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三十六节 勇于任事,勇于承担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三十六节 勇于任事,勇于承担

  “不行!老宋,这个时候发布警报,依据何在?那边情况已经控制下来了,这边情况肯定能控制下来,市公安局和分局的所有力量都往这边再赶,最多半个小时就能全部到位,我已经让区里把所有抢险物资在往这边运送了,坚持一个小时,一切就能就绪!”

  听得宋金涛的意见,岳唯斌敏锐的意识到危机即将来临,这个时候提出要向全市老百姓发出洪水袭城的警报,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洪水会从八里湖破堤而出,而八里湖是沙洲区更是自己负责的地段,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绝路上推!

  岳唯斌当然不能答应。

  更何况这只是一种可能,从现在的局面来看,还根本没有到那种地步,这个宋金涛却提出来要提前拉响警报,是何用意?

  岳唯斌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脸色依然阴晴不定的陆为民,他知道宋金涛是陆为民从泽口调过来的人,之前宋金涛和陆为民就有些瓜葛,莫不是这家伙和陆为民商量到了一条道上,故意要用这方式来整自己?

  不管最终洪水有没有破堤,只要这个警报一发出,那么市委市政府就会形成一个印象,洪水破堤是从沙洲境内而出,而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自己就丢不掉这个帽子了。

  “岳书记,您看到了,这一片几处都出现了管涌的现象了,现在压堤围井用的土袋根本就不够用,要从其他地方调也完全来不及了,这一片一旦翻水。也许就是立即塌陷溃堤,市里边必须要提前发出警报,否则老百姓毫无准备,这深夜里,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我们必须要为此负责!”

  宋金涛知道这肯定也得罪岳唯斌,但是从一个人民警察的角度来说,他必须要把话讲透,八里湖堤一旦溃堤,洪水汹涌而入,首当其冲的就是沙洲区所在的市区,就算是不会横扫而过,但是迅速积累起来的洪水也会很快将这一片淹没,至少像一楼和一些低洼地段都会不可避免的遭受袭击。

  “没有那么夸张,物资我们可以马上运来。全市抢险队伍都正在往这里赶,最多半个小时,他们就都能到位,只要坚持住这一会儿……”

  岳唯斌摇摇头,坚决不同意。

  “岳书记。坚持不到那个时候了。他们来了也无济于事,这不是人多就能解决问题的,这一片发现时间太晚了一些,如果早点儿发现,还能做一些准备,现在恐怕有些来不及了,等到土袋块石拉过来,已经晚了,岳书记,我知道这个决定不容易下。但是我们得面对现实,……”宋金涛咬着牙道:“谁都不愿意做这个决定,但是却不能不……”

  “够了,老宋,情况还没有到那一步!”岳唯斌挥手粗暴的打断宋金涛的话,“这个时候冒然提出要拉响警报,这是什么时候?深更半夜,凌晨两点,老百姓毫无心理准备,也许本来没有什么大事儿,就要被你这么弄出大乱子来,我不同意先继续全力以赴的抢险,争取把险情控制下来,确保堤坝安全!”

  “抢险肯定是全力以赴,但是现实状况摆在这里,一旦失控,而老百姓又没有事先得到预警,问题就会非常严重,甚至不可预测,岳书记,真的是不能再耽搁了。”宋金涛急得额际冒汗,“我不是要推卸责任,真要到那时候,你连预警的时间都没有,那才要真的出乱子!我参加过多次抗洪抢险,这种情况我也见过,随时都可能出现溃堤现象!”

  两个人在争论的时候,陆为民内心也在进行激烈的斗争,宋金涛说得没错,一旦溃堤,市区老百姓如果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只是一般性的预警是难以让那些处于较低地势的老百姓撤离的,而且涉及到那么多财产,老百姓肯定不愿意撤离,而一旦溃堤,洪水来袭,那可能就是要出大事。

  但岳唯斌所说也并非毫无道理,这个时候突然启动最高紧急响应,老百姓睡得懵懵懂懂,都往外跑,真要出点儿什么乱子,也不可收拾,尤其是最后堤坝又没有出问题,这也不好交代,肯定要引发对市委市政府的猛烈抨击,而作为决策者,绝对就要承受更大的压力,事后甚至可能要追究责任。

  “唯斌,金涛,这个事情必须要做一个决断,尚书记和童市长正在往这边赶,但是我估计不能等到他们来了,他们不了解现场情况,现在是争分夺秒,必须要马上作出决定。”

  陆为民仔细地看了一眼周边的情况,的确如宋金涛所说,堤坝周边已经开始大量渗水,虽然武警和公安全力以赴,但是很显然在这一段上土袋和块石准备得不够充足,而要从其他地段调过来,在时间上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陆市长,你的意思是……”岳唯斌脸色有些难看,看着陆为民。

  “现在情况非常紧急了,虽然那边情况控制住了,但是这边非常危急,我觉得需要做出决断。我马上向尚书记汇报,表明我的意思,立即启动最高级别的防洪抢险应急响应,要求市区各街道立即行动起来,要求群众立即从低矮地势处撤离,居住在一楼的群众必须要马上叫起来,避免猝不及防,……”

  看见陆为民严峻的目光望过来,岳唯斌也有些犹豫,他何尝不知道这是在走钢丝,一旦判断失误,那肯定要受到影响,而且这恰恰又是在沙洲区境内,最终追究责任,他也是跑不掉,尤其是这种情况下。

  “陆市长,虽然我不同意你的判断,但是出于对老百姓安全负责,我同意向市委汇报建立立即启动最高级别紧急响应,区里边也服从市里的决定,立即启动最高级别应急响应。”岳唯斌一咬牙,点了点头。

  陆为民和宋金涛都松了一口气,陆为民还有些略感惊讶,在他印象中,岳唯斌似乎不是这么容易能够作出这样决断的人。

  “很好,唯斌,我来向尚书记和童市长汇报,你立即下达命令,启动你们沙洲区的最高级别应急响应,我相信尚书记和童市长会同意我们的判断!”陆为民顿了一顿,才又道:“如果因为判断失误,造成的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

  岳唯斌和宋金涛心里都是一震,这也就意味着陆为民把一切责任都扛了起来,这可不简单。

  “陆市长,……”岳唯斌略一沉吟,虽然内心里有些佩服陆为民的勇气,但是他岳唯斌也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从群众安全角度来说,我也赞同先行启动最高级别应急响应,这也是我们沙州区委区政府的一致意见!”

  宋金涛内心却是更加感动,陆为民这是把决定建立在了对他的分析判断只上了,认可了他判断的这一段恐怕保不住要出现溃堤的情况这一结果,这也让他压力倍增,如果这一段湖堤真的通过努力保住了,这边又启动了最要应急响应,那事情就大条了,这也罢了,如果因为启动最高级别应急响应而引发了其他一些后果,那才真不好交代了。

  陆为民迅速向尚权智作了汇报,尚权智正在赶来的路上,听到陆为民这么一说,确认了陆为民的判断之后,终于同意了陆为民的意见,启动全市最高级别的防汛抢险应急响应。

  打完电话之后,陆为民又向童云松做了简短汇报,这才收线,看见宋金涛欲言又止的模样,“好了,金涛,赶紧去指挥吧,你也别担心了,我和唯斌书记的意见其实是一致的,老百姓的安全大于一切,就算是我们预判失误,顶多我们挨些骂,大不了做一个检讨,承认自己分析判断事物的能力有限罢了,可要出了事儿,那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宋金涛想说什么,最终却没有说,迅即投入到第一线战斗中去了。

  在陆为民打电话向尚权智汇报的时候,岳唯斌也迅速向相关部门单位下达了命令,要求各级部门单位都迅速启动最高级别应急预案。

  陆为民和岳唯斌交换了一眼目光,似乎都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有说。

  这个时候各路增援的抢险队伍都陆续赶到了,迅速投入了战斗,就看能不能把这个管涌势头压下去。

  但是陆为民估计难度很大,因为他注意到正如宋金涛所说,这一连串的渗水迹象已经预示着整个这一片恐怕都会出现管涌,而这一串的管涌现象发生,也就意味着整个这一段湖堤下边已经淘空松动,随时可能出现崩岸溃堤的局面,而只要有一段崩堤,那么也就意味着整个局面崩坏,就以目前的准备,根本无法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虽然预料到情况很糟糕,但是岳唯斌的表现还是让陆为民心里舒服了不少,对这位岳书记他印象不算太好,但是现在看来,至少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这个家伙还是靠得住的,不至于拉稀摆带。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