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零一节 大项目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零一节 大项目

  被虞莱这一番剖心剖肝的话语震得心潮起伏,陆为民深深的看了一眼虞莱,此时他很想把车停在一边,好好抱住这个女人爱抚一番,只是这昌宋公路上实在太过扎眼,他只能爱怜的伸出右手抚摸着虞莱靠过来的脸庞,细细摩挲着,压抑着自己澎湃的情怀。

  虞莱也伸出手来把陆为民的手按在自己的脸颊上,满脸幸福的贴在一起,这份表情让陆为民心中更是起伏。

  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此时的感受,但是虞莱真实的感情流露让他发现自己对虞莱的依恋程度甚至超出了他自己以前的想象,如果说以前对于虞莱身体的喜爱超过了他对虞莱的感情,那么这一刻,最起码对虞莱的感情似乎已经压倒了对虞莱身体的**。

  不过这种感觉似乎也就是短暂几秒钟就被逆转了,因为他看到虞莱的紧身羊绒衫里甚至没有戴胸罩,饱满鼓胀的两团肉丘上甚至连两点凸起都清晰可见,而虞莱甚至是有意把陆为民的手拉过去按到了那两团软肉上,弄得陆为民心猿意马,真有点儿无法自持。

  “好了,不害你了,好好开车吧,我也眯一会儿,到宋州叫我,我就在车上等你,别熄火就行。”虞莱妖媚的看了陆为民一眼,这才拉过大衣裹紧,“别东想西想了,晚上回去,只要你有时间,想干啥就让你干啥。”

  一句话又让陆为民差点喷鼻血,陆为民只能咬了咬自己的舌尖,让自己保持冷静,不在看虞莱那边,把脚狠狠的踩在了油门上,大霸王瞬间把车速提到了一百四十迈。

  一个小时之后,丰田大霸王已经钻进了宋州市委大院。

  因为考虑到虞莱还在车上睡觉,陆为民小心的把车听到了市委大院停车场的角落里,车头向着墙壁。怠速状态下的大霸王声音很小,外人不走近,根本无法发现大霸王没有熄火。

  *************************************************************************************

  陆为民到尚权智办公室时,尚权智已经在办公室里等候着了。

  由于陆为民说有重要工作需要向自己汇报,尚权智也很重视,能够让陆为民腊月三十下午从昌州赶回来,肯定不是一般的小事情,所以尚权智也是专门丢开其他事情。等着陆为民。

  但即便是尚权智心里有一些准备,在听到陆为民的介绍完拓达集团的情况以及他自己的一些构想之后,还是忍不住心潮澎湃,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踱起步来。

  “为民,你说这个拓达集团我也知道。应该颇有实力,丰州水泥厂现在是咱们全省规模前三的水泥厂,效益更是全省水泥行业中第一,丰州去年十强企业中,丰州水泥厂产值排名第一,排名第二的是阜头县的宝鸿电子,利税排名第二,也仅次于丰登酒厂,我没想到拓达集团居然在冀省还有钢铁厂。冀省钢铁产业相当发达,如果能够搬迁到我们宋州,对我们宋州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这个项目决不可错过!”

  “尚书记,您可能还没有完全理解我的意思,我和拓达集团的雷总、郭总、甄总他们几位商量探讨的不仅仅是把拓达钢铁厂搬迁过来那么简单,我们是想在宋州建设一座钢铁联合企业,而不仅仅是电炉炼废钢和轧钢那么简单的钢厂,这个项目规模可能会比较大。涉及占地面积也很大。审批程序也要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得多,甚至如果要严格按照程序来申报审批。连省计委都没有审批权,可能需要上报到国家计委,……”

  尚权智吃了一惊,站住脚步,先前他是为陆为民带来拓达钢铁厂要搬迁到宋州而感到兴奋不已,想到这样一个钢铁企业搬迁到宋州,占地,建设,招工,以及建成投产后可能带来的产值和税收,让他欣喜不已,却没有想到陆为民居然说要报到国家计委,这就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他是省计委出来的人,自然清楚要报国家计委的标准是什么,就算是钢铁行业项目上马控制比较严格,但是事实上在各地小钢铁项目上马的现象很普遍,几千万的项目不算什么,按照相关规定的规定,钢铁领域一般说来是要上两亿元以上的项目才需要报经国家计委审批,陆为民谈到要上报国家计委,不由得让尚权智吃了一惊。

  “为民,要上报国家计委?你的意思是……?”

  “没错,尚书记,单纯的轧钢厂或者说冶炼废钢为主的炼钢厂,我认为不太划算,我和雷总、郭总他们几位探讨争论过,我认为以宋州当前的情形,是很适合上马一个较大规模的钢铁联合企业的,比如一个一百五十万吨到三百万吨之间的炼钢企业,投资也就在八到十亿之间,采取滚动开发建设,我觉得是合适的,也是符合现实条件的,如果按照折中数200万吨的产能建成之后,预计可以实现销售收入50亿元以上,实现年利税可以达到7-8个亿左右。”

  50亿?!

  尚权智被这个陆为民提出的这个数字给刺激到了,50亿啊,现在宋州的gdp才多少?

  去年宋州地区生产总值不过98亿,按照陆为民的这个提法,岂不是这一个项目本身就能直接让宋州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百分之五十?这还没有算建设这个项目及其配套设施可能拉动的投资和产出,如果真要算下来,拉动的gdp至少在80亿以上,即便是分成两年甚至三年,这也是一个不可想象的数字,这样巨大的诱惑对于尚权智来说,简直无法拒绝,哪怕是明知道这背后肯定会隐藏着巨大的风险和无数难题。

  “为民,上报国家计委的项目审批程序相当复杂,而且时间拖得很长,如果按照你说的那样,这个项目要想成,走这条路不合适。”尚权智反应很快,略作思索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我觉得可以走一个变通的路子。”陆为民点头道。

  “分拆?”尚权智也是个中老手,对于地方政府搞的这些把戏心知肚明。

  “嗯,可以分拆成三到四个项目,分批次开工建设,单个项目投资控制在两亿元以下,在企业用地上,一样可以采取这种方式,这年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摸着石头过河,咱们也算是一种闯关尝试吧。”陆为民笑了笑。

  尚权智在房间中踱步,一边消化着陆为民给他带来的巨大冲击。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极富诱惑力的蛋糕,如果能够把这个蛋糕做好做大,对于宋州来说,开源这一台戏就可以说是大局已定了,而另一台节流的大戏可以用新麓山集团的兼并重组来形容,只要新麓山集团能够成功的经营起来,彻底消除掉四大纺织企业给宋州市带来的各方面压力,那么节流这一关也就算过了。

  开源节流这两出戏只要能唱好,他尚权智在宋州的使命也就算是向省委省政府交出一幅完美画卷了。

  想到这里,尚权智拿起桌上的电话给童云松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

  十分钟后,童云松就到了尚权智的办公室,陆为民于是乎又把给尚权智介绍的情况重新复述一遍,毫无例外,童云松也被这个构想弄得热血沸腾起来,甚至比尚权智还要兴奋难抑。

  “尚书记,为民,这个机会我们不能错过,错过了,我们几个就会是贻误宋州发展的罪人!一个钢铁项目所附带的产业链相当长,其带来的巨大效益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看一看昌钢集团对于整个昌州钢铁产业的巨大带动性,可以说如果在钢铁产业上投下一块钱,其带来的gdp至少是三到五块,更何况这样一个项目完全是外来私营资本,不需要我们宋州市委市政府投入一分一文,这样的好事千载难逢,就算是有一些风险,但是和我们所能获得的利益,完全不成比例!这个风险值得冒!”

  陆为民还很难的看到童云松如此激动,在他印象中,童云松一直是温文尔雅又十分稳重沉闷的,没想到今天却看到了他激情爆发的情形。

  “童市长,估计拓达集团如果真的有意这个项目,他们肯定也会提出一些条件,比如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一些要求,还不如电力供应、税收政策、信贷额度等等,我们政府也不可能是一文不花,只是花要花到其他上。”陆为民补充解释道,他怕童云松把很多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那也还是值得!你不付出一点儿就坐等好事上门,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情?”童云松气势如虹,“我也知道这个项目会牵扯很多问题,要真正把这个项目做成,还有太多的路要走,但我们不得不走。”

  看见童云松也是如此态度,尚权智更坚定了信心,“为民,这事儿就算是我们碰头合议了,我们三个都支持拓达钢铁厂落户宋州,这边你可以明确向拓达方面表态,他们可以做前期工作了,同样,我们也要把前期工作做到前面。”

  第三更可不可以求几张月票?太少了,俺要冲上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