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七十七节 各怀心思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七十七节 各怀心思

  汽车缓缓前行,似乎司机也觉察到了坐在后座的两位老板有话要交流,所以车速也刻意放慢,沉默了好一阵之后,陆为民才闷闷的道:“市长,我有些失态了,昨天我一个老同事来看我,闲聊了一阵,让我感触太深了,我们宋州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彻底掉队了。”

  童云松眉毛一掀,有些好奇,陆为民的老同事,那就是丰州那边过来的了,不知道给陆为民说了什么,才让陆为民受刺激这么大,“怎么了?,聊了一些什么?”

  “还能聊什么?他现在是双峰县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双峰今年地区生产总值逼近15亿,位居丰州地区第三,可我们宋州这边的第三才多少,是麓城吧,麓城地区生产总值完成了多少,14.5亿,和双峰只差一点儿,但是市长,你知道92年这两县的差距有多大么?92年麓城gdp8.5亿,双峰多少?2.6亿,连麓城的三分之一都不到,可现在呢?已经超过了麓城,95年我在省委党校学习毕业之后担任阜头县委书记,雷志虎也是那一批,雷志虎所在的沙洲区当时的gdp是大概是14个亿多一些,阜头呢?3.6亿。现在呢,前些时日阜头县委书记宋大成和我说起,他们今年gdp突破了20亿,达到了21亿多一点,可沙洲区呢?今年gdp还不到17亿,这之间的差距咋就这么大?”

  陆为民语气里说不出怅惘迷离,“市长,我无意炫耀些什么,我现在是宋州市的常务副市长,来宋州也有大半年了,但是感觉真的不太好,就像是落在一张网里边,动一下,似乎就要牵扯到各个方面。让你太多的心思都花到其他事情上去了,没有太多的精力来干自己想干的该干的事儿。丰州地区今年gdp好像也突破了90亿,我们还不到100亿,差距被拉近到了不到10亿,可几年前,我们和丰州的差距是接近50亿,在这样下去,也许明年最迟后年。丰州都要超越我们,我是真有些坐不住了。”

  作为市长,童云松何尝不知道丰州和宋州之间的差距在急剧缩小,实际上像今年黎阳都已经超越了宋州,把宋州在全市经济排位往下挤了一位,丰州的崛起更显现出宋州这种老工业城市的失落和迷茫。

  “你有什么想法?”童云松感触同样也很深。宋州和其他地区的差距越来越大,这不是哪一个人或者哪一个企业的问题,这是宋州的发展机制出了问题,他也一直在琢磨宋州该怎样的来改变实现突破,也想到了一些办法和措施,但是始终,没有找到一个系统化的方案。

  “我觉得国企改革和招商引资都是当务之急,但是我们不能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市本级和开发区,因为我觉得要实现宋州经济发展。还需要做好一项相当关键的工作,那就是大力发展县域经济,彻底把县域经济发展从昔日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尤其是鼓励私营经济的发展。”

  童云松注意到陆为民在提及发展县域经济时并没有谈到乡镇企业的发展,而是直接提到了鼓励私营经济的发展,没有提国有经济很正常,现在宋州国有经济的疲软不振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乡镇企业在前期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与昆湖和青溪这些乡镇企业较为发达的地区有很大差距在童云松看来陆为民最起码也应该谈一谈乡镇企业的发展。但是陆为民却根本不提。而是强调私营经济的发展。

  “十五大的精神就是要鼓励各种不同成分的经济共同发展,我们宋州的县域经济发展的确是一个短板。尤其是你刚才提及的那五个县更是差距更大,在这一点上宋州前些年的路子上走偏了,现在要扭转过来很不容易啊。”

  童云松点点头,那五个县发展滞后是显而易见的,宋州历来就是重视市本级重视主城区,以大城市自居,县份上关注的精力就较少,这也是这些县份发展滞缓的根源。

  “要解决这个问题,县域经济要发展起来,就需要一批懂经济工作的干部,但是市长,我说一句实话,我们宋州县一级领导班子中懂经济工作的干部不多,尤其是能够与时俱进看清形势,因地制宜搞经济的工作干部更是稀缺,这恐怕是制约县域经济的主因,不改变这个现状,恐怕要实现我们宋州的复兴就是一个虚幻。”

  童云松明白陆为民话语中的含义,前两天书记碰头会上讨论了一下人事,首当其冲的就是陈庆福兼任的宋城区委书记人选,这宋城是宋州主城区,又是十二个县区中经济排名第一的头牌,区委书记人选自然引人瞩目,在这个人选上有很大争议。

  陈昌俊提出了让叶河县委书记艾文崖出任宋城区委书记,这个人选童云松也不是很认可,艾文崖颇得尚权智的信任,叶河这两年的发展也很平稳,但是有一句说一句,童云松觉得艾文崖在叶河的表现只能用中规中矩来形容,尤其是在经济工作上并没有特别的表现,调整到宋城来,对宋城的发展有多大的促进作用,童云松不太看好。

  但他也知道陈昌俊的态度其实代表着尚权智,所以在这个人选上他没有反对,魏行侠亦是如此,但是在谁出任叶河县委书记时,陈昌俊又提出了让市教育局局长谭伟峰出任叶河县委书记,而由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杨达金出任市教育局局长。

  对于谭伟峰出任叶河县委书记这个意见童云松并不反对,但是对杨达金出任市教育局局长他就不能认可了,陈昌俊这么**裸清洗市委里边他很是有些看不过去,杨达金是安德健遗留下来的人,接触这么久,能力没的说,而且杨达金本人也找过童云松,希望到区县去工作锻炼几年,童云松对杨金达的印象和态度都很认同,在这个人选上他提出了不同意见。

  他建议对当前全市县级班子需要调整的情况进行一个通盘考虑,而不是拔一根萝卜塞一个眼儿,这个意见得到了魏行侠的支持,但是杨永贵却没有表态,最终尚权智提议组织部对全市班子情况进行一个摸底,等到摸底情况出来之后再来研究方案,算是变相的接受了童云松的意见。

  书记碰头会上的内容一样保不了密,童云松估计陆为民大概也是听到了这个消息,所以才是有所指。

  “为民,我知道你的意思,有些工作还得要一步一步来,懂经济工作的干部一要靠选拔,二要靠锻炼,我们宋州积弱太久,冒然大动也会带来很多问题,我也想早一点把经济搞起来,但是这种事情不是一蹴而就能行的,还得要遵从经济规律啊。”童云松叹了一口气。

  “市长,我建议您可以和尚书记好好沟通一下,把县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和县域经济发展需要一批懂经济工作的干部这个意见表达出来,我相信尚书记应该能意识得到这一点。”陆为民沉吟了一下才把自己的意图说出来。

  “为民,你也可以向尚书记直接汇报这个意见啊。”童云松瞥了陆为民一眼。

  “呵呵,市长,我现在的处境有些尴尬,我怕我去汇报,有些人就觉得我把手伸得太长了,我暂时还不想引发矛盾,我现在的主要精力还是要把新麓山和华廊集团的改制推进下去,这是我今年上半年的主要工作,只有把这两项工作完成,才说得上其他。”陆为民也很坦然的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和盘托出。

  童云松笑了起来,“你就不怕我去也会引发矛盾?”

  “哼,那就是有些人不知道自己的分量了,本来就是为了工作,可有些人总喜欢把私人感情夹杂进去,当然,都是人,有些亲疏也很正常,但是我觉得拿的分什么事情,过了界限,超出原则,那就是把工作当儿戏了,我不能接受这种做法。”陆为民淡淡的道。

  童云松也心知肚明,点点头,“嗯,你也知道了,书记碰头会没有通过,暂时要搁一搁,我打算春节与尚书记好好沟通一下,但我觉得你也可以向尚书记汇报一下,尚书记不是那种容易被外界因素影响所影响的人,我觉得他的思路比任何人都清醒清晰,你不必有太多顾虑,完全可以把你自己的一些想法说一说。”

  陆为民没想到童云松这样建议,愣了一愣,似乎是在思考童云松的建议。

  “你说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还兼着市委政法委书记,向市委书记汇报自己的观点看法很正常,不必担心其他人的态度,而且我建议你在谈及这些方面的问题时,可以更具体一些,这样更有说服力。”童云松笑着拍了拍陆为民的肩头道。

  补更,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