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五十七节 危机将临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五十七节 危机将临

  云收雨散,本来心情不太好的甄婕也在陆为民的刻意恩爱缠绵之下精疲力竭,沉沉睡去,倒是陆为民好好睡了一宿,这个时候却显得精神极好,思维也处于最佳状态。

  看着女人依偎在身旁的脸颊上还隐隐有些泪痕,陆为民也知道甄婕心境承担了多么大的压力,夺人之爱在这个社会是要承担相当大的道德压力的,尤其是这还是亲姊妹,只怕立即就会变成千夫所指的贱人,可以想象得到甄婕的担忧惧怕。

  195厂就这么大个圈子,甄家以前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而陆家现在更是出了自己兄弟姐妹几人,俨然成为了195厂的“名门望族”代表的架势,甄家姐妹以前都是195厂子弟校的校花,现在却演变成了这种情形,委实让人难以接受。

  人言可畏,不是谁都能像自己这样经历了两世为人,心境早已经操练得百毒不侵了,甄婕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而且还一直是在大学这个象牙塔里读书、研究,对于外边世界的风风雨雨并没有太多的接触,所以在心理上根本无法做到泰然自若。

  甄妮回来该怎么办?对于甄妮来收,这无疑也是一个巨大伤害,但是陆为民却觉得也许甄妮最终会坦然面对,毕竟是在甄婕和自己走到一起之前甄妮和自己的感情就已经出现了问题,她远走乌克兰其实也就是一种变相的逃避和冷静,只是她可能也没有想到姐姐会和自己有了这样一层关系。

  对于甄婕来说,恐怕最难过的还是她自己的心理这一关。但是话又说回来,两个人真的可能走到一起么?甄婕也和自己说过,她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是她从未想过会和陆为民结婚,甚至她觉得两个人就这么偷偷摸摸在一起已经是极限,而要让她以横刀夺爱的方式公然面对195厂人的目光,她承受不了。无论甄妮是否在意。

  这是个无解之题。

  陆为民自我解嘲的笑了一笑,对自己来说,婚姻似乎也还真是一个无解之题。

  似乎那段感情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缺陷和障碍,让人难以获得满意的结果,也许从自己内心深处就从没有有过获得一份完整感情和婚姻的奢望。或者说就没想过自己这二次人生会在感情上也获得圆满,正是在这种心理暗示下,自己才会如此恣意妄为,放荡无忌?

  他吃不准。

  思路如天马行空,飘忽不定,把自己和甄氏姐妹的感情纠葛搁在一边。陆为民思绪重新回到昨晚的这顿莫名其妙的夜啤酒上来了,姚放看似在“释放善意”,想要和自己握手言和。但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姿态,无论是他还是自己都不会把这个问题放在心上,自己和他暂时也还不会有什么交葛,他当他的昆湖市委副书记。自己干自己的宋州常务副市长,顶多也就是两座城市会隔空对决,那也是良性竞争,也还轮不到他姚放和自己来说事儿。

  不过看得出来姚放还是颇有心机的,如梁炎所说,在团省委这家伙就开始有意识的拉拢人马,为他日后下放打基础。现在看起来这家伙这一手还是颇有成效的,倒还不能小觑了这个家伙在这些手腕上的本事,这方面倒是可以成为自己的借鉴,在这一点上自己就不如对方做的那么自然,那么富有成效。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这话说得的确是经验之谈,也许自己也该主动和章明泉、关恒、宋大成、齐元俊、冯西辉,甚至还包括巫嗣润、彭元国这些人联系走动一番了,现在看似大家的生活之间已经没有了交织,但是没准儿日后这些人就还会成为自己工作上的得力臂助。

  这些工作都需要一个长久和持续的培养,也是一个相互了解相互认可的过程,纵然章明泉和关恒他们和自己早就有了默契,但是时间和空间距离很容易让那种陌生和生疏在相互之间滋生,要消除这种距离,就需要不断的润滑和接触。

  自己到宋州这一年多时间里在这方面就有些轻慢疏忽了。

  陆为民思绪万千,马思涵给自己的这个消息也像是在黑夜里点了一盏灯,给自己也指明了方向。

  基础设施建设对一地经济的拉动是非常明显的,如果真的能够把西宋高速和宋宜高速这两个事情搞定,不说日后这会给宋州经济发展增添多少后劲儿,仅仅是这两个项目在宋州境内带动的就业和各种物资需要就能拉动相关产业不小,这一点陆为民很清楚,当初在阜头,最先打开局面也就是利用道路交通建设来拉动经济发展的,而和阜临公路以及阜双公路阜头段这些相比,西宋高速和宋宜高速其带来的拉动效应至少要高出几倍。

  只是马思涵透露出来的意思也还有一些不确定性,政策上会放宽的幅度究竟有多大,这还需要进一步细化明确,在没有获得这方面消息之前,陆为民还不好和林氏家族那边直接谈及实质,但倒是可以邀请林氏家族那边来宋州这边进行考察。

  想到这里陆为民又突然想起了即将来袭的洪水阴影,前世中就是在八月初会迎来一场最凶猛的洪峰袭击,对于宋州来说,只有熬过了这场风暴,才算是真正过关,只是现在却没有几个人把这件事情当成一回事儿,似乎八里湖的溃堤让宋州老百姓就以为洪水不过如此,这才是最让陆为民心焦的。

  只是现在陆为民也只能被动的等待,择机作最后的努力,他知道自己已经在这方面招徕了很多人的不满和埋怨,再要强行插手,只会起到反面作用。

  *************************************************************************************************************************

  日子就在陆为民忐忑不安的心境中一天一天过去了。

  陆为民也曾经幻想过是不是自己这个蝴蝶翅膀能够改变一些大事,事实上自己已经改变了一些东西,但是对于天气气候这样的事情,自己这蝴蝶翅膀能起到作用么?

  显然不能。从七月下旬中上游有开始出现大规模持续降雨时,陆为民就知道这事儿是完不了,不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洗礼,只怕今年这个夏天宋州是熬不过的。

  “去年的厄尔尼诺现象是前所未有的,这直接影响到了今年的汛情,不过前期我们宋州也经历了连续的洪峰过境,都没有出现大的问题,把里湖溃堤那也主要是部分地段的堤坝质量有问题,现在八里湖和九宫湖沿湖湖堤已经进行了全面加固,而且湖堤也有人经常查看驻守,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也有转任督促检查,所以陆市长你就请放心吧。”

  看着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市水利局局长石光辉言辞凿凿的在自己面前拍胸脯,陆为民就有些忍不住有想要打人的冲动,这个家伙真是说起谎话来简直不经大脑思考,撒谎水平简直老练成精,如果不是昨天晚上自己才去了沿江大堤查看情况,就真的会被这家伙给忽悠过去了。

  没错,沿江沿河沿湖的堤坝都有人驻守,但那是驻守么?打牌的打牌,喝夜啤酒的喝夜啤酒,来接班的人迟到早退现象相当普遍,这就是临阵待战状态?

  一个很普遍的心态就是江堤固若金汤,而且前边几拨洪水也都过去了,这江堤都成功的经受住了洪水的考验,绝对没问题。

  陆为民强压住内心的火气,抬了抬手,示意对方暂时别在那里打包票了,“老石,我知道前期你们也都做了很多工作,现在也进入了防汛最关键的阶段,长江中上游和蠡泽湖水系、洞庭湖水系的水位这一段时间都在不断攀升,洞庭湖那边情况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们蠡泽湖这十年的面积缩小了不少,调节长江水位的能力削弱了不少,我估摸着洞庭湖也和咱们差不离吧,另外沙河和宋河的水位也在暴涨,河堤上的防范务必要加强,……”

  “我已经和监察局的同志打了招呼,要他们加强河堤驻守干部职工的值班监督,你也别帮他们打掩护,昨晚我自个儿一个人去看了看,不是像你所说的那么好,万一有个不测,我怕谁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我提醒你一句,务必要……”

  石光辉真的有些不耐烦了,他当然知道这防汛的重要性,可是这所有工作早就布置下去了,该准备的都准备了,江堤河堤湖堤他也都检查过,是有些小疏忽,但是也不至于像陆市长所说的那么夸张,关键还是堤坝起作用,他觉得这陆市长真的是管得有些太宽了,难怪毕市长一说起这事儿,就有些不高兴,让自己看着办,陆市长怎么说怎么办,这不是把自己故意夹在里边难受么?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