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三十五节 战略投资者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三十五节 战略投资者

  “我总觉得燕青姐不会看上你。”穆檀没有给自己兄长留半点情面,“燕青姐那样的脾性,我也有好几年没见她了,这一次见面,我觉得她变化不小,越来越成熟漂亮不说,性格也和你截然不同,你这种性格,她不会喜欢,而且我感觉,她不太喜欢你这种职业。”

  “你不知道性格是互补的最好么?最起码我见燕青也没有表现出拒人千里之外吧?这就是我的机会。”穆柯振振有辞,“至于说职业,我觉得你才是有偏见了,是不是觉得那个陆为民混了个副厅级干部就觉得可以藐视你哥了?我告诉你,你哥要混那条道,一样也能混得不比他差。”

  有些轻蔑的撇撇嘴,穆檀冷笑道:“你?省省吧,不说其他,让你到哪个旮旯县里去呆两年,你能忍受得了?陆为民再不济,起码也是在两个国家级贫困县里一呆就是五六年,你有那耐力韧性?这还不说陆为民在双峰和阜头两县搞出来的成绩有目共睹。”

  “咦?你最初不是一直不愿意么?我听老爸老妈说你不愿意随时可以反悔,就算是杨家也没有资格安排你的生活,怎么现在觉得姓陆的是块宝了?莫不是姓陆的魅力这么大,把你给迷住了?”穆柯惊讶的扬起眉毛。

  他太清楚自己这个妹妹的脾性了,从没有个定性,从日本读大学回来,要说也算是拿了一块金字招牌文凭,肚里也算有料,但是工作却是每个定准,花旗干两天,跳到高盛,干了一年,又不干了,而且是毫无理由的。不想干了,跑到西藏呆了半年,又回来,进了中金公司,据说又在跃跃欲试准备离开中金去中信证券,也不知道她脑瓜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穆檀没有理睬兄长的挑衅。自顾自的道:“我觉得以燕青姐眼光不会看上你这种人,她的目标应该是那些追求上进奋发向上的成熟男性。”

  “哦呵。小檀,你这话太打击人了,你的意思是你哥我就是胸无大志自甘堕落的浪荡子?”穆柯也没有生气,只是笑嘻嘻的道。

  “难道你不是么?看看你这几年的表现,从读书到工作,你自己看看,哪一点值得燕青姐看上?”穆檀摆摆手,“你不需要向我解释,我想燕青姐有眼睛有耳朵。她会感觉得到一切。”

  穆柯吐出一口浊气,气闷的道:“我怎么了?结婚前多交几个女朋友有多大错?至于说工作,我喜欢我现在的工作,它为我带来很多乐趣,难道说非要像你那位一样去一头扎进衙门里厮混,才算是有为青年?”

  “这和从事什么职业无关。而在于你工作生活的态度。”穆檀不想就这个问题多和兄长纠缠,穆柯偶然间和燕青姐相遇,这下算是惊为天人了,死缠烂打,只不过燕青姐对他毫无感觉,他却以为靠这样的方式能得手。

  “行了,我的工作生活态度怎么了?难道说我在京华投资的工作有什么问题么?”穆柯不以为然。“那你把陆为民这个钢铁项目推介给我干啥?”

  “正因为我看到你无所事事,不想让你被有些人鄙视,才让你去试一试,至于说能不能行,还得要看你自己,宋州不是天堂,拓达钢铁也不是聚宝盆,你自己掂量着,看着办,别以为是陆为民在牵线搭桥就觉得他不会坑你,也别被他的忽悠弄晕了头,一句话,干什么事儿都得要靠自己,靠别人那就靠不住。”穆檀忍不住给兄长泼冷水。

  “小檀,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怎么你把陆为民视为洪水猛兽一般,似乎随时准备坑我一把似的?没错,我会按照正常程序来考察,但是陆为民也不至于就存心来坑我吧?”穆柯翻了一个白眼,气哼哼的道:“你这一说,这陆为民几乎就和骗子差不多了,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这怎么搞?那我还不如把这事儿让给杨子宁得了。”

  “我没那么说,陆为民可信不可信,你自己在工作中去体味,我也没说他每句话都是假话,他的人品如何,我不作评价,人性很复杂,何况你这是在做投资,是工作,他作为宋州的政府领导,从自己的政绩出发,肯定会从好的一面来粉饰宣传,这也不能说错,至于说不利的一面,他当然会有意掩盖,这就要靠你自己的去发现了,我只是说你不要把什么都寄托在别人身上,得自己心里有一杆秤。”

  两兄妹的对话就以这种奇妙的方式进行,穆檀对自己兄长懒散不羁的作风很看不惯,同样,穆柯也对自己妹妹这种对任何人都不信任的态度也觉得难以理解,每一次两兄妹的对话都是各说各话,弄得穆柯都有些搞不明白自己妹妹似乎对陆为民都有点儿阶级敌人一般。

  *************************************************************************************

  “呵呵,我觉得小檀的观点也没错,生意归生意,朋友归朋友,把事前的工作做足,这是工作的起码底线。”

  在机场接到穆柯,陆为民接过对方的拉杆箱,他是一个人来接穆柯的。

  春节期间,他和穆柯见过一次面,对穆檀的这个兄长印象还算不错,虽然身上也有一些官宦子弟的习气,但是陆为民觉得穆柯本性不错,而且在某些方面他觉得穆柯和自己也有些相似。

  “行了,为民,说句实话,我不明白你怎么会看上我妹妹,没错,我妹妹长得不错,算是个漂亮女孩子,但我觉得以你现在的身份,不会找不到一个各方面都让人满意的对象吧?”

  穆柯显得很随便,在京里和陆为民相识,很有点儿一见如故的味道,正如陆为民的感觉一样,他也觉得自己在性格上和陆为民有不少共同之处,比如都很爽朗大气,在感情上似乎都有些随便,这一点两个人都是在不经意间觉察到对方的,当然从穆柯的角度来说,他当然不希望这个可能成为自己妹夫的家伙会在和自己妹妹确定关系之后,再有什么花花故事,但是作为男人,尤其是一个在这方面不太检点的花心男人,他又很能理解男人在这方面是如何缺乏定性。

  “嗯,当然,换了别人,我觉得也许可能有某些方面的心思,我虽然只接触了时间不长,但觉得你好像不像是那种人。”

  穆柯的话让陆为民也有些赧然。

  “穆柯,你太高看我了,我也是俗人一个,有些某些方面的念想很正常,何况正如你说的,穆檀不是长得很漂亮么?至于说她的性格或许有点儿特立独行,也许这是因为她还不成熟,等到年龄日长,也许很多方面自然而然就会成熟起来。”

  陆为民语义含糊,穆柯也听出来了,陆为民不太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谈,但陆为民没有否认他在某些方面的考虑让穆柯既感到欣慰也有些意外,陆为民比他想象的更为成熟睿智,既不是那种攀龙附凤的野心家,但也不是那种自命清高或者矫情装逼的二傻子,那种不卑不亢的气度很让穆柯欣赏。

  “你和我妹妹的事情,你们自个儿掂量去,我不掺言。言归正传,拓达钢铁项目的事情,我已经正式获得了公司授权,先行一步来考察这个项目的可行性,我希望能够获得真实可靠而又完善的情况资料。”穆柯步入正题。

  “穆柯,我可以保证我介绍的情况真实可靠,但是不能保证完善,因为完善不完善是一个相对的,这需要你自己来评判。”陆为民很坦率的道:“实话说,这个钢铁项目现在的两个投资方对于新的加入者不是很渴求,虽然他们在资金上也有需求,但是他们希望可以通过银行贷款来解决,而不是通过股权上摊薄来获得。”

  “哦?那岂不是意味着我不太受欢迎?”穆柯很平静的道。

  “也不完全是这样,资金是一方面,京华投资口碑很好,杨子宁代表京华投资在阜头的昌南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这笔投资已经能够看到美好的前景,尤其是中昌文化旅游影视产业基地这个项目,更是前景光明无限,所以昌江方面也很欢迎京华投资继续在昌江投资,另外目前的钢铁项目仅仅是一期,两百八十万吨的项目看起来是个庞然大物,但是钢铁产业规模出效益这个特点尤为突出,所以我那两位朋友也希望能在较短时间内进一步发起二轮增扩产,所以他们觉得引入京华投资作为合作方更有利于下一步的扩产,而且京华投资在融资上也有他们所不具备的一些人脉资源和经验,所以他们非常欢迎京华投资的参予。”

  陆为民非常艺术性的表明了态度,“当然这需要你和我那两位朋友就这个项目具体详谈,我相信他们提供的一些情况也是你非常希望知晓的,我也预祝你们合作愉快。”

  第二更求月票,这个月差不少,我会努力在下月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