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十七节 针锋相对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十七节 针锋相对

  没有什么不可以交易,关键是你开出的价码够不够。

  陈昌俊不清楚杨永贵和陆为民为什么会在这个问题上没谈拢,一块土地,而且是折抵的土地,针织二厂欠杨永贵女婿方白兵四百多万工程款,用那块土地冲抵,但在协议手续上似乎有点儿问题。

  这笔交易是徐忠志留下来的遗产,随着一、二纺厂和针织二、四厂与麓山集团完成了兼并重组,按照协议,市政府将接收一、二纺厂和针织二、四厂的大部分债务,为新麓山集团的发展卸下包袱,轻装上阵,但是同时市政府也会收回属于一、二纺厂和针织二、四厂的相当一部分土地,除了保留与新麓山集团协议留下的生产车间部分外,其他大部分原本属于附属厂区和行政机关办公楼以及所有原来的三产建筑和土地均由市政府接管。

  这些建筑和土地既有整块分布区域,也有零散分布的小块土地,数量多达两千多亩,而且所处区块也不尽一致,但是总的来说都处于主城区中心区域,要知道当初一、二纺厂和针织二、四厂都是宋州市重点企业,在用地上也基本上是采取划拨,反正都是国有资产,所以在用地上从来没有吝啬过,要两百亩给三百亩的情况比比皆是。

  虽然这些土地大多属于工业用地,但是由于地理位置非常好,所以增值空间极大,而且土地在政府手中,改变性质也就是政府一句话的事情,不管是日后开发成为商业地块还是住宅区域,就凭这些地块的优越位置,都能增色不少

  杨永贵女婿方白兵从针织二厂手中冲抵的那块土地就正好处于那一片区域的居中位置,按照市里的规划,那里将是日后市里重点发展的商业区,甚至可能是一个中心商业广场所在,而拿下了那块地也就意味着扼住了这片区域的咽喉,无论是自己开发,还是日后转让,利益丰厚程度可想而知。

  也难怪陆为民在这个问题上不想让步,这块土地的价值的确让人垂涎。

  宋州城建发司就是陆为民一手鼓捣出来的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按照陆为民的说法这个宋州城建发司将要承担起为日后宋州城市建设发展的融资垫资乃至滚动发展的一个主要平台作用,换句话说,日后原本该市政府财政承担起的相当多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任务都得要宋州城建发司来扛起,当然作为回报,宋州市政府会把市区内的土地一级开发主要交给宋州城建发司和宋州交建发司两家,同样宋州交建发司也要承担起市政府在交通建设上的融资垫资建设任务。

  但这块土地再值钱,那也是政府的,陆为民和杨永贵交恶,难道就不怕杨永贵舍得一身剐?杨永贵要真的一咬牙一跺脚主动请辞,他这个副书记位置就基本上与陆为民无缘了,陆为民不会看不到这一点,那陆为民又有什么底气敢这么牛气的和杨永贵较劲儿?

  这个问题陈昌俊还真有点儿看不懂,难道是陆为民真的拿住了杨永贵的把柄?

  可杨永贵有问题屁股上有擦不干净的屎不是什么秘密,杨永贵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不动,那也不完全是他自己的本事,省里也有省里的考量,这一点陈昌俊很清楚,尚权智也早就和他提起过,否则黄俊青能轻飘飘的就从宋州市长这个位置上安然脱身,世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你所谓的桐柏古镇的情况,我这个遂安人恐怕比你还要清楚一些吧?千年古镇这不过是一个噱头,至于说那些老街老宅,能有多少历史文化价值?我看不出来,这么多年桐柏镇拆拆建建的也不少,怎么就这个时候要以千年古镇的名义来做借口托词了呢?”杨永贵并没有就此打住,反而变得更加咄咄逼人,“而且据我所知,电子通讯产业园进展缓慢更对的原因还是对周围老百姓的违建拆迁不力,另外在规划上瞻前顾后,考虑太多,这才是根本,我早就批评过杨达金和曹孟非,做事缺乏胆魄,没有一点儿担当,这样做怎么打开局面,怎么让外来投资商满意?我们经济发展怎么能够赶到前面去?”

  语气越来越激昂,声调也越来越高,杨永贵显得非常激动,常委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位老资格的市委副书记如此态度激扬的评点一件事情了,当然也可以理解,市委当初把风云通讯项目和电子通讯产业园这一系列工作是交给他的,现在苏谯钢铁产业园进展顺利,遂安电子通讯产业园却是举步维艰,也难怪杨永贵有些气急败坏了。

  陆为民却不这么看,问题并不那么简单。

  杨永贵争这个风头有多大意思?他都是日落西上的人了,争这个风头有多大意思?就算他这项工作干得再好,那又怎样?难道说他还能更进一步,显然不可能,而这个时候却要如此大张旗鼓的吆五喝六,这不过是故意在向自己发难施压罢了。

  陈昌俊把他推了出来和自己打对台,这家伙也乐于从命,陆为民不清楚尚权智怎么看,但尚权智脸上的神色无疑证明他对此并不太满意,只是陈昌俊的一些想法只怕他也是乐见其成。

  最关键的也就是杨永贵屁股下边这个市委副书记位置,在童云松、魏行侠以及自己之前的自己纷纷空降宋州的情况下,陆为民估摸着如果杨永贵这个时候真的主动言退,省里边有很大可能会同意尚权智的建议在现有班子里产生这个市委副书记,而这个时候能够坐上这个位置的,算来算去也只有陈昌俊最合适。

  不能不说这一招算得很精,即便是尚权智对陈昌俊的这种做法有些不以为然,也不可能制止陈昌俊为自己前程的奋斗,哪怕手段没有那么光明磊落,换了谁都会是这样。

  杨永贵为什么向自己交恶施压,陆为民自然清楚,不说那块土地对宋州城建发司的重要性,作为日后布局的商业中心区,被方白兵死死捏住这块土地,那市政府不知道要多付出多少,否则就只能更改规划,这当然是陆为民不能接受的。

  但是陈昌俊却又是靠什么打动杨永贵?

  想杨永贵这样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肯定不会因为你陈昌俊两句忽悠就纳头就拜,陈昌俊还么有这个能耐,看见尚权智沉郁的表情中有一丝说不出淡泊笃定,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凛。

  “杨书记,桐柏镇这个千年古镇是不是噱头,我想我虽然不是遂安人,但也早有耳闻,蔡家大院、锣锅巷、藏兵地道、半边庙、景王祠,还有汉柏碑林,我想这些古人为我们留下来的东西不仅仅是用金钱来衡量的,而从民国到文革时期风格各异的老式街道,或许现在还看不出其真实价值,但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怀旧忆古的情绪会逐渐复苏,这些东西都逐渐会展现出其宝贵的一面,这一点我确信不疑。”

  陆为民语气依然是那样淡定自信,不因为别的,就凭华达钢铁和风云通讯的进入都算得上是他的牵线搭桥,他就有这份底气,“至于说遂安县镇两级在电子通讯产业园建设上的推进问题,我想遂安县委县府其实只怕比我们市里更急切,杨达金和曹孟非也是富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干部,难道他们不想电子通讯产业园尽快建好,看到企业入驻?难道他们不知道早一天建成,企业早一天生产会给县镇两级带来的好处?但是他们为什么没有这样仓促唐突的那样做?我想这里边肯定有其原因,而不能简单的归结于什么魄力不足,没有担当。”

  陆为民不咸不淡的话让杨永贵心火乱窜,对方言语里的那种轻蔑直刺入他骨子里,电子通讯产业园的进度拖后,在他看来分明就是杨达金和曹孟非在故意和自己作对,为陆为民造势,什么千年古镇,历史文化意义价值,纯粹就是陆为民在那里信口胡诌,他就是土生土长遂安人,桐柏镇老街旧宅搁在哪里几十年了,也没见几个人把它当做宝,也没见有什么旅游价值历史意义,你陆为民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把这桐柏镇变成西湖或者黄山,就能把游客忽悠到那里来旅游吧?

  看见杨永贵脸色赤红,怒意上扬,又要发声,童云松和魏行侠都是皱眉不语,尚权智心中也有些烦躁,清了清嗓子阻止杨永贵:“老杨,为民,今天常委会是研究下一步经济发展目标,关于遂安电子通讯产业园的进度问题,大家有分歧,我觉得这也很正常,风云通讯和电子通讯产业园是今年市里确定下来重点推进的项目,不容有失,遂安县委县府纵然有再多原因,我想都不能作为拖延的理由,我看这样,行侠,你辛苦一下,带市委督查室走一趟遂安,看看遂安县委县府在这项工作上究竟存在什么问题,……”

  求月票,拜谢!(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