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五十节 妾生子,胃口很大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五十节 妾生子,胃口很大

  “照你这么一说,咱们宋州就是没戏啊?”陆为民不动声色,他知道段厚柏肯定还有后话。

  “马副省长今儿个说得嘴巴起泡,又喝了咱们这一顿酒,难道真是白费蜡?当然不可能,所以这戏肉还藏在下边,还得咱们自己好好琢磨。”段厚柏摇摇头。

  “得了,老段,别矫情了,说吧,这里边的戏肉你琢磨出来了,我也不傻,也品出点儿味道来,看看咱们想的是不是一样。”陆为民笑嘻嘻的道:“今儿个这杯大红袍,我私人请客。”

  “得,大红袍?这能有那么多大红袍么?武夷岩茶都叫大红袍还差不多,不过味道还不错,有点儿岩茶滋味儿。”段厚柏眯缝着眼睛,“为民市长,马副省长今儿个说了这么多,核心就是一句话,有政策没资金,自个儿去争取吧。”

  陆为民笑了起来,“政策有高有低,可松可紧,弹性幅度太大,我们撅着屁股卖命使力的弄点儿东西回来,被他们一句话给否了,那日后还怎么开展工作,怎么赢得别人信任?”

  “嗯,所以先前就得把底线敲定,别含糊其辞,让我们也不敢下决心,马副省长是不敢表这个态的,得找邵荣他们两位才敢拍这个板。”段厚柏也揣摩出陆为民的意图来,他知道这位年轻的副市长素来以胆子大、点子多、路子野出名,不少动作出来都是争议很大,但是不容否认的是他所做的,的的确确都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就这么一点,尚童二人就得要支持他。

  “唔,看来省里也只能给咱们宋州和西梁这些地方一丁点儿政策支持了,和昆湖、洛门以及桂平、普明这些地方比,咱们也就是一个不受待见的妾生子啊。”陆为民哀叹道。

  “妾生子?差不多吧,谁让咱们自个儿不争气呢?早十年。咱们还能和昌州争一争嫡长子呢,嘿嘿,十年时间,弹指一挥间,居然就变成了妾生子,为民市长,你说这算个啥事儿啊?”

  段厚柏也是抚掌拍腿不已,多喝了两杯。让他今天也有些失态,平常沉稳慎言的形象也不复存在,让陆为民也看到了这家伙血性的一面。

  “谁也不是天生的嫡长子,妾生子也能乌鸡变凤凰,西梁原来还是奴婢生子呢,这几年发展快了。也就变妾生子了,按照这发展速度,没准儿再隔几年就能成嫡子了。”

  陆为民对此倒是很看得开,宋州落后了,伟人都说落后就要挨打,现在宋州不说挨打,但是肯定会不受重视,要想改变形象,那你就得拿出自己的实力来。当你的gdp和经济地位和昌州不相上下时,你试试,看看谁还敢不把你放在眼里?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为民市长,那就请您为了咱们宋州重新恢复嫡子的地位努力吧,怎么看今年咱们宋州都有点儿新气象的感觉了,我这把老骨头现在都有点儿耐不住了,本来想趁着有合适机会早一点儿到人大或者政协那个专委会去过渡过渡的,被你这么一折腾,我现在又有些舍不得了。还真想跟着您折腾出一点事儿来呢。”

  段厚柏的恭维颇有水准。至少陆为民一点儿都不抗拒。

  “老段,你刚才说的几点都说到了点子上。省里边肯定会有大动作,只是到了咱们头上,恐怕也就是一些政策支持了,我也没指望省里能给咱们多少实质性的东西,就像你说的,桂平、普明和洛门这些拦路虎挡在咱们前面,昌宋公路也算是一级公路,对咱们宋州也有了一个交代,另外宋州港也会给一些支持,所以不太可能再给咱们什么实质性好处了,得知足。”陆为民语气变得坚定起来,“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们就放弃了,西宋高速我觉得从价值和意义上都不小,至少在吸引资本进来这一点上,我觉得是有吸引力的。”

  段厚柏沉吟了一下,“为民市长,你是打算从省里把西宋高速公路的建设经营权拿下来?拿下来后,您打算怎么做?”

  “嗯,是有这个打算,西宋高速从现在看来,建成之后估计两三年内都不会有盈利的希望,如果西梁和宋州的经济增速能保持今年的姿态,我预计三年后可能会有变化,所以这里边还是蕴藏着比较大的风险,西梁和宋州的财政状况都不太好,要以两个地市的政府来承担肯定不现实,一百四十多公里,跨越两个地市五个县市区,建设成本估计至少在四十多个亿,光是银行利息都是一笔相当大的负担,我们承受不起,只能考虑从外部引资。”陆为民分析着,慢慢道:“我原本考虑私人资本也可以参与,但是现在觉得一方面目前政治环境是否合适,另一方面国内银行贷款利率太高,私人资本估计也有一定难度,如果能够吸引外资来,这方面可能更容易,而且也更容易赢得高层的认可支持。”

  段厚柏接上话道:“外资进来有好处有坏处,利率是一个问题,在政治得分上对地方政府也是一大优势,我觉得应该尽可能争取外资,当然在这个问题上还得要省里点头,但我看其他兄弟省市已经有了这个先例,在法律和政治层面上问题不大,应该说还是一个鼓励和支持的态度,只是投资额度这么大,如果单纯是外资来,一来对方肯定有担心,二来也不符合国家高层面的一些态度,所以合资合作是最好的,所以我觉得不妨在资本来源上丰富一些,比如外资、私人资本都可以进来,省里的省高速公路建设发展公司如果愿意进来,也欢迎,我们市交建发司也要加入,甚至也可以欢迎一些国有企业甚至上市企业的作为财务投资进来参股,这样我觉得可以最大限度缩减各方风险,同时最大限度利用各方的资源,也为我们下一步在这方面的建设发展打下好的基础。”

  段厚柏的话说到了陆为民心坎上,建设高速公路是一个吞金的窟窿,对资金需求很大,而就目前形势来看,今后几年都会是高速公路建设的黄金时期,但是昌江又是一个穷省,财力不足迫使必须要从外部和民间寻找资金,但高速公路营运权又是一个比较敏感的领域,尤其是一些思想较为保守的领导干部很容易把引入外资在这个领域联想得太过“丰富”,所以陆为民觉得如果把资本来源丰富一些,也可以减轻某些人在这反面不必要的“担心”,段厚柏显然是揣摩到了自己意图。

  “嗯,老段,我看这事儿就要按照这个路子来走,你先回去准备一下这方面的范例资料,星期一我们一起向尚书记和童市长汇报一下我们获得的情况,这种事情事不宜迟,各方面都要动起来,越早越好。”陆为民狠狠的一挥手,“没有王屠户,难道还就只能吃带毛猪了?咱们也不羡慕谁,不等不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段厚柏回宋州之后,陆为民又细细的琢磨了好一阵,今年国际国内受亚洲金融风暴影响,经济形势都出现动荡,而印尼排华事件也引发了轩然大波,东南亚华人资本也开始撤离印尼,远东实业(林氏)的资本也正在通过各种渠道加速从印尼的撤离,大量资本的撤离继续投资渠道,陆为民觉得这正是自己的机会。

  像高速公路这样的属于公共交通服务体系的投资,在短期内盈利能力也许不那么令人满意,但是从长远来看,却是一个稳定的获利项目,在这一点上陆为民相信林家不会看不到,现在省里既然有这个意图,倒是不妨抓住。

  陆为民的想法远不止西宋高速,在他看来西宋高速固然重要,但是宋(州)宜(山)高速的价值和意义也并不逊色,宜山这两年经济增速虽然放缓,但是其经济总量仍然在全省高于西梁和宋州,这条高速公路建成的话将使得从昌西到昌北再到昌东北形成一道略带弧形的线路,甚至还可以延伸到黎阳,与青(溪)昌(州)昆(州)洛(门)这道以昌州为主的所谓昌江省的经济主轴线形成平行线,而这道线的核心就将是宋州。

  宋宜两地距离只有九十六公里,穿越叶河和宜山的樟城县,目前叶河与樟城之间甚至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宜山到宋州甚至需要先南下临溪再绕道走烈山或者更南端的梓城到宋州,而那样至少需要多绕道五十公里以上。

  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