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三节 戏肉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三节 戏肉

  唐氏御膳馆在布局上还是相当人xing化的,走廊的另一端是一个露台,但露台用落地玻璃覆盖,柔软的羊毛地毯铺设,零零散散的摆放着几座休息座椅,这里应该是一个等候休息室兼吸烟室,用于宴前和宴中有客人出于礼貌而要出来吸烟,当然也成为一些客人躲酒的所在。

  陆为民和霍廷江、魏嘉平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和马俊成一起走到了露台那边,寻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绝大部分人都已经开始入席,而开宴时间又还没有多久,暂时还没有人出来抽烟躲酒,这个时候就只有陆为民和马俊成两人在。

  马俊成给陆为民的印象不算很深,但作为昌达实业的第二大股东,马俊成也算得上是梁炎的合作伙伴,所以前两年接触也比较多,梁炎忙不过来的时候,马俊成有时候也要来帮衬一下,只是陆为民也从梁炎那里知道马俊成也有他自己的生意,在昌达实业这边也只是偶尔他自己忙不过来时才来顶缸。

  这么煞有介事的把自己叫到一边肯定不是要个工程那么简单,只是陆为民也想不出自己和对方能够多么深层次的交流,当然马思涵现在是分管国土、建设和交通这一块的副省长,对于宋州来说还是颇有意义的,陆为民当然不会去得罪马俊成,而马俊成虽然xing格倨傲了一些,但那也是因人而异,像马俊成对自己介绍霍廷江、曲建东以及魏嘉平等人就有些冷淡,这大概也是xing格使然。

  “陆哥,我现在自己搞了一家公司,也想自己单独出来做些事儿。”马俊成拿了一支烟出来,点燃,“炎哥上次说到陆哥给他的建议,我听了也很受启发。这么倒腾生意没太大意思,也不可能长久,也许人家现在会看着我老爹的面子上给点儿活儿做,但是如果你自己没有一点儿拿得出来的东西,迟早也是被人冷落的命运。”

  “呵呵,这话怎么说呢?我也是有感而发,不过俊成你都把这一层道理看穿了,也就没啥说的了,趁着现在机会还比较多,先把底子铺垫起来。ri后也才有机会干更大的事业,你看准了就大胆去做,嗯,对了,你也准备搞建筑?”

  陆为民心里有些嘀咕,这家伙看样子是打算来宋州拿工程,对这一点陆为民不但不烦恼,反而还感到高兴。

  开年之后童云松就会和自己以及叶崇荣一道去拜访马思涵,这已经是定下来的事儿。就是要谋求省里在交通这一块上给予宋州更大的支持,支持宋州在基础设施上的投入,改善宋州基础设施环境,提升招商引资竞争力。

  马俊成如果要想要在宋州来揽活儿。这也算是拉上一层保险索,最起码宋州在赢得省里一些项目和政策支持上会得到马思涵的倾斜,这种事儿大家心照不宣。

  即便是马俊成不提这事儿,陆为民也会主动去找梁炎和马俊成。让昌达实业来宋州发展,去年之所以陆为民没怎么联系梁炎那边,也就是因为自己当时没有分管。而在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时间太短,事情太多,尤其是在企业改制上的工作量太大,让他没有太多jing力去过问其他。

  但是今年不一样了,如果拓达集团钢铁项目真的敲定,那么在港口码头上的建设势必要启动,选址如果放在叶河荻港的话,那么荻港到宋州市区恐怕也需要对原来老旧不堪的二级公路进行改扩建,加上今年市里边计划要建设宋州——叶河——烈山的道路全面改造为二级标准水泥路面,这是为了进一步打通宋州——叶河——烈山——宜山,尤其是叶河——烈山这一交通瓶颈。

  目前宋州经宜山到丰州的道路宜山到丰州的道路已经全部建成标准二级公路,路况极佳,但是从宜山经烈山、叶河到宋州这条道路虽然名义上也是二级公路,但是在烈山境内路况差不说,而且路段有多处都是盘山道,路况危险,车祸频发,被誉为宋州东大门的鬼门关。

  省交通设计院早在阜临公路尚未通车前就曾经有规划对叶河到烈山尤其是烈山路段的道路进行改造,采取裁弯取直,通过打通隧道来解决这一段咽喉工程的瓶颈,但由于资金和其他原因,这个规划方案始终是束之高阁,未曾付诸实施。

  童云松、陆为民和叶崇荣三人在年前就曾经对98年全市道路交通建设的规划进行过研究,排在首位的一号工程就是要让宋州——叶河——烈山——宜山这条险途便坦途,这样可以使宋州经宜山到昌东的黎阳和丰州两个地区畅通无阻,同时可以进一步发挥宋州港的效能,使得宜山的大宗货物可以选择通过宋州港水运上溯或者下行出海。

  无论是宋州港区的扩建,还是一号工程宋州——叶河——烈山路段的裁弯取直改建,都需要省里边的鼎力支持,尤其是在现在宋州财力单薄的情况下,如何来完成这两项工程,也是摆在宋州市委市zhengfu面前的难题。

  而要完成这个计划,省里边支持很重要,而作为分管交通和建设这一块的副省长马思涵就相当关键了。

  这个时候马俊成如果提出要来宋州发展,陆为民当然是欢迎之至。

  “不,陆哥,我怎么可能去和炎哥打擂台呢?好歹我也是昌达实业的第二大股东嘛,只是我在昌达那边也使不上多少劲儿,炎哥那边需要我的时候我帮帮忙,平时也没多少事儿,所以我就想自己干点儿事情,搞了一家景观绿化工程公司,陆哥大概还不知道其实我读大学时候学的专业是园林景观设计?”马俊成颇有些自豪的道。

  “哦?俊成你是学园林设计的?真看不出啊,园林设计可是一门不简单的门道啊,ri后还会越来越兴盛,……”陆为民还真有些吃惊,没想到马俊成居然是学这个的。

  “嘿嘿,我也就是觉得ri后咱们城市发展对园林景观设计的需求也会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加上我也不想把我的专业荒废了,而且我搞这个公司也能和昌达那边搭上手,炎哥也很支持,所以就搞了这家俊琪园林景观工程公司,现在我在大滩那边租了两百亩地,又承包了两片山,已经开始培植一些风景树,……”马俊成见陆为民语气很支持,也笑了起来。

  “俊琪?哦,取了你和小霍的名字合成?”陆为民也笑了起来,“好久没见小霍了,……”

  “嗨,她怀了孩子,不怎么出来了。”马俊成大大咧咧的道:“陆哥,我听说几年宋州市政建设的力度可能也颇大,宋州市区分得比较散乱,街道也老旧不堪,和宋州是咱们全省第二大城市的形象很不般配,……”

  陆为民已经明白马俊成的意思了,他也大略猜测到这个消息应该是马俊成从他父亲那边知晓的。

  叶崇荣年前也曾经去省里汇报过工作,大概提到了宋州市委市zhengfu今年的一些构想,倒也是也对今年市政建设有一些规划,只是这个规划还只是停留在书面上,最大的问题就是没钱,当时叶崇荣也曾经和自己提到过这事儿,说市人代会上提出的规划倒是相当好,关键在于如何落实,这一点最为重要。

  叶崇荣也意识到要以宋州当前的财政状况来看,要对市区进行市政改造根本不可能,年前负债累累,而且寅吃卯粮,到了六月就得要说接新债还旧债的事儿,哪里可能有钱来进行市政改造,估摸着这家伙也是不敢在这事儿上随便张口,深怕答应了落实不了,结果就把挑子给推到自己肩上来了。

  难怪叶崇荣这家伙回来之后和自己谈到说马省长很关心宋州城市建设,不但认真听取了宋州市委市zhengfu对未来三年城市建设规划,而且也详细询问了宋州市zhengfu在推进这一规划构想的具体落实存在问题,叶崇荣称他如实汇报了宋州财政面临的问题,言外之意也就是宋州城市建设规划能不能如期启动付诸实施,关键在于财政状况。

  “俊成,宋州城市建设相当滞后,不但影响宋州城市形象,而且也不利于宋州招商引资,市委市zhengfu也的确很重视这个问题,今年会有一些安排,但这需要根据市财政状况来推进,宋州欢迎有实力有理想的企业来宋州发展,这个态度不会变化,……”陆为民微微一笑,“你是老朋友了,我不说废话,欢迎到宋州来发展,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叶市长不好说的,不敢说的,我替他说了。”

  见陆为民态度如此鲜明热情,马俊成也是抱拳表示谢意,“那到时候就要叨扰陆哥了。”

  “呵呵,兄弟间,不说什么叨扰不叨扰。”陆为民大方的摆摆手。

  “对了,陆哥,听说你们市里领导又可能要调整?”马俊成不动声se的道。

  “啊?”陆为民微感吃惊,看马俊成的表情,这才应该是戏肉,“没听说啊。”

  “哦,那兴许只是一个说法,听说你们市委书记有意要调整一下副手,和省里相关领导提起过,说那位副书记本人也因为身体原因还是怎么的愿意动一动,……”

  “嗯,……,你知道我们家和方伯伯家关系一直很好,前两天两家在一起吃饭时,我无意间听到方伯伯和我爸说起这事儿,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补二更求月票,才寥寥几票,悲催泪奔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