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五节 招商引资就是零和竞争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五节 招商引资就是零和竞争

  没有哪个人哪个地方的成功不是建立在能力、胆魄和机遇相结合之上的,不打无准备之仗,临门一脚的勇气,机缘的会聚,诸多因素凑在一起,就是实力了,在阜头如此,在宋州亦如此,这就是陆为民能成功的原因,徐晓春、杨达金乃至安德健都有所感悟,张立本和萧樱就更是感触甚深了。

  “为民,既然你有这份思想准备和勇气,我就不多说了,但是知道这个因素,你还是可以做一些提前预热工作,尽可能减小这种风险性,如果这个项目及其附属关联产业能够尽早建成投产,而且吸纳的劳动力足够多,产值和利税足够大,这对于上边决策也是有一定影响的。”安德健轻轻叹了一口气,走到这一步,倒真如陆为民所说,有进无退了,这么大一个项目,没有一点魄力干不起来,但是一旦干起来,就只能硬挺做到底,而且要做得够大够好,只有这样才算是给上边在决策时一些压力。

  “安市长,我知道,我也有一些准备。”陆为民点点头,他也的确有一些准备,但这也要看机遇,谁都知道这么大一个项目未得到正式批准就干起来,里边蕴藏着多大风险,关键是风险就此慢慢消弭,还是逐步积累爆发,这才是关键。

  他已经在提醒雷达和何铿,有些工作恐怕需要先做到前面,尤其是高层上的一些工作,比如国家发计委,最终华达钢铁能不能真正破茧成蝶得以光明正大的落地,还得要在这个部门里边有个定论,能够影响到这个部门的决策者,都需要找一找,活动活动了,不要等到暴风将其时。你再来临时抱佛脚,那可就有点儿晚了。

  穆柯那边陆为民也联系了,京华投资对这个项目也很看好,钢铁市场的前景很多人不是看不到。但是要做一个钢铁项目,除开投资之后,的确也需要各方面的资源契合,所以真正能下决心却没有几个。现在有了承头者,京华投资只是作为战略投资者介入,这就要简单许多,至于人脉背景方面。京华投资从来就不缺,公司里边有的是吃闲饭的,现在就该他们去跑跑腿露露面了。成天在公司了拿股分红。总得要有些表现才对。

  但是这些都还只能说是对华达钢铁本身,就拿安德健的话来说,真的轮到暴风来袭,扛不住的时候,都得要丢车保帅,丢的自然是你当时负责这个项目运作的承头者,帅自然就是这个项目。像自己,只怕在很多领导只怕连车都算不上,顶多算是一个比较管用的卒子,何况这丢卒子也不是就让你一棍子打死,也就是让你偃旗息鼓两三年,日后再给你机会让你东山再起,有这样一个承诺,难道说你还不满意还得要喊冤叫屈说三道四?显然不可能。

  不过陆为民却觉得自己不能就此罢休,华达钢铁项目这个险他要冒,但是其可能带来的风险,他却在等待机会要把它彻底消弭,这需要一个机遇,他还在等待,而这个机会就是即将来袭的洪水。

  只是这个“机遇”实在是有些剑走偏锋,洪水来袭,究竟会给宋州带来多大的危难,多大的损失,对中央有多大的触动,如何才能化这份危机为机遇,这其中都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正因为如此,陆为民还无法确定。

  见陆为民只说有一些准备,却没有说具体内容,安德健也会意的点点头。

  眼前这个年轻人已经不再是自己当县委书记时候县委办的小秘书了,也不是自己当地委秘书长、组织部长时那个综合科长甚至县委常委了。

  他现在不能说羽翼已丰,但是最起码已经有他自己的门道和路径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经完成了几轮蜕变,如果说在担任秘书科长和县委常委甚至副书记时还需要自己予以扶持关照外,当他担任双峰县长之后,实际上他就已经有了他自身的底气了,并不完全依靠自己才能自立了,

  像京里的段子君就算是陆为民的一条线,而陆为民那个在中宣部工作的曹姓同学,无疑也是陆为民另一条线,甚至包括夏力行,也一样是陆为民自身的人脉资源,不需要通过自己,他一样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把这些人脉资源用起来,而他也还了解到陆为民似乎也与京里某个算是世家的子女有交葛,或许是在谈婚论嫁,或许是机缘巧合,总之,他现在已经不能用原来的老眼光来看陆为民了。

  在辗转几个地方任职之后,陆为民已经迅速成长起来了,这一点不仅仅是安德健,徐晓春和张立本他们感触更甚,好在双方双方之间的距离却已然在越来越远,但是感情却依旧还在。

  “为民,宋州今年的动作真不小,孙书记每次开会都在鞭策我们,说我们好不容易把距离与你们拉近了,但估计今年又要被你们宋州甩远了,你这一去就是风云突变,孙书记上次吃饭时也是感慨不已,说是你若是能留在丰州就好了。”徐晓春笑着岔开话题。

  “呵呵,晓春书记,您这就是在调侃我了,我有那么大能耐么?这个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宋州都快被丰州赶上了,去年也就只有几个亿的差距吧,今年如果宋州再不振作精神,铁定被你们和西梁超越,真要沦为最后一个阵营与曲阳和昌西州去做伴了,那我们尚书记还不得把我给骂死?丰州去年经济增速达到百分之十一点二,我们呢,才百分之五点八,你们接近我们两倍增速,同样是受到东南亚金融危机影响,我们为什么就这么衰,你们却还逆流而上,这就是差距,就需要找原因。”

  陆为民连连摇头,“尚书记和童市长开会时候一样拿你们丰州来鞭策我们各县区的书记区县长们,特别是把91年92年的数据再和96年97年的数据来比一比,下边的书记区县长们头都得勾到胯下去,真是抬不起头,92年宋州地区生产总值是丰州的两倍半,现在是并驾齐驱,短短五年时间,丰州就赶了上来,一个原地踏步,一个突飞猛进,这就是差距,一个是建市几十年的老工业基地,大城市,一个是才新分出来成为地区不到十年的贫困农业地区,这能说得过去么?”

  “嘿嘿,为民,不能这样比,……”徐晓春没想到陆为民却把以前和现在来比。

  “怎么不这样比?现在宋州的书记区县长们,五年前最起码也是副处级干部吧?他们能没责任?达金,五年前你担任什么职务?市委政研室副主任吧?也是实打实副处级干部吧?难道没责任?都有责任,谁也跑不掉!以什么自己没有拍板权,没有决定权,不是一把手来解释,都是托词!”陆为民语气很冲,“雷志虎现在是苏谯县委书记,三年多前我是双峰县长,他是沙洲区长,一起在党校培训,当时沙洲根本就不把双峰放在眼里,拿当时黄鑫林的话来说,双峰也就只能是沙洲的零头,现在呢?双峰去年gdp是多少?14.8亿,沙洲呢?16.86亿,差距只有两个亿,今年前五个月沙洲经济增速多少?百分之七点二,在全市排名第五,双峰呢?百分之十六点一,又是两倍有多,沙洲的资源条件难道比双峰差?傻子都知道!没准儿今年双峰gdp就能超过双峰!这难道还没有责任?!”

  无论是徐晓春还是杨达金抑或是安德健都没有想到陆为民对不同地区的不同县份的经济增速具体数据居然了解得如此详尽,可以说信手拈来,历历在心,足见陆为民对以往自己工作过的地方情况的了解。

  “我不是指那一个具体人有责任,可以说只要在宋州工作一天,那么他就有责任,宋州蜕变沦落成这样,都有责任,但是现在也不是谈责任的时候,我们只能去尽最大努力去改变它。”

  安德健满意的点点头,虽然陆为民这番话里似乎也包括曾经在宋州工作过的自己,但是安德健知道陆为民不是那个意思,陆为民这是在强调现在当政者的责任和担子。

  “为民说得好,有压力才有动力,达金初到遂安,担子重压力大,要不怎么会把风云通讯这个项目争取到?”安德健笑着道:“这个项目可不简单啊,我听说附属关联产业,不小连昌州那边都十分动心,昌州经开区那边也都有意要吸引部分关联企业来配套落户,为风云通讯服务啊。”

  “嗯,安市长,这个消息我也听说了,的确有几家企业受到了昌州经开区的邀请,不过我们还是有信心把这几家企业留在遂安的,毕竟我们的优势十分明显,无论是地价还是配套以及运顺等等,昌州经开区偏居一隅,其实桐柏镇走昌宋一级公路到昌州市区和经开区到昌州市中心的时间所差不多,随着昌州市区的道路交通堵塞状况越来越严重,没准两三年后,从桐柏到昌州市中心比昌州经开区到昌州市中心用时更短呢。”杨达金笑着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