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四节 县里的担心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四节 县里的担心

  一直到回到自己的包间里,陆为民的脑子里都还有些乱。

  杨永贵要走?是尚权智给杨永贵做的工作,还是杨永贵的确因为各种原因有这方面的考虑而找的的尚权智?但无论是什么情况,这都是一个大事儿。

  陆为民心里也有些乱了。

  从现在的这个角度来说,陆为民是最不希望杨永贵从这个位置上脱身的了。

  无他,杨永贵担任这个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对陆为民最有利。

  现在的杨永贵已经意识到了当下的宋州与以前的宋州不一样了,他的话语权已经急剧减小,尤其是在徐忠志和庞永兵一个被拿下一个灰溜溜的被调整,这对他打击很大,加上黄俊青临走之前也专门找他谈过话,所以现在的杨永贵可以说已经没有多少心思放在工作上了。

  可以说只要不触及他个人最直接的利益,他基本上都不会发表意见,即便是发表意见也是支持附和,这种情况下,对陆为民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大展拳脚相当有利。

  如果杨永贵真的走人,换一个别的人担任这个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那么势必会和陆为民在今后的工作中争夺主动权,而作为市委副书记,其党内位置高于自己,而且他也是专门分管经济工作,这对于自己来说就相当不利了。

  关于今年的工作规划陆为民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构想,杨永贵无yu无求,不会计较这些东西,但是换一个人来肯定不可能像杨永贵这样事事撒手不问,势必要参与过问。

  工作成绩做出来,作为市委副书记自然是首当其冲有一份功劳,而出了状况,那么自己这个实际cao作者肯定会在很多人眼中是罪魁祸首。但这都还不是陆为民最为担心的。

  陆为民最担心的是来人要改变自己的意图构想,那种情况下,自己肯定会和对方发生冲突,而现在陆为民是最没有时间和谁拖延纠缠了,宋州也拖延不起纠缠不起了。

  陆为民心慢慢冷静下来,杨永贵真要走,最大可能xing的接任者就是陈昌俊。

  没错,就是陈昌俊。

  陆为民揣摩着其中味道,对于魏行侠的到来,尚权智和陈昌俊都很失望。但是他们却无力改变这个事实,所以现在退而求其次,争夺杨永贵那个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位置。

  陆为民现在还不确定究竟是杨永贵自己本人现有这个意思,才使得尚权智心里有了这个想法,还是尚权智早就有了这个意图,所以才会主动去敲打杨永贵,但是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尚权智的根本目的都是要把这个位置抓在手里,把陈昌俊送上这个位置。

  如果再让沈子烈接替陈昌俊的组织部长。那么至少在研究人事问题上的书记碰头会上,童魏联盟也难以撼动尚权智的意见。

  而陈昌俊接手杨永贵这个位置,即便陈昌俊本人在经济工作上并不擅长,也能起到牵制自己的作用。陆为民不确定是不是尚权智感受到了自己与童魏两人关系的默契,才让他有了危机感,才会如此急切的促成这个事情。

  也只有这种可能了,但之前并没有流露出任何迹象。如果不是方国纲与马思涵无意间谈起这个话题却被马俊成恰巧听到,陆为民估摸着自己还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方国纲现在是省委组织部长,尚权智如果要想动杨永贵。哪怕是杨永贵本人自己想要退下来,但是谁来接替杨永贵的位置也首先需要求得方国纲的认同。

  陆为民知道现在是毫无可能接任杨永贵的市委副书记一职,自己才担任常务副市长没两天,省里的任命不是儿戏,要说资历自己也远不及陈昌俊,如果说杨永贵主动提出退下来,而尚权智又提前做通了工作,那么这个位置十有仈jiu是被陈昌俊坐了去。

  前次魏行侠突然空降宋州,这多多少少也让尚权智有些怨气,而宋州的发展对昌江影响颇大,如果杨永贵真要下来,那么这一次尚权智去做工作争取的话,陆为民判断邵泾川多多少少也要给尚权智几分薄面,这事儿也就真还要被尚权智给敲定下来了。

  细细的梳理了一番,陆为民心里渐渐沉静下来。

  让杨永贵不动,是上策;动了,换一个别的什么人来,是中策;动了,陈昌俊接任,是下策。

  上策不用说,中策,新来的一人,没有半年情况,估计他也上不了手,至少他不敢和自己唱反调拆台,有半年时间缓冲,陆为民觉得最起码可以把新麓山集团的事情搞定,拓达钢铁厂项目也大致敲定下来,那时候有这两个大项目作为依托,就算是谁要出什么幺蛾子,也翻不起太大的风浪。

  但如果真是下策就有些麻烦了,陈昌俊对宋州情况比自己还要熟悉,而且更得尚权智信任,即便是倾向于自己的沈子烈接任了组织部长,他也不可能违背尚权智的意图,可以说这个格局可能会使得尚权智的权力更进一步强化,尤其是在经济工作上插手。

  陆为民并不担心尚权智在经济工作上插手,因为尚权智对经济工作并不陌生,而且在气魄心胸上也远胜于陈昌俊,他是担心陈昌俊要担任了这个副书记,那不知道要多多少磕磕绊绊,耽搁多少时间机遇,而宋州现在恰恰又耽搁不起。

  下策是陆为民最不愿意接受的,而中策实际上面临着很大不确定xing,因为一旦杨永贵真的要退下来,那么陈昌俊接任可能xing太大了,中策的可能xing太小,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让杨永贵留任原职,最起码也要再坚持一年。

  霍廷江和魏嘉平都注意到陆为民回来之后似乎有些心神不宁,都还以为是因为刚才和那帮人冲突而让陆为民有了心事,一桌人都有些不太自在,遇上这种事情,还是靠陆为民出面才震住了场面。

  “陆市长,是不是刚才来那一位有些麻烦?”霍廷江试探xing的问道。

  “也不是。”陆为民摇头,这扯到一起就有些风马牛不相及了,定了定神,“小马是思涵副省长的公子,人不错,也挺有事业心。”

  “马省长的公子?”陆为民随意一句让霍廷江和曲建东以及魏嘉平都是心中一震,在这里遇见省领导的亲属子弟不意外,甚至陆为民认识一些省领导的亲眷子弟也正常,但是能像陆为民和对方那样随意自然,甚至没有半点顾忌的说笑,那就不一般了。

  这位陆市长背景不一般,霍廷江和曲建东这些人早就有所耳闻,而魏嘉平与陆为民接触这么久,从陆为民言谈举止中也能知道陆为民颇有底气,但是今天从陆为民和马俊成的接触中他们才真正意识到陆为民能坐上这个位置,不仅仅是靠他自己的能力本事,这方面的人脉背景一样是重要因素。

  这一次霍廷江和曲建东与魏嘉平他们一道宴请陆为民,一方面是要和陆为民拉近关系,另一方面也有他们的打算,想要来摸摸底。

  麓山集团和麓城县的支柱企业,现在麓山集团要与四大厂进行合并重组,企业成分也发生变化,由单一的集体xing质的乡镇企业变成了混合制企业,市属国企这一部分股权将由市经委下边的资产管理办来持有,而县里、镇里以及管理层、职工个人股权都将细化出来,这种复杂的股权构成,使得这个企业xing质变得混沌不说,这都不是麓城县委县zhengfu最关心的。

  霍廷江和曲建东最关心的还是麓山集团摇身一变成为新麓山纺织工业集团之后,这个集团注册地会不会变化,是不是会直接划归市管企业,那样对麓城县的gdp尤其是财税收入都是一大损失,这也是麓城县委县zhengfu最为担心的。

  听得霍廷江和曲建东藏头露尾吞吞吐吐把担心抖落出来时,陆为民也笑了起来。

  “老霍,老曲,这份儿担心藏在心里许久了?既希望麓山集团发展壮大,又怕市里边心一黑把这个企业的税收给一下子吞了?放心,市里边还没有这么下作,和县里边争这些蝇头小利,新麓山集团的注册地不变,依然还是麓城县,财税收入还是按照原来的规矩,税收分成的比例也不变,只是在自备电厂建成之后分成比例可能会有一些调整,但是有一个原则,不会低于麓山集团改制之前的比例和总量,这一点你们可以安心,而且随着自备电厂建成,新麓山集团在麓城的生产规模还会进一步扩大,而市区那边的生产基地会逐渐缩小和搬迁,这一点也是市里的综合规划,所以你们尽可放心,……”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