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十八节 应对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十八节 应对

  “没什么,很正常,狗急跳墙这话用在他身上也不为过,只是他这也是为他人火中取栗。”从从走廊上走过来,陆为民轻描淡写的摇着头道:“不过,他既不仁,也就别怪我不义。”

  郭跃斌瞟了一眼脸上露出诡异表情的陆为民,他也知道这一位不是等闲之辈,今天杨永贵撕破脸跳出来,那就算是真正站到了陆为民的对立面,这也罢了,陈昌俊从中摇旗呐喊,尚权智就很蹊跷的没有吱声,甚至在最后还来了一个貌似不偏不倚的表态,虽说没有把话挑明,但是言语中流露出来的意思还是对遂安在电子通讯产业园上推进力度的不满,只是最后这一脚就把这件事情的督查踢到了魏行侠脚下,既让杨永贵有了面子,也让陆为民这边不至于强烈反对,姜是老的辣,这份手腕可不简单。

  “我听说市人大任主任年龄到了,杨永贵现在突然跳得这么起劲,我感觉他可能有些想法啊。”

  郭跃斌下了楼梯,陆为民却在楼梯口站定,淡淡的道:“他能有什么想法?李耀生脖子都伸长了,轮得到他?省人大那边也早就报备了,想法可以有,但是不现实。”

  “理论上来说李耀生是最合适人选,但是我看这也未必,也许还有一些变数,更何况退一万步说,这个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真要用来酬谢杨永贵,也不算差了。”郭跃斌摇摇头,“杨永贵他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能给他一条出路,他就要阿弥陀佛了。”

  “哼,杨永贵没你想的那么脆弱,心气高着呢。”陆为民嗤笑了一声,“这年头。总有些人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的。”

  “为民,杨永贵的事儿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道,省里一样也知道。他们怕是要考虑从大局出发。”郭跃斌一边走,一边提醒道:“你也别在里边生事儿了,省里不会轻易动他的,何况这老小子也不是一无是处。在省里也有些背景,不是单靠梅九龄,他很聪明,早就和梅九龄划清界限了。就凭这一点,省里都要保他一把。”

  “斌哥,这就是你们纪委的讲政治讲大局?”陆为民轻蔑的笑了笑。“有问题却包着遮着。这算什么?”

  郭跃斌一窒,打了个哈哈,“为民,等你当到省纪委书记时候再来说这话吧,一个人的问题相对于一个地区的大局稳定,无足轻重,何况从对宋州窝案牵扯出来的情况来看。杨永贵和毕华胜也许有一些问题,但是更多的是属于可上可下的擦边球,当然我指的是已经查明的东西,至于其他,我不置评。”

  “行了,我也无意置评你们纪委系统的工作,至少斌哥的作为是合格的,尚书记也很满意,帮他清理了这么多人,一下子空出来这么多位置,纵然有些小不满,但是也湮没在这份大功劳里了。”陆为民嘻嘻笑道。

  “得了,你就别站在岸上看溺水人扑腾了,我是有苦自知,无人关怀,领导的心思不好揣摩,只能说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该我做的,谁也拦不住,不该我做的,你抽我我也不会逾线。”郭跃斌懒懒的道。

  “就凭这一点,斌哥你这个纪委书记是合格了,但作为市委常委就不合格啊。”陆为民不动声色提醒一句。

  “谁说我不合格?合格不合格得由省委来下断语,不是哪个领导说我不合格就不合格了。”郭跃斌斜睨了陆为民一眼,“好好考虑你自己的事情吧,我这边,自有分寸,我也不是软脚虾,更不是愣头青。”

  尚权智对郭跃斌这个纪委书记并不十分满意,这一点包括郭跃斌自己也很清楚。

  在牵扯到徐忠志和庞永兵的案件中,涉及人员太多,其中有不少都属于可上可下的情况,按照尚权智的意图,像有些干部纵然不能再提拔使用,也没有必要把声势造得太大,这对干部整体形象也是一个损害,但郭跃斌在这一点上持有不同意见,虽然也对尚权智的意见表示尊重,但是仍然在处理的力度上超出了尚权智的预期,这让尚权智颇不高兴,

  当然这种处理力度也带来一些好处,那就是一些在性质上属于擦边球的干部被提前退下来或者直接搁进了二线,空缺出来不少,也让组织部门在这方面宽裕不少,陈昌俊对郭跃斌的态度倒是好了不少。

  “我的事儿能有啥?都是摆在明面上的,该怎么着怎么着。”陆为民不以为然的摆摆手。

  两人正说着,陆为民电话响了起来,拿起电话一看,陆为民耸耸肩。

  “怎么了?”郭跃斌见陆为民表情有些古怪,随口问道。

  “童市长来的,东窗事发了。”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个情况我得先和你说说,你得帮我遮掩着。”

  “什么情况?”郭跃斌莫名其妙,他帮陆为民遮掩着,但听到陆为民说完之后,郭跃斌脸色变了,“为民,你这是在坑我啊?尚书记童市长问起来,我怎么回答?你让我去糊弄忽悠他们?亏你想得出,这种事情也能撒谎?”

  “我没让你糊弄忽悠他们,至于说撒谎,我觉得也不完全是吧?”陆为民摊摊手,“我问过纪登云,以前的确也接到过这些方面的反应,只是没有多少证据,加上那时候是庞永兵当书记,给压了,时隔久远,也就搁下来了而已,不能说是空穴来风吧?”

  “为民,你这是在搞什么名堂?你要真觉得准备不够,完全可以在市委常委会和市政府常务会以上提出来,你是常务副市长,你有这个权力,现在却搞这种事情,还拿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来当借口,你不觉得太过分了么?”郭跃斌毫不客气的道:“这种事情,我不可能帮你!”

  “斌哥,我提出来了!但是常委会研究的结果是有政府常务会议来具体实施,但是政府常务会议上童市长和毕华胜他们对这一点不够重视,我很担心……”

  陆为民话未说完就被郭跃斌打断,“童市长是总指挥,毕华胜是副总指挥,这不是你分管的工作,你觉得你比他们考虑更周全?你比他们看得更远?”

  陆为民吞了一口唾沫,“你要这么说也可以,总之我觉得我们准备不够充分,一旦出了状况,那就是天大的事情,没错,这不是我的分内工作,呃,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我是常务副市长,也有这个义务,关键在于我觉得那里的确有问题,……”

  “有问题就提出来,解决问题,……”

  “没证据……”

  “没证据你那就是废话,……”

  “行了,斌哥,你就算是帮我一个忙,圆一个谎,我这是为公,不是为私,就算是我陆某人杞人忧天,胆小如鼠好了!”陆为民终于忍不住恼了,“你就帮我遮掩一下,事实上这也不是撒谎,如果尚书记童市长问起来,你只需要说的确有着方面反映就行了,这也是事实,不算撒谎吧?”

  郭跃斌瞪起眼珠子看了陆为民好半晌,才吐出一口气,摇摇头,“记住,下不为例,但是我还是要说,这种事情你是在玩火,别以为你和童市长关系不错,但这一次是你做错了!”

  *************************************************************************************************************************

  “为民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你给我一个解释!”童云松脸色有些不愉,他和陆为民的关系一直很不错,一个市长,一个常务副市长,要说关系很融洽的还真不多的,但是童云松觉得他和陆为民基本上可以算得起是其中为数不多的。

  陆为民没吱声,看了看童云松搁在桌案上的东西。

  他知道这事儿迟早也瞒不过去,虽然也给黄鑫林那边打了招呼,但是市财政局那边黄鑫林也不是一手遮天的,这样大的开支,肯定遮掩不了,尤其是童云松在前期已经同意了支付其中一笔款项,但现在又有这么大一笔开支,大概是被人给捅了上来。

  水利局、公安局以及港务局那边已经连续几批装备和物资的购买报告,在童云松那里没有获得通过,陆为民为此也是专门向童云松汇报过,童云松最终同意了一些,但是并没有同意全部,这后续几批物资装备购买都是陆为民示意这几个部门分成几批陆续报送上来,绕过了童云松由他签了字的。

  他也早有思想准备,这事儿迟早也得露馅,只是时间早晚而已,为此他也考虑过如何来回答。

  但无论怎么回答,他都知道肯定无法让童云松满意。

  童云松性格温文谦和,但并不代表他就没有脾气性格软弱,陆为民一直很尊重童云松,他知道越是这种平素谦和之人,发起怒来可能就更难以平息其怒气,只是这件事情他却不能不冒着触怒童云松甚至和破坏他和童云松之间良好关系的危险。

  求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