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四十六节 陆为民的人生观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四十六节 陆为民的人生观

  隋立媛是一个十分知足的女人,既不属于那种不求上进,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类型,又不是那种为了事业不顾一切奋斗拼搏的,她并不适合扛起重担,而适合协助别人处理一方面事务,现在这种角色对她正适合,所以她很满足也很享受现在的工作生活。

  当然隋立媛也知道要想在这个位置上坐稳,就需要做得更好,不能因为她是三姝公司的大股东就成为特例,那样还不如当一个非执行董事,所以她也很努力的学习,让自己适应公司发展变化。

  总而言之,她非常珍惜现在,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陆为民能隔三岔五来自己这里一趟,哪怕是一个月来自己这里一回,她也很满足了,幸福给予自己太多,她怕自己没有这个福缘,承受不起,哪怕她一样渴望男人的爱抚亲密,渴望男人对自己的征服,但她也不愿因为自己渴望太多,反而破坏了现在这种安定。

  所以她对陆为民的婚姻充满了担心和期望,为陆为民着想,她知道陆为民该结婚了,而且结婚之后也不该和自己往来了,而她内心又有一种奢望,奢望自己和陆为民这种关系能够隐蔽的维持下来,哪怕陆为民一个月甚至两个月来自己这里一趟,也能够让自己满足了,这是一种从心理到生理上的满足,她发现自己已经有了这种依赖性,只要有这份希望在,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就充满着阳光。

  对于隋立媛的自我评价,陆为民也很高兴,这是一个真正在各方面都成熟起来的女人,知道自己的分量,能够正确的评判形势,有一颗知足常乐的心。从不奢望去追求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这样的女人值得好好珍惜,尤其是在和自己又有这样一段孽缘的情形下。

  陆为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本身也没有纯粹的黑白之分,无论是人或事。都存在矛盾,更多的都是介乎于黑白之间的灰色,只不过有些人有些事是浅灰,有些人有些事则是深灰。

  浅灰的可以浅得接近于白色,但是绝不可能是纯白色,只要你仔细寻找总由于那么一丝阴影,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就是最好的诠释;有的是深灰。深得接近于黑色,但是无论有多么深,都不可能是纯粹的黑色,你总能从其中找到一抹亮色或者暖色。

  陆为民给自己下的定论就是大节不亏。小节不拘,这对于很多人来说也许很难做到,小节不慎就很容易导致大节不保,这是古理,但是对于陆为民来说。他觉得也许自己可以做到。

  多一世为人,已经让他具备了比常人更多的抗御能力,而这几年的商场上的布局,也让他不再需要在物质需求方面有什么掣肘,正所谓江湖当然险恶。但是已经很难险恶到自己头上来了,或许官场上还会有无数风风雨雨跌宕起伏,但是对于自己来说,只要政治道路不犯错,经济方面不下水,真的很难再险恶到自己头上,当然也不排除有人刻意针对自己的所谓“小节”而采取的行动,但如果到那一步自己都懵然无知,还被人所构陷而栽筋斗,那也就真的无话可说了。

  看见隋立媛穿上一件宽松的t恤,t恤下摆遮掩住了臀部,更增添了几分诱人的气息,似乎有些犹豫,但是在陆为民的目光下,隋立媛还是重新回到了床上,依偎在陆为民身旁,却没有说话。

  陆为民抚弄着隋立媛乌黑油润的长发,轻轻嗅着发丝带来的清香。

  隋立媛平时都是把长发完成一个巨大的发髻,然后用发网包裹坠在脑后,只有在家中才把长发放开散落下来,而陆为民尤为喜欢隋立媛这种彻底放松的慵懒气息。

  “不想做就不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别太辛苦自己,人生一世,既要有所追求,但是也不要刻意去追求。”陆为民淡淡的道:“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人就需要追求自己生活的质量,工作只是其中一部分,保持自己心境的愉悦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你觉得工作让你愉快,那么就去工作,如果说你觉得放弃这份工作更让你轻松,那么就放弃。”

  隋立媛无声的点点头,只是把头靠在陆为民肩头上,“现在我挺好,真的,但是我觉得你心境似乎不是太好,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还是其他原因……”

  “嗯,多方面的,工作压力大是一方面,也还有其他因素,比如你从来不来宋州看我。”陆为民看了隋立媛一眼,调笑着。

  隋立媛脸一烫,但是想到陆为民一个人在宋州,那么大一幢房子,独自一人,而且工作压力那么大,没有人陪伴,加之他从情况熟悉朋友众多的丰州调到宋州,肯定有些不太适应,尤其是当到这个位置,就算是有很多人想来攀附结识,那多半也是有目的,他肯定要有所警惕,这种情形下,难免会觉得孤独寂寞。

  “你真的想我来?”隋立媛内心对去宋州陪陆为民当然也是千肯百愿的,但是却又害怕真的会给陆为民带来危险,犹豫了一阵才嘤咛道:“我过来没啥,可是住你那儿不方便,万一被人觉察了,……”

  “嗯,哪有那么危险?那一晚你不也就住在那里了?”陆为民轻笑,把怀中女人搂得更紧,“来得太频繁当然会有风险,不过一个月悄悄来一回没问题吧?”

  似乎感觉到身旁男人体温上升,隋立媛有些羞涩的扭动了一下身体,“我看情况吧,嗯,难道你就没有……”

  “你想说什么?我有没有其他女人?”陆为民有些好笑,隋立媛还是第一次问及自己的私生活,他还以为这个女人不会问这方面的问题呢,看来只要是女人,似乎都不可能对此无动于衷,只是需要选择时机而已。

  隋立媛羞得狠狠的扭了陆为民一把腰上的肌肉,疼的陆为民呲牙咧嘴,这个女人某些方面却像一个尚未成熟的少女,让人心痒难熬。

  “嗯,我说我没有你肯定不会相信,也不符合现实。”陆为民斟酌了一下言辞,平静的道:“人的一生中总会遇到一些事情,我不否认会有一些让我怦然心动的人和事,就如同你一样,那一日第一次见面,你的骁悍泼辣和你日后的温驯娴雅,都让我觉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然而却结合在一个人身上,嗯,那时候,你就吸引住了我。”

  “我觉得我运气挺好,美好的东西总是会被我拭去表面的尘埃,让我慧眼识珠,能够真正领略最美丽的一面,媛子,我觉得你对我来说,就是如此,……”

  隋立媛的问题被陆为民一下子给岔开了,醉人的情话从这个男人嘴里出来,显得那样随意自然,但是却没有半点虚情假意,坦然诚挚的情意如绵绵江河,也如同润物无声的酒液轻而易举把她的心浸泡迷醉了,此时她只想好好的依偎在对方怀里好好享受这一刻,什么也不想。

  ***********************************************************************************************************************一觉醒来的时候,身畔已经没人了。

  陆为民伸了一个懒腰,床边早已叠好了换洗的衣物,包括平角内裤和t恤长裤,陆为民内心又是一阵说不出感触,也许这就是家的感觉。

  起床穿好衣物,听到厨房里的声音,陆为民踏进厨房,女人正在灶头忙乎着,热好的豆浆,还有煮好的荷包蛋外带醪糟,香味扑鼻。

  “你去坐着吧,我马上给你端上来。”隋立媛见陆为民进来了,赶紧道。

  陆为民轻轻亲了亲隋立媛脸颊,让隋立媛险些把碗打了,红着脸把陆为民推出去,陆为民这才欣欣然去洗漱。

  星期六也不会轻松,陆为民中午还要拜会副省长马思涵,宋州港的建设迫在眉睫,无论是苏谯还是叶河抑或是泽口,港口建设从来都不是一个小事情,如何最大限度利用省里的支持,也是一门艺术。

  马思涵是个很精明的人,待人接物极有风度,即便是无法替你办到,也总能让你觉得他是替你尽了力,不过陆为民却没有打算这一次也走空,除了宋州港,西(塔)遂(安)公路的立项也是下一步的大事,只是今年省里都在争取,要从省交通厅那里虎口夺食,难度不小。

  陆为民先前就已经通过马俊成进行了沟通,不过马思涵不是那种被儿子“绑架”的人,在这方面他有自己的主见,陆为民也很清楚,他只是希望在同等条件下自己能更有胜算。

  “你说交通厅?我们公司新来的小杨好想家就是交通厅的,他还是省高速公路建设开发公司辞职出来闯荡的,他不喜欢那份工作,据说和家里闹得很不愉快,他父亲好像是交通厅的一个领导呢,……”隋立媛听陆为民谈起他自己今天的工作安排,随口道。

  缺一节,争取明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