书记亲自出面吧?那还要你市长副市长干什么?

  “嘿嘿,市长,大家都忙,要说这本来是咱们的活儿,只是咱们运气孬,赶上这时候了。”陆为民沉吟了一下,“几大银行前两年被黄俊青和徐忠志伤得不轻,现在恶果出来了,咱们就得要来背黑锅啊。”

  “为民,现在怎么办?”童云松也知道陆为民路子野,点子多,但他也真有些急了,时日无多,你不能等到最后几天再来着急,越到后边,那难度就越高,谁手里都紧,先到先得,没准儿拖几天,就没你的戏了。

  “市长,我考虑过了,几大银行我觉得现在咱们不能指望了,估计他们也是上边下了死命令,咱们欠的账也的确太多,说不过去。我考虑了一下,得分几条路走。一是找省里求援,没省里支持,咱们这个年过不了,您得去找一找荣省长,我去找一找花省长,打滚撒赖也得要请他们周济一点儿,咱们宋州情况他们也清楚,只要过了这个年关,咱们就能喘一口气,请他们看在党国的份儿上,拉兄弟一把。”

  陆为民学着电影里国民党军官的口吻开着玩笑,轻松一下。

  童云松苦笑了一下,他也知道这是一条路子,但是光是靠这条路不够。

  “另外,我的意思是让华廊集团以华廊饭店和华廊出租车公司固定资产作抵押贷款,我打算找一找民生银行,如果他们接受咱们市财政担保的话,在额度上咱们就可以获得更高一些。”陆为民拿出自己的第二条路子。

  “民生银行?”童云松显然对这家银行还有些陌生,“能行么?”

  “我还有点儿关系,估计能行,但是要想争取多一点儿,1还得要做做工作。”陆为民也不确定,毕竟公了公,私了私,华廊饭店和华廊出租车公司担保,估计顶多能贷下来三千万,宋州市财政担保能不能被接受,不好说,毕竟宋州市财政在几大银行的担保贷款太多了。

  “唔,这样啊,”童云松点点头,“这也是一条路子,但是在额度上还不确定,省里边那边我估计肯定会给一点儿,但是我担心也是额度,咱们缺口太大了,就怕还差一截。”

  “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可能有点儿得罪人,但是就目前咱们这状况,我觉得给大家一点压力也并非什么坏事儿,有责任压力,得大家一起来扛,宋州发展与大家息息相关,别都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架势,那样大家反而没有一点责任感。”陆为民缓缓道:“今年市级干部们的奖金,原本我考虑是不是减一减,但我担心这一来,我和市长您背骂名,背骂名倒也不怕,但起不到作用,所以我觉得咱们不减,但是发一半,另一半欠着,明年六月份儿时来发,当然,得坠个条件,根据市财政状况,刺激刺激大家的工作积极性。”

  童云松凝神思索,这也未尝不是一个办法,减一些肯定不是好主意,这标准上来了,要想降下去,那就不容易了,谁降谁挨骂,弄不好还得出事儿,但是全发,一来财政困难,二来就像陆为民所说,大家都没有意识到紧迫性和压力感,起不到聚拢人心的作用,发一半欠一半,得让大家意识到情况的严峻性,得让大家都要有负重前行的意识。

  陆为民这小子鬼主意还真多,一想一个主意,童云松思考了一下,点点头,“为民,这个办法好,得把大家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都调动起来,一举两得,全市市级机关的干部职工和事业人员好几千,按照两千块钱奖金计算,扣一半,那也是好几百万,聊胜于无。”

  “市长,几百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我觉得能起到一个聚拢人心的鞭策作用,才是关键。”陆为民笑着道:“如果这几条路子都用了,还是差一点儿,我就只有厚着脸皮找几个朋友凑一凑,估计三五千万,还能凑得来。”

  童云松心里一松,三五千万呐,这家伙倒是说得挺轻松啊,但童云松也知道陆为民在丰州那边实业界很是有些名声,颇受那些企业界人士的欢迎,像华侨城、省投资公司、陆海集团、昌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这些大企业的负责人都对陆为民赞不绝口,这家伙在这些人心目中信誉很好,要真的去借钱,还真不是什么大问题。

  “为民,省里边,咱们分头跑,民生银行那边你熟悉,还得偏劳你了,这个年不好过,我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遇上个这么烂的摊子,但正如你所说,熬过了几年,兴许咱们就能迎来一个光明的前景,好好干,我相信这个坎儿咱们过得去!”童云松狠狠的拍了一掌陆为民的肩头,颇为感慨的道。

  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