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八节 出路,去处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一十八节 出路,去处

  尚权智对市政府这边的掌控力看来有些担心,所以才会忙不迭的先把叶久齐安排过来。

  这也变相说明他对自己不太放心了,要往市政府里边更听命于他的人,看来童云松和魏行侠的联手的确给了尚权智很大的压力,而自己似乎有些风向不定,才会让尚权智这样担心。

  想到这里陆为民也忍不住摇摇头,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陆为民其实还是比较认可尚权智的大局观和胸襟气魄的,只是在很多具体工作的操作上,他又不得不与童云松配合,这其中的细节不足为外人道,说了也未必能赢得别人的相信,所以陆为民也懒得解释。

  正如虞莱所说,无论是尚权智还是童云松,首先认可的是自己能不能做好手中的工作,是不是在某个位置上具备独一无二无法替代的本事,这一点尤为重要,只要自己能够做到独一无二难以替代,或者说来替代的无法做得比自己更好,他们就不得不把其他一切都压在下边,就这一点来说,尚权智和童云松都还属于那种比较讲大局的人物。

  这家忠山米粉店距离市政府还有一点距离,两个人就这么优哉游哉的走着。

  宋州的城区无论是宋城这边还是沙洲那边,都有一个特点,破败而散乱,如果说破败是因为这些年来宋州经济发展滞后带来的财政拮据,而使得财政无力在市政建设上的投入,那么散乱应该就是宋州从五六十年代工业企业布局开始就没有一个科学的规划导致。

  国有大型纺织企业基本上都集中在宋城和沙洲交界的南片区,一纺厂二纺厂在宋州这边,针织二厂、针织四厂在沙洲那边,毛巾床单厂和绢纺厂在沙洲东南片区。

  轧钢厂在沙洲北边毗邻沙河与长江交汇处,解放机器厂和东方红机械厂都在宋州南边,因为南部地势较高。北部沿江而建,主要居民区都分布在宋城和沙洲的北边,宋州的主要商业区则集中在城区中部,而学校则主要分布在城市市区的东西两侧。

  市区内以沙河、宋河两条较大的注入长江的河流将整个主城区分成了三片,其中西片大部分属于沙洲,东片完全属于宋城,而中片则是犬齿交错,宋城、沙洲均有。

  到前两年城市向西拓展,新建成了麓溪区,但是麓溪区基本上还属于一个郊区。除了部分伸入了主城外,大部分地区还是属于西南的城郊结合地带。

  “达金,是不是有什么想法?”陆为民一边负手前行,一边问道。

  杨达金不好开口,陆为民也懒得绕圈子。

  年后这一轮人事调整很大,沈子烈也和他谈起过说尚权智有意也要在市委机关内部进行一些调整,市委统战部长匡天高尚权智有意让其到市政协担任秘书长,市农工部部长兼市农办主任唐礼泉年龄大了,要退下来担任调研员。虽然沈子烈没有提起市委办主任的问题,但是陆为民却知道尚权智有意要换市委办主任了。

  杨达金担任市委办主任是安德健在宋州与尚权智处于蜜月期的一个产物,现在安德健早已经人走茶凉,而魏行侠又强势入主。与童云松形成联盟,这不能不让尚权智考虑更多,尤其是加强对市委市政府的控制力度。

  市委这边抓住组织部和市委办是关键,组织部有陈昌俊。市委办这边有沈子烈,但是日后可能面临变动,沈子烈一旦接任陈昌俊的组织部长。那么市委办的影响力就会出现空白。

  即便是在市委秘书长人选上尚权智能够按照他的意图来选择,但新来者情况不熟,也需要一些时间来熟悉适应,那么这个市委办主任在这期间起到的衔接作用就很重要,所以尚权智也有意早作准备了。

  尚权智的每一步都考虑得很周到,而且预作准备,宋州曾经是梅黄二人的铁桶江山,连省里都觉得头疼无比,就在尚权智精雕细琢的安排布置下,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市一级层面上梅黄二人体系彻底土崩瓦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么下一步也就是要对县区一级体制动手的时候了。

  到现在为止,陆为民都还不清楚尚权智究竟会在这一轮的调整中有多大动作,除了叶久齐和艾文崖这两人可能要动外,沙州区委书记周巍,烈山县县长姜鸣久,等人恐怕都已经纳入了尚权智调整对象。

  周巍在宋州也算是政坛不倒翁,在梅黄时代他也是不显山露水,担任沙洲区长,但是在梅九龄离开宋州之前,周巍升任沙州区委书记。

  用脚想也能想得到像沙洲这样的核心区域如果没有梅黄二人点头,很难坐稳,只是周巍相对比较低调,即便是和梅黄二人关系密切,也很少表露出来,所以尚权智前期也从没有考虑过对沙洲盘子的大动。

  甚至连前期雷志虎调任苏谯县委书记,尚权智也没有对沙洲有所行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不会动沙洲的盘子了。

  当然这也只是表面现象,陆为民也还看不穿周巍与尚权智、童云松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有一点他也感觉到了,魏行侠似乎对周巍的印象不错。

  因为魏行侠和自己谈起过周巍,而且也曾经在年前约自己坐一坐,虽然那天陆为民因为临时到昌州没有去成,但是据有人和陆为民反应,那一顿饭局,周巍在座。

  这里边的水还很深,陆为民知道还不足以在人事这塘水里去搅合,最好的办法就是对事不对人,尚权智既然已经征求了自己的意见,他倒也不介意提自己的一些想法。

  “陆市长,我有没有想法能有多大作用?”杨达金一边走一边踢开脚边的一根枯枝,自我解嘲的道。

  当市委办主任的人,头脑比任何人都清醒,实际上从安德健离开宋州时,杨达金就知道自己在这个市委办主任位置上坐不久了,当然他也并不是很想在市委办主任位置上坐下去,面对一个对他并不十分感冒的氛围,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作为市委办主任,他不可能灰溜溜的被人踢出去,没有一个合适的安排,既说不过去,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所以杨达金在这大半年里工作上精益求精,不给任何人以半点口实,这一点陆为民也看到了,也正是如此,他才想要帮杨达金一把。

  作为市委办主任,貌似位显权重,但权重这一说很大程度取决于主要领导对你的信任程度,一个不被主要领导的市委办主任,被边缘化是迟早的事情,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跳出去。

  像宋城、遂安这样的地位比较高的县委书记是没杨达金的份儿的,这一点杨达金自己也很清楚,他也没有奢望过,即便是要到诸如西塔、烈山这些相对偏远落后的县份去担任书记,也要靠机缘。

  杨达金最担心的是自己被搁在市直机关那个局行里去,比如农业局甚至林业局,那可真的就成了混吃等死的地方了,虽然名义上像农业局这样的局行也算是像模像样的大局,但从杨达金内心来想,他还是希望到区县上去任职,哪怕是去当个县长区长也行。

  “你自己对你自己要走的路都没想法,怎么指望领导对你有想法?”陆为民不动声色的反问道。

  杨达金一愣,低垂下头,咀嚼着陆为民的话,似乎品出其中的味道。

  “达金,我不和你绕圈子,市委会在年后有一轮调整,尚书记和我说起过,具体方案我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尚书记和我都是一致认同的,我也相信童市长和魏书记也一样认同,那就是宋州当前的局面,无论是哪个位置上,都需要一批有能力有想法有实干精神的干部,尤其是在经济工作上有所造诣的干部,……”

  陆为民站住脚步,看着杨达金,“好酒也怕巷子深,你不展露,怎么能怪领导眼睛看不见你?”

  杨达金张大嘴巴,欲言又止。

  “好了,达金,好好想一想,我想你也听到一些消息,市里边开年会全市的企业改革和招商引资工作做一个综合性的部署,各县区也会按照市委统一部署进行再动员再部署,如何来凸显在工作中的一些新思路新观念,很重要,在这一点上,达金,你是市委办主任出身的人,我不相信你就连一点东西都没有吧?”

  看见陆为民的目光直视过来,杨达金默默地点点头,陆为民已经提醒得够明确了,他会帮自己,但是帮自己的前提是自己也要有所表现,要双管齐下。

  “我们宋州的招商引资环境该怎么着手来进行改善,是不是只盯着基础设施建设的改善这一块?还有没有其他软环境上的软肋?比如金融环境,又比如各县区的经济开发区优势产业培育,这些都大有文章可做,达金,你好好想一想。”

  补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