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一节 饭局风波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一节 饭局风波

  两个人就这样随随便便的聊着,一直到夜里相拥而眠,一切是那样自然而宁静,包括脱衣,上床,然后缠绵温存。

  第二天早上隋立媛早早就起了床,而陆为民一直睡到接近中午。

  他是被电话叫醒的,是宋州那边的手机号。

  隋立媛把电话递给陆为民时,陆为民还有些迷迷糊糊,但在接到电话那一瞬间,陆为民立即恢复了清明。

  电话是麓城县委书记霍廷江打来的,这个时候陆为民才想起在年前霍廷江曾经和自己说过他要来拜访自己。

  对于霍廷江陆为民印象还算不错,麓山集团能够发展到今天的境地,也和霍廷江、曲建东这一届县委县府的鼎力支持有很大关系,魏嘉平等麓山集团的高层对霍、曲二人的评价也还是比较正面,当然这也是陆为民从侧面听出的评价,并非魏嘉平等人的当面吹捧。

  当时霍廷江只说是正月里来拜访自己,没想到居然是选择的这个时候,还好与童云松、魏行侠吃饭是约在晚上,否则还真要碰车。

  这个时候显然不是见面的好时机,好在临近中午,霍廷江在电话里约好陆为民中午在唐氏御膳馆吃饭。

  陆为民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了,隋立媛也猜到了陆为民可能有事,赶紧过来热水器可能有些毛病,洗不了澡,陆为民也没管那么多,把衣物穿上,简单洗漱了,隋立媛准备有面包,吃了一个先垫垫底。

  赶到唐氏御膳馆时,陆为民看见曲建东、任东来正与两个女子在门厅处迎候,陆为民下了车,隋立媛没有停留,径直开车离开了。

  曲建东看了一眼那辆悬挂着丰州牌照的富康。很热情的道:“陆市长,是您丰州那边的朋友?要不一块儿吃?”

  陆为民也是的确打不到出租车,只能让隋立媛冒险来送自己一趟,未曾想到这几个家伙居然就在门口处守候着,险些就暴露了隋立媛,好在隋立媛这辆富康车贴膜颜sè很深,而且看到门口有人便有意把车往前面开了一点儿,所以避免了被人看见。

  “不用,她有事情,就顺带把我带过来。”陆为民落落大方的摆摆手。目光落在一个气度不俗的女子身上,两个女子都只有二十仈jiǔ岁,瓜子脸女人紫sè羊绒衫外罩黑白格子花短外套,条挺括的长筒裤,另外一个则是鹅蛋脸,眼皮下几颗小雀斑,但不明显,如果不是皮肤白皙,还看不出来。一套相当jīng致的西服套裙,典型的office女郎,“老霍和老魏都到了?”

  “霍书记和魏总都已经到了,陆市长。这两位您可能还不认识,这位是我们县委府办副主任高妙珍高主任,这位是我们县zhèngfǔ办副主任兼招商办主任韩雪韩主任。”曲建东做着介绍。

  “哦?高主任,韩主任。你们好!我说老曲,麓城女干部的形象气质市里边的女干部要高出一筹不止啊,赶明儿我得和子烈秘书长和清扬秘书长说说。市委市府这些门脸部门在选拔干部时,不但要考虑工作能力,也要适当考虑形象气质,好歹也是代表咱们宋州市,不能啥歪瓜裂枣都往里边塞,不管是给上边省里领导还是外来投资商的第一印象就差了,还怎么来谈工作?事倍功半啊。”

  陆为民有些惊讶,他没想到麓城县在干部年轻化和选拔女干部还真走到了前边,至少从这两个女子表现出来的气度上来看,都不算差,他笑着打趣。

  陆为民一席话说得两个女子都是笑了起来。

  “陆市长,您这话我和韩主任可都承受不起,若是市里边有人听了,那我们麓城县委办和县府办要在市里边办点事儿可就难了,还不定会有多少人给我们小鞋穿呢,rì后霍书记和曲县长还不得把我们两给怨死。”

  瓜子脸女子淡妆素抹,话音清越,倒有点儿像主持人播音员出身一般,一口普通话讲得相当标准。

  “是啊,陆市长,你这话也不怕得罪市里的女同志?市委办和市府办的女同志可不少,您这话可是让我们开心了,可落在市里同志们耳朵里,您可就有罪受了。”鹅蛋脸女子也接上话,水灵灵的眼瞳还真有点儿勾魂的味道,“不过我说实话,听了陆市长这么说,我也打心眼儿里舒服,陆市长讨好女同志的水平可不一般,在家里肯定您爱人被您哄得团团转?”

  陆为民笑了起来,“爱人?嗯,我爱人还暂时寄放在丈母娘那儿,还么有来得及领回来呢。”

  “啊?陆市长您还没有结婚?那麻烦大了,咱们宋州市的未婚女孩子们那还不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了?”高姓主任显然是知道陆为民婚姻情况的,含笑接上话,“陆市长可千万别挑花眼了。”

  都说男女搭配,干活儿不累,这在一起吃饭也好,聊天也好,多两个异xìng,尤其是姿sè不俗气度上佳的女xìng,那顿时气氛就不一样了,愉悦轻松许多。

  曲建东显然也很满意这两个下属调剂气氛的本事,就这么一两分钟时间,就迅速拉近了距离,但他也知道适可而止,微微躬身抬手,俞柘和任东来也都让开一条通道,邀请陆为民先行。

  “老曲、老俞、老任,这么客气干啥?都是几个老熟人了,走,走,一起走!”陆为民豪爽的挥手示意,这几位都比他大十来岁,虽说在级别上属于自己下级,但是陆为民并不习惯这种官场上的尊卑关系,他宁肯让大家保持一种更为融洽的亲近关系。

  几个人相互谦让着,最终还是陆为民走了前边。

  到了曲廊一端,霍廷江和魏嘉平也已经在门口等候着了,又是一阵寒暄正准备进入包间,却看见在顶端那边走廊里,走过来来几个人。

  因为陆为民和霍廷江、魏嘉平两人寒暄,曲建东和俞柘、任东来等人都站在一旁,而高妙珍和韩雪两人就只能靠在更后边,刚好就有些挡住了那边几个男女。

  “让一让,让一让!”走在前面的两个男子有些粗鲁的推搡着,两个女子都猝不及防,被推了个趔趄,俞柘和任东来都有些怒意,但是想到这里毕竟是省城,不是宋州,更不是麓城,加上又是chūn节边儿上,也就压住怒火,沉声道:“喂,能不能讲点礼貌,别动手动脚的?”

  “哟,谁他妈不讲礼貌?站在这过道上挺尸啊,好狗还不挡道,动手动脚,几个老娘们,值得我动手动脚?”最前面一个年轻男子气哼哼的道:“成哥,这帮外乡佬还想赖咱们呢,把咱们当二混子呢。”

  听得这男子说话太难听,曲建东也有些怒意,好歹两女也是自己的下属,面对这样的恶言相向,若是自己这个大男人站在这里都毫无表示,那也未免太猥琐了。

  “你们说话注意一点,怎么这么没教养?”曲建东是麓城本地人,宋州那边的口音实际上和昌州是比较接近的,尤其是像紧邻宋州的遂安、西塔两县,口音更是接近昌州,但对于昌州人来说,这点口音区别一样很容易被他们听出来。

  “没教养?你这小逼养的说谁没教养?”年轻男子顿时就暴怒起来,抡拳就要想打人,倒是那边人走到最后一个大概是里边领头的,哼了一声,“chūn子,这大过年的,你在那里张牙舞爪的给谁看啊?是不是不想吃这顿饭了?”

  “成哥,不是,您瞧这老犊子嘴巴臭,他们挡了您的路,还得要这么人五人六的装大头蒜,您要不教训一下他们,他们还……”年轻男子一听后边那“成哥”发话了,气焰收敛起来不少,但是瞪着曲建东的眼珠子也是压抑不住的桀骜,分明是要想把曲建东看清楚,好找机会收拾回来。

  陆为民和霍廷江、魏嘉平三人刚走进包房里,就听到了外边的吵嚷声,陆为民有些奇怪。

  这唐氏御膳馆在昌州也算是比较高品位的菜馆了,他也不知道霍廷江他们怎么会选择这里,或许是经常来昌州有业务的魏嘉平定的位子。

  这种地方要发生吵架闹事儿的机会应该是很少的,所以听到吵闹声,陆为民也觉得吃惊。

  “怎么回事儿,老曲?”陆为民皱起眉头,他不想吃顿饭也闹得满城风雨。

  霍廷江脸sè也有一些不好看,陆为民的担心他当然理解,chūn节期间,出门在外,能忍让的就忍让一步,这曲建东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么不懂事儿?

  “没什么,陆市长,……”曲建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若是没有陆为民,他也许可以和对方吵闹一番,但今天的主要目的是请陆为民,他也就只能忍了,所以他给高妙珍和韩雪都识了一个眼sè,示意大家忍一忍。

  “市长?成哥,嘿嘿,你听见没,这啥旮旯里都能碰见市长县长,你说这年头市长县长啥的是不是也太不值钱了?阿猫阿狗都能称市长县长了?买来的?”那个年轻男子大概是忍不住刚才那口恶气,嘴里难听话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