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九十八节 狂言,誓言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九十八节 狂言,誓言

  “钢铁行业?”花幼兰讶然扬起眉毛,宋州是老工业基地,产业门类也比较齐全,但是正如陆为民所说,除了纺织行业外,其他产业都较为单薄,没有形成规模集群和产业链,至于说钢铁行业,宋州除了一家宋州轧钢厂外,大概也就只有一些乡镇企业从事炼钢行业了,规模很小,甚至就是纯粹的地条钢企业。

  “嗯,这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暂时还未向宋州市委市政府做过汇报,尚书记和童市长也不知道。”陆为民沉静的回答。

  “唔,那说说你怎么考虑的。”花幼兰也只是一惊之后就恢复了平静,陆为民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他既然这样说,自然有其理由。

  “花省长,其实情况也并不复杂,宋州条件摆在那里,发展钢铁产业有很好的优势,这就是我的初衷,另外一个因素就是我们宋州经历了这几年的疲软,在很多方面已经严重落后了,而且可以说如果我们不采取一些非常规的动作,要想赶上昆湖、青溪和桂平这些地市会越来越难,甚至可能会被越甩越远。”

  陆为民很平静的开始介绍自己的想法。

  “我通过一些渠道对当前国内经济形势做过一些分析判断,认为在今后十到十五年间,国内经济发展会处于一个较快发展的黄金周期,同时由于我国国内城镇化比例很低,这也意味着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我国城镇化步伐将会进一步加快,在加上我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交通、市政等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建设相当滞后,估计在今后十到十五年中,国家和地方政府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上会进一步加大,这也就意味着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国建筑行业将会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期,而随着建筑产业的兴盛,对建筑用钢材的需要将会大幅度提升。”

  花幼兰默默点头,示意对方继续往下说。

  陆为民做事素来都会经过相当慎密的调研分析,她对陆为民的这一特点很欣赏,对方这么说多半也是通过各种渠道对相关情况进行过收集研判。

  “除了建筑用钢材外,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国内汽车产业也会迎来一个高速发展期,而汽车产业对钢材的需求相当大。也就是说,我国经济将会迎来一个黄金发展周期,各行各业在这个黄金发展周期都会迎来一个高速发展时期,而对于受到这个巨大利好因素影响的首当其冲的就会是基础重化产业,尤其是钢铁、化工、能源这些行业,所以我认为就我们宋州目前的条件来看,发展钢铁产业是有一定基础条件的,在市场上也是可行的。”

  陆为民的话语中没有一丝煽情,而是很理性的对今后几年国内经济发展做了一个预测,然后根据这个预测来推演钢铁产业面临的机遇。

  花幼兰一时间没有说话,手指却拿捏着钢笔轻轻虚点着,好一阵后才道:“为民,你应该清楚昌江有昌钢,……”

  “昌钢是央属企业,而且花省长您也看到了目前昌钢态势并不好,……”

  “正因为昌钢的发展情况不太好,所以我才会担心如果你们宋州……”花幼兰不解的皱起眉头。

  “花省长,可能您误会了,宋州市委市政府无意也没有能力要在钢铁产业上具体投入,我们的情形您还不清楚,吃饭都困难,钢铁产业是大投入高产出,高产出很诱人,但是大投入足以吓退很多人,我也从来不认为政府介入具体经济经营活动是个好主意,尤其是地市一级政府更不具备这个能力,这也不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规律,中央现在的政策也明确不支持地方政府再进入具体企业活动中,我不会去冒天下之大不韪。”

  陆为民笑了起来,他没想到花省长居然会以为自己是要以国有投资来搞钢铁产业,对方大概是以为自己来游说省政府和宋州市政府共同投资,看来这位花省长对自己还真不错,至少没有在听到这个想法时直接打消自己的“非分念想”。

  “另外我也要解释一下,昌钢是以生产优质钢尤其是工具钢为主的,而我的想法是宋州‘近期’需要一个以生产普通钢也就是以建筑和工程用钢为主的钢铁联合企业,我相信在今后的十到十五年中,这一类钢材会有相当大的市场。”

  “为民,我听到你用了近期这个词语,你的意思是你们宋州要上的钢铁项目,还不仅仅局限于现在的规划?”花幼兰很细心而敏感,立即就捕捉到了陆为民话语中词藻的含义。

  “嗯,我是这样想的,宋州如果真的能够搞起来一两家像样的钢铁企业,在具备条件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可以冲击一下更高的目标呢?”陆为民坦然道。

  “为民,看来你心中是早有一个相当大的腹稿了,那为什么没有和老尚、老童他们商量过呢?”花幼兰心念微动,这陆为民不是自己想要甩开尚权智和童云松自己要来省里向相关领导放个卫星吧?那陆为民就有些幼稚了。

  “不,不,花省长,还没有到那一步,这还真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并不完善,若不是您今天突然问起,我本来是打算年后向尚书记和童市长汇报之后,根据市委市府意见再来决定。”陆为民也吓了一跳,他当然听出了花幼兰话语中隐含的警示意味。

  “哦,是这样啊,为民,你不是凭空就这么突然构想出来的吧?我觉得你总得有点儿什么其他原因是不是?”花幼兰用手比划了一下,她总觉得陆为民不会无缘无故就突然想起钢铁行业对宋州的重要性了,就算是他以前有过这样的一些考虑想法,但是肯定也应该有一根导火索来引发他把一些粗略的、零散的想法汇聚来。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直觉也很敏感,陆为民也没有隐瞒什么,简单的把自己雷达的拓达集团目前情况介绍了一番,以及拓达集团有意将其在冀省的钢铁厂搬迁到宋州,包括自己与雷达、何铿等人探讨国内钢铁产业发展前景这一情况都一一向花幼兰做了交待。

  “哦?拓达集团?丰州水泥厂是拓达集团的产业吧?你说是你当初牵线搭桥落户丰州的?”花幼兰大感兴趣,“你那时候就在丰州么?”

  陆为民没想到花幼兰这般感兴趣,也就又把他在南潭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作时到昌州锦丰酒店当鼹鼠挖昌州墙角的事情简单介绍了一番,听得花幼兰也是兴致盎然。

  “真没想到你和拓达集团居然还有这样一番渊源,也难怪拓达集团把他们的钢铁厂南迁会首先考虑宋州,你是从拓达钢铁厂的南迁才受到启发,认为宋州可以在发展钢铁产业上有所作为?”花幼兰沉吟着问道。

  拓达集团的情况花幼兰是知晓一些的,丰州水泥厂论规模目前是省里排前三的水泥生产企业,其效益更是位居全省水泥企业之首,现在更是依托水泥原料发展起来的拓达水泥制品厂,规模也不小,其产品也行销丰州、黎阳以及宜山几个地区,又新上了一个冷轧带钢项目看样子也是打算把丰州打造成为一个基地,这也足以说明拓达集团是有意深耕昌江。

  如果拓达集团真的要把他们在冀省那边的钢铁厂搬迁过来,而且要按照陆为民的构想来重新大规模的扩建,那这就相当不简单了,这至少是涉及到上亿甚至是几个亿的投资,即便是对整个昌江省来说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项目。

  “有一些触动,但是即便是没有拓达钢铁厂的南迁,我也在考虑宋州的产业培育,除了既有的纺织产业外,宋州作为全省仅次于昌州的老工业基地,又是昌江经济双核之一,要恢复昔日荣光,必须还要有一两个足以支撑起整个宋州发展的产业,钢铁产业只是其中一个,宋州经历了一个失落的十年,但是已经觉醒,它理应在这一轮发展中用自身的表现来挣回其应有的尊严。”陆为民语气中充满了自信和坚定。

  昌江经济双核?

  花幼兰有些感慨,大概也只有宋州人自己才觉得他们还是昌江经济双核之一了吧,现在昆湖和青溪的经济总量早就把宋州甩出了几条街,就连桂平、宜山、普明也早就把宋州扔在了身后,谁还会想起那个十多年前的提法?

  大家都把宋州人的这个念想视为宋州人还沉浸在昔日的荣光里,不愿面对现实的一种鸵鸟心态,花幼兰也一度这么认为。

  但是这番话从陆为民嘴里说出来,花幼兰却不这么想了,陆为民在丰州上演的经济奇迹至今还给花幼兰很深的印象,而陆为民也绝非那种在人前大言炎炎的角色,他敢这么说,那么就有足够的底气。

  对这一点,花幼兰突然特别期待,她很想看一看这个男人怎么来实现他的这个誓言。

  第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