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零四节 最佳情妇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零四节 最佳情妇

  丰田大霸王屁股后边儿的尾喉淡淡的白雾散出,汽车仍然保持着启动状态,陆为民走到车门上看了一眼,虽然玻璃贴膜颜色偏深,但还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内里的情形。

  蜷缩在车座上的虞莱斜卧着,车座靠背打倒了一些,羊绒大衣盖在身上,只留下那一双玉白的裸足露出半截在外边儿,格外夺目。

  陆为民小心的上车关上车门,然后挂档倒车,尽可能的把动作放到了温柔极致,但是还是惊动了处于半沉睡状态的女人,“啊”的一声之后,虞莱撑着身体坐了起来,“事情办完了?”

  “完了,回昌州。”陆为民熟练的打着方向盘,大霸王沿着市委大楼绕了一圈,从右边儿出了市委大门。

  “我看你表情好像有些沉重,是不是事情办得不顺心?”女人的观察力总是这么锐利,陆为民无奈的耸耸肩:“不是事情办得不顺,而是有些感触。”

  “能和我说么?”虞莱仔细观察了一眼陆为民的表情,这才轻声道。

  陆为民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虞莱,这可和虞莱的作风有些不一样,要干啥事儿,要说什么,虞莱素来都是理直气壮的,哪有这样轻言细语的时候?

  “没什么不能说的,只是这事儿说来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楚。”陆为民本不想多说,但见虞莱咬着嘴唇瞅着自己,也只能叹了一口气,把这些情况说了个大概。

  “说这么复杂干嘛?不就是你觉得两边都想示好于你,你处在夹缝中不好处么?两边儿都对你日后的工作很重要也有很大帮助,你难以取舍,左右逢源又觉得恐怕是两边不讨好?”虞莱两句话就把事情抖落清楚,让陆为民也哑口无言。

  好一阵后陆为民才讪讪的道:“差不多嘢,也就是这个情况。”

  “我觉得其实你没有必要那么纠结,我不是说左右逢源骑墙做观风色这种行径就好,但是你现在的情况不一样。我感觉无论是你们的书记还是市长,对你都很看重,甚至是倚重,你的性格恐怕他们也知道,不是那种有奶便是娘的人,但是投桃报李,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乃人之本性,无可厚非,你来宋州,书记对您一直不错,还有一个秘书长也是你昔日老上司,这份情谊不能说丢就丢,但是市长和那个魏书记不但和你私交甚笃,而且在很多做事理念上也也一致,他们两者之间可能在一些事务上会有矛盾,但是反馈到你身上时,我觉得其实你应该具体事情具体分析,你完全有这个能力处理好这些问题。”

  虞莱一番话说得陆为民心里也是敞亮了不少,陆为民对虞莱的看法又有了一些不一样,这个女人在社会上闯荡这么多年,对人情世故看得极准,对人心也同样揣摩得十分细致,也难怪一个弱质女流,而且姿色容貌都是令人垂涎不已,还能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来,而且还活得有滋有味。

  “更何况我觉得一个人之所以要依附某一方很大程度是因为自身力量不足,但像你说的,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你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他们之所以拉拢示好,那也是你这个人有价值有作用,只要你不断展示自己的价值和作用,甚至价值作用越来越大,那么你的地位只会凸显,而不会被削弱,只要你秉着对事不对人,纵然有分歧矛盾,你也本着坦诚相待,我想能当到书记市长的人,看待问题也是自有分寸,不会为难于你了。”

  陆为民笑了起来,瞥了一眼,“莱子,你这么说倒是挺在理,但是我这样做,只怕就很难获得这两方任何一方的真正认可和接纳了。”

  “为民,都说学成卖与帝王家,你在宋州都是常务副市长了,无论是书记还是市长,你都只是他们的副手,就算是真的要卖身投靠,那也应当是选择更高层面的角色吧?”虞莱妩媚的瞪了一眼陆为民,“我不信你连这点儿道理都看不透。”

  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何尝看不到这一点,但是他更希望宋州这一两年关键时期各方都能同舟共济携手并进,抓住眼前这两年有利时机,切切实实的干几件有价值有意义的大事

  国企改制也好,引入大项目也好,城市规划建设带动房地产市场发展也好,振兴县域经济也好,这都需要全局一盘棋的统筹规划,需要各方的相互支持,而相互掣肘只会让事倍功半,他不想看到这种局面,但是却知道这种局面往往不可避免,他只能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来消除这种影响。

  “为民,其实你没有必要给自己施加太大的压力,我觉得你已经非常敬业非常努力了,甚至比你以前在阜头的时候更努力,你总是想让自己做得更好,这种愿景是好的,向着这一点努力也是好的,但是从心态上却要学会适当释放,否则会陷入某种偏执。”

  盘腿坐在椅座里的虞莱显得格外慵懒媚人,睡了一觉之后的脸颊红晕朵朵,丰润可人,蓬松散乱的乌发散落在白腻的颈间,一条翡翠玉珠链让粉颈光泽宜人,丰腴健美的双腿连带小腹在烟灰色的羊绒裤袜包裹下凹凸有致,她有些爱怜的伸手抚弄了一下陆为民脸颊和额头,像是要排解陆为民内心的烦躁。

  不能不说这个女人说她自己是最优秀的情妇这句话还是相当靠谱的,虽然是自我调侃,但是从这个女人表现出来的直觉和领悟能力,以及分析判断事物的能力,都足以说明这个女人的不凡之处。

  能够征服或者拥有这样一个不一般的女人,也是一个男人魅力的体现。

  “莱子,我怎么觉得你说这番话好像是感触很深呢?”陆为民深沉的看了虞莱一眼,微微笑道。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现在搞的这个公司,虽说小了点儿,但也有那么一二十号人,有些人的生活习惯我也看不惯,但是人家有这个能耐,能吃得下这碗饭,我就得忍着,你和我关系再好,让你上,你干不下来,或者干不好,人家客户那边不满意,和我关系再好我也得让你靠边儿,公司要生存,就得要破除这些情面,你们宋州市委市政府那边不也一样?你要没这个能耐,你们书记市长也不会这么看重你,就像你说的,一个项目,不管你是凭个人关系还是嘴皮子忽悠,能把人家拉来落地开花结果,那就是本事;一项工作,你能拿得出对策方案来迅速启动,顺利推进,有问题你能见招拆招,解决问题,最终见效,那一样是大能耐,什么事儿落在你手上你干不了干不好,你就是和领导关系私人情谊再好,那也就成了烂泥糊不上墙,没有人会真的把你当一回事儿。”

  虞莱双手合十搁在小腹上,目光直视前方,看着路旁两边的景物飞速的后退,暖悠悠的热风让车里温度很舒服,风噪声营造出一个十分适合谈话的氛围。

  “说来说去,莱子,你的中心意思就是一个,人一定要靠自己,嗯,而我现在似乎也只能靠自己,不能指望别人?”陆为民含笑揶揄道。

  “男人一定要靠自己,女人么,可以靠男人,我不觉得丢人。”虞莱欢笑起来,“我这样的就是典范,乐在其中。”

  听得虞莱这么说,陆为民也只能报以白眼。

  “翻什么白眼?男权社会,你不承认这个现实那就是自欺欺人,女人要想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本身就要艰难得多,男人占有更多的资源和优势,这是不争的事实。”虞莱噘着嘴,“从男人之间的竞争来说,外因和外部助力是次要的,内因和自身作为是主要的,但是外因和外部助力是次要的并不意味着就不重要,在某些特定时候,这种外因和助力一样可以促成量变到质变的飞跃,所以这只是一个相对性的问题。”

  “深刻!”陆为民赞了一句,“莱子,你这言语更像是现实主义批判家。”

  丰田大霸王以一百一十码时速抵达昌州时已经是五点半了,陆为民看看表,还没有说话,虞莱已经瞄了陆为民一眼,“是不是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我可是连午饭都还没有吃呢,就这么把我给抛弃了?”

  陆为民也有些尴尬,但很快就调整心态道:“晚一点我给你带饺子和汤圆过来,你把肚子腾空等着吧。”

  虞莱一喜,美眸如水,嫣然一笑,“真的?”

  “这种事儿我犯得着撒谎么?”陆为民耸耸肩,“我妈做的,味道绝对一流,一般人吃不到。”

  “那好,我回去洗干净在床上看电视等你。”虞莱放荡冶艳的表情让陆为民心里也是一跳,“腊月三十夜,正好做*时。你让我吃饱,我就让你也吃够。”

  狠狠的捏了一把虞莱胸前那对没有戴xiong罩的软肉一把,陆为民强压住内心的*,一点油门,疾驰而去。

  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