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四节 融资平台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四十四节 融资平台

  省里的情况也很复杂,邵泾川担任省长时间不长就升任省委书记,照理说省长荣道声是外调来的,省委副书记高晋、省委副书记兼昌州市委书记莫计成也是外调而来,作为省委书记地位相对稳固,应该是比较强势的,但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省委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汪正熹却是一个性格相当强势倔强的角色,加上长期在昌州工作,算是土生土长的昌江干部,加之两人基本上是同时担任省委副书记,只不过一个是担任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一个是省委副书记兼任昌州市委书记。

  邵泾川迅速升任省长进而又担任省委书记,这样巨大的反差使得两人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也变得有些冷淡下来,所以在很多时候与邵泾川并不太合拍。

  省里边的局面也因此变得扑朔迷离,邵泾川和莫计成关系日趋密切,反倒是荣道声、汪正熹二人却从最初的泾渭分明越走越近,高晋在其中不偏不倚的玩平衡术,当然这也和高晋的地位有些尴尬有关。

  正因为省委里边几位大佬关系复杂微妙,使得作为其他常委的分量也就凸显出来了。

  花幼兰作为常务副省长,与前任省委书记田海华关系比较密切,而与现任省委书记邵泾川却交情泛泛。

  原本邵泾川是根本没考虑过花幼兰会担任常务副省长的,按照邵泾川的意图,花幼兰最好就一直在宣传部长位置上呆下去,常务副省长最好由方国纲来担任。

  只是中央有意要培养女性干部,花幼兰又是其中佼佼者,所以中央才会把花幼兰置于常务副省长位置上。这让邵泾川也颇为郁闷,只能退而求其次,让方国纲出任组织部长。

  花幼兰虽然是女性干部,但是在性格上却相当坚韧,在统筹省里各方资源时,力主要向老少边穷地区倾斜,尽可能的缩小这些贫困地区和省内较发达地区之间的差距。

  这固然得到了贫困地区干部们的热烈拥护。但是却也引来了诸如昌州、昆湖和青溪这些经济较为发达地区干部们的腹诽。

  莫计成和花幼兰之间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两人在省委常委会上就曾经公开争吵过,下边更是针锋相对,但是花幼兰依然是我行我素不改初衷,这让邵泾川也是束手无策,当然这背后也有荣道声的支持。

  “昌州市本身拥有很丰富的资源和优越的条件,其实没有必要老是把眼睛盯着省里边,去争那点芝麻,却忽略了从身边滚过的西瓜。这其实和当主要领导的气魄胸襟有很大关系,按照昌州独有的地位,它完全可以依靠自身的条件突出自身特色优势来吸引外来投资,在这一点上,我看昆湖市就比昌州做得好。”

  陆为民对省里边的那些杯葛也十分了解,在他看来虽然原来汪正熹担任市委书记期间作风也比较保守。但是总体来说却还是比较务实的,从那一次自己还在南潭时的招商引资会就能看出一些端倪来,而在莫计成出任昌州市委书记之后。大肆任用私人,一些重要岗位都排除异己,重用依附于他的亲信,这也在昌州有不少反映。

  “昆湖和昌州之间的差距还很大,但是昆湖已经连续多年经济增速位居全省前三,除了诸如西梁、昌西等经济总量很低的地区增速比昆湖高外,昆湖在经济总量较大的几个地市中一直是稳居榜首,而且远远高出昌州好几个百分点,去年更是高出接近十个百分点,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也需要不了十年,昆湖就有可能赶上昌州。”

  用完西餐之后,陆为民陪着花幼兰在桃园里散步。

  莫斯科西餐厅是昌州著名的西餐厅。据说厨师深得原来北京莫斯科西餐厅大厨的真传,所以也干脆去了一个和北京莫斯科西餐厅一样的名字,似乎也没有谁来追究这个注册商标侵权的问题。

  桃园是莫斯科西餐厅背后的一处小公园,很多客人都喜欢在用餐之后,沿着桃园漫步,然后一直从后门走到江畔,也是昌州著名一景。

  罐焖牛肉、奶油蘑菇汤和格瓦斯这是陆为民最喜欢的老三样,还在读大学时,陆为民每次回昌州,都要勒紧裤腰带去尝一尝,而现在也许是现代饮食生活越来越丰富,那种美好的感觉似乎有些淡化,不过久不久去尝一顿,还是能勾起不少美好的回忆。

  把花幼兰请到莫斯科西餐厅搓一顿也是陆为民临时的飞来神笔,花幼兰果然十分喜欢,原来花幼兰也是这里的常客,经常是一家人来这里品尝,虽然喜好不尽一致,但是处于这种氛围下,总能让人的谈话*都变得强了许多。

  “为民,你这是不是在故意讨好我啊?怎么知道我的爱好?”花幼兰心情相当不错,漫步在桃林间,四月的桃花芳菲已尽,青绿的枝叶嫩芽摇曳在春风里,煦暖的阳光下,让人赏心悦目,“昆湖这几年经济增速一直很快,这得益于他们这几届班子在大力发展县域经济上坚定不移的决心和配套政策支持,昌州情况略有不同,本身以国有经济为主,加之基础和体量都远不是昆湖所能比的,起步不一样,做法有差异也正常,更何况各人执政的理念观点也不尽一致,倒也不能遽下决断孰优孰劣了。”

  “花省长,你这话就是不以胜败论英雄喽?”陆为民笑嘻嘻的道:“可是在就目前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工作的情况下,经济增速就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不论不行啊。”

  “我没说经济增速不重要,但是各人有各人的领导风格和执政理念,一时半刻的胜负也说明不了问题,关键要看一任领导能否有科学合理的发展观,能不能因地制宜的制定出发展战略,能不能有令行禁止的执行力来贯彻实施,这几者都很重要。”

  花幼兰没有被陆为民的话所误导,这些言语上的陷阱对于她来说都无足挂齿,陆为民的这些小把戏更多的是一种调剂气氛的手段。

  “这么说花省长认为昌州和昆湖的发展战略是各有千秋喽?”陆为民依然不依不饶。

  花幼兰瞪了陆为民一眼,昌州市委书记莫计成兼任着省委副书记,理论上还应当是花幼兰的上级,花幼兰自然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对昌州的发展战略做评判,不过陆为民不算外人。

  “昌州的发展路径我不好置评,但有一点倒是可以确定,他们在发展战略上和省里的大战略不太合拍,才会经常闹别扭,起冲突,这只会事倍功半,对省里对市里都是一种损失。”花幼兰淡淡的道:“只是现在大家各执己见,那就只有用历史来检验了。”

  陆为民没想到花幼兰轻描淡写的就把这个话题打发到一边去了,一门心思想要从花幼兰嘴里掏出一点她和莫计成之间的杯葛关系,却遭遇了花幼兰老到的四两拨千斤。

  摇摇头,陆为民也笑了起来,“花省长,昌州的事儿咱们管不到,但是宋州的事情您可要给我们指点迷津啊。”

  “宋州的事儿还用的着我指点迷津,我看你都要快成为表演专家了,一幕一幕大戏上演,吸引了那么多目光关注,怎么觉得木秀于林了还是怎么着?”花幼兰似笑非笑的斜睨了陆为民一眼,“高处不胜寒了?”

  “嘿嘿,花省长,在您面前,我那算是高处么?木秀于林那也得等我秀出来才行啊,现在刚把坑挖开,树苗还没栽进去呢,这风一刮不就倒了,所以我需要大量的土帮我培一培,让我能多站稳一会儿呢。”陆为民嬉皮笑脸的道。

  “说吧,又有什么新的主意点子?”花幼兰微笑着问道。

  “宋州财政相当困难,虽然近期市里边引入了几个大项目,但是因为考虑到这些工业项目对今后宋州经济的发展帮助,所以在税收政策和土地价格上都给予了很大优惠,实质上短时间内对财政帮助不大,也就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所以我在考虑市里边也许需要一些融资渠道来解决基础设施建设问题。”陆为民介绍着自己的意图。

  “融资?贷款,按照法律,政府财政是没有贷款资格的,你想通过何种方式来融资贷款?”花幼兰很敏感,她也知道宋州市财政相当拮据,但她以为陆为民会是希望从省财政这边获得一些支持,没想到陆为民却并未提及,而是要自行融资。

  “市政府准备成立两家公司作为融资平台。”陆为民简短的回答道。

  “公司?空壳公司?”花幼兰皱起眉头。

  “不,市里准备以部分收回的国有土地作为原始资本注入,启动建设,应该可以获得银行的支持。”陆为民对此早有准备,一二纺厂和针织二厂针织四厂都有大量废弃的厂房,尤其是在新麓山集团完成整合重组之后,相当一部分厂房和附属部门都要拆撤,而这些建筑以及下边的土地按照当初市里边和麓山集团达成的协议都将无偿收回。

  三百张月票真的很难么?兄弟们真没有月票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