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三十七节 遂安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三十七节 遂安

  说实话,陆为民想到过杨达金会担任叶河县委书记,也考虑过卢楠会不会担任某县县长,但是却真没想到杨达金会出任遂安县委书记,更没想到卢楠会真的出任沙洲区的区长,而令狐道明出任苏谯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更是让他感到无比的意外。

  陆为民不知道尚权智和童云松、魏行侠以及陈昌俊怎么会在令狐道明的任命上有这样意外的动作,要知道他虽然推荐过令狐道明,但是考虑的是两个方向,一个是招商局局长,另外就是看看能不能到西塔、泽口这一类经济实力比较差的县份担任县长,或者到宋城、沙洲或者麓城这样经济实力比较强的县份担任副书记,毕竟令狐道明也曾经担任过烈山的常务副县长,也算是从事过经济工作的角色,但没想到令狐道明却被搁在了苏谯县县长位置上,去和雷志虎搭班子。

  在这个人选问题上陆为民问过魏行侠书记碰头会上究竟是怎么考虑的,魏行侠给出的答案很简单,一方面是考虑令狐道明在担任烈山县常务副县长时表现上佳,之所以被调整到市文化局担任副局长,并非其表现不佳,而是因为他和时任县委书记的彭正先在很多问题上看法不同,而彭正先与梅九龄关系密切,所以最终结果就是令狐道明被调整到了文化局。

  现在彭正先早已经因为年龄原因到了市政协,算是退出了历史舞台,加之拓达钢铁项目要落户苏谯,而华廊集团在烈山的烈山煤矿扩建和烈山焦化厂的壮大发展都与令狐道明在担任常务副县长时大抓工业有很大关系,再加上目前烈山县的工业经济基础也都还是当时令狐道明时代依托于烈山煤矿和烈山焦化发展起来的,包括颇遭人诟病的小煤窑、小焦化、小化工,虽然说烈山的工业经济相对单一,但毕竟也算是有了一定工业基础。处于那个时代,倒也很难说这有什么不妥。

  正因为令狐道明在烈山的表现可圈可点,加上苏谯今年可能会因为拓达钢铁项目落户带来一系列诸如自备电厂、轧钢等后续深加工和附属项目建设,所以尚权智、童云松和魏行侠等人才会把注意力放在陆为民推荐过的令狐道明身上,让令狐道明有了意外惊喜。

  这一轮的人事调整对于陆为民来说已经是超出了他的预想了,而后续的两轮人事调整就基本上与他没有多大关系了,二三轮的人事调整主要以副处级干部为主,雷志虎曾经专门找过陆为民谈起过的县委办主任阮福生终于如愿以偿的在这一轮调整中获任县委常委,而鲁刚也转任麓城县委常委、组织部长。

  陆为民也曾很委婉的问过萧樱有无意愿到区县任职,萧樱在犹豫之后还是拒绝了陆为民的好意。她觉得她现在还是更适合在文化局工作。

  而新任文化局长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何靖,这个原本已经在年龄上本来没有什么优势的何靖原本陆为民是有意推荐他出任常务副部长的,但是在曹振海出任部长之后,何靖就没有可能出任常务副部长,能够出任文化局长也算是相当不错的结果了。

  何靖和陆为民一直保持着相当不错的关系,春节期间也曾经和陆为民联系过,希望到昌州来拜访陆为民,但因为陆为民到京里,所以未能成行。但开年之后,何靖还是专门邀请陆为民吃了一顿饭,两人关系也并没有因为陆为民离任而疏远,反倒是越来越热乎。

  有何靖担任文化局长。倒也不虞萧樱在局里边被穿小鞋。

  **************************************************************************

  杨达金是在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金玉堂的陪同下赴遂安上任的。

  原任县长朱尧丰出任梓城县委书记,现在遂安县代县长是由原遂安县委副书记曹孟非担任,对于遂安来说县委书记和县长同时易人也算是一个剧烈震荡了,但好在曹孟非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遂安本土干部。但是从西塔县副县长到遂安担任组织部长,然后从组织部长到常务副县长,再到分管经济副书记。最后到分管党群工作副书记,从副县长走到县长,一步一个脚印,他也在遂安工作了七年,也算是半个遂安人了。

  杨达金和曹孟非原本就交道不少,之前一个是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一个是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本来就很熟悉,加上现在分管党群的副书记窦永文是从组织部长升任,而窦永文在担任遂安县委组织部长之前还是宋州市委政研室副主任,和杨达金也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共事经历,两人私交还算不错,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齐太祥是从常务副县长升任,而齐太祥担任常务副县长之前还是县委办主任,可以说这几个人都是从党群口出来的,对于杨达金来说,这都是一个有利的因素。

  金玉堂在陪同杨达金出席了遂安县干部大会之后,连饭都没有吃,就匆匆的离开了遂安返回宋州了。

  “达金书记,怎么金部长连饭都不吃就走了,不兴这样送干部吧?”窦永文也算是老资格了,从市委政研室副主任到遂安县委组织部长再到现在的县委副书记,他对金玉堂并无多少好感,更谈不上多少尊重。

  “理解万岁,这几天金部长挺忙的,上午送谭伟峰到叶河,听说明天也是一整天都安排满了,陈部长只送了艾文崖到宋城上任,其他人的上任都得要他这个常务副部长和其他几位副部长,大家都知道咱们这一次人事调整很大,咱们遂安虽然调整也不小,但是总体来说都是在县内的调整,除了我这个外来户。”

  杨达金到没有太在意,虽然他也知道市委组织部之前的方案上遂安县委书记并不是他,而是王苍万,而陈昌俊和金玉堂都是力主王苍万来遂安的,但是到最后却是自己出任遂安县委书记,这里边个中原委也是相当复杂,连杨达金自己也都还琢磨不透。

  “嘿嘿,达金书记,可不能这么说,你要说你是外来户,那曹县长和我也都是外来户,咱们这四个人就只有老齐算是土生土长的本土干部了。”窦永文笑着开玩笑。

  “我要说也不算,我老家是泽口的,老婆是遂安人,转业分配到遂安,但我在遂安呆的时间最长倒是真的,十五年了。”齐太祥也乐呵呵的道。

  “嗨,党的干部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只要目标一致就行了。”杨达金笑了起来,摆摆手,“老窦以前也和我不都是在市委政研室共事么?谁曾想到这几年之后咱们又到遂安来聚会了?老曹以前分管党群,我当市委办主任,联系也不少,太祥以前是县委办主任,都和我是对口单位,你说咱们这一群人算不算是有缘分呢?”

  “呵呵,杨书记说得好,咱们这群人还真是有缘,今晚就冲着这层缘分,就得好好喝几杯!”曹孟非接上话,“杨书记来我们遂安,是我们遂安的福气,我相信杨书记来我们遂安之后,我们遂安工作肯定会更上一层楼,今年咱们遂安也肯定能拔得头筹!”

  遂安前两年都是全市经济发展最快的区县,经济增长率一直高居榜首,但是去年经济增速却被麓城超过,虽然叶久齐已经担任市政府党组成员、市长助理,县长朱尧丰也升任梓城县委书记,但是前两天遂安县委县政府还是被尚权智点名批评,认为遂安县委县府有小富即安的心态,认为当了两年头羊,就可以放松心态,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了,话语很不客气,弄得刚上任的叶久齐和朱尧丰都有些脸红耳赤。

  “遂安前几年经济增速一直保持着全市第一名,但是去年被麓城超越,我来遂安之前,尚书记和童市长都找我谈过话,也对我们遂安提出了殷切希望,尚书记和童市长都认为我们遂安要论地理位置和区域优势都是其他县区不能比拟的,我们地处昌州和宋州之间的关键位置,可谓双核节点,如何发挥我们遂安的位置优势,寻找适合我们遂安发展的路径,培育符合我们遂安发展的优势产业,这一个问题也一直是我来遂安之前考虑的问题。”

  杨达金浑厚的语气里蕴藏着一种说不出的担心,这份感觉也让曹孟非、窦永年和齐太祥都感到一份压力。

  前几年的辉煌领导可能会归结于叶久齐和朱尧丰,虽然去年经济增速放缓,但是毕竟也还是全市第二,现在担子交到在座的几个人手中,如果经济增速不能夺回全市第一,或者说继续下滑,那么这一届班子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第二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