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节 十步之内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节 十步之内

  崔阳夫有些尴尬而又愤懑。

  陆为民的话里充满了揶揄的味道,谁都知道方白兵是杨永贵的女婿,而且只要是老宋州人,谁都知道在针织二厂的基建项目上,方白兵捞了多少,即便是在针织二厂举步维艰的那几年,全靠市政府输血或者担保贷款,都还是硬生生咬着牙搞基建,如果不是方白兵承揽这些基建项目,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好事儿?

  即便是现在原来的梅黄系的人马渐渐凋落,但是毕竟杨永贵也还硕果仅存,还是市委副书记,就凭杨永贵能够在一大帮人马纷纷落马的情况下仍然稳坐,不少人就都还得给他几分薄面,明知道所谓针织二厂欠方白兵四百多万的基建款有很大的水分,那又怎么样?没凭没据的情况下,谁敢说这里边有猫腻?

  至于说这块土地,的确是办过手续,只是这手续是否完整,不完整是否就真的不具备法律效力,不具备法律效力,是不是就真的不准备给方白兵而要收回来,这里边弯弯绕儿太多。

  崔阳夫自认为自己小胳膊小腿儿的,不敢往里边伸手,稍不注意,大象们走过一碰一幢,他就得断腿缺胳膊,他不想自己刚刚当上这个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老总没两天就被人奏一本拉下马来,神仙打架,他这个凡人不想也不敢掺和进去。

  按照他的想法,最好的结果就是能够通过谈判把这事儿给了断是最好不过,甭管是这块地被市里收回,欠方白兵的基建款该付就付,还是这块土地交给方白兵,手续不齐全,补齐手续,如果还有欠缺,让方白兵补上,两种方式均可,但他知道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方白兵话语咬得很死,说好基建款用土地抵付,而且协议也已经签了,市政府领导签了字,市政府红裸裸的公章盖在上面,就算没有市经委的相关领导签字盖章,但是市经委是市政府组成部门,市政府的领导签字和公章就意味着无需市经委的相关程序,那属于市政府内部的问题。

  方白兵振振有辞,态度强硬,崔阳夫私下也接触过几回,希望能够寻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但均遭方白兵很客气但是坚决的拒绝,这也都在其次,让崔阳夫最为纠结而疑惑的是方白兵笃定的态度,流露出来的味道也是让他心神不定。

  方白兵明确告诉崔阳夫,他不会让崔阳夫为难,而崔阳夫也无需太过纠结,只需要把真实情况向相关领导汇报,陆市长也好,叶市长也好,只要把情况向领导讲清楚,领导会依法依规做出判断。

  正是方白兵淡定平静的态度让崔阳夫感到不解。

  要知道这块土地陆为民态度很坚决的告诉他,只要是这块土地抵付的程序不完整,就意味着法律效力不够,那么市里边就要尽最大努力收回,为市里挽回损失,而方白兵的话语里却又无一不在透露出,让自己直接把具体情况向负责针织二厂资产交付给宋州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有拍板权的陆市长汇报,联想到近期陆市长和杨书记走得很近乎,崔阳夫不能不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这些大佬们用来作为对外交待的一块遮羞布。

  陆为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崔阳夫也迎上了对方的目光。

  陆为民的目光直白而又清亮,崔阳夫的目光平静而又泰然,两双目光在空中对撞纠结,双方都想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出一点什么来。

  崔阳夫不是陆为民的菜。

  原本在宋州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老总人选上,陆为民倾向于用市建委副主任李翃,李翃是杨达金推荐的人选,虽然陆为民对李翃并不十分了解,但是他相信杨达金的眼光,但最后却是这个宋城区的区长助理兼政府办主任突然横空出世担任了这个宋州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陆为民之前对崔阳夫不了解,但很快他就知道了这是陈昌俊推出来的人选,这让他有些腻味。

  事实上他对崔阳夫本人并无什么成见,但这个人选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不过他也能分清楚轻重缓急,这是崔阳夫在针织二厂这块土地上的暧昧态度让他心里就越来越不悦了。

  陈昌俊推荐的人选未必就不合适,但是崔阳夫在面对方白兵时态度暧昧,就让他很不是滋味了,对于这个人选他也就越来越不满意,但他这是常务副市长,城建这一块是叶崇荣分管,而宋州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老总是副处级干部,那是组织部的权力,所以他只能被迫接受。

  “陆市长,我没有这么说。”崔阳夫冷冷的道。

  “那你打算怎么说?”陆为民微微一愣,眼睛眯缝起来,觉得这家伙有点儿意思。

  “不是我打算怎么说,而是事实是怎么样,就该是怎么样。”崔阳夫语气有些疏淡。

  “哦?看来这里边似乎还有点儿故事啊。”陆为民手抚在颌下,若有所思的道:“说来听听。”

  崔阳夫深深的看了陆为民一眼,声音变得有些低沉,“陆市长,那我告诉你一个情况吧,据我了解,这份协议虽然当时的常务副市长徐忠志是签了字的,但是因为市经委那边没有签字盖章,所以市政府这边就没有盖章,而是要求市经委那边先把程序补齐之后再由市政府盖章,……”

  陆为民精神一振,随即又疑惑的道:“但我看到的那份协议是有公章的,虽然只是一份复印件,但是方白兵不会私刻一枚公章来糊弄我们吧?他不至于这么蠢吧?”

  “是不是刻的假公章我不清楚,但我也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崔阳夫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陆为民,他想要看清楚眼前这位声名赫赫的年轻副市长是不是真的要想把这块土地拿回来,还是要在自己面前演一出活灵活现的戏。

  “哦?”陆为民目光里又多了几分疑惑,“那你的的意思是……”

  “但我确定那份协议是没有加盖市政府公章的,如果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来说,只有个人签名而没有市政府公章,那么这份协议就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崔阳夫一字一句的道:“至于说为什么那份复印件会加盖有公章,可能性有好几种,一种如陆市长你所说,是私刻的假公章,另外一种就是后面补盖的,嗯,甚至很有可能是近期补盖的,而后者的可能性尤大。”

  “理由,依据?”陆为民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究竟是在自己面前作秀,还是真的有些血性骨气,自己误会了?

  “据我了解,一年多前,方白兵曾经私下找过市政府办王主任,要求补盖一个章,但是具体情况不太清楚,我问过王主任,他说记不清了,我认为是托词,但是王主任这个人我清楚,胆子小,在程序不齐全且有明确要求的情况下,他不敢随意去盖这个章,所以这个章就没有盖成,至于说现在为什么那份协议上会有公章了,只能说明是近期补盖上的,只要有心要查,我想这个不会查不出来。”崔阳夫语气相当肯定。

  市政府的公章管理相当严格,由市府办主任指定专人负责保管,如果没有市府办主任明确指示,即便是有市领导签字也不会盖章。

  陆为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很好,阳夫,我明白了,你辛苦了,我想我们恐怕相互之间都有些误会,不过不要紧,事情澄清,我想大家就会明白。”

  崔阳夫无言的点点头,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这家伙是不是做戏,但直觉告诉他,也许这位年轻的常务副市长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阳夫,除开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们尽快针织二厂和针织四厂这一片的土地建设规划拿出一个成型的方案来,市建委那边的动作太慢,但是我想就个别区域的方案你们可以自己先行规划,尤其是这些已经明确交由你们来规划建设的地块,但是如何来让这些交给你们的地块商业价值得到最大限度的开发和升值,同时又要和市里整体规划合拍,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话题,我希望你们和市建委那边好好研究一下,在最短时间内拿出一份东西来交给我。”

  陆为民丢开其他,步入正题。

  宋州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是他一直规划成立的融资平台,不但承担着宋州城市建设规划发展的重任,同时更重要的是要自行承担起融资责任,自行滚动发展,来为市政府分担在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上的资金压力,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崔阳夫有没有这个能力,他还不清楚,这有待观察,但是他感觉到了崔阳夫身上的那股血性,这让他既有些意外,又有些欣慰。

  有德无才和有才无德都是一样不可接受的,尤其是这种位置上这个时间节点上,现在他没有太多时间来耽搁,对于宋州来说,今夏的洪水也许又会带来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影响,这让陆为民很烦躁,却又无能为力。

  家中有私事,耽搁了,不好意思,我会尽快补上。(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