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三节 选择无所谓对错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三节 选择无所谓对错

  大切诺基在省委大院的侧门处停了一下,然后扬长而去,沈子烈看着消失在流光溢彩的日潭路上的车灯,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是一个羽翼渐丰的角色,即便是曾经是他领导的自己也已经赶不上他的脚步,但相当难得的是对方却很有分寸,并未骄狂忘形。

  一边走进省委家属大院,沈子烈一边拿出电话,拨出号码。

  “尚书记,我子烈,嗯,刚到家,我坐为民的车,嗯,我和他聊了聊,没事儿,我了解他,其他人我不敢说,但是对为民,我还是有这份把握的,对,他很坦率,……”

  沈子烈声音越发低沉但语气十分清晰肯定,“他不是那种人,这不仅仅是他自己这样表明态度,我也认为如此,他说他只是想好好做点事情,为宋州的经济发展做点实事,嗯,这话换了别人说,听起来有点儿虚伪矫情,但我觉得这是为民的心里话,……”

  “我是这样看的,嗯,对于他来说,能在眼下这种情形下干点儿实绩出来才是最重要的,我认为他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尚书记,他的态度也很明朗,唔,他脑子比谁都清醒,这家伙心明如镜,嗯,我知道,好的,……”

  电话另一头,尚权智搁下电话,坐回沙发里,抚额沉思,沈子烈说他了解陆为民,这话尚权智信,说陆为民现在一门心思也是放在干点儿实绩出来,这也符合情理,不过他也能听出沈子烈话语里未竟之意,那就是陆为民没有彻底倒向哪一方的意思,无论是自己还是童魏那边。他只想干他自己想干的事情,这也就意味着谁能支持他,他就会给予对方足够的回报,可问题有这么简单么?

  尚权智忍不住笑了起来,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哪怕是走到这个位置上依然心思太过单纯,并不明白他这种态度的结果就是也许在有利用价值时两方都会支持他,但是一旦到了关键时刻,也许他就什么支持也得不到。

  不过尚权智不认为陆为民的选择就是错误的,年轻人有更远大的前途,这个时候立身处世保持不偏不倚很难得。也说明陆为民的眼界心胸非比寻常。

  靠近某一方也许可以,但是彻底倒向某一方就未必明智了,自己还有两年任期,固然不是对方的最佳选择,但彻底和童魏二人结成同盟同样未必是好选择,因为无论陆为民他如何表现。在邵泾川心目中也不可能超越童魏二人,只能充当童魏二人的配角,这显然也不是陆为民想要的。

  要想不偏不倚保持中立也不是不可以,但那要求很高,需要你的价值足够大,大到两方都觉得舍弃你不划算,要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但尚权智不得不承认陆为民很有这个天赋,至少从目前的表现来看,陆为民做到了。

  这是一个值得投资的潜力股,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上了他,尚权智目光明澈望着窗外远方,良久才收回来,也罢,只要这个家伙能够给自己带来足够多的惊喜,那尚权智并不吝惜给对方足够支持,哪怕这个家伙同样可能和那一边勾勾搭搭。

  ************************************************************************************

  和沈子烈交了心。或者说交了底,陆为民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尚权智需要自己,否则沈子烈即便是和自己关系再好,也不会随便掺和进这些事情来。

  陆为民当然知道尚权智需要自己干什么,这无可厚非。作为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在一般的市委市府架构里,市委书记如果没有一个在市政府里有着足够影响力的代言人,那么这个市委书记就是不合格的,而往往常务副市长就是最适合的。

  在宋州,这种需要就更为突出,因为童云松和魏行侠之间的密切关系。

  尚权智需要自己,但这不是自己恃宠而骄的理由,因为自己同样需要对方的支持,更何况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自己和尚权智在很多利益上是一致的。

  他需要政绩来为他在宋州市委书记任上的最后两年来作龙门一跃的资本,而自己同样需要这份政绩来夯实自己作为年轻实干派的名声,虽然陆为民在有些观点想法上和童魏两人更一致,但是从利益角度来说,尚权智离开,那么童云松接任市委书记的可能性很大,而魏行侠也能顺理成章的继任市长,也就是说两年后,也许自己并不能在这里边获得让自己心动的东西。

  市委副书记?也许自己能挣到,但意义价值有多大?继续在宋州呆上三五年,等到魏行侠接任童云松的位置,自己好坐上市长位置?这是自己想要的?

  陆为民不确定。

  现在还不是考虑那么多的时候,自己要做的就是把自己手上事情做好。

  从女人身体里把自己身体一部分拔出来时,窗外的阳光已经透过了轻薄的窗帘,让整个房间里都变得清亮起来。

  昌大的教师宿舍区环境还是相当不错的,虽然只是一楼,但是采光和结构都不错,窗外零星分布的大叶女贞和酸枣树在起伏的坡地上落下几丛阴影,草色青青,五彩的碎石铺筑的小径沿着山坡一直延伸到湖畔,淡淡的水汽可以沿着坡地的边缘直抵整个宿舍区。

  白皙细嫩的肌肤萦绕着一抹红晕,显示出女人正处于最黄金的年龄阶段,隐隐光泽在颈下向下延伸,一直到那凸起的一对丰饶半球上,鲜润欲滴。

  当身体脱离那一瞬间,女人嘤咛了一声,眼皮轻微的动了动,但是却没有睁开来,只是脸颊的红晕更浓,很显然刚才的陆为民温柔有力的“晨运”让女人十分满足。

  和虞莱、甄妮这些女人比起来,岳霜婷无疑在**方面无疑是最淡的,当然这只是相对的。

  一个青春妖娆的女孩子,而且有过了性经验,对于**需要来说肯定是浓烈的,但岳霜婷却很能克制自己,即便是在恩爱欢好时,岳霜婷都竭力控制着自己不发出声音,只是有时候情难自禁。

  陆为民知道岳霜婷的习性,也许是离别太久,昨晚的极尽缠绵让岳霜婷如暗夜中的精灵,很鲜见的放纵了一回,男下女上的姿势让陆为民也小享受了一番,不过清早的“晨运”让陆为民再度扳回一局。

  陆为民的身体一退出来,手却又揉弄上了那对挺翘茁壮的鸽乳,岳霜婷再也无法装睡下去,哀怨的扭过身看了陆为民一眼,陆为民笑嘻嘻的也不在意,只是就这么手眼温存着。

  岳霜婷扭动着身子探身出去,整个裸背连带着大半个裸臀都在漫射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曼妙清润,侧身从床头柜上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悉悉索索的在锦被里擦拭一番,又替陆为民清理了一番,这才小心的把自己的纯棉白内裤穿上。

  陆为民洗完澡出来时,岳霜婷已经把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

  “中午你不回来吃饭?”岳霜婷其实很乐意在家里替陆为民做饭,她喜欢享受这种家庭的生活,虽然明知道和陆为民不可能有这种真正的家庭生活,但是她还是想要品尝这种滋味,让这种感觉留在记忆中也是好事。

  “嗯,和花省长约好了,市里边几个项目都还有些问题,还得盯紧一点,不敢放松。”陆为民有些抱歉的点点头,一边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壮硕的身体只穿了一件宽松的睡袍,即便是在四月间,还是有些凉意。

  “哦?花省长?”岳霜婷当然也知道花幼兰,“那个美女省长?”

  “呵呵,美女也许算,不过最起码也得是十多二十年前了,现在只能算是半老徐娘吧?”陆为民笑了起来,“怎么,你们昌州市里边对花省长很不待见?”

  岳霜婷调皮的吐吐舌头,然后道:“市里边和省里边从来就没有真正融洽过,省里边老是想要从市里边挤出更多的东西来,可是市里也还有这么大一个摊子,总觉得省里把市里卡得太紧,总是想从市里多收一些上去,然后去扶持那些边远贫困地区,放在省里这种想法很正常,但市里边却觉得不公平,吃了亏。”

  “哪儿都这样,当老子的总是想要帮最穷的混的最差的儿子一把,这也很正常。”陆为民当然知道省里和市里之间的特殊关系,尤其是昌州市,作为副省级城市,本身就有相当大的独立性,这份磕磕绊绊就更在所难免了。

  “但省里压榨市里边也压榨得太狠了,不少项目引进来本来人家都是想要落户昌州的,可省里却老是往西梁、普明这些地方推,我听说莫书记和花省长都为此争吵过。”岳霜婷在市府办的消息也相当灵通,“那位花省长听说性格挺犟,敢和莫书记拍桌子,这还真是第一个。”

  目标300票,真是悲催,要票这么难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