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二十七节 揣摩,进言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二十七节 揣摩,进言

  readx();  尚权智点点头,“有不同看法很正常,昌俊他们更多的是从组织部常规程序来进行考察评判,但是我觉得当下宋州的情况不能完全按照常理来,宋州要实现快速崛起,需要在各方面都有一些突破,包括在用人和选拔干部上也都要有一些突破,不能拘泥于窠臼中,所以我让昌俊多和你沟通一下,你作为分管经济工作的常务副市长,在这方面可以多向组织部门提一些建议和意见。”

  “我正是这么做的,但是我感觉昌俊部长不太认同我的观点。”陆为民毫不讳言。

  “具体说一说,有哪些方面你和组织部门的意见有差异?”尚权智在心中暗叹一口气,有异见很正常,可以求同存异,但是组织部长和常务副市长之间分歧太多太大,这就有些难以平衡综合了。

  陆为民沉吟了一下,一时间觉得不好启口。

  他和陈昌俊交换意见时,陈昌俊几乎是用一种通报的口吻在和自己谈话,这让陆为民也很不舒服,他也知道陈昌俊这是奉尚权智之命来沟通交换意见,陈昌俊内心是不愿意的,但陆为民却觉得既然你来了,那么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自己都要把话说透说到。

  阐明自己的观点意见,提出自己的想法人选,他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忸忸怩怩。

  “怎么,说说意见也很为难么?”尚权智皱起眉头。

  “不是,尚书记,我是在考虑怎么来说。我和昌俊部长分歧比较大,对部里边提出那个粗方案的重要人选也持有异议,所以,我在想怎么来阐明我的观点意见。”

  陆为民摇摇头,他得先把话说亮,对组织部这一轮的方案他大部分都有不同意见,尤其是几个核心人选,更是不太认同。

  据他所知魏行侠对组织部这个方案也不太满意,但是陈昌俊仗着有尚权智支持,一直态度很强硬,魏行侠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原因,也还算保持着克制。

  以陆为民观察,这事儿恐怕迟早要爆发冲突,最大的可能就是在书记碰头会上,双方要形成鲜明对立。

  一旦在书记碰头会上形成对立,那么尚权智要强行通过就只能上常委会来,那时候就可能引发更大的动荡,这不是尚权智愿意看到的,同样也不是童魏二人愿意见到的。

  而陆为民也不愿意给尚权智留下一个他的态度与童魏二人一致的印象,所以他必须要抢先把意见挑明,也就是说,他要告诉尚权智,他是对陈昌俊的一些想法意见不认同,而非对尚权智的权威有所挑战,这一点必须要分清。

  “哦,”尚权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为民,在我面前没必要那么谨小慎微吧?难道说连我都信不过?还是觉得尚某人的胸襟气度不够,怕我误解?”

  尚权智的话让陆为民脸微微一热,坐在这个位置上,对这里面的弯弯绕儿也是了然于胸,自己稍稍有些犹豫,对方就能窥探出端倪。

  “尚书记,您言重了,我和昌俊部长之间本来没有什么,但是在有些事情问题上的看法的确有些不一致,正如您所说,可能是我们身处不同位置,看待问题的角度也就不一样,很难说谁对谁错,只能说哪个的意见更切合当下宋州发展,我是这样认为的,当然作为市委常委一员,我必须要服从市委常委会的决定,但是在尚书记您面前,我肯定要把我自己的观点态度毫无保留的和盘托出。”陆为民斟酌了一番,才言真意切的道。

  尚权智满意的点点头,他感觉得到,陆为民是真不愿意自己误解一些什么,想要单独向自己汇报他在这一轮人事调整上的想法,对此他并不反感,哪怕是和陈昌俊的方案有很大分歧,那也没关系,做为市委书记,本身就是要倾听班子中每个成员的意见,然后进行分析评判,最后形成综合平衡,在这一点上,尚权智认为自己最起码是不偏不倚的。

  “为民,我说了,在我面前你不需要保留什么,尚某人心里有数,昌俊的想法意见肯定也有一些不足和缺陷,这都很正常,只是一个粗方案,连书记碰头会都还没有上,这里边也就还有很多可供斟酌和完善的地方,为民你大胆说,我相信你有不同意见,肯定也有你的道理。”尚权智很大气的鼓励道,“说吧,主要在哪些方面觉得这个方案不合适?”

  “尚书记,我觉得昌俊部长这个方案应该说出发点没错,如果放在平时,肯定没啥,呃,怎么说呢,我用一个词儿来形容,可能有些不恭,但我觉得挺准确,那就是中规中矩。”陆为民淡淡的道。

  尚权智心里也是一梗,这家伙说起来挺客气,但是这中规中矩有个词儿可是把陈昌俊损得够厉害,但你还说不出个什么来,陈昌俊这个方案本身就有些排排坐赤果果的味道,一**的腾挪,貌似个个都考虑到了,大家都照顾到了,但是却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要素,那就是这一轮调整不仅仅是人事调整这么简单,而是要用这一轮人事调整在今明两年的工作中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自己也曾经提醒过陈昌俊,但是陈昌俊显然没有真正领会到这一点。

  “宋城和沙洲是我们宋州市的主城区核心区,这两个地区的发展直接关系到我们宋州城市发展和核心作用的发挥,说是我们宋州心脏也不为过,周巍调任市委农工部担任部长兼农办主任我觉得是合适的,但是宋城和沙洲两区的书记易人,艾文崖担任宋城区委书记应该说是合适的,毕竟老艾也在叶河担任县委书记,也算是轻车熟路,但是王苍万担任沙州区委书记,我觉得就有点草率了。”陆为民语气很平静。

  “王苍万担任市建委主任时间不短,基本上都是在建设这条线工作,也没有在基层工作的经历。再说一句有些得罪人的话,王苍万在市建委主任这个位置上的表现很一般,或者再直白一点,平庸,看看偌大一个宋州市城市建设的情况,固然与宋州财政匮乏有关,但是从城市规划的表现来看,根本没有体现出像宋州这样一座大城市的风范气魄,哪怕一时间我们无法做到,但是最起码我们的建设规划部门要有高远一些的构想不是?我认为王苍万在这一点上是不合格的,这样直截了当让他担任沙州区委书记,我有更!我觉得岳唯斌完全可以继任沙州区委书记,他在沙洲这几个月干得不错,尚书记,我得承认,以前我对老岳的看法都有些片面了。”

  尚权智深深的看了陆为民一眼。

  岳唯斌当初要担任苏谯县委书记,被陆为民敲了破锣,被雷志虎占了先,但是实话实说,雷志虎在苏谯的确干得非常出色,在这一点上尚权智还是看得到的,这也说明陆为民看人的本事不差,但岳唯斌在沙洲也的确干得不错,只是担任沙洲区区长不过几个月时间,又要升任区委书记,似乎显得市委在人事任命上有些草率孟浪。

  尚权智对王苍万也不满意,即便是没有陆为民的意见,他也不会考虑王苍万担任沙州区委书记。

  陈昌俊也同样知道这一点,之所以有意在方案上提到王苍万来担任沙州区委书记,尚权智也知道这是陈昌俊这家伙的策略问题,有意要凸显一下王苍万,那么尚权智即便是否决了王苍万担任沙州区委书记,那么起码也要安排一个合适的县委书记位置,比如遂安县委书记或者叶河县委书记。

  尚权智不知道陆为民是否看出了这一点,但是一上来就拿这一点开炮,的确也是让人有点儿难堪,似乎有点儿在指责组织部在制定方案时有些想当然了。

  “唔,为民,王苍万不适合担任沙州区委书记,我认为他也不太适合到区县担任主官,组织部在这个人选上没有考虑成熟。”

  尚权智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表明了态度,他不想在陆为民面前玩弄什么心眼花样,做为市委书记他理应有这个气度、风范和魄力,合适就合适,不合适就不合适,就这么简单。

  “你认为岳唯斌能够胜任沙洲区委书记?他担任区长时间有些太短了啊。”

  “尚书记,我想担任时间长短不是问题,老岳在沙洲表现已经证明他能够驾驭沙洲的局面。”陆为民笑了笑,岳唯斌在沙洲很快就适应了,不动声色的就从周巍这棵大树下下获得了属于区长的这份影响力,这份手腕也不简单,这一点市里边都心知肚明,这固然与尚权智和陈昌俊支持有关,但是岳唯斌的表现也毋庸置疑。

  “唔。”尚权智轻轻的点了点头,似乎在掂量着陆为民的意见,“岳唯斌如果继任区委书记,沙洲今年担子也很重,城市建设这一块你不是也提到要在宋城和沙洲都有一些动作么?那谁来接他的班?”

  年底事儿太多了,我尽最大努力的码字更新!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