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零六节 发力,筹谋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零六节 发力,筹谋

  陆为民微微苦笑,大舅一家和自己这一家原来是走得挺紧的,但是随着陆拥军和陆志华两人分别辞职,把大舅气得血压飙升,直埋怨陆家没有家教,不知道天高地厚,和父亲也在电话里发生过争吵,郎舅之间关系也有些紧张。

  几个小一辈中大舅也就对还在从政的自己还有点儿好脸色了。

  当然随着这几年情况的变化,大舅又觉得有些搁不下面子,更是怄气,这两年都只是打电话和母亲说说话,反倒是和陈岗陈岚这几个表兄表姐有联系。

  看见陆为民的表情,几个人都注意到了,陆志华皱起眉头,“三子,是不是大舅又有啥事儿要找你?”

  母亲的目光立时望了过来,关心的问道:“三子,你大舅找你什么事儿?”

  “没事儿,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我知道怎么处理。”陆为民摇摇头,他不想这些事情影响到家里过节的气氛。

  陆志华和陆拥军交换了一下眼色,都能猜出多半是这个大舅要找陆为民办点什么事儿,而且肯定也不是一般的小事儿,只是大舅一家原来和陆家关系都比较亲近,这两年因为陆拥军和陆志华的辞职出走让素来正统古板的大舅不悦,那也是本心为陆家人好,现在大舅找上门来,如果真的有什么事儿要求陆为民帮忙,还真不好推脱。

  “三子,你工作上的事儿,我们家里的人都不好过问,我只说一句,你也是党和政府的一级领导干部了,什么事儿自己把持好,别做超出原则的事情就行了。”陆宗光抬头看了陆为民一眼,扶了扶老花眼镜,长期在一线工作。被各种电弧光伤害,陆宗光的眼睛也有些问题了,早早就戴上了眼镜。

  “爸,我知道怎么处理,放心吧,我有分寸。”陆为民含糊其辞道。

  *************************************************************************************

  大舅的到来的确给陆为民出了一个难题,虽然陆为民对这个难题的确有些思想准备。

  大舅的亲家,也就是表兄陈岗的老婆沈冰雁的母亲是宋州西塔人,现在在西塔担任县林业局局长,也许是大舅炫耀。或许是那位局长刻意打探,总而言之,被沈冰雁的这个舅舅知道了在宋州赫赫有名的陆为民居然还和自己牵扯上了亲戚关系,这拐弯抹角的就找到了大舅,而也许是夸下了海口,这事儿就麻烦了。

  现在尚不清楚这位张姓局长究竟是想要谋求个什么,但是无论是这位大舅亲家母自己的想法,还是这位张姓局长的可以钻营,总之都让陆为民有些倒胃口。尤其是在这过节坎儿上。

  不理不问,只怕大舅那里说不过去,真要去过问,一个县林业局的局长。陆为民也不知道该怎么个过问法。

  是去和西塔县里主要领导“知会”一声。还是找个机会刻意“点拨”一下?想起这事儿,就让陆为民无比腻歪。

  看见陆为民面无表情,陆志华也觉得好笑,这大过年的。大舅一来却给人添堵,纯心让人这个年不自在,要说这本来不算个事儿。无论陆为民做与不做,都无关大局,只是让人心里不舒坦。

  “行了,你也别在那里一副为难样儿了,这种破事儿你难道还没有解决办法?”陆志华瞥了一眼陆为民,不以为然的道:“行也好,不行也好,你们那个框子里还能找不出一个合适理由来解释?”

  陆为民笑了起来,摇摇头,“二姐,我不是为这事儿犯愁,大舅也算是体制内人,他知道我这个身份,常务副市长听起来很光鲜,但是在人事上的话语权并不重,就算是县里边,那决定人事权的也是一把手的县委书记,而县委书记的官帽子能是我掌握的?当然不是。既然不是,县委书记能听我的?当然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人家可能会听我的,但是真正过筋过脉的事儿,就不一样了,举个简单例子,林业局长你想换到个农业局长或者文化局长位置上,我说说,也许人家县委书记愿意考虑,但你说你要换到财政局长或者交通局长这些位置上,你觉得县委书记能随随便便的就听我的了么?”

  陆志华含笑不语。

  “可大舅的意思很清楚,这人既然煞费苦心的找到大舅名下,那恐怕就不是林业局长换成农业局长那么简单了,没准儿也就存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这就太让人腻歪了。”陆为民笑笑,“不过就像你说的,这个圈子里做成一件事儿不容易,但是你要推诿拖延一件事儿,绝对很容易。”

  “既然如此,那你皱眉凝神的表情干什么?”陆志华没好气的问道。

  “姐,有这么一桩事儿,我在琢磨着,……”陆为民把拓达集团将迁钢铁厂来宋州以及宋州市委市政府对钢铁项目发展的兴趣做了一个介绍。

  “三子,你的意思是如果拓达集团要在宋州上钢铁项目,华民集团也可以参与进去?”陆志华凝神考虑。

  “不,拓达集团可能会找其他合作伙伴,虽然我看好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钢铁产业的前景,但是我在宋州工作,我并不希望华民公司在我的工作领域里过多出现,拓达集团有从事钢铁行业的经验和设备,而且拓达也算是有些实力,另外拓达还有另外一个合作伙伴盛华集团,是港资公司,但是也相当有实力,在海外具有相当的人脉关系,也将负责铁矿石进口业务。”陆为民摇摇头。

  “那你和我说这个意思是什么,需要我们做什么?”陆志华有些不解。

  “钢铁项目投资规模大,而且是一个持续投资过程,宋州市委市政府会推进几大银行对这个项目的授信,但是我估计这还不够,所以我希望二姐到时候促成民生银行在这个项目上的支持态度。”陆为民坦然道。

  华民集团经过这几轮的洽谈收购,冰城亚麻厂这笔最大的股权收购已经完成,华民集团已经成为民生银行最大单一股东,宁甬经济建设总公司那7500万股股权转让给风华实业的交易也已经完成,同时粤海桂城与风云通讯服务有限公司之间的2000万股股权交易也即将完成,这三笔交易的完成,再加上华民集团、风华实业和风云通讯三家企业之间复杂的股权关系,实际上以陆志华为实际控制人代表着昌江派的华民系在民生银行整个股权架构中已经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了。

  当然民生银行作为全国工商联发起的金融机构,在经营管理上仍然保持着相对独立性,而且依然要受人行的管理,陆志华虽然已经是民生银行中最大的股东,但是也深知国内金融体系中的水深,很是低调的保持着参与但不干预的姿态,对民生银行的具体经营活动也鲜有过问,但是谁也无法忽视作为民生银行的最大股东,华民系掌门人的意见。

  “三子,你这么看好你们宋州发展钢铁产业的前景?”陆志华没有正面回答陆为民的问题,而是从另一个角度来问问题。

  “二姐,其实这不是宋州适合不适合的问题,而是过于国内经济发展前景的问题,国内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才刚刚启动,对市政、交通以及工业项目这些建设的巨大需求使得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对钢材的需求都将处于卖方市场阶段,宋州的区位、交通优势十分明显,而且昌江省委省政府以及宋州市委市政府对宋州发展钢铁产业都持积极支持的态度,天时地利人和,可谓占齐,这个项目没有理由搞不起来,也没有理由不做大做强,我有这个自信。”

  陆为民说得斩钉截铁。

  陆志华并没有被陆为民这番话所打动,当然她也并非不相信自己弟弟,在商言商,作为民生银行的最大股东,她不仅仅是要对民生银行负责,而且由于银行这种特殊机构,使得所谓关联贷款很容易被人诟病,哪怕这个项目和华民集团现在并无实际关系,但依然容易被人抓住说事儿,所以她必须要慎重。

  “为民,我可以帮忙促成,但是你得拿出一些像样的东西来证明,比如项目各方面的相关评估资料,昌江省委省政府和宋州市委市政府支持这个项目的相关文件和政策,市场评估,这些资料,都必须要有,也是作为说服银行的必不可少的东西。”陆志华微微笑道。

  “那是必须的,二姐,这些东西不用你说,也会准备齐全,我只是希望你能帮忙发挥一下作用,相信民生银行在这个项目上的参予,同样也会给民生银行带来巨大的收益,这一点我可以断言。”陆为民极为自信的道。

  求月票,我要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