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七节 萌动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二十七节 萌动

  陆为民他们离开昌州时已经是八点过快九点了,萧樱的车技不算好,所以车速也不算快。

  虽然夜间的昌宋公路路况很好,但是昌宋公路车流量比起前两年已经明显增加了不少,路况好使得很多原来可以借道宜山那边的县份上的车流都吸引到了昌宋公路上来了,加之宋州从今年开始陆续有一些大动作,使得在货运流量上提振了很多,尤其是华达钢铁项目,虽然大件运输都基本上是走得水运,但是不可避免的一些零散件的运输,尤其是诸如来自昌州和昆湖、青溪这些地方的货物都还是要走陆运,所以昌宋公路的车流量大了许多。

  中间又拐下了昌宋公路把杨达金送回了遂安县委,耽搁了二十分钟,所以当大切诺基驶入宋州城区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大切诺基驶入常委院,自动栏杆缓缓升起,陆为民这辆车对于常委院的保安们都很熟悉了,保安室的视线很好,可以在二十米之外就看到汽车,远远看见灯光,再看一看车牌,保安们就能分辨出是谁的车。

  萧樱驾驶着这俩大切诺基快速驶入,没有一点儿停顿,这昌宋公路一百多公里的驾驶也对她的技术有很大提升,学会驾驶之后和其他新手一样,也是技痒难熬,一直想找车练一练试一试手,可文化局车很有限,除了何靖有专车外,其他几位副局长都只能由办公室安排用车,萧樱也不好意思去借办公室车用,所以只能忍着。

  这一次有机会一下子就开一百多公路,也算是好好过了一把瘾,尤其是昌宋公路路况好,更适合她这种新手,昌州市区复杂的道路也让她很憋气。一直上了昌宋公路才算是舒心,进了宋州市区又得小心翼翼,一直到进入常委院。

  萧樱泊好车,熄了火。却听到车后传来均匀的鼾声,扭过头一看,陆为民早已经歪倒在车座上,靠着车门陷入了熟睡状态。

  她有些犹豫。抬手看了看表,十一点四十五了,很晚了,自己这样离开。把陆为民搁在车上也不太妥,她叹了一口气,下车。拉开另一边车门。推了推陆为民,“为民,到家了,回去再睡,……”

  “不嘛,让我再睡一会儿,……”陆为民嘟囔着。萧樱去拉的胳膊,却被他挥手挡开。

  “不行,回家再去睡,听话,快点儿,……”萧樱突然觉得自己这口吻怎么好像一个母亲再要求孩子,或者说更像姐姐叮嘱顽皮的弟弟,心里也有些奇异的感觉。

  “不嘛,这儿挺舒服,唔,萧樱,你走吧,唔,你怎么回去?要不,你就开车回去,我下来回家睡。”陆为民酒意正浓,酱香型的郎酒,加之后边又来了一瓶红酒,没彻底倒下,算是幸运,这小睡一会儿的感觉真舒服,但是也让酒劲儿更甚。

  踉踉跄跄的下了车,萧樱也不吭声,关上车门,搀扶着陆为民步入门口的竹林夹道。

  也幸好这常委院都是单家独院,而且陆为民选择这一幢,也是最偏远的一幢,和其他周邻几栋都相隔甚远,最近的也在四十米开外,而且隔着专门栽植的林带,不语被人看见。

  陆为民虽然觉得身体有些发飘,但是却发现自己神志却越发清醒,只是思维却像是天马行空那样漫步,时而东,时而西,一些平时想不到甚至不敢想的东西都像是如此被磁石吸引的铁屑一般飞射而来,进入自己脑海中。

  萧樱个头并不高,一米六六,搀扶着接近一米八的陆为民这个大个子,就显得有点儿吃力了,不得不紧紧的靠着陆为民,用自己身体来作为陆为民的依靠。

  陆为民胳膊被萧樱抱着,无意间紧靠在萧樱胸前,萧樱倒没太在意,但是陆为民却有些感觉了。

  萧樱上身只穿了一件深红色的短袖绣花衬衣,内衣只有一条菲薄的丝质胸罩,夏日里汗意浓,萧樱胸部不算太大,所以喜欢穿这种薄丝质的胸罩,这会儿被陆为民胳膊一挤压,那份茁壮挺拔的弹性立时就反馈到了陆为民大脑神经中,原本一直隐藏陆为民内心深处的某种绮思就慢慢的发酵起来。

  把陆为民扶到门口,萧樱在陆为民腰际找钥匙包,却没找到,“你的钥匙呢?”

  “在裤包里,我来拿。”陆为民想要挣脱萧樱的搀扶,车上坐着,钥匙包有些硌人,所以陆为民取下来放在裤包里。

  “我来吧。”萧樱也没想太多,伸手探入陆为民裤包,摸索着,却突然碰撞到一个硬邦邦热乎乎的东西,萧樱还没有反应过来,顺手捏了捏,陡然明白过来,羞得满脸通红,嘴里忍不住“啊”了一声。

  陆为民只穿了一条单薄的宽松西裤,内里只有一条平角短裤,或许是刚才感受到了萧樱胸前那对茁壮蓓蕾的刺激,一直处于沉睡状态的*也有些复苏,却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会被萧樱偶然间这么一拿捏,还真有点儿挑逗的感觉。

  陆为民只觉得自己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呼吸也顿时急促起来,借助着门口的灯光,看见萧樱羞红的脸颊和微微颤栗的身体,陆为民有一种想要爆发的冲动,但看见萧樱咬着嘴唇,找到了钥匙包,陆为民压抑住了自己几乎要溢出来的*,只是深呼吸了一下,克制住自己的冲动。

  打开门,已经把心都提到嗓子眼儿的萧樱才算是稍稍松了一口气,她不是感受不到身畔这个男人身体的变化,那一刻这个男人的身体温度似乎都增高了几度,想到自己傻傻的碰到了居然还去捏了一把,萧樱就羞意难抑,自己怎么会这么笨,想不到那是什么东西?

  进了屋,陆为民一屁股坐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萧樱对陆为民这个家还是比较熟悉的,替他去到了一杯凉水过来,递给他,陆为民一饮而尽,却并未能浇熄他内心熊熊燃烧的火焰。

  “为民,你早点上去休息吧。”萧樱犹豫了一下,看陆为民那个样子仍然是酒劲儿未消,换了平常,她可以留下来照看他,但是今天,她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弄不好可能就要出事儿,她不敢留下来。

  “没事儿,我上去睡了,你走吧,帮我把门带上就行,你就开车回去,这么晚了,别走夜路。”陆为民摆摆手,摇摇晃晃的起身,扶着上楼的栏杆往上走,他也知道如果再不分开,只怕就真要发生一点儿什么事儿了。

  看见陆为民踉跄着上楼,一步踩滑,险些跌一跤,萧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就跑过去扶着他,心里却安慰自己,扶他上楼躺上床,自己就走。

  这短短几步路,却像是有几里路,萧樱身上汗意都涌了出来,一直把陆为民扶到床畔,陆为民几乎是强压住内心的*,翻身躺了下去。

  见对方终于安然躺了下去,萧樱也轻轻舒了一口气,放下大半颗心,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举得自己似乎又有点儿说不出的隐隐失望,就像是以为会发生一点儿什么,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那种失望。

  下了楼,看见摆放在茶几上的水杯,萧樱想了想,又替陆为民接了一杯水,上楼搁在陆为民床头柜上,轻声道:“为民,水在床头柜上,你好好睡一觉,我走了。”

  听见萧樱下楼的脚步声,陆为民也放松了自己内心的缰绳,一种莫名的失望和烦躁陡然涌荡在心间,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情绪,一种说不出的烦闷焦躁,但当那一阵脚步声又重新上楼来时,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惊奇和隐隐的期待。

  当萧樱把水杯放好,言语落定准备离开时,陆为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翻身一把牵住萧樱的手,就在萧樱惊惶的声音还在喉咙间打转时,便滚落床第间。

  没等萧樱叫出声来,陆为民已经轻轻的把萧樱揽入怀中,双手勒住萧樱柔软平坦的小腹,轻轻嗅着萧樱那清甜柔美的洗发水香气,将自己的脸颊贴在萧樱的脑后,“别走。”

  “不,为民,不行,我们不能……”萧樱惶急的道。

  “没什么不能,男未婚,女未嫁,没什么不能,我喜欢你,你对我有意,……”陆为民语气轻柔,但是格外坚定。

  “不,为民,我们不能这样,不行,我承认我对你有好感,但是你身份不一样了,你以后前程似锦,不能在这上边犯错误,真的,……”萧樱有些艰难的按住陆为民穿越了她的衬衣下摆,在她腰际温软柔腻的小腹上摩挲的手,不准对方向上游动,“我们跨越了这一步,就再也难以相处,人言可畏,……”

  陆为民不吭声,只是坚定而温柔的挣脱萧樱的手,一边亲吻着萧樱的发丝,然后沿着发际,滑落到对方的耳垂,小心的噙住,咬了一咬。

  被陆为民这一咬耳垂,萧樱半身都酥麻下来,再也无力制止陆为民的行动,只能听凭陆为民的双手挑开自己的奶罩,握住那对圆润茁壮的肉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