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四十五节 成熟女人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四十五节 成熟女人

  三姝公司开了一个非常靓丽的头,前世中经济型连锁酒店还要几年才会进入真正地爆发期,但是三姝酒店的出现提前引爆了这一个发展潮流。

  锦江之星也开始快速发展期,而且很明显把三姝视为了追赶目标,几乎在每一座一二线城市都和三姝展开了贴身肉搏。

  一步领先步步领先这个先手优势在这个时候就显现出来,而且有华民集团充裕的资金支持以及民生银行的重点扶持,三姝酒店几乎在每一座城市都压制住了锦江之星,锦江之星只能被动的追赶,而且在三线城市的布局锦江之星显然还力有未逮,无法像三姝那样大规模布局。

  而这种经济型连锁酒店的规模优势也越发显得重要,尤其是会员制带来的巨大实惠对于那些长期在外出差的客户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诱人的吸引,再加上三姝客栈在主要旅游景区的布局,也让大量的公务客户能够在休息之余与家庭成员一样享受到会员制带来的优惠,这也让三姝的全方位优势能够展现出来。

  陆为民很喜欢三姝目前的架构,既能分工合作各负其责,又能集中力量办大事,遇上特定情况大家又能够全力以赴,萧劲风也正是通过了三姝的发展才逐渐成熟起来,陆为民是一点一点的看到自己这个最要好的同学从一个很多方面都还十分稚嫩的新手成长成为可以独当一方的强人。

  隋立媛感受到身旁男人那火烫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游弋逡巡,凶猛的浪潮把她推上一波接一波的高峰,宛如云中漫步,恍惚飘渺,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得这样没羞没耻了,鼻息咻咻,喉音呢哝,那声音传入自己耳中,让她都觉得抬不起头来。

  但是她真的很享受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光。虽然她也知道自己和这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只能存于黑暗中,甚至随时可能断裂,但是她还是非常满足了。

  一个在乡里被千夫所指的荡妇**,一个被视为洪水猛兽的贱货破鞋,如果不是有隋棠,隋立媛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活下来,但是现在,老天爷似乎总是这样垂怜人。苦尽甘来,这一切如梦境般的生活,让隋立媛有时候一觉醒来躺在床上都不敢相信,老是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自己这样一个不过是连高中都没有毕业的,一直生活在洼崮那样的旮旯里的女人,居然也能在省城里光明正大的落足。而且还能当副总经理,有房有车,这一切不过是几年光景的变化,想一想都让人犹如梦中。

  而这一切都是身畔这个男人带来的,没有这个男人,自己也许还是那个在洼崮镇上被无数男人垂涎和无数女人戳脊梁骨谩骂的破鞋。

  对于陆为民的感情,隋立媛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用简单寻常的言语来形容,但她清楚一点,为了这个男人。她宁肯牺牲一切,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给自己的,而且不是用那种施舍恩赐的方式,是用一种让自己无比体面而又光明正大的方式证明自我,这让她尤为感动。

  明知道自己处于危险期,但是这个男人不喜欢用安全套,隋立媛也就任他去,大不了日后补吃两颗药罢了,她不愿意扫了陆为民的兴。陆为民喜欢。陆为民高兴,她就高兴。

  *************************************************************************************************************************

  毛巾被下的两具躯体终于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之后安静了下来。陆为民舒了一口气,极度的兴奋之后,略有一丝疲倦,而看着身旁的女人,已经瘫软如泥,似乎连手指头都无法动弹,唯有迷离的目光和绯红的肌肤证明这个女人已经陷入了**的恍惚中。

  深深的陷入在女人的身体中,陆为民仍然舍不得退出来,花径甬道中仍然有轻微的悸动,如同婴儿之口在吮吸,让陆为民有一种自己灵魂似乎都要被那种敲骨吸髓的吮吸所吸走的感觉。

  他喜欢这种感觉,是男人,就没有谁不喜欢这种感觉,完全占有而又专属自己的女人,这种征服和占有的感觉,你可以说很庸俗很下作,但是却无法否认,真的很爽,让人从精神到**的一种愉悦。

  隋立媛不是那种只有**而没有思想的女人,这也是陆为民迷恋对方的原因,看到隋立媛从一个山沟里的小寡妇一步一步在自己的调教培养下,如同破茧而出,慢慢绽放出其绚丽多姿的一面,这种成就感混合着男人的独占**,陆为民真的很享受。

  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似乎都不愿意打破这种美妙的静谧,就这样静静的相依相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女人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身体,陆为民在对方耳鬓间轻轻的吸了一口气,两具身体才分开来。

  “为民,这种快乐日子我们还能一直持续多久?”

  隋立媛的嗓子有些沙哑,全身没有一点力气,连她自己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一夜的缠绵,疯狂的冲撞迎合,如海潮拍打着礁石,她只记得自己从起初的呻吟到后来高亢的欢叫,就像那浪花被海波击打而起狠狠的砸在了那礁石上变得粉碎,时而宛转悠扬,时而清越高亢,隋立媛完全记不清当时为什么会发出那样不知羞耻的声音,但她知道自己那会儿很沉醉很享受。

  “为什么这么说?难道说谁能阻挡我们么?”陆为民拿起一个靠垫,斜靠在床头上,细声道。

  “为民,你该结婚了。”隋立媛语气里有了几分酸涩和犹豫,“也许我们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能不能继续下去,由我说了算,明白么?”陆为民威武霸气的扭过头来,探手握住隋立媛的下颌,注视着对方,“一切听我的,明白么?”

  隋立媛注视着陆为民幽黑如钻的眸子,半晌没有说话,最终还是屈服在了陆为民坚定而执着的目光下,“为民,你真的需要一个家庭了,不管你日后想干什么,怎么做,但是没有一个稳定的家庭,那你始终没有成熟,这不是我说的,而是别人都会这样看。”

  “这方面的事情,我有分寸。”话说得很笃定,但陆为民心里却没有半点头绪。

  无论是苏燕青还是穆檀,抑或是甄婕,似乎都有着这样那样的障碍,从感情上来说,选苏燕青和不选苏燕青,是矛盾的,穆檀也许是最合适的,不涉及其他,而甄婕,如果没有甄妮,也许有这种可能,但是有了甄妮,一切都……

  隋立媛心里松了一口气,连她自己都发现了,自己似乎对陆为民的这个态度很矛盾,陆为民结婚是迟早的事,结婚之后会怎么样,谁也不好说,而自己好像既希望陆为民真的在这方面斩情断性,不在对自己有什么特殊感情,但是又怕陆为民真的和自己一刀两断,恩断义绝,那也是一种伤害。

  ……

  隋立媛买的房子是一套二手房,八十年代的老房子,但是胜在环境优雅,一个比较早的商品房小区,而且窗户外还有一个小花园。

  陆为民对隋立媛选择了这一趟一套有些偏僻的小区很是惊讶,不过这儿老式小区的绿地和停车场都还算宽阔。

  “隋棠考上大学之后,这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这里环境挺好的,你看这个小花园,我打算栽培一些葡萄,让藤蔓遮住阳光,还可以享受葡萄。”隋立媛似乎很享受这里的环境,“夏日里在藤架下,坐一会儿,看看书,想想事儿,挺好。”

  “你现在还有时间看书么?”陆为民撑起身体,笑着问道。

  “哎,我很喜欢这种充实忙碌,但是我又希望自己能有充裕的时间来读读书,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可真是矛盾呢。”隋立媛弯下身体,似乎在床畔寻找着被陆为民不知道扔到哪儿去了的蕾丝内裤,雪白粉腻的裸背和两瓣如剖开雪梨一般的臀瓣呈现在陆为民眼前,让才品尝了这具体身体丰美的他再度口干舌燥。

  陆为民也很喜欢隋立媛此时的小儿女模样,只有这个时候的隋立媛才是纯净无暇的,那种矛盾的心情和自问自答的语气,让陆为民总有一种保护者的感觉。

  “劲风这边甩手了,他的心思都扑到房地产公司那边上去了,恐怕你们就要多操心了。”陆为民探手抚摸着那分成两瓣的雪梨,硕大雪嫩的臀瓣肌肉在他手里沉甸甸的,遭到袭击的隋立媛“呀”了一声,娇嗔着掩着胸腹要地,瞪了陆为民一眼,蹲下身子,在衣柜下的抽屉里找出一条白色的纯棉内裤。

  “我不想多操心,我觉得现在挺好,朱杏儿和范莲,还有石梅,她们都比我强,我尽我所能,但是我不想去做超出我能力的事情,那样既太累,也不好。”隋立媛伸直腿,背着陆为民,把内裤拉上身,看得陆为民心旌动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520xs.)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520xs.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