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二姐 嫁女,婚宴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二姐 嫁女,婚宴

  安德健嫁女,酒宴是摆在了锦丰国际酒店,也是昌州老资格的四星酒店了,原来叫锦丰酒店,现在添了国际二字,也经过了改造装修,条件也有所提升,身处闹市中心,交通方便,地理位置极佳。

  要说陆为民和这个锦丰国际酒店也算有缘,在南潭工作时,第一次去虎口夺食就是在这酒店里硬生生把原本属于昌州市的招商引资会给狠狠的搅合了一番,捞走了不少投资,弄得当时的昌州和黎阳地区的领导都还因为这事儿而闹得不太愉快。

  而陆为民在南潭工作时,安德健正好就是南潭县委书记,现在想起那时的情形,陆为民也有些感慨。

  酒宴设在了锦丰国际酒店二楼的中餐部,老牌四星级,在餐饮方面还是很有底蕴的,这几年昌州四五星级的酒店新开张的不少,锦丰国际酒店已经有点儿泯然众人矣的感觉,不再是令人侧目的所在,但凭借着老牌的底气和优越的位置,这里生意一直都还是很好的。

  陆为民他们到时,客人们已经陆陆续续正在入场,陆为民在酒店餐厅部大门晃了一圈,人来人往,没看见安德健,也不可能在这里看见安德健,作为新娘子的父亲,这会儿估计应该是在餐厅内去接待相关客人了。

  陆为民三人停了车,走到门口,还有些吃不准,看到那门口接待台上写的新娘名字是安怡,正是安德健女儿的名字,陆为民这才确定就是这里了。

  也许女儿是个技术宅,安德健很少提起他的女儿,连陆为民也一次没见过安德健的女儿,倒是安德健的儿子陆为民见过两次,话语不多。一个眼睛宅男的模样,挺单纯老实的样子,吃饭的时候也是一声不吭。

  不过陆为民知道安德健很喜欢家庭生活,并不怎么喜欢在外边儿吃饭休息。按照外边的说法,似乎安德健基本上没有什么爱好,喝酒是公务应酬可以适当有,打牌、唱歌这些爱好就完全没有了。偶尔登山锻炼锻炼大概就是他的业余爱好了,当然抽烟喝茶则是他的嗜好了。

  来这里参加安德健嫁女婚宴,陆为民还专门为安德健带了几包茶叶几瓶酒,是隋立媛跟随萧劲风他们到川渝考察三姝连锁酒店和三姝客栈市场时专门带回来的。竹叶青和剑南春。

  安德健当兵是在川省,烟酒茶都是在那个时候学会的,多年当兵也养成了抽川烟喝川酒川茶的习惯。川烟也就罢了。现在川滇黔三省香烟基本上是滇烟垄断,但酒和茶,尤其是茶,安德健是一日不可或缺,尤其是蒙顶黄芽和峨眉竹叶青,都是川内名茶,也是安德健的最爱。安德健的那些老战友都时不时要给安德健捎一点儿来,这一次陆为民也让隋立媛专门到蒙山和峨眉茶产地去买了一些。

  “安市长可能在楼上,咱们直接上去?”陆为民打量了一下四周,他们来得已经有些晚了,在市区的路上堵了十多分钟车,昌州市区中午正是堵车高峰时间,只堵了十来分钟时间算是比较合理了,“红包准备好没有?”

  杨达金呵呵笑道:“陆市长,我和小萧可不敢和您比,您是大款,您想送多少就送多少,我们只能意思意思。”

  其实在去接杨达金的路上萧樱也就问了陆为民这个礼送多少,萧樱本来是打算送八百,这年头,宋州那边的人情通例,关系不错的四百,一般也有两百的,关系特别密切要好的的也就八百或者一千了,在98年这个时候,工资也就几百块一个月,能送上八百的,那都得要交情关系特别过硬的,要不就是另有企图的了。

  陆为民打算送四千,倒不是要故意显摆,安德健对他来说无疑就是座师,对他有提携之恩,若是没有安德健力荐他给夏力行当秘书,那他也不可能走到今天,或许自己能够靠自己的能力和努力成长起来,但是绝不可能走得如此顺利。

  钱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份心意,但是心意通过什么来体现,似乎也不好评判,多少也算是一方面。

  萧樱听陆为民送四千吓得一吐舌头,连连说自己可没有多,陆为民问了她送多少,萧樱回答自己礼金准备的是八百块,经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数目了,陆为民让萧樱把红包拿出来,然后自己从钱夹里抽出十二张一百的添了进去,添足两千块,这让萧樱很不好意思,连连拒绝,陆为民却不以为意,只说让萧樱放心,他的钱都是清白得来,绝非受贿所得,尽管放心。

  两人很是在车里争执了一番,还是萧樱见陆为民真的很不在乎,才勉强接受了。

  其实她也隐约知道陆为民家境情况相当好,在宋州,陆为民真正关系密切的人并不算多,私人关系不错的更少,自己算是其中之一。

  萧樱也知道自己在很多人心目中分量不轻,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自己和陆为民算是老相识,而且有私人关系在里边,无论是原来的局长魏如超和令狐道明,还是现在的局长何靖,都对她格外客气,现在她只是一个局长助理,但是何靖分明就是把她当成副局长在使用,文遗保护处处长的位置估计她也兼不了多久就得要让出来,自己也得要担任副局长,为此何靖也已经和她谈过了,估计也就是下半年就要正式任命自己担任副局长。

  三个人沿着指示牌上了二楼,二楼的中餐厅外边是一个很大的迎客厅,漂亮的画板摆放在外边,写着新郎新娘的名字,一副放大的婚纱照也摆在门口,而一眼望去,大门里边的大厅里已经是人声鼎沸,宾客满座了。

  站在门口迎客的两男两女大概就是新郎新娘和伴郎伴娘,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马上结婚仪式就要开始,几个人大概也是觉得客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准备收拾一下,就准备下一个程序了,见到陆为民他们三人上来,穿着一身西装和鲜红套裙的新郎新娘仔细看了一眼陆为民他们三人,都觉得很面生,从未见过,而且看这三人模样

  “请问你们……”还是女孩更大方一些,看见陆为民三人穿着打扮和气度,就觉得可能多半是自己父亲这边的朋友同事,只是父亲对这件事情很保密,基本上没有告知他的同事,但是即便是这样,仍然有不少得知消息的客人来了这里,这也让安怡十分烦恼,作为新人来说,客人来得越多自然是越好,这既是面子,也能凑了热闹,只是自己父亲的特殊身份却让她不得不顾忌这些,若是一般的同事也就罢了,但如果是其他别有用心的人,那就麻烦了。

  “安怡吧,早就听安市长说过你,但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呢,恭喜了,新婚大喜!”陆为民笑着打量了一眼长得还算甜美的女孩,二十四五岁的模样,身旁的西装眼镜男和她年龄相仿,两个人据说是大学同学。

  “对不起,您是……”被叫做安怡的女孩子有些脸红,眼前这个青年看样子也不比自己大多少,但是口气却很大,俨然自己长辈一般,听得她很是郁闷,而他身后两个男女气度都不俗,但是居然都站在他身后,看样子他们三人中还是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最高,这让安怡也有些惊讶。

  “呵呵,我们几个都是安市长的老部下,……”陆为民把红包递过去,杨达金和萧樱也跟着递上红包,旁边她的新郎官和伴郎早已经开始发烟,伴娘也拿出几包喜糖递给三人。

  “啊?!”接过红包安怡就有些担心,稍微一捏这红包就知道数量不会少,她有些迟疑,父亲早就和她打了招呼,超过一千块钱的红包必须要搞清楚对方是什么人,尤其是不认识的客人要尤其注意,这三位她都不认识,而且他们也说是父亲的下属,这种红包还真有些不好收,只是这个时候叫自己父亲出来辨认当然不可能,但要拒绝似乎也不太合适。

  安怡正觉得为难之际,门口已经又上来了两人。

  “小安,新婚快乐啊。”来人看样子是安怡的熟人,走上来就在招呼安怡。

  “许院长,王主任,你们来了,快请进,……”看见上来的两位客人,安怡一时间也无暇再来顾及陆为民他们三人的身份了,只能自己暗暗记住,这边贵客来了,需要招呼。

  陆为民和杨达金、萧樱三人只好让到一边儿,看样子这两位才是贵客,从新郎新娘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小安,小刘,你爸爸他们到了吧?”许院长笑着矜持的点点头,那位王主任已经把红包递了过去,

  安怡一边道谢一边接过红包,“我爸他们都先来了,位置替您留着在,刘军,你陪许院长进去吧,这几位客人我来接待。”

  陆为民暗自点头,看得出来安怡还是听懂礼数的,并没有因为不认识自己几人就怠慢了。

  “咦,你们,这不是陆市长么?”许院长和王主任正欲进门,却无意间瞥了陆为民三人一眼,陡然把目光落在陆为民脸上,目光一定,顿时收住脚步,“陆市长,真是您?太巧了,您也来参加婚宴,太好了,您没印象了?我是昌州市电力设计院许永济老许啊。”

  求月票!身体欠佳,更新乏力,尽快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