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六节 成大事不拘小节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六节 成大事不拘小节

  “好!我期待你们新麓山集团的好消息!”陆为民也端起酒杯,斗志昂扬,“我知道有不少人对新麓山集团能否取得想象的效果抱有很深的怀疑,也有不少人质疑新麓山集团的改制方案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还有一些人则是对这种改制是不是能起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效果持否定态度,我觉得这都可以理解。改革本身就是做前人从未做过的事情,本身就要求我们破除一些固有的老旧观念,尤其是作为一级领导干部,就更应该有这份胆魄和毅力去承担!”

  霍廷江和曲建东都感觉到陆为民话里有话,也都端起酒杯,静待着陆为民的后话。

  “老霍,老曲,我不瞒你们俩,新麓山集团这个兼并整合方案以及对改制后新麓山集团下一步的发展,我费了不少心思,可能你们也都注意到了兼并整合上,市里边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包括承担了相当大一部分几家企业的债务,甚至也包括一些担保债务,这在市里边也引起了很大争议,但是最终市委市府还是形成了一致意见,决定把这些债务和担保债务都承担下来,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说明市委市政府并不是只想要把这几家国有企业当做包袱踢出去,而是真心想要把纺织行业作为我们宋州的支柱产业进一步做大做强!”

  陆为民语气里充满了激情和展望,“很多人说纺织行业是夕阳产业,日趋没落,但我不这样认为。纺织品作为日常消费品,其需求是长期而稳定的,尤其是在人工费用高昂的欧美日韩这些国家,纺织行业的确是一个不太划算的产业,但是对于中国来说,我们庞大而充裕劳动力优势至少在十年内不会消失。同时随着我们熟练劳动力的技能提升以及在机械设备上的不断推陈出新改进,我们在纺织行业中还会有更大的优势体现出来,这正是我们能够在这一行业占据主导地位的关键,我希望这一优势会在我们宋州体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也希望我们宋州可以借助纺织行业形成的体系,进一步延伸,比如我们的其他纺织产业,是不是也可以考虑作为主导产业来进一步发展?地方党委政府有没有一些考虑如何来促进产业的发展?”

  陆为民的目光望向了霍廷江和曲建东,霍廷江和曲建东也都是目光闪动,显然是被陆为民这一句问话问到了。

  “陆市长。麓城的纺织行业有一定基础,除了最大麓山集团外,也还有规模相对小一些,但是效益也不错的太平纺织和大川纺织,太平纺织目前有纺锭一万五千锭,预计今年可能会扩张到二万锭,大川纺织则主要是以麻纺为主,尤其是亚麻纺织,目前它们的亚麻纱产量已经占到了全省一半。所产的亚麻布主要为上海大众以及东风汽车用于汽车座套织物,太平纺织去年实现产值三千六百万元,大川纺织产值突破了三千万元,比起前年都有一定程度的增长。”

  曲建东显然对这个问题更清楚。作为县长他知道陆为民对于这些经济数据十分感兴趣,所以也早有有所准备。

  “我县纺织产业有一定基础,但是制约我县纺织产业发展的的因素也比较多,主要集中在融资上。因为我县纺织企业都以乡镇企业为主,几大银行在融资贷款上对企业要求相当苛刻,贷款审批难度很大。程序复杂,所需时间长,这极大的制约了企业的发展,像太平纺织厂去年就曾经提出贷款一千六百万元新上一条生产线,但是县工商银行以市场情况不佳、风险过高拒绝了贷款,而县信用社只能提供八百万贷款,所以使得太平纺织厂的新建计划搁浅,……”

  陆为民默默地点点头。

  无论是乡镇企业还是私营企业,如果要谈到困扰它们发展的难题,首当其冲的就是融资贷款,几大银行的眼睛始终是盯着国有企业,尤其是有着地方政府财政作为后盾的国有企业,可以说得上是金字招牌,但是随着国有企业破产的禁忌被打破,国有专业银行商业化步伐加快,银行也开始把目光转向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但是这个转型过程相当慢,而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的先天不足也相当明显,财务管理不规范,信誉度低,固定资产评估难,加上其起落大,所以银行对于这些企业存在防范心理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随着国有企业在面对市场经济下的严重不适以及专业银行商业化要求,从经营角度来说,商业银行对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的关注已经日益明显,越来越无法忽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就需要一个机制来理顺,促进双方的对接,这一点陆为民在双峰和阜头,尤其是在阜头上已经试验过,并且取得了一定效果,而现在也该是在宋州启动这一做法的时候了。

  *************************************************************************************

  和霍廷江、曲建东以及魏嘉平他们吃的这顿饭陆为民觉得很值。

  不论其他,仅仅是碰上了马俊成,给自己透露了杨永贵有想要离开市委副书记这个位置的这一消息,就千值万值,哪怕自己给了马俊成一个承诺,欢迎俊琪园林景观工程公司到宋州发展。

  事实上,没有这桩事儿,以马俊成背后的马思涵,自己无法拒绝马俊成的到来,这是迟早的事情,只要宋州城市建设启动起来,那么无数嗡嗡作响的蚊蝇们就会嗅到味道,蜂拥而至,陆为民还没有那个能耐做到一概拒之门外,一概秉公而行,别说他,就连尚权智和童云松也一样做不到。

  做不到,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矮子里边选高个,至少可以选一个自己觉得相对也要更好合作的对象,或者说更能为自己带来“实际利益”的角色。

  和马俊成接触了这么久,陆为民觉得马俊成性子高傲冷淡,不太好接触,但是此人还有一定的责任心和自尊感,这也往往意味着这种人不像有些人那样做事毫无底线,最起码做某些事情时,相对比较靠谱,不至于让合作者太难受。

  陆为民现在还不清楚马俊成给自己的这个消息内容是否如他所说,大概他本人也无从判定这个消息内容是否完整属实,究竟是尚权智有意要陈昌俊接替杨永贵,所以用一些手段来迫使杨永贵主动离开,还是的确是杨永贵这段时间感觉到精疲力竭不再适合想要退下来,这一点必须要搞清楚。

  不同的可能意味着不同的性质,也就需要用不同的策略来应对。

  如果是尚权智使手段想要迫使杨永贵主动走人,那么也就意味着尚权智对自己不太满yi不太放心了,那自己就需要注意协调和尚权智那边关系,同时也要想办法从上边来遏制尚权智的意图。

  如果说是杨永贵自己本身的确有这个意图,那么陆为民还得要好好揣摩一下,怎么才能打消杨永贵的这个意图,让杨永贵最起码坚持一些时间,为自己赢得主动。

  无论哪一个原因,都是麻烦事儿,需要做的工作都不简单。

  杨永贵不能离开这个位置,最起码最近半年内不能离开这个位置,这是陆为民确定的原则,为此他必须要立即行动起来。

  陆为民对方国纲并不十分熟悉。

  董昭阳从组织部长上的离开对路萎靡来说是一大损失,其负面影响会渐渐显现,好在贺锦舟还在常务副部长位置上,无法直接走通方国纲的路子,陆为民只能通过贺锦舟来实现这一目的了。

  当然如果能够在下边打通关节,让这个意图暂时还上升不到省委组织部研究这一环节,那就最好。

  陆为民不是贪权恋栈,但是宋州当前的时局不容他退缩,单单是尚权智没什么,能够在黎阳地委书记和宋州市委书记上站稳,气度胸襟不会差到nǎ里去,但如果让经济工作能力上有所欠缺却又在胸怀上狭隘偏执的陈昌俊上位,而此人又恰恰担任了这么久的组织部长,对于自己的牵制和羁绊就不小。

  陆为民不怕和陈昌俊较量博弈,但是宋州却经不起这番折腾,时不我待,宋州的机遇不能在内斗中丢失,为此哪怕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来提前消除这种可能,陆为民也在所不惜,这大概就是成大事不拘小节吧。

  自我解嘲般的笑了一笑,陆为民也有点儿痛苦,你想要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都不行,还得要分相当大的精力在这上边,也难怪说主席说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皆其乐无穷,按照陆为民的理解,与天地斗,那就是做事儿,而与人斗,那就是排除干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作事儿,那就做吧。

  求二十张月票行不?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