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三十四节 纠葛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三十四节 纠葛

  杨子宁和高晋分手后也是颇为郁闷,这么大一个项目,不管有无价值,最起码自己应该知道才对。

  陆为民不告诉自己也就罢了,毕竟这是他两个朋友发起的,没得到他朋友的首肯他可能也不好对外邀约外人来参与,但是穆檀这丫头分明在帮陆为民联络牵线,为什么却不肯告诉自己一声?

  难道说她不知道京华投资他们家也有份儿么?她哥在京华投资挂着个高级总裁的头衔儿,这么几年却没有能做成两笔像样的投资,公司里边看不惯她哥的人不少,早就有声音要把她哥撵出去了。

  这个丫头看来还在记恨自己,只是她现在既然已经和陆为民有点儿“握手言欢”的架势,照理说不该再怨恨自己才对,怎么还是如此这般?

  坐在车上,杨子宁拿出手机,想了许久,决定还是要先给穆檀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这次拓达钢铁项目投资机会是一回事,穆檀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又是一回事,穆家杨家两位一体,相互扶持提携,这个时候穆家却忘记了杨家,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穆家并非什么根深蒂固的豪门望族,但是杨子宁也知道穆家很有一些子弟在精英界小有名气,不过要与杨家相比就显得太稚嫩了,一个家族的资源并非体现在它名气是否够大,冰山总是藏于海水下,这个道理很多人却不懂。

  他可以打电话给穆家的长辈,但是穆檀这丫头性格有些古怪桀骜,当初在安排这个事情时,这个丫头就不太驯服,穆家的人也不太支持,都是在听到了陆为民的简历之后,穆家的人才有了一些兴趣,但仍然要以穆檀的意见为主。不肯委屈自家女儿。

  穆檀也和杨子宁开诚布公的摊过牌,说如果她觉得陆为民不值得,那么她会毫不犹豫的拒绝或者放弃,杨子宁也只是听着,家族利益的牵绊到最后能不能使这个丫头屈服的确是一个很难说的事情,豪门望族中为家族利益而屈服献身的不少。但是随着时代变迁,特立独行以自我为中心的年青一代也不少。他们未必愿意牺牲自己的感情,虽然这份他们“珍视”的感情到后来他们会觉得很苍白很可笑。

  *************************************************************************************

  电话声的清脆音乐把穆檀目光拉到搁在咖啡桌上的电话上,看到这个号码,穆檀就忍不住皱眉。

  坐在她旁边的男子正在饶有兴致的翻阅着一本杂志。

  杂志的封面上几个人头中赫然有一个女人模糊的半边脸,粗黑的标题几个大字《民生帝国的博弈》,经叔平,陆志华、刘永好,卢志强,张宏伟。民生五巨头几个小字落在下边,华民系,希望系,东方系,泛海系,四大财阀。外加一个掌握着所有股东百分之三十投票权的工商联。

  “小檀,民生银行发展速度很快,这个民有国营的银行你有没有兴趣去感受一下?”

  “没兴趣。”穆檀冷冷的答道:“穆柯,你少把话题往一边儿上扯,民生银行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说错了,关系大了,据我所知。你所说的拓达集团正在和民生银行接触,拓达钢铁项目也许民生银行就会是授信方。”青年男子模样和穆檀有些挂像,脸上总有点儿玩世不恭的味道,“这本《潮流》是才新冒出来的杂志,没想到居然也能写得出这么有内涵和穿透力的分析,对民生银行的内幕挖掘得这么详细,比一般的财经杂志还有味道,有点儿意思。”

  这篇文章是魏德勇把《潮流》杂志搬到沪上之后的第一期的核心文章,自然要做得尽善尽美,而有陆志华这个“大内奸”在民生银行内部,要获得第一手资料自然不难。

  当然魏德勇在写这篇稿子时也是刻意的保持了客观中立的态度,所以当这篇文章出来之后,虽然也在民生银行内部引起了一些争议,但是绝大多数人都还是认为这篇文章是比较真实客观的,而且间接的也算是帮民生银行打了一次广告。

  “杨子宁的电话。”穆檀打断了青年男子的话。

  “哦?他终于闻到味道了?”青年笑了起来,“不知道他在知道我先下手为强截胡之后,会有什么感觉?”

  “哼,先下手为强?也许你是帮他填了一个坑也未可知,避免了他栽进这个大泥潭,我不相信你看不到这里边的风险。”穆檀睖了兄长一眼。

  “你不是说这个项目前景非常看好么?我觉得你对今后十年国内经济形势以及钢铁产业发展的判断也比较准确,……”青年讶然道。

  穆檀脸上微微一变,似乎有些心有不甘,“我申明一下,那不是我的分析判断,我只是转述,是陆为民的观点,当然,我也承认他的观点有些道理,……”

  “嗨,我那个未来妹夫的看法很前瞻嘛。”青年大笑起来,“这家伙你不是说学历史的么?怎么也对宏观经济这一块这么谙熟?难道说在乡下当官也能增长见识,对国内经济发展都能指手画脚了?”

  穆檀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到兄长的这个问题。

  “妹子,我告诉你,陆为民的这番观点是切合实际的,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马上就是人代会了,新一届政府肯定有一些举措出来提振经济,新上来这一位可不是善茬儿,铁腕铁血,搞经济颇有一套,听说在沪上就是他主政经济,八十年代沪上情形如何,进入九十年代又如何?一天一变,你不服都不行。”青年洋洋得意的道:“他执掌中央政府,肯定会在经济领域上有大动作,我得到内部消息,这一位对住房商品化持肯定态度,估计会很快彻底取消福利分房,以货币形式来实现住房商品化,这必将极大的刺激房地产市场,而房地产市场又是钢材市场一个最重要的细分市场,这一点陆为民看得很准。”

  穆檀知道自己这位兄长纨绔习气很重,但是却不是那种不学无术的纨绔,杨子宁对自己兄长很不感冒,但并不代表他就比自己兄长强多少,在京华投资里边,都是高级总裁,各走各道,各人有各人的门路,也有自己的投资领域。

  京华投资是一个大型投资公司,其股权也相当复杂,眼光很高,胃口也很大,原来对昌江这一块并不重视,主要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京里和长三角以及珠三角地区,昌江刚好在长三角之外,但是却又地处华东腹地,无限接近长三角,其战略位置越来越重要。

  杨子宁代表京华投资涉足昌江,在阜头入股昌南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而昌南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又与央视、中影集团和昌江电影制片厂一起搞起了中昌旅游影视基地,之初很多人并不看好,但是随着中昌文化旅游影视产业基地的第一个项目水泊梁山水浒城——赤壁水寨已经建成,而且一个现代化的大型摄影棚额也建成投入使用,吸引了大量影视剧组前来拍摄,同时这个项目通过宣传造势也吸引了国内外的注意力,初步预计五一正式对普通游客开放之后,就会迎来一波丰收期。

  正是这个项目让原来在京华投资中地位并不高的杨子宁扬眉吐气,公司中的地位也水涨船高,也让穆柯感到了巨大压力。

  虽然两家人亦属亲戚,在体制内也是同气连枝,但是杨穆两家在京华投资里却各有利益,穆檀的伯父和姑父八十年代就去了美国,也是京华投资的发起股东之一,穆柯实际上也就是代表着穆家在京华投资中的利益。

  “你已经下定决心要参与这个项目了?”穆檀咬咬嘴唇。

  “咦,你究竟是希望我参与还是不参与?”穆柯笑嘻嘻的道:“正好,燕青不是在昌州么?哪怕这个项目弄砸了,只要能有机会一亲芳泽,那也值了。”

  “你就这点儿出息?人家都把你看扁了,你就不想挣回这口气?”穆檀没好气的道:“燕青姐心高气傲,我觉得你这样,根本就不会入她眼。”

  “嘿嘿,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美女怕缠郎,我真没想到燕青几年不见,一下子就变得这么有女人味了,原来她还在读大学时,我就觉得她简直就是一爱国女青年,小辣椒,女大十八变,真是不一样了。”穆柯眼中浮起一抹光泽,“她都三十岁了,还没有合适对象,这不是天赐良缘么?”

  “你怎么知道她没有对象?”穆檀好奇的问道:“我和她聊了那么久,说到感情的事情,她都避而不谈,我觉得她肯定有什么故事,只是不愿意让人知道。”

  “行了,管她有没有故事,我只追求我想要的。”穆柯哼了一声,“就昌江那地方,还能有啥值得她看上眼的?我听说苏伯伯这一次可能要担任国家经贸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燕青迟早要回京里了,没在那边谈对象,也就是免得拖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