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二十节 做事先谋人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二十节 做事先谋人

  原来陆为民为宋州设计的三大龙头是新麓山集团、华廊集团和美佳集团,新麓山集团是通过改制形成的混合制经济产物的典范,华廊集团则是国有独资企业的标杆,而美佳集团则是私营企业的头牌,这样三种权属各不相同的企业模式甩开包袱大发展,看看谁能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发展得更好。

  但现在情况略有变化,拓达集团的钢铁项目一旦真的敲定,那么这个项目立马就会成为宋州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

  而齐镇东相中了宋州通讯器材厂这个原邮电部的直属企业,效益不佳但是却又顶着邮电部的名头,正面临企业改制的困境,如果华民集团以风云通讯的名义入主宋州通讯器材厂,目标直指手机生产,一旦这个构想实现,从日后的信息产业部中能够拿到一张手机生产牌照,那么宋州通讯器材厂就会立马迎来一个春天,当然前提是华民集团要斥巨资对宋州通讯器材厂进行改造,并引入国外的手机零部件以及装配生产线。

  这两块产业对于宋州来说都是千载难逢的机遇,钢铁这一块不用说了,陆为民已经为尚权智和童云松勾勒了一个相当美好的未来,而宋州通讯器材厂这一块,同样也面临着极大的机遇。

  陆为民记忆中手机贴牌生产将会是前世九十年代末期最主流的手机生产方式,无论是科健还是波导,抑或是tcl,都是通过贴牌生产或者说进口组建装配实现了手机产业的迅速崛起。

  对于这些贴牌企业来说,有了手机模块以及后续的手机硬件平台整体解决方案,再加上手机专业设计公司的精心制作包装,对于手机生产商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销售渠道,而就销售渠道来说。以销售起家的华民和风云通讯并不缺这方面的人才和经验,从保健品行业退出来的华民在这方面依然保留有相当实力。

  如果宋州通讯器材厂被风云通讯收购控股,并获得了手机生产牌照,按照齐镇东的想法,风云通讯前期还是会有进口手机模块和零部件来进行贴牌组装,攫取手机市场的高额利润,但是这仅仅是一个最初期的构想,齐镇东还是希望在国内实现手机产业零部件的国产化,以廉价的劳动力优势和国内庞大的市场优势来重塑手机完全被国外厂家所垄断的这个局面,这一点赢得了包括陆志华、崔磊和杜启立以及陆为民的认可和支持。

  对于陆为民来说。有华民集团的资金和销售渠道建设的支持,风云通讯只要能够取得手机生产牌照,那么短期内迅速崛起是可以预期的,关键是看以后风云通讯能不能在手机改朝换代的大潮中屹立下来。

  大浪淘沙,前世中惨烈的手机大战陆为民记忆犹新,一波接一波的新机型涌出来,将刚出来没多久的机型挤压得站不住脚,其淘汰速度令人咋舌,一直到后来进入智能机时代。一部智能手机能够用上两年已经算是相当难能可贵了,可见人们在手机上的喜新厌旧情绪有多么浓烈。

  风云通讯能不能经得起这一波接一波的风浪冲刷陆为民也不得而知,但是齐镇东在获得了陆志华他们的支持之后却是雄心勃勃,春节几天里齐镇东都和陆志华、崔磊和杜启立他们在一起商量宋州通讯器材厂的收购事宜。同时也开始通过各种渠道物设国外的手机零部件进口渠道。

  像法国的wave,韩国的世沅、三星以及后续的贝尔威夫,都对中国手机市场虎视眈眈,据说齐镇东早在风云通讯销售寻呼机和手机时。就开始瞄准这方面的信息,在取得陆志华他们支持之前就已经和法国的wave搭上线,现在获得陆志华正式支持之后。更是积极与在中国手机市场没有能够取得突破的wave联系,力求获得对方的合作支持。

  一旦风云通讯真的打算通过宋州通讯器材厂直接贴牌生产手机,那么随之而来就是电子元器件的国产化进程,事实上在手机零部件中,除了一些关键零部件生产技术比如半导体等掌握在国外大型企业巨头中外,一些散装零部件的生产制造很快就会转移到国内,其技术转移速度也是令人吃惊的,而一旦风云通讯收购宋州通讯器材厂并成功推进它的手机生产大计,稍加引导,在它周围就可以形成一个庞大的生产配套体系,各种零部件生产厂商都会逐渐附聚在企业周围,当然前提是风云通讯能够在一波接一波的更新换代大潮中生存下来。

  陆为民看到的是风云通讯收购宋州通讯器材厂之后可能给遂安带来的产业变革,一旦风云通讯真的能在手机制造产业这一波风潮中顺利发展起来,那么连带着整个手机生产的产业链都有可能重塑,尤其是对遂安整个经济有一定基础,但是却始终没有找到明确的主导产业的县份来说,十分重要。

  在这个问题上陆为民原本是很希望和遂安县委县政府领导交换一下相关意见的,但是在参加尚权智家中那顿春酒时获知尚权智已经明确表示要让叶久齐担任市长助理之后,陆为民放弃了这个打算。

  叶久齐一动,遂安县长朱尧丰会不会接任县委书记是个未知数,陆为民曾经考虑过杨达金是否有机会接任遂安县委书记,但是最后得出结论,这个可能性不大,遂安近年来经济发展算是宋州市的头牌,经济总量在全市仅次于宋城和沙洲两个主城区,这也是尚权智力推叶久齐上位的底气。

  叶久齐出任市长助理,遂安县委书记空缺,尚权智倾向于谁在那一顿饭局上并没有明确,不过陆为民不认为尚权智会让杨达金摘这个桃子,如果不是艾文崖可能要担任宋城区委书记,艾文崖本来会是尚权智的首选,但艾文崖要到宋城,遂安县委书记这个位置就不好说了。

  遂安和宋城两个区县委书记的空缺直接牵动了整个宋州人事格局的变化,如果艾文崖调任宋城区委书记,那么也就意味着遂安和叶河县委书记要出缺,加上陆为民基本上可以要确定被调整的烈山县县长姜鸣久,还有一个处于待定状态的沙州区委书记周巍,整个宋州的县区一级班子基本上就是要大腾挪了。

  对于陆为民来说,区县一级人事调整他顶多也就是一个二流的参与者,那是尚权智与陈昌俊和童魏联盟的较量舞台,而且陆为民认为童魏联盟在这一轮的人事调整中话语权也并不大,毕竟童魏二人来宋州时日尚短,对于宋州干部的了解程度也并不深,在这方面的话语权还远无法和尚权智与陈昌俊相提并论。

  从内心来说,在遂安和叶河日后都是宋州经济发展的重头,遂安的通讯器材厂,叶河荻港的钢铁项目,一旦启动,都将是一个巨大的产业链,带动整个产业链上下游产业的发展,陆为民希望这两县的一把手都能有较为宽阔的视野和较强的执行能力。

  遂安对于杨达金来说遥远了一点,陆为民认为最大希望就是让杨达金去叶河。

  叶河经济一般,如果没有荻港这一段良好河岸,陆为民也不会考虑让拓达钢铁项目选择荻港,加上烈山煤矿和焦化厂有一条专用支线连接昌皖铁路,这条路也纵贯叶河,使得这两地串联起来,一旦钢铁项目落户,对叶河经济提振难以估算。

  陆为民细细的把这一轮市里边可能要进行的人事调整梳理了一遍,只能说内心有了一个大概了解,他的想法就是尽可能的把杨达金输送到合适的的位置上去,比如叶河,其他暂时还轮不到他多想。

  *************************************************************************************

  卢楠是准时到陆为民办公室的,照理说作为常务副区长这种单独拜会某位上司是不太符合常理的,但是作为常务副区长向常务副市长进行汇报,也勉强能说得过去。

  “坐吧,老卢,别那么客气,子铭给我当秘书,我很满yi,听子铭说,也是全靠你的提点培养,如果不是我横刀夺爱,子铭大概都是你们区府办的副主任了吧?”陆为民显得很轻松,接过卢楠递过来的盒装茶,“怎么,走我这里来还要带个这个?”

  卢楠也应该是知道自己的一些风格,估计顾子铭早就和他说过了,这一盒茶,看得出来不是外边儿卖的,而是像自己加工,包装盒上没有任何标识,就是一个普通瓦楞纸盒子,看起来很粗糙,但是却带着一份清香。

  “嘿嘿,陆市长,我知道您不喜欢这个,子铭和我说过您的习惯,宋州这边也没啥土特产,这盒茶是三泉寺自己制作的茶叶,是螺子岭上那一片野茶树上的茶叶制作,本来是和尚们在寺庙中接待贵客所用,我听子铭说陆市长喜欢喝茶,所以冒昧给您带了一点来,不值钱,但这茶口味清新,和陆市长平时喝的茶味道有些不一样。”卢楠落落大方的道。

  越欠越多,唯有苦恼的努力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