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五节 底气十足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五节 底气十足

  听得陆为民这样一说,霍廷江和曲建东都交换了一下眼色,能得个这样的承诺,他们也心满yi足了。

  新麓山集团一旦组成,其其产值和利税都相当可期,只要新麓山集团的注册地依然在麓城县,那么麓城的收益就会大大的提升,至于说自备电厂的事情,对于麓山集团的经营发展来说自备电厂是不可或缺,但对于麓城县委县政府来说则是锦上添花的事情,到时候适当调整利税分成比例也是情理之中。

  不可能市里边花这么大的精神,尤其是承担了四大厂那么多的包袱,却对市里一点好处没有,那市财政局那帮人也不会答应,陆为民也无法对市里那些人交待。

  “陆市长,自备电厂的事情应该问题不大吧?”

  对于魏嘉平来说,自备电厂至关重要。

  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这几年对国际市场情况的深入揣摩了解,让魏嘉平对大举进军国际市场越来越有信心,国内廉价劳动力的成本优势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都会使中国纺织行业具备超强的竞争力,而新麓山集团完全可以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在他看来国内这些纺织企业,尤其是国营纺织企业,之所以出现亏损甚至沦落到破产境地,很大程度是因为这些国营企业完全丧失了作为企业的基本性质,成为了计划指令下一种官僚体系的衍生物。

  作为企业完全忽视市场经济规律,既不主动去寻找发现市场,更不主动去占领市场,复杂的人事结构带来的沉重包袱和经营效率,低下到让人难以忍受的生产率和次品率,魏嘉平认为这些国营企业能够苟延残喘到现在完全都是因为政府在用纳税人的钱支撑。

  如果没有国有银行和财政的支持,这些企业早在几年前就该寿终正寝了,而如果麓山集团有这样好的政策和金融支持。也早就发展壮大到现在的几倍规模了。

  现在总算是迎来了非公有制经济的一个春天,尤其是眼前这一位年轻市长,从一开始魏嘉平就感受到陆为民对非公有制经济的极大兴趣,这也让当时还颇有戒心的魏嘉平十分惊讶。

  在他看来这些市里边的领导之所以看上麓山集团就是想要让麓山集团去接包袱,而接下这些包袱就极有可能把麓山集团彻底拖垮,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拼死抗争的准备,但是陆为民的观点和方案给了他太大的意外和惊喜,彻底颠覆了他的观感。

  他甚至有些不太相信陆为民会有这么好的心肠,一直到这个方案逐渐成熟敲定,甚至通过了市委常委会和市政府常务会落板。

  他不是没想到陆为民的意图。甚至也考虑过是不是应该考虑给陆为民私下一份重重的酬谢,但是他从阜头、双峰那边专门找人了解到的情况让他有些犹豫了,无论是谁带给他的消息都是陆为民不喜欢钱,他的兴趣完全不在那上边,或许最让他感兴趣的就是他自己说的,他渴望一种成就感,而这种成就感如果能够被上边和老百姓所认可,那就最好,换个说法。就是政绩。

  这也很正常,这么年轻走到这个位置上,陆为民肯定是想要在仕途上有所追求,对其他身外之物不那么感兴趣也很正常。但是魏嘉平觉得这也只是对方一段时期持有这种看法,伴随着对方地位升迁和稳固,也许他的心思就会有所变化,他愿意等待。等待对方的变化。

  他不相信作为一个人会没有一点其他欲望,这种人或许有,但却不应该存在于官场上。

  “应该问题不大了。我和省计委那边都已经接洽过了。前两天到京里也找了人,主要是3月份中央政府可能会进行机构改革,电力工业部将不存在,其主要职能合并进入计委和经委序列中,所以可能会有一些时间上的延滞,但我估计影响不大。”陆为民态度很鲜明,“县里和集团在前期工作上不要停下来,选址、土地平整、设备选购这些工作都一样开展起走,对了电厂设计方案已经出来了吧?论证过了没有?”

  “陆市长,哪有那么快啊?省电力设计院那边最初一直不肯接手,后来还是您找了省里,听说是花省长给那边打了招呼,那边才开始接手设计,选址倒是早就定下来了,土地平整也早就差不多了,市里国土局那边也都衔接好了,我去电力设计院那边催问过几回,三月之前肯定会通过论证,前提是电厂的申报审批报告得批下来才行。”俞柘苦着脸接上话。

  “陆市长,自备电厂的设计和建设都不是问题,毕竟咱们这个电厂从规模上不是什么大家伙,技术上也不是什么先进技术,都是很成熟的东西,对电力设计院那帮人来说都是再普通不过的玩意儿了,说句难听一点的话,随便找一个比较成熟的设计方案,结合咱们这边实际情况略作修改一下就行,那帮人故作神秘不愿意交出来,那也是担心他们触犯天条啊。自备电厂不经过电力工业部那边批准,他们就先接了活儿,那被他们上边知道,就得要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他们在没有见到批文之前,打死也不敢把设计方案交给我们,交给我们,也不会有哪家电力工程公司来帮咱们建设安装的。”

  任东来对这一块的情况十分了解,接上话茬。

  陆为民也清楚电力这一块的情况,即便是前世中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十八大召开之后,电力行业改革依然没有见到什么新意,以维护国家经济安全为理由的这种电力垄断改革成为老大难问题,整个能源领域的改革也成为前世中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提出的经济改革的重中之重。

  在这个时间段,要想奢谈逃避电力部门的掌控,都是不切实际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其他渠道,来争取到在夹缝中生存,尽可能的不要去分肥,把自己这塘子水管好就行了。

  “自备电厂的事情该你们企业这边做的老魏你们抓紧,审批的问题市政府这边会加紧办理,我希望市政府这边把一切手续跑下来时,企业那边就能够在第一时间启动建设,最快建成,最快投产。”陆为民叮嘱道。

  “放心吧,陆市长,这事儿我们比您急,我们从意大利和日本进口的织机正月十五左右就要到沪上口岸,然后转运过来也就是正月二十多,一纺厂和二纺厂那边的老式织机我们已经开始拆卸,部分职工的轮训也已经进入了第三轮,我们的想法是三月份就要正式把第一条生产线启动起来,五月份之前,四条生产线全部都要进入正式运行,要力争一二纺厂那边的产能至少要达到麓城厂区这边的百分之四十,等到今年年底之前,一二纺厂后续的生产线改扩建安装完成,要实现产能达到这边的百分之六十以上,……”

  任东来说得眉飞色舞,显然是对前景充满了信心。

  “老魏,产能倒是迅速可以提升,市场这边你们有没有问题啊?”

  陆为民更关心的是市场问题,一二纺厂熟练劳动力不是问题,设备也早在十一月开始麓山集团在敲定整合方案之后就已经开始向意大利和日本那边发去订单,还有部分德国的设备要等到六月间才会到岸,安装调试完毕也需要一些时间,这些都不是问题,今年亚洲地区的市场普遍不太景气,陆为民摘掉魏嘉平在开拓市场上颇有方略,但是还是有些不放心。

  “呵呵,陆市长请放心,魏总刚从香港那边回来,开了年会有美国的几个客户过来,在这一点上我们心里比谁都更有底,如果连这一点都没有底气了,那我们麓山集团也不敢接下市委市政府交给我们的任务了。”俞柘乐呵呵的解释道,“去年我们麓山集团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六点三八亿元,比前年增幅达到百分之四十一点八,利税实现五千六百万元,比前年增长百分之二十五点九,魏总和我们几个合计过,如果不出大的意外,今年一二纺厂的改扩建和新生产线顺利建成投产,我们新麓山纺织工业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有把握实现九点五亿元以上,实现利税预计可以达到八千万元以上,这也算是我们最保守的估计。”

  陆为民吃了一惊,看了一眼一直抿嘴微笑的魏嘉平,“老魏,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可别胃口太大动作太猛,欲速则不达,这个时候给我和老霍、老曲画这么大一个饼,到时候可收不了缰,我可不依啊。”

  “陆市长,正如您所说,现在新麓山纺织工业集团和我们整个管理层以及企业职工都息息相关,我们能不努力么?这也算是在我们自己的利益努力,我们能不尽心么?”魏嘉平目光炯炯,端起酒:“陆市长、霍书记、曲县长,你们放心,我们几个既然敢夸这个海口,就有这份底气,这会儿你们可以当我们在说大话,我也不解释,一切等到明年这个时候咱们来看,陆市长,怎么样?”

  继续补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