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三十三节 兴趣,政策风险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三十三节 兴趣,政策风险

  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滕光耀是副省长转任过来的,分管文化广电教育的副省长现在是原来财政厅厅长杜克锡,这两位杨子宁虽然认识,但是都不熟悉。.

  “嗨,老滕和老杜我都不熟,算了,我不艹这心,到时候公司会安排怎么来请客。”杨子宁摆摆手,“我只要盯着这笔投资没出差错就行了,从现在看来,我做的这个项目还算是比较成功的。”

  “京华投资把你这尊大神摆在昌江,难道就只在丰州那边做一个项目?是不是有些屈才了?”高晋不太喜欢和白酒,但是很喜欢这种绍兴花雕,尤其是喜欢这样一边闲聊,一边小口品尝,觉得这种氛围相当舒服。

  “嘿嘿,晋哥,我也想多做两个项目啊,但是得有合适的才行。您知道京华投资不是哪一家哪一个人的,我这上边也还有人盯着,觉得我这不懂投资业务,当初做这个中昌旅游影视基地项目的时候,公司里边也有非议,认为这种文化旅游产业,受非市场因素影响极大,而市场培育又非一年半载能做出效果的,所以反对声很强,但我们京华投资又不是昌南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即便是反对也没有效果,我当时也是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一直到去年底陆续有影视剧组开始进入影视基地,而且眼见得旅游影视基地面向普通游客开放在即,这些声音才消失。”

  杨子宁摆摆手,但是眉目间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和得意。

  京华投资入股昌南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这笔投资现在已经为他赢得了相当可观的声望,公司内对他非议一扫而空,对昌江这个市场的兴趣也是大增,但是杨子宁也知道自己京华投资内的底子依然单薄,还需要有更耀眼的业绩来证明自己,他目标是竞争京华投资的执行董事,而这个位置不容易。

  “偌大昌江省,难道说还能找不出两个能给你们京华投资带来丰厚利润的项目?”高晋瞥了对方一眼,耐人寻味的道。

  杨子宁敏感的觉察到高晋话语中的含义,立即道:“晋哥,有什么好项目,要记得推介给小弟啊,我现在可是擦亮眼睛找合适的项目,京华投资不缺钱,缺的是好项目和能够执行推进项目的好团队。”

  高晋仔细的看了一眼杨子宁,确定杨子宁没有作伪之后,才有些奇怪的道:“子宁,你难道没听说拓达钢铁项目?”

  虽然拓达钢铁项目还处于半秘密的运作过程中,省里对这个项目的态度也很复杂,但是这个项目是落足在宋州,陆为民在春节期间就已经详细的向自己介绍了这个项目情况,而且正在谋求穆家这边的关系在帮忙联络相互的资源,陆为民也没有掩饰这个项目是他的两个朋友准备来联手做,一个是拓达集团的老板,高晋也有所了解,从中建集团出来的角色,在津冀两地颇有人脉和实力,一个是据说背景更为神秘,原来在俄罗斯和乌克兰那边很活跃,在香港也有一些实业。

  这样投资规模可能会超过十亿元的项目,难道说杨子宁会不知道?还是杨子宁根本就不看好这个项目,觉得风险太大,所以没有关注。

  “拓达钢铁项目?”杨子宁吃了一惊,他吃惊是因为觉察到高晋认为自己应该知道这个项目,“晋哥,你说的拓达是不是那个津门拓达,在丰州搞起了水泥厂的拓达集团?”

  “嗯,就是这样拓达集团,他们现在准备在宋州新上一个两百万吨的钢铁项目,投资估计会超过十亿,怎么,子宁你是不知道还是京华投资对这个项目不感兴趣?”高晋有些奇怪,看样子杨子宁是真不清楚,陆为民和穆家难道都没有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杨子宁?

  “啊?宋州?两百万吨的钢铁项目?十亿投资?”杨子宁强压住内心的震惊,“什么时候的事情?”

  “春节前吧,春节前拓达方面就流露出来这个意图,应该是陆为民牵线搭桥,拓达集团好像分了家,一分为二,开始是拓达就打算把在冀省的一个轧钢厂整体搬迁到昌江,后来为民不知道怎么撺掇其拓达集团和他的另外一个朋友,就想在宋州搞一个炼钢项目,从电炉炼钢上升到高炉炼钢,投资规模也从一两个亿一下子攀升到了十个亿,宋州市委市政斧也想借这个契机振兴宋州工业,改善宋州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港口和道路基础设施建设,现在初步规划已经出来了。”

  高晋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表情阴晴不定的杨子宁,“子宁,我看小檀也很起劲儿的在帮陆为民牵线搭桥,我以为你早就该知道这事儿才对,怎么,你春节期间没与为民和小檀见面?”

  杨子宁嘴角抽动了一下,有些尴尬的道:“为民是年前见过一回,我只知道为民是年前到了京里,但正好那两天我不在京里,我以为他是要拜会他的老领导老关系,也没在意,小檀这丫头却没和我说,对了,晋哥,这么大一个项目,省里是什么态度?”

  “省里肯定是支持的,但是……”高晋顿了一顿,“这么大规模的固定资产投资,按照规定是肯定要报上边批,但我们都知道要报到国家计委那边,程序繁琐,时间拖得长,恐怕有些赶不上,企业这也边也拖不起,……”

  高晋会意的点点头,“我明白了。”

  这样大的项目,对于宋州来说,对于昌江省来说,都关系巨大,毫无疑问省里和市里都是全力支持的,但是怎么个支持法也得讲个艺术。

  省里肯定支持,但是却不能提到明面上,毕竟这个项目只能分拆上报,而且肯定要先上车后买票,先做起来,再一步一步办手续,这种事情并不少见,省里需要撇清,至少领导不能落人口实,而市里支持那就需要落实到每一条每一款的政策上,否则都云遮雾罩的含糊其辞,哪个投资商敢往里边砸钱?

  现在处于改革开放摸着石头过河时期,一切都可以先尝试,也鼓励吃螃蟹,越到下边,步子可以迈得越大,真要出了什么状况,要打板子,有省里遮掩,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两全其美,相得益彰。

  省里也就是存了这种心思,所以也没有怎么宣扬,难怪自己都没怎么听说。

  高晋流露出来的意思大概也是京华投资也可以考虑进入这个项目,既然是陆为民在牵头运作,倒也方便,但杨子宁需要把话问清楚。

  “晋哥,京华投资今年备选项目库里边还没有合适的,有也不太满意,不是规模小,就是投资时间长、见效慢,不太容易通过公司内部审议,拓达钢铁的前景如何,晋哥帮我评估一下……”杨子宁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很随意的问道。

  “子宁,评估这事儿我建议你可以问问陆为民,春节期间,为民和我聊过这个项目的前景,我觉得起码是把我说服了,当然实际运作里边肯定还蕴藏有很多风险,但搞企业经营有风险也很正常,……”高晋笑着摇摇头。

  “不,晋哥,我不是说这方面,我是说政策方面的风险,经营风险公司有专业团队来评估,这不需要我来艹太多心,我担心的是政治层面,或者说政策层面的风险,昌钢是央企,昌州距离宋州只有一百二十多公里,对宋州要上这么大一个项目,会有什么反应?市场就这么大,拓达要上这么大一个项目,一旦建成投产,两家肯定会在昌江省的钢铁市场上展开贴身肉搏,除非他们的产品完全错位,但拓达要上高炉炼钢,那不可避免要对昌钢的产品形成冲击,只是冲击有多大而已,你别这边儿刚建起,那边就拿起尚方宝剑就下来了,京华要吃了这种瘪,那我就别玩了。”

  杨子宁放下筷子,盯着高晋,“其他不说,我现在首先需要的是把政策风险这一块琢磨清楚。”

  高晋沉吟了一下,也搁下筷子,似乎在斟酌言辞,好一阵才道:“子宁,这话我还真不敢说死,邵书记和荣省长都明确把宋州的振兴提到了今年全省经济发展头等大事,中央关于振兴老工业基地这一意见也形成了文件,宋州籍的老干部在京里也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我个人觉得即便是在艹作上有一些风险,但是有以上几个因素的缓冲,我想也可以降到最低,你说昌钢问题,我也和为民提起过,他的意见是昌钢目前没有扩产的规划,但是今后几年国内钢材市场将会呈现出一个井喷式的增长,相当长一段时间会是买方市场,所以拓达的这个项目将不会对昌钢的市场产生太大冲击,因为市场容量的增长根本不是拓达项目这点产能所能填补的,甚至拓达产能哪怕再扩大几倍,也难以对昌钢产生什么冲击,真正对决定昌钢命运的只能是昌钢自己,我觉得他这话说得很对!”

  努力码字,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