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三节 隐忧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三节 隐忧

  陆为民的目光落在这个面色白皙富态的中年男子身上,他的确对这个男人没有多少印象了,但是等到对方自报家门时,他立即想了起来。

  这家伙是昌州市电力设计院的副院长,前段时间他到新麓山集团考察工作时,正巧碰到这家伙带着一帮人去拜访新麓山集团,主要是想要获得新麓山集团的自备电厂的设计总承包,当时魏嘉平也曾经给他介绍了一下,但也只是一面之交,后来好像这个姓许的来拜访过自己,只是自己当时在苏谯那边,没有回来,只能委托卢灿坤代为接待了,没见上。

  “噢,许院长,您好,我有印象,您也来参加婚宴,这么巧啊。”陆为民含笑和对方握了握手,“只是我的两个同事,这位是遂安县委书记杨书记,这位是我们宋州市文化局萧局长,达金,萧樱,这位是昌州市电力设计院的许院长。”

  许永济颇为惊奇,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陆为民,他曾经去拜会过陆为民,可是人家根本就没见他,也不知道是不愿意见他,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总之等了两个小时,没见着,是另外一个副市长来接待的,但后来他知道在新麓山集团的自备电厂项目争夺上,省电力设计院和华中电力设计院都在竞争这个项目,这让许永济也是气闷无比。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由于国内经济受到东南亚金融风暴的影响增速迅速下滑,国家在电力投资上也迅速缩减,进入98年之后更见明显,根绝所获得的消息,今后三年国家在电力建设方面的投资都明显放缓,而对于省内就有华中电力设计院和省电力设计图案两个大佬的常州电力设计院来说,要想接到活儿就更难了。像自备电厂这一类的活儿,原来还只有省电力设计院和自家竞争,现在连华中电力设计院这种原来对这种活儿不太看重的大家伙,也要掺和进来。怎么不让许永济感到压力?

  在获得新麓山集团的自备电厂立项之后,许永济立即就开始了攻关,当然,他也知道省电力设计院那边也没有闲着。毕竟人家是省电力公司下属的设计院,在全省范围内更有优势,不过省电力公司老总是昌州市供电局的老总升任的,对昌州市供电局素来看顾。连带着昌州市电力设计院也算关照,所以在这方面许永济还是不太怵的,现在主要就看业主方的态度了。

  没想到这个新麓山集团居然是一家混合制的企业。是乡镇企业兼并了几家国营大厂的大型纺织印染联合企业。而且效益颇佳,他三度拜访了新麓山集团的高层,但是都没有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在选择哪一家来负责电厂涉及乃至施工的总承包上,新麓山集团似乎并没有拿定主意,后来许永济才知道虽然宋州市把权力下放给了新麓山集团,但是主要宋州市对于新麓山集团的重大事项仍然有很大的影响力甚至决定权。尤其是一手推动新麓山集团的常务副市长陆为民更有一言九鼎的权威。

  而像自备电厂这样的重大项目,本身就是陆为民和新麓山集团当时谈成的条件的,所以没有陆为民的点头,恐怕就算是新麓山集团管理层都赞同给那个设计院或者建筑公司,那都没戏。

  但陆为民却显得有些冷淡,连自己前去拜访都没有能见到一面,好在他听说省电力设计院和华中电力设计院方面也没有能搞定这个项目,所以心里还算踏实,至少还能有机会一搏。

  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这种场合下遇上陆为民,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陆市长,太巧了,没想到您也来参加婚礼,你和小安、小刘他们也认识?”看陆为民模样也只比安怡他们大几岁,许永济也不确定陆为民究竟是认识安怡两人还是他们的父母,但看安怡两口子的表情,估计就是不认识陆为民他们,“小安,这是宋州市的陆市长,你不认识?

  “呵呵,许院长,我们都是安市长的老部下,安怡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陆为民笑了笑。

  “啊?陆哥,真是不好意思,我爸说了你们可能要来,……”安怡有些脸红,她早就听说过自己父亲这个得意“门生”了,父亲当县委书记时,这个家伙还只是一个秘书,可现在才几年时间,这家伙究竟是常务副市长了,连父亲现在都经常唏嘘感慨不止,提起说这个人日后前程不可限量。

  “没事儿,你们这是大事儿,路上堵了一会儿车,我们来得有点儿晚了。”陆为民摆摆手,“安市长他们在里边么?”

  “我爸他们先进去了,徐叔叔和张叔叔他们也先到了,刚才还说你起你们呢。”安怡脸上浮起笑容,“陆哥,杨叔,萧姐,许院长,王主任,我和刘贤陪你们进去吧。”

  新郎也挺大方,热情邀请陆为民他们先走,安怡在后边陪着许永济二人。

  许永济心中大喜,他知道安怡的父亲曾经在宋州工作过,但是好像工作时间不长,而且他也了解过,宋州情况很复杂,所以也从没想到陆为民居然和安怡的父亲有这层关系,而且看这副情形,陆为民应该和安怡父亲之间的关系还不简单才对。

  “小安,陆市长和你们家很熟?”

  “许院长,这个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他原来是和我爸一起工作过,嗯,有好几年吧,怎么了?”安怡有些不解,陆为民虽然是宋州市的副市长,但是和自己单位却是半点儿瓜葛也扯不上,他是昌州市的副市长还差不多。

  “嗨,小安,你知道今年院里的任务,国家削减了不少原定的计划,我们市里是僧多粥少,现在到处找活儿干,要不年底咱们拿什么发奖金?宋州新麓山集团要搞一个自备电厂,规模不算小,已经立了项,本来是我们院和省院在竞标,现在听说华中院也要掺和一脚,竞争很激烈。”许永济一边走压低声音道。

  “啊?许院长,您是说他……”安怡吃了一惊,她没想到院里居然也有宋州的业务。

  “嗯,新麓山集团自备电厂项目我跑了三趟,都没有能拿下来,听说华中院和省院也没拿下来,我了解了一下,陆市长在里边的发言权很大,小安,这事儿看来得你出出面了,……”许永济的脸色变得柔和了许多,“听说这位陆市长不太好说话,我去专程拜会,都没有能见到。”

  安怡顿时觉得头大如斗,但是她也知道这种事儿是躲也躲不掉,事关院里的业务,有这层关系在里边,怎么可能置身事外?何况本身也和自身利益息息相关,年终都是要指望多拿点儿奖金的。

  *************************************************************************************************************************

  “为民,怎么,让你头疼了?”安德健安详的靠在沙发里,笑眯眯地道:“别在意,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安怡这丫头不过是院里搞设计的,没有义务拉业务,你不用管。”

  “哪儿的事儿,新麓山集团的自备电厂规模不算大,昌州市电力设计院对这种中小电厂设计还是很有经验的,给谁不一样?我只是在考虑华达钢铁也需要一个自备电厂,新麓山集团的自备电厂刚批下来,这又要申报华达钢铁的自备电厂,估计难度不小。”陆为民笑着道:“但华达钢铁那边很急切,一心想要上,减轻成本压力,提高利润率。”

  “为民,华达钢铁项目省里是给你们开了一个大口子,十个亿的钢铁项目,而且是私人资本来搞,这一步跨得可够大,为这事儿,省里边其他地市可是都在嘀咕呢。”安德健看了一眼陆为民,“省里开这个口子可能有诸多考虑,但是这个项目却没有看到省里怎么宣传,照理说这么大一个项目,算是招商引资的突破了,怎么省里却鸦雀无声,这恐怕还是有点儿问题吧?”

  陆为民心中咯噔一响,安德健老到成精,一眼看出了这其中的问题,事实上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只要是有心人只怕都看出了一些问题。

  “安市长,您觉得有什么问题?”陆为民笑着反问。

  “钢铁产业,虽然没有明文规定私人资本禁入,但基本上只开放了下游,最多也就是电炉炼钢这种短流程炼钢可以接受私人资本进入,传统流程的炼钢,华达钢铁算是第一家吧?省里恐怕也还是有些担心的,事关国计民生的产业,传统观念未必能一下子就接受,能避嫌最好避嫌,要不就只干不说。”安德健对这一点看得很清楚,他需要提醒一下陆为民,这事儿现在看起来是一片大好,但是未必就是高枕无忧了。

  身体出了点儿问题,恢复中,望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