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七十六节 老部下的刺激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七十六节 老部下的刺激

  皇冠缓缓启动,陆为民心里也是沉甸甸的,宋州的家当在这个年关上一下子就给暴露了出来,平时不觉得有这么多花钱的地方,到这个时候一下子就跳了出来,积压了一年的各种欠账都得要在年底结清,就算是结不清,那至少也得要兑付大半,这一笔一笔向重重大山一般压过来,看得陆为民眼胀,签字也签得陆为民手软心虚。

  陆为民倒是真有些佩服黄鑫林的心理素质,这么多负债,这么多欠款,财政就那么大一块馍,怎么来把这馍分好,不是一件容易事儿。

  除了市本级财政,其他各县区的财政也一样难看,三个主城区宋城、沙洲和麓溪,财政状况都是萎靡,县份中除了遂安情况略好,其他几个县也都是一片愁云惨雾,好在大家对每年过年的拮据状况都已经习惯了,从93年以来,宋州的财政状况就没有好过,而且是一年不如一年,所以干部们也都有了心理准备。

  宋州和昆湖、青溪那边一个很大的差别就是县域经济相当差。

  昆湖、青溪的县域经济都相当发达,这与改革开放后尤其是八十年代后期开始体现出来的后发优势有很大关系,昆湖和青溪都是农业较为发达的地区,但是工业却没有多少基础,距离省会昌州也比较近,所以在当初发展经济时也没有什么思想包袱,思想比较开放,县域经济中乡镇企业和私营经济次第崛起,形成了强大的梯次发展。

  依托县域经济的壮大,昆湖和青溪是在进入九十年代之后城市建设才开始发展起来的,在九十年代之前,无论是昆湖还是青溪都更像是椅座迷你城市,但是随着县域经济的壮大崛起,城市体系建立,昆湖和青溪也逐渐培育市本级的经济发展。尤其是市一级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成为市本级经济发展的主要支柱,形成了与县域经济发展相匹配的良好格局。

  相反,与昆湖和青溪相比,宋州则成为了一个反面典型,八十年代依靠主城区内的省属国企和市属国企的蓬勃发展,宋州确立了自身的大城市地位,对于县域经济发展并不重视,无论是乡镇企业还是私营经济,都处于被国企彻底压制的状态,这种情况在各县表现得更为突出。使得这些县份的乡镇企业和私营经济的发展都错过了九十年代前几年的最佳时期,与昆湖、青溪这些地市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即便是与普明、洛门这些地市一样有较大差距。

  伴随着国营企业陷入低迷,而乡镇企业和私营经济发展薄弱,使得宋州经济全面陷入困境,财政瘠薄,投资萎缩,基础设施吃老本,整个经济体系陷入恶性循环。导致了当下宋州的这种窘境,陆为民一直在考虑除了要在国企改革上走出死胡同外,还需要在招商引资上做文章,而他考虑的招商引资不仅仅是只针对市本级。而是针对整个全市,尤其是县域经济这一块要彻底激活起来。

  但是他感觉到整个宋州这边的风气十分保守,和丰州地区前几年有些相似,只不过丰州地区前几年那是因为从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蹒跚迈进。是看不懂外边的局面,虽然笨拙了一些,但是毕竟在迈步。而宋州这边这些干部则不一样,他们很多人都还抱着以前的金字招牌,沉醉在昔日的荣光中,如躲在壳中的蜗牛一般不愿意接受外界现实的残酷变化,这也是让陆为民最为担心的。

  你动作笨一点,犯一些错误,都不要紧,只要你敢于去迈出步伐,终究会有收获,但是你若是连外接新生事物都不愿意接受,甚至还沉浸在原来固有的思维模式中不能自拔,那就真的无可救药了。

  不换思想就换人,这句话是陆为民在丰州时候就经常提的一句话,他觉得现在宋州恐怕更需要这句话来给这些人洗洗脑。

  “市长,现在看起来咱们是处于最低点了,但是我觉得恐怕单单是依靠国企改革就想要让我们宋州摆脱当下的困境,还不够,我们恐怕还得要有其他动作。”陆为民没有童云松那么乐观,很冷静的道。

  “哦?”童云松听出了陆为民话外有意。

  “我对比过我们宋州与昆湖、青溪以及普明、洛门的经济成分,昆湖和青溪的非公有制经济成分在创造地区生产总值中的已经占到了四成五以上,昆湖甚至接近了五成,普明和洛门也达到了四成,实际上这几个地市的国营经济在地区生产总值中的比例都只有不到三成,可是我们宋州的国有和集体经济在地区生产成分中的比例却达到了七成以上,而且主要集中在市本级和市区,我们其他八个县的地区生产总值在全市地区生产总值中仅占百分之五十五,也就是说,市本级和主城三个区的地区生产总值以百分之二十的人口创造了百分之四十五的gdp,而其他县份以百分之八十的人口创造了百分之五十五的gdp,其中西塔、烈山、梓城、叶河、泽口五个县占到了全市人口一半,但是这五个县的gdp加起来仅占全市gdp的三分之一不到。”

  陆为民语速很慢,似乎是要阐述清楚这样一个现实,“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非国有经济发展不平衡,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更落后,这也带来一个很现实的情况,那就是我们的县域经济相当落后,西塔、烈山、梓城、叶河、泽口这五个县基本上没有形成符合县情的支柱产业,甚至可以说在工业经济这一块也没有像样的思路,这也导致这些地方在发展时缺乏目标,很多领导干部不知道自己的工作该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现阶段、下阶段的工作要干什么,茫然无措,照本宣科,说难听一点,就是混吃等死,你看看他们的工作展望,96年照抄95年的,95年照抄94年的,大话套话废话一大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这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套话从头写到尾,你翻来覆去看半天,愣是不知道他究竟是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你明年究竟打算怎么干,准备感谢什么实在的事儿,通篇看不到一点,大力兴修水利设施,行,你准备修什么,资金筹措从何而来,预计什么时候开工,投资多少,什么时候竣工,建成会有什么产出,根本就是糊弄,我有时候看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大话说得快顶天了,你哪来资金,吃饭都成问题,你动辄要投资几千万,现实么?”

  意识到陆为民语气似乎变得有些激扬,童云松略感惊讶,他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触动了陆为民的情绪,一下子变得这样。

  “为民,怎么了?我们宋州的情况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我记得你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好像还没怎么去县里吧,怎么是谁又招惹你了?”童云松乐呵呵的道,有意要放松一下气氛。

  陆为民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他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爆发了,或许是昨天齐元俊来他办公室闲聊了一个多小时,让他有些受刺激。

  齐元俊现在在双峰分管工业和商业工作这一块,这家伙虽然性格上有些桀骜固执,和曹刚有些不睦,但是邓少海却很信任他,齐元俊也没有辜负邓少海的信任,抓工业这一块很得力,他把主要精力也是放在抓双峰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和洼崮的联合工业园区发展。

  尤其是洼崮今年的发展更为快速平稳,联合工业园区医药产业一直保持着高速发展,而伴随着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的规模不断扩大,其交易额也是急剧扩大,而依托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和联合工业园区的发展,洼崮镇的商贸、物流、餐饮产业也发展相当快,仅今年下半年就有两家运输公司在洼崮建立起来,主要是从事联合工业园区和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的货物运输,沿着国道217也发展出二十余家大中型餐饮和住宿的饭店旅店,加上骑龙岭风景区名声大噪,现在洼崮镇已经被有些人被称为“昌南第一镇”,一座现代化集镇已经屹立在省道315和217的交汇处。

  据说巩昌华已经被双峰县里列入了重点培养后备干部,他在洼崮的表现的确可圈可点,洼崮今年的高增速也为他增添了不少底气。

  双峰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势头也不错,虽然不及洼崮那边,但是今年依然有多达七八个项目签约进入,泰仕集团在双峰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厂区今年生产全面满负荷运转,今年销售收入实现了三千五百万,俨然成为双峰医药产业中的新贵,对丰祥药业、虎泰生物科技都构成挑战。

  齐元俊讲得眉飞色舞,陆为民却听得气闷无比,只是在老部下面前陆为民还得要保持着风度,一副欣然向往的模样,但是在晚间和齐元俊吃饭时,陆为民就让顾子铭和萧樱狠狠的灌了齐元俊不少酒,连顾子铭和萧樱都很诧异怎么陆为民会突然在酒上和齐元俊较起劲儿来了,楞生生把齐元俊给灌趴下,被他自己秘书和司机扶回酒店休息。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