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八十三节 干部特殊化,此风不可长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八十三节 干部特殊化,此风不可长

  团拜会在欢快的喜洋洋音乐下宣布结束,工作人员开始清理舞台上的杂物,接下来就是中午这顿团拜宴了。

  按照惯例,宋州历年团拜会都是在宋州饭店举行,十年如一日,今年也不例外。

  十一个县区和经开区的主要领导以及各县区选出的各行各业代表以及市属部门机关、军队、武警和省属企业的代表都纷纷落座,三十桌坐得满满的。

  “这顿饭吃了是不是该清静一些了?”最后才到的陆为民瞟了一眼混杂着音乐和说话声的大厅。他来的时候文艺表演已经进入了最后一个压轴节目,也是宋州歌舞团奉献的一个歌颂改革开放的歌舞《春天的故事》。

  嘈杂的喧闹声充斥着整个大厅,客人们相互打着招呼,寒暄着,来参加这个团拜会的基本上都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尤其是企业界的更多,为了展示十五大之后的新气象,今年邀请的乡镇企业负责人和私营企业老板也比前两年多了不少。

  “你好像很不情愿似的,就吃一顿饭而已,怎么就招惹你了?”郭跃斌没好气的接上话,“辛苦一年,各行各业各界代表,大家聚在一起乐呵乐呵,欢聚一堂,回顾过去成就,展望未来前景,这是一件多么值得纪念的事情,怎么到你嘴里好像就变了味儿,变成人家是来混饭吃的呢?”

  郭跃斌的一番话让旁边的曹振海忍不住笑了起来。

  市委里边,陆为民虽然年龄最小,但是却没有几个人可以和陆为民随便开玩笑,郭跃斌是个例外,当然同理,能经常揶揄调侃纪委书记的,也只有陆为民,其他常委们也好,副市长也好,基本上都不会有这样出格的话语。

  “陆市长怕是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了,可能累了吧?年边上市政府那摊子事儿谁都知道,八方伸手要钱,前两天我碰见黄鑫林,看他好像都有点脱形了,一问他,才从附一院输了液出来,说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家里好好躺两天,休息一下。”曹振海笑着插话道。

  曹振海和陆为民关系一直不错,陆为民当宣传部长,他当分管文教广的副市长,两个人也还能谈得到一块儿,加上曹振海本来就是一个比较温和儒雅的性格,所以两个人也算投缘。

  “没那么夸张吧?”郭跃斌意似不信,“我也没见你加班加点啊,是不是天天饭局太多,灌酒给灌得?我都和尚书记建议过了,建议以市委红头子文件下发,就是要好好整饬一下这年边上大操大办请吃请喝这种风气,前两天工商局一个副局长据说喝成了胃穿孔,差点儿就把命送了,还有那个谁,市国税局稽查分局的一个局长好像说喝醉了,就在别人一个包间边儿上撒尿,差点被人打成猪头,你说说这是什么德行?”

  “得了,郭大书记,吃吃喝喝这风气早就该杀一杀,但你这不是马后炮么?这就还有两天就过年了,该吃喝的就吃喝得差不多了,这年后的吃喝基本上都是大家私人喝春酒请客,纪委再过问就有些管得宽了吧,我看你还不如花些心思好好查一查那些各部门公款消费的款项,那些个平时到市财政来哭穷的单位,看一看他们每年的招待费有多少,是不是可以制定一个基本的框架,招待费该多少有个标准?每年是不是该适当递减?递减比率是多少?我觉得这事儿才是纪委监察局那边该研究研究的,至于个人请客吃饭,我觉得只要不涉及什么权钱交易之类的勾当,无可厚非,曹部长,你说是不?”

  陆为民这一番话把郭跃斌说得哑口无言,但这番话他倒是越琢磨越觉得里边有些味道,一时间也没有开腔,看上去倒是被陆为民给挤兑得无话可说了一般。

  曹振海也知道陆为民和郭跃斌关系不错,但是也没想到陆为民说话这么不客气,而郭跃斌居然毫无表示,这让他颇感惊讶之余对陆为民又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感觉。

  要知道郭跃斌来宋州之前就已经被宋州这些干部们所熟悉了,马德明就是被郭跃斌带人来弄走的,而刘敏知据说也是被郭跃斌带人审下来的,如果不是郭跃斌要来担任市纪委书记,估计徐忠志也得是郭跃斌负责双规调查,就这么一个在宋州干部心目中有着特别印象的角色居然在陆为民挖苦讥讽下不声不响,不能不说是个异数。

  当然这可能和陆为民与郭跃斌关系不一般有一定关系,但是话能说到这个程度,无论是什么理由,也足以说明二人关系的特殊了。

  郭跃斌来宋州之后也没有收敛,市公安局新上任不到两个月的党委委员、交警支队支队长韩友德就是第一个落马的处级干部,紧接着沙洲区一个副区长上个星期也被牵连进去,又引发了宋州官场一阵寒流,不少人都是战战兢兢,深怕又是一轮狂风骤雨,不小心就被拖下水。

  童云松的新春致辞很快就结束了,也意味着团拜宴会正式开始。

  陆为民是最后来的,当然,市委市府市人大市政协领导班子那几桌位置铭牌是早就摆好了的,就算是他不来,也没有人会去坐他的位置。

  童云松一下来,尚权智也从老干部那一桌起身回到本位,举起酒杯,示意团拜宴开始。

  “尚书记,老干部们不骂娘了?”陆为民看见尚权智满脸笑容的走了回来,忍不住问道。

  尚权智狠狠的瞪了陆为民一眼,“为民,说话注意一点儿,什么叫老干部们不骂娘了?老干部对市委市府工作有看法有意见也是正常的,那也是对我们的关心和爱护,他们批评我们也能促使我们的下一步的工作做得更好。”

  “得,尚书记,您这是袒护他们,骂娘和批评是两码事儿,就算是批评我也得说,要分清楚批评的是什么,不能他们骂娘我们就得要按照他们的意见来办。”陆为民满不在乎的道:“我觉得有时候市委市府对某些老干部的一些不良风气还是太纵容了,市财政这么困难,动辄要求出去旅游,而且还要列计划,要求新建干部病房,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干部病房才几年?曹部长,我记得是你还在分管文教卫时候重新修建的吧,95年还是94年,就嫌条件差了,还非要到附一院也要建干部病房,还有几位老同志,张口就是要照顾子女子孙,安排工作还挑肥拣瘦,这是不是稍微有点儿过了?”

  尚权智脸色阴了下来,虽然隔着老干部那边有两桌距离,不虞被那边老干部听见,但是这桌上这么多人,人多嘴杂,这些话很容易就会传到老干部耳中,免不了又是一番风波,上次老干部座谈会上提出来的这些意见,陆为民就差点和老干部争执起来,还是太年轻了,一点不注意影响。

  “好了,为民,你这个态度有些不对头啊,这几年我们宋州各方面情况不好,老干部们和周边地市比较,有落差感,心里不平衡,这也很正常,要理解,他们为党和人民工作几十年,现在老了退休了,希望在一些待遇上获得好一点的条件,这也不算过分,……”陈昌俊见尚权智脸色不好看,立即加入进来。

  陆为民皱起眉头,他知道这个时候争论这个话题不合适,和陈昌俊两个发生冲突更不合适,但是却的确忍不住:“陈部长,话不能这么说,老干部们工作几十年,那国家也是付了工资奖金的,不能说他们的工作是国家为人民做贡献,其他工人农民的工作就是在为自己工作而不是做贡献吧?现在退休了,他们就该要求一些特殊待遇,那些普通退休工人呢,农民呢?*不也说**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么?怎么当了领导干部退休了反而要求特殊化了呢?”

  陆为民的几句话噎得陈昌俊哑口无言,尚权智却是虎目圆睁,浓眉倒竖,正欲说话,“得,尚书记,我说错了,算我没说。”陆为民很机敏的拍了一下自己嘴巴,抱抱拳。

  尚权智强压住浮起的火气,狠狠剜了陆为民一眼,但是想一想陆为民的话也不能算错,这才压低声音道:“你这些话能落到老同志们耳朵里么?宋州这几年的情况比起昆湖、青溪这些地方差一大截,老同志们待遇也和周邻地区有差距,能没有怨气么?至于你说那些,理论上听起来有些道理,但是我们得讲求实际,换了你是那些老同志,你怎么想?”

  “尚书记,老同志们既然知道我们宋州现实情况,那么就更应该理解我们现在的难处,怎么前几年他们都不吭声不出气,这两年却吆喝起来了呢?”陆为民摊摊手,“如果说咱们在座的贪了污了享受了,他们指桑骂槐也好,含沙射影也好,我们都没话说,但是大家都在过苦日子,都想要熬过现在这一段最困难的时候,他们也这样那样的挑漏找茬儿,却没有拿出一条建设性的建议意见,我觉得此风不可长。”

  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