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零三节 拉拢,平衡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零三节 拉拢,平衡

  和尚权智童云松两人商谈完一些工作上的细节问题,童云松先行离开了。

  尚权智却示意陆为民再留一下,这让陆为民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他不知道是尚权智不太在意童云松的感觉,觉得童云松也不在意这一点,还是有意要在这时候制造一种印象,但无论如何,陆为民都不喜欢这种举动。

  但对方既然招呼自己留下来,自己也只能留下来,他不知道童云松会怎么想,而且这种事情事后你要去解释都无从解释,只能憋在肚子里。

  “为民,今年我们宋州面临的挑战很多,压力很大,尤其是经济发展上的巨大压力,前几天我去省里,邵书记和荣省长都分别找我谈了话,谈到了宋州当前局面,两位主要领导对我们宋州期望都比较高,我估计老童也和我一样,晚上真有点儿连觉都睡不好的感觉。”

  尚权智斜躺在沙发里,示意陆为民入座,放轻松一些。

  秘书把两人的茶收了,却端上来两杯咖啡,这也让陆为民有些意外。

  “尝尝,我一个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安哥拉咖啡豆,自己加工碾磨的,有点儿酸,但很能提神。”尚权智举了举咖啡杯示意,“这段时间我都爱上这玩意儿了,原来我是不喝咖啡的,现在倒是觉得下午喝一杯咖啡很能减压提神。”

  陆为民端起咖啡,默默地抿了一口,的确有些苦,但味蕾上传来的酸味儿却有些往人脑子里钻,很有些醒脑的作用,难怪尚权智喜欢这玩意儿。

  “味道不错,那股酸涩味儿别有风情,喝惯了咖啡里那些货sè,还不一定能适应这种味道,但的确很醒脑。”陆为民回味了一下,才道。

  “嗯,有时候你老是喝一种味道的东西,就形成了惯xìng,而惯xìng有时候也就是惰xìng的代名词,你就不想去尝试新的东西,老年人都喜欢恋旧,在有些时候恋旧却未必是好事。”尚权智若有所指的搅动着咖啡,浓郁的香气袅袅浮动,“为民,你干的不错,敢于突破窠臼,想一些人不敢想也想不到的事情,做一些人不敢做的事情。”

  陆为民没想到尚权智会说到这个,低垂下眼睑,浅浅一笑,“尚书记,这是我的责任。”

  尚权智也不废话,点点头,“可能你也知道,翻年之后市委会对全是一些处级和副处级干部进行调整,行侠和昌俊与组织部其他同志先期作了一次较大规模的摸底调查和研究,嗯,也有一个大概框架出来,我看了一些,但说实话,不太满意。”

  陆为民没吭声,他知道尚权智还有后话。

  到现在陆为民还不明白尚权智的意思。

  组织部进行摸底调研的事儿不是什么秘密,从十一月下旬就开始在陆续推动,只是这一次组织部搞的摸底范围相当大,不但牵扯到各县区,也包括市直机关许多部门,一时间也是人心惶惶,但是十一月过去,十二月也过去了,翻年进入98年,都没啥动静,究竟这一次摸底调查是什么意图,组织部也语焉不详,所以也就淡下来了。

  “组织部拿出了一个粗略的框架来,目前只有我和行侠、昌俊知道,我不太满意,一方面是行侠和昌俊的意见不太一致,但更重要的是我觉得组织部这个方案太过于保守,我觉得恐怕难以承担起今年我们宋州发展的格局来。”

  尚权智微微扬起头,似乎是在回忆什么,“我记得你和我提起过,宋州经济要真正发展起来,出了市里边要有所行动外,另外一个关键是县域经济的发展,但我们宋州县域经济的发展是明显落后于周边地市很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宋州很多在岗在位的领导干部,对经济工作不jīng通,或者说还停留于计划经济时代的一些固有理念中,保守心态很重,不敢创新突破,怕担责任,只想明哲保身。”

  “我和行侠昌俊两人都谈了我的意见,他们也意识到了,但是他们意识到了是一回事,我担心他们在研究方案的时候还会囿于固有思维定势,求稳的观念根深蒂固,无法跳出来看问题。”尚权智目光里多了几分深沉的忧sè,“我原本以为行侠是邵书记身边来的人,见多识广,可能会开放一些,但是不知道是陈昌俊说服了他,还是他也觉得目前宋州形势不稳定,……”

  说到这里的时候尚权智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在一个助手面前评价另一个助手不太合适,陆为民也吃不准尚权智是在自己面前**还是真的对魏行侠和陈昌俊不太满意了,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尚权智是对魏陈二人的这个方案不太满意。

  “宋州要发展,干部,尤其是领导班子的配备至关重要,县域经济要发展,那么选拔一批在经济上有突出和出sè表现的干部是关键,为民,你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老杨身体不太好,今年经济工作你要承担起主要**刀的责任,我个人考虑,在人选问题上,你也可以考虑一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推荐给组织部。”

  尚权智的话让陆为民有些郁闷,陈昌俊能听我的?魏行侠那边倒是可以吹吹风,但是能不能听自己的也还是未知数,其他都好说,唯独在干部推荐问题上,只怕亲爹娘来了都不一定管用。

  见陆为民沉默不语,尚权智似乎也理解陆为民的想法,摆摆手,“为民,行侠和昌俊有他们的考虑,你有你的看法,这很正常,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拿到一起来讨论,我相信这样会更有现实意义,你按照你自己的观点意见考虑,必要时,你也可以先和我与老童通一通气。”

  “尚书记,我知道了。只是总体方案还得要组织部来做,我只能就我所了解的干部提一些意见和建议,您也知道我接手市zhèngfǔ这边的工作时间还不长,大多数干部我也还比较陌生,如果有一些意见分歧,也请您理解和包涵。”

  “行了,为民,什么时候在我面前也说这些客套话了,我都说了,你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提东西出来,市委决策本身就是**与集中的一个过程,你作为常务副市长,提想法也很正常,没必要想太多。”尚权智摆摆手:“chūn节怎么安排?”

  “得去一趟京里,省计委那边关于自备电厂的事情说得模棱两可,我有些不放心,想找找熟人先摸摸底,另外也要就钢铁厂这个项目先了解一下相关情况,就那么几天时间,想干个啥也不够。”陆为民摇摇头。

  “嗯,正月初五,没事儿来我家里坐坐,一起吃顿饭。”尚权智点头笑道。

  面对尚权智的邀请,陆为民当然答应下来。

  之前魏行侠已经和他约过,正月初四晚上一起坐一坐,童云松也要来,陆为民不知道尚权智这顿饭会有哪些人参加,也不知道魏行侠和童云松要参加的这顿饭局还有什么人,但是他发现自己似乎被卷入了一个磨盘之中。

  尚权智为核心的这个群体和以童云松魏行侠为主的这个群体正在不动声sè的形成,如果说以前尚权智还是一支独大,童云松还无力和尚权智叫板,但是从魏行侠来了之后,童云松和魏行侠形成了稳定同盟,同时孙承利也在向童魏同盟靠拢,曹振海则投入了尚、陈、沈这个群体。

  杨永贵目前可以忽略不计,而郭跃斌则是如闲云野鹤,飘忽不定,但是看样子这家伙还是更讲政治,至少对尚权智的态度更尊重,而军分区司令员焦达坤也持相似的态度。

  这样整个宋州市委的格局也就隐约可见了,尚权智仍然可以牢牢的控制局面,但是却并非压倒xìng优势,童魏二人如果观点一致,依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尤其是在市zhèngfǔ这一块,童云松刻意拉拢卢灿坤、叶崇荣以及毕华胜等人,只有陈庆福在向尚权智靠拢。

  从市委大楼里出来,陆为民原本不错的心情也因为尚权智的邀请变得沉重起来。

  他倒不是对尚权智的邀请感到为难,而是对这种趋势有些担心。

  从现在来看,尚权智这边和童魏这边的关系还处于比较融洽的期间,或许是现在大家都还把主要jīng力放在了如何解决宋州面临的各种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上,暂时还没有那么多jīng力去考虑其他,但是随着宋州局面的稳定下来,尤其是在一些大事件上如果双方的观点不一致,或者说在利益分配上有冲突,那么这种脆弱的平衡,很容易就被打破。

  尚权智邀请自己,童魏二人也早早发出了邀请,这种微妙的局面也显现出自己所处位置和影响力的独特,但陆为民丝毫没有因为两方的拉拢而沾沾自喜,左右逢源的事儿只存在于理论上,最终的结局就是两头不是人,这一点陆为民很清楚,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他还真没法投入某一方。

  一方面尚权智是市委书记,是当下宋州当之无愧的掌舵者,自己必须要牢牢依靠他才能推进工作,另一方面童云松和魏行侠却又有省委书记做后盾,同样也在逐渐显现印象力,没有这二人的支持,很多工作一样举步维艰,而当前的工作无论是哪一方,对陆为民来说都是无法得罪的。

  第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