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二十二节 说教,促动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二十二节 说教,促动

  见卢楠低垂下头不吭声,陆为民也不为己甚。

  卢楠只是常务副区长,在宋城区的地位角色和自己在宋州市是一样,不尴不尬,哪怕卢楠还兼着一个区委副书记的身份,但是仍然只是宋城区的第五号角色,在宋城四个区委副书记中排位最末.

  他能在宋城区有一定发言权很大程度还是因为时任区委书记的陈庆福对其比较看重,而非像自己是在丰州那边实打实的打出了一片天地,现在陈庆福一走,一旦真是艾文崖出任宋城区委书记,卢楠的日子就未必好过了。

  卢楠来自己这里的目的他也隐约知晓,年后这一轮的人事上大动作箭在弦上,陈昌俊和组织部一帮人也捣腾得轰轰烈烈,区县这一级的干部或多或少都知晓了市委这一次是真的要对区县班子动大手术了,而非像以往那样只是个别或者某个区县的班子调整,这一次的调整可能会遍及整个宋州九县三区外加经开区以及市属单位部门。

  对卢楠的表现,陆为民也从顾子铭那里多少了解到一些,这位经委出身的干部眼界视野还算不错,现在又在宋城区打磨了两年,也算是有了一些实际经验,卢楠原本在宋城是一力主张推动区属国企改革的,但是遭到了宋城区长周宗福的反对,加上陈庆福也不愿在关键时刻多生枝节,所以宋城区的区属国企改革也只是在做前期工作,不如沙洲那边的动作更大。

  但是沙洲那边在雷志虎离开之后,速度也慢了下来,陆为民也通过顾子铭向顾天元那边了解了沙洲那边后续考虑,据说岳唯斌到沙洲担任区长之后也是有些担心市区两级的国企都在大动作改革,尤其是四大厂的大动作,担心不稳情绪叠加,会冲击到沙洲这边的社会稳定,所以希望稍微把节奏放缓一些,但并未停下来。

  “陆市长,的确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顾虑得太多一些,但是您也知道我们宋城地处城市核心,一点出点儿乱子,那也是给市委市政府添乱啊,我们不比县里,现在工人群众的觉悟也越来越高,少有不慎,群众直接上访市委市政府,市委市府本来就被市里边企业的事情折腾得够呛,我们是真不想因为我们宋城的问题再给市委市府添麻烦。”卢楠想了一想才解释道。

  “什么叫添乱找麻烦?什么都不做就不会有麻烦,坐了这个位置就别怕麻烦,我都不怕,你们怕什么?”陆为民摇头反驳道:“卢楠,别给我找这些借口,若是因为你们推进企业改制而导致企业职工来市政府上访,我绝对不会怪罪,而且我也很乐意接待这些上访群众,从接待中我才能掌握第一手的情况,前提是你们在制定改制方案时必须要综合考虑企业发展和职工利益,同时也要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拿出一套全面完整的改制制度,一切按照规章制度来进行,在法律框架中来进行。”

  “市政府在关于国有企业改制上已经有了一套规范性的东西,这是市委办和市府办一起会商研究出来的,并且已经报到了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估计翻年之后就要通过,这套规范性的规章制度一旦经过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将会具有法律效力,也是作为我们宋州全市国企改制的法律依据,我想按照这个规范来实施,若是有人还要唧唧歪歪的说三道四,那么你们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把这套规范拿出来,逐条逐款的告诉他们,让他们好好长个记性,多学点法,现在是法治社会,一切都要依法行政,依法办事!”

  陆为民的话字正腔圆,卢楠听得也有些触动,看样这位陆市长也并非看不到国企改革中存在的各种深层次问题,在之前没有前例可循,没有法律法规做依据,一些边缘性的东西,即便是毫无私心,也一样很容易授人以柄,如果有了这样一套规范性的法律法规来作为依据,最起码在政治风险和法律风险上就要小得多了。

  但这也还有一个前提,那也得各地党委政府形成一致意见,那样作为直接操盘者才好运作,如果主要领导不支持,或者意见不统一,那实际操作者依然会受到各种羁绊束缚。

  见卢楠脸上若有所悟的表情,陆为民也知道此人也是想做点事情的,但是囿于原来的陈庆福和周宗福二人都在这个问题上吃保守态度,陈庆福是为自己仕途想要等一等,而周宗福大概就是真的不愿意去冒这些风险,另外大概也觉得这都一改了,政府对企业的掌控力就不强了,向企业伸手就没有那么方便了。

  “卢楠,我知道你们下边县区的领导可能在国企改革问题上还有一些不同观点,也还存在等一等看一看的心思,但是现在我要说,真没多少时间可看可等了,宋州的情形我们大家都知道,说是昌州第二大城市,双核,但是在昆湖、青溪和桂平这些兄弟城市心目中,这都是一个笑柄,恐怕我们自己的干部心中一提起也都是隐痛。”

  陆为民语气里充满了沉重,话语也变得更铿锵。

  “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是真理,放在我们城市之间的竞争同样有效,我们落后了,在日后的竞争中我们就会越来越处于劣势,在吸引外来投资时,我们就不得不付出更多的努力更大的代价,产业发展不起来,财税增长无力,基础设施投入越来越少,投资环境硬件得不到有效改善,干部群众腰包越来越瘪,心气也越来越低落,这种恶性循环将会使得我们宋州的发展陷入一个困境,如果我们不及时打破这个困境怪圈,我们就将失去这一轮发展的最佳时机,所以这就要求我们的干部要敢于打破脑子里那些谨小慎微的框框架架,敢于跳出窠臼,勇于承担风险责任,……”

  “卢楠,你现在的位置和我一样,大概也有你自己的顾虑,但是我可以说一句,我比你做得好!可能主要领导因为各自所处的角度不同,考虑问题的角度也就不同,但是站在我们这一角,就要把我们该说的说透,该做的做到,要尽最大努力让主要领导理解和支持,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你不能因为主要领导有他们的想法观点,就淡淡一提而过,认为自己该说的说了,做决定是领导的事儿,那你这个常务就是不合格的,……”

  陆为民相当霸气的语言也把卢楠震得不轻。

  “哪一级党委政府都是一样的,对一个问题的看待都有分歧,区县如此,地市如此,省上一样如此,不要因为听到这样那样的风声就觉得要稳一稳看一看,这样藏头缩尾永远不会取得成功……,就事论事,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也不要觉得这违逆了谁的心意,你坐了这个位置,就得要敢这件事,这就叫在其位谋其政!……”

  卢楠感觉到陆为民对宋城区的发展不是太满意,这好像无关乎陆为民和陈庆福之间的个人交情,而是真的对宋城当前比较保守的态势有些看法,就像陆为民所说,你宋城是全市首区,因循守旧,走一步看三步,你怎么起到率先垂范的作用,如果是其他县区先行一步了,那就是你宋城区的耻辱了。

  卢楠也介绍了他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观点,陆为民语气才算是平和了一些。

  宋城班子太守旧了,也难怪尚权智不怎么看得上陈庆福,当然这可能也是因为陈庆福觉得自己不入尚权智的眼,所以在有些工作上才不敢大胆突破,可他越是不敢大胆放手推进工作,尚权智就越是看不上他,现在陈庆福总算是走上了副市长岗位,照理说他现在应该没有多少忌讳了,且看他在副市长岗位上能不能有所作为了。

  陆为民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分量,他当然不会在卢楠露半点口风,虽然他内心还是比较认同卢楠的一些看法,至少卢楠还是有想法,而且也能清醒的认识到宋州当前的局面,也想做一些事情,当然,平时顾子铭在言谈中也为卢楠说过一些话,让陆为民对卢楠的印象也还不错。

  这一轮人事调整会很大,陆为民估计明天上班,最迟后天,恐怕市委组织部那边就会陆陆续续的把相关调整方案向相关领导汇报,交换意见。

  自己不是市委副书记,参加不了书记碰头会,但是尚权智却提前和自己打了招呼,要求自己就这一轮人事上有什么想法和意见都要直接和他交换意见,同时也专门和陈昌俊交待,要求陈昌俊在区县主要领导以及分管经济工作和政法口的领导人事上要多和自己通气,虽然那天在饭桌上陈昌俊乐呵呵的答应下来,但是陆为民知道陈昌俊内心却是不那么自在的。

  年底事情真太多,我只能努力抽时间码字不落下,求两张月票鼓励。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