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六十五节 觐见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六十五节 觐见

  站在窗前,陈昌俊看着窗外西沉的夕阳,静静的伫立着。

  街道上依然还有相当深的积水,间或还有那么一两个青壮汉子划着自制的简易木筏,或者就干脆弄来一两个绑在一起的大木床,划着水从街道上慢慢的晃过。

  没有一段时间,这些积水不会散去,市区里,宋城区全部进水,而且进水高度都不低,最深的地方高达三米,一些特殊地段部位更是深达五米;沙洲区也一差不多,百分之九十的地段都进了水,涌入市区的湖水与八里湖、九宫湖隔着湖堤对峙,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连《人民日报》的头版都刊载了一位记者航拍拍下的这张图片。

  麓溪、麓城、泽口、叶河几个区县的损失也相当大,麓溪区进水的区域达到百分之六十,泽口、叶河两县进水区域也占到百分之五十,就算是麓城也有百分之三十的区域被淹没了。

  经开区损失最为惨痛,尤其是一些企业损失惨重,经开区管委会因为没有做好充分的防洪准备,导致多个企业进水,机器设备和厂房都浸泡在水中,这也引来了一些企业负责人们的强烈不满,认为经开区管委会没有向他们提供足够的帮助,孙承利被尚书记和童市长骂得狗血淋头,据说已经被要求要在市委常委会上公开作出检讨,连总理来看望干部群众,孙承利都没有敢露面,陆为民这个家伙似乎又在展现他妖孽般的乌鸦嘴。

  揉了揉额际太阳穴。胀得突突的猛跳,说不出的难受,这也是疲劳过度的表现,陈昌俊叹了一口气,砸了咂嘴。有些寡淡的把手中烟蒂狠狠的捺在烟灰缸里,嘴里却说不出的苦涩。

  他知道这一局他又败了,而且败得很惨,不是因为陆为民的预言,而是陆为民在总理接见时的临场一搏。

  他不是没努力,在抗洪救灾的干部群众组织上,他自认为是殚精竭虑夜以继日,溃决口能够这么快得以堵住。市区内的人心安定,他相信自己的努力工作大家都是能看得到的,但是现在这一切似乎都被陆为民那临场一搏绽放出来的光芒给彻底掩盖了,而这个时候,陆为民大概又在卖弄着他那堪称绝才惊艳的口才,试图向总理展示他所谓的“才华”吧。

  这个陆为民太能抓住机遇了,但是他也得承认。抓住机遇是一回事,关键是这个家伙敢搏这一把。换了自己,敢么?陈昌俊不确定。

  当陆为民大胆的提出相较于灾后重建恢复的资金和物资,宋州更需要的高层的政策支持和扶持时,他觉得自己思维差一点就要停滞了,陆为民就站在他身旁,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陆为民就敢这么张口了。

  当时也只是短暂的一呆之后,陈昌俊就在观察总理和邵书记、荣省长的表情变化,邵书记和荣省长的表情有些复杂,但是陈昌俊认为那应该是偏负面的。但是总理的表情他的确看不出端倪来,话语的语气也吃不准,既像是有些带讥讽性质的揶揄,又像是半带鼓励性质的调侃,当时也让陈昌俊也有些窃喜。

  但是很快这种窃喜带来的快感就破碎了,当他从尚权智那里获知晚饭后总理要听尚书记、童市长汇报工作时,特意叫上了陆为民。他就知道这一局陆为民押对了,而且是大赚特赚。

  梅九龄被中纪委双规就宣布了杨永贵的“死刑”,虽然一时间还没有追究到杨永贵头上来,但是杨永贵在修建长江干流堤坝城区段时正是市政府的副市长,就是现在毕华胜这一角,能脱得了干系,用脚想也知道杨永贵栽定了。

  杨永贵一栽,谁来接任这个副书记就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陈昌俊相信以前就算是陆为民出尽风头,在这个人选上尚权智还是会向省委推荐自己,而童云松和魏行侠也未必会愿意见到陆为民一年三级跳,从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再到常务副市长,现在更要跃升副书记,这也并不符合童云松和魏行侠的意愿,他们应该更愿意让陆为民呆在常务副市长这个行政权力看似更大但是党内地位却更低一些的位置上。

  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了,如果陆为民能博得总理的另眼相看,这就不是尚书记和童云松他们能够左右的了,就连邵泾川和荣道声他们也不得不考虑总理的观感,当然这也就还包括对他们自身的观感。

  陈昌俊突然发现似乎从陆为民一到宋州,自己的命运也就陷入了某种怪圈,一种自己无法控制的怪圈,自己的命运不再由自己做主,自己的每一步都不得不面临着来自陆为民的竞争和挤压,最初陆为民担任宣传部长时他还不太在意,毕竟组织部长和宣传部长之间差距有多大,但是后来陆为民出人意料的兼任政法委书记,而且在这个位置上大展风采,就让他感到了一些压力和挑战,当陆为民纵身一跃成为常务副市长时,陈昌俊就觉察到了对方给自己带来的压迫和威胁深刻彻骨。

  而现在,似乎自己就要被对方甩在身后了,陈昌俊深沉的目光注视着窗外。

  没那么容易,陆为民也不是没有弱点没有破绽,决胜于须臾之间,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说谁胜谁负。

  *************************************************************************************************************************

  “坐吧,小陆市长,别那么拘谨。刚才我还和泾川、道声他们两位谈起你,听说你在丰州干得很不错啊,中昌文化旅游影视产业基地现在名声大噪,已经压过了无锡太湖影视基地一头,中央电视台和中影公司的拍摄剧组现在都是首选阜头影视文化基地,前一段时间广电总局的同志和我说起这件事情,称中昌文化旅游影视产业基地现在正在快步向我们国内最大最全面的影视拍摄基地发展,这让我颇感惊奇,我很感兴趣一个农业县怎么能脱胎换骨,正说有机会要了解一下,没想到你就是那个在阜头搞得风生水起的县委书记啊。”

  和尚权智和童云松打了招呼,示意他们入座后,总理锋利明亮的目光落在了陆为民身上,点点头,这才道。

  “总理过誉了,那也是凑着了机会,正巧华侨城有意到内地来发展,正好我有一个同学在南粤那边工作,帮我牵线搭桥,所以邀请他们来昌江这边看看,阜头的文化旅游资源相当丰富,他们看上了,最初本来是以搞旅游景区发展旅游产业为主,后来我们商量既然阜头的古建筑资源保护得很好,加上还有相当良好的水域资源,所以就琢磨是不是可以依托自然旅游资源和现有的文化历史资源为基础,结合造成一座让影视制作和文化旅游相结合的景区,所以才找上了中影公司,后来我一个在中宣部工作的同学又替我牵了牵线,联络上了中央电视台,这才最终促成了这桩合作‘姻缘’。”

  陆为民说得相当谦虚客气,总理眉峰微微扬起,朗声笑道:“能凑出这么大一桩合作‘姻缘’,那也不简单啊,小陆市长,好就是好,不用藏着掖着,有好的经验更到每一个地方都要带去并加以发展嘛,年轻人就要有点儿干劲闯劲,不要畏手畏脚,但是也需要遵循法律法规。”

  陆为民也是眼睛一亮,虽然知道按照规矩该尚权智和童云松先来汇报,但是现在却是一个挑起话题的好机会,他也顾不得许多,接上话茬:“总理,我们昌江的气氛素来很好,省委省府对于我们下边干部在工作上的摸索尝试一直是持支持和保护的态度,就算是在有些工作尝试中出现一些踩线,省委省府也是给予了宽容和理解,我觉得这恰恰是我们当前改革开放最需要的,无论是闯地雷阵还是踏入万丈深渊,我们都应当要有一往无前义无反顾的勇气,否则改革开放便不可能获得真正的成功!”

  “哈哈哈哈!”总理大笑了起来,笑声洪亮,震得会客厅都有些回音回响,他环顾四周,双手合叉,目光变得庄严坚决起来,“泾川,道声,这个小陆同志真有意思啊,用我自己的话来敲打我啊,真有意思!不错,我说过这些话,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改革开放就要埋头蛮干,不讲原则,不*律,当然我也并不是说改革就只能在旧有的框架里转圈子,我们要敢于突破,但是一要讲方法策略,二要结合自身实际,小步快走,边看边试,这样才能积跬步以至千里,……”

  第四更了,求几张月票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