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四节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势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四节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势

  安德健挑开了话题,让茶座里的几人都顿时关注起来了,就连徐晓春、张立本也不能免俗。

  要知道华达钢铁项目可不是一个小项目,一期投资就高达十亿,对于昌江这样的中部内陆穷省来说,这个项目无疑是一个巨无霸。

  虽然陆为民在丰州地区的阜头也曾经吸引到华侨城和各方投资在阜头文化旅游影视基地这个项目上的投资也不小,但是作为旅游文化产业来说,在很多人眼里,总不及实打实的钢铁行业来得那么直观。

  而且炼钢属于钢铁行业的上游基础产业,对于中下游产业的拉动十分明显,这个项目一旦启动起来,其附属和配套关联企业必然会为了减小运输成本而附集于宋州,可以说一个十亿元的投资项目就可能起到三十亿甚至五十亿的拉动效应,涉及范围之大,可以说覆盖很多行业,在座的几个人都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这个项目对于宋州来说用事关兴衰存亡也不为过,宋州拉到了这个项目让安德健和徐晓春他们都是艳羡无比,对于国家在钢铁行业上的布局投资格局日益明朗化的今天,可以说除了那几个固有的钢铁基地之外,其他地方要想获得国家投资布局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而私人资本要想掺和进钢铁产业布局中来更是难上加难,整个国内除了沙钢这个先行一步者跳出了这个束缚外,也就只有冀省还有几个规模比较小的钢铁企业勉强渗入了这个行业。

  而华达钢铁项目能够在宋州落户,也曾让昌江全省的兄弟地市为之侧目,如果不是宋州面临巨大产业调整的压力,比如压锭,以及中央对老工业基地复兴的支持,很多人都估计这个项目根本就不可能获得批准。即便是这样省上对这个项目也是三缄其口,态度含糊,而如此大规模的项目显然是需要获得中央部委审批,但是中央部委虽无对私人资本进入钢铁产业尤其是上游炼钢产业的明文限制。但是其门槛却是显而易见的,至少到现在中央并无对这方面送口子的意思。

  所以这个项目仍然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不管它现在如何红火,只不过这种不确定性是源于政治因素而非其他。这一点下边人也许不清楚,但是像安德健和陆为民这样的角色却心里有数。

  “安市长,您就挑明说吧,私营资本进入钢铁上游产业。担心的不是地方党委政府,对于地方党委政府来说,只要是投资。能拉动地方经济发展。带动就业,提供税收,何乐而不为?如果要提升到产业安全这个角度来说,只怕要有担心那也只能是中央,不可能是省里,省里不肯明确表态,只敢用这种默许的方式来支持。还不就是怕中央的风向有变,这板子打下来,大家都吃不消啊。”

  陆为民心里虽然也有些担心,但对于这一点他也不是没有考量,甚至可以说也有一些准备,要破除旧有观念,没有那么简单,但是你如果不敢去尝试,那就是半点机会都无。

  宋州的局面不是哪一个大项目落地就能扭转的,即便是华达钢铁项目现有的体量,要说对宋州有作用,肯定有,但你要说真的就能把宋州一个六百四十万人口的大市彻底启动起来,尤其是这座城市的城市人口就已经过百万了,还是一个老工业基地,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但是钢铁产业对其他上下游和附属关联产业拉动的作用是很明显的,这只是陆为民几板斧中的一记比较重的一板斧,新麓山集团及其麓溪区的服装鞋帽袜消费品产业是另外一板斧,而以城市建设拉动昌北乃至昌鄂皖结合部经济区中心枢纽城市的建设是另外一板斧,这一板斧的分量丝毫不比华达钢铁项目及其附属关联产业这一板斧轻,至于说遂安的风云通讯和电子通讯产业园不过是无心插柳之举,当初他可没有想到齐镇东会看中了宋州通讯器材厂,而且会涉足手机产业。

  即便是真的能如自己考虑的那样把这几板斧给砍出来,能不能彻底启动宋州经济发展这辆大车,陆为民心里都还是没太多底,如果只是要目标定位为全省二流,瞄准昆湖、青溪这些城市,陆为民觉得这样也许还行,但是如果要想把目标摆到和昌州一样的位置上,这几板斧只怕还有点儿悬。

  有这几板斧未必能成,但是没这几板斧,哪怕缺一板斧,宋州都绝对撑不起,在日后的竞争中都要败下阵来,所以这也是许胜不许败的格局,陆为民必须要去搏这一把,也幸好是有雷达、何铿以及京华投资这些背后都有些背景的资本进来,否则就凭自己画的那些饼,就算是江浙或者南粤那些资本再丰厚,他们也不敢随意踏足这塘水。

  “为民,看来你也是有思想准备啊,那就好,我知道敢来趟这塘水的资本,自然都是有些底蕴的,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资本对于地方党委政府来说肯定是急需的,这种口子在上边没有太大压力的情况下,也都不是问题,毕竟能对一地经济发展起到明显作用,但是真的上边施压发话了,省里扛不住的时候,我就担心……”安德健沉吟了一下,缓缓道。

  “担心把我推出来当替罪羊?”陆为民轻轻一笑。

  旁边的徐晓春和杨达金、张立本以及萧樱几人都是悚然一惊,目光都落在安德健脸上。

  如果是张立本和萧樱都还是有些似懂非懂,那么徐晓春和杨达金作为一县县委书记,自然就明白其中的含义了。

  这种事儿真要到保不了的时候,这样一个项目是肯定要保下来的,建都建好了,难道说还能拆了不成?项目也许可以保下来,但是责任人就不能不处理,总得有个说法,这样欺上瞒下,越权审批,总得要有人来卡扛这个责任,而主要当事者自然就是最好的替罪羊,而陆为民这个常务副市长似乎分量也刚好合适。

  到那时候,企业照样运转生产,在任领导一样喜笑颜开,gdp也有了,税收也有了,但是倒霉的人就只有那么几个,你陆为民自然就是最大的倒霉者,没准儿就是一个杀鸡给猴看的那只鸡。

  “为民,你不要觉得满不在乎,只要中央一天没有真正把你这个项目审批给敲定,你这个项目就是黑户,就是非法的,一旦有些风吹草动,铡刀落下来的可能性就会存在,到那时候,没有人能保你,也没有人会保你,都恨不能撇清关系。”安德健态度严肃,一字一句的道。

  “安市长,我知道里边有风险,风险还不小,但是骑虎难下,难道说我还能有下来的可能么?”陆为民摊摊手,还是显得云淡风轻,“真要斩我来当这只鸡,我又能奈何?尚权智也好,童云松也好,他们把我抽到这个位置上,不就是要借助我在搞经济上的几分本事么?我若是按部就班中规中矩的小打小闹,宋州下一步也就只能沦落到和昌西州去玩泥巴了,看看去年的对比,普明gdp已经超过宋州十个亿了,宋州排位只比西梁、曲阳和昌西州高,比西梁只高一个亿,我觉得都脸红,财政状况甚至比昌西和曲阳还差,负债累累,省里光知道给政策,口惠而实不至,奈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怎么玩儿?我不给别人画点儿大饼,就连这点小米粥也还拉不来呢。”

  听得陆为民说的诙谐幽默,场内气氛稍稍轻松了一些,徐晓春忍不住道:“为民,不至于那么糟糕吧?宋州好歹也是大城市,老工业基地,底蕴还在,俗话说瘦死骆驼比马大,也就这几年困难了一点,只要能缓过气来,还是能……”

  “晓春书记,缓过气?谁能给你缓过气的机会?昌江本来就是一个穷省,现在大家都把招商引资放在第一位,资本是趋利的,你能让别人挣钱,挣更多的钱,那么资本就自然往那里流动,宋州积弱甚久,无论是干部作风,还是群众心态,抑或是基础设施条件,都处于了不利局面,越是不佳,就越是难以获得资本青睐,说句难听一点的话,华达钢铁如果不是有诸多机缘在里边,落户宋州可能性很小,而达金那里的风云通讯也正好是赶巧遇上了宋州通讯器材厂这么一个壳资源在那里,要不,都没戏,所以宋州只能拼一把,就得要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势才行!”

  陆为民的话振聋发聩,尤其是那一句“就是要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势”更是让在座几个人都感触良深,话都能说得漂亮光鲜,但是真正落到自己身上,只怕就没有几个人愿意干了,谁不想保自己头上乌纱帽,谁不想安安稳稳的升迁,这样暴虎冯河的冲闯,有几个愿意冒这样的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