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六十六节 即兴发挥,言辞铿锵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六十六节 即兴发挥,言辞铿锵

  “总理,小步快走在很多情况下是摸索尝试的最佳方式,也是摸着石头过河的一种高级表现形式,但是在方向性的问题上,我觉得却未必适合。”陆为民知道这个时候说这些话并不十分合适,过犹不及这个道理他懂,太过于咄咄逼人有时候会让领导觉得你是在哗众取宠,卖直取忠,但是他的确不想放过这样一个难得机会。

  这个时候自己的一举一动除了能够在总理心目中留下一个不一般的印象之外,他更希望自己的观点意见能够对总理有所触动,哪怕这种可能性相当渺小,但是他也愿意为此一搏。

  “哦?”总理目光一凝,注视着陆为民,微微点头,“小陆市长,看来你是有备而来,想要和我好好探讨一番啊。”

  邵泾川和荣道声的额际都有些微微见汗,目光如炬,牙关咬紧,瞪视着陆为民,尚权智和童立柱更是心急如焚,这个家伙怎么根本就不按先前说好的路数来,倒不是说怕这个抢了风头,而是担心陆为民这个家伙为了那些虚无的理论而忽略了正题,这才是他们最担心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邵、荣、尚、童等人表情态度的变化,总理大度的笑了笑,摆摆手,“别那么紧张,说内心话,我很愿意和基层的同志说说心里话,只不过很多基层的干部都被我头上这个乌纱帽给吓住了,束缚了,不敢畅所欲言,今天能遇上一个初生牛犊。我打心眼里高兴,小陆,今天时间很充裕,我给你这个机会,有什么。大胆说!你所说的方向性问题,是指什么?”

  陆为民定了定神,刚才的话已经出口,便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需要好好冷静一下心境,让自己的思路更明晰,言语组织更充分。

  “总理,我所说的方向性问题。是指我们国家在经济性质上的画地为牢,过分囿于经济性质上的差别,其结果是自我封闭,既无法充分吸引资金来发展产业,又使得内部竞争不足,培养出一批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最终导致整个产业在面对国外企业的竞争时失去竞争力。随着我国加入wto的谈判步伐日益加快和经济全球化趋势的无法阻挡,我们国内产业迎接国外产业竞争的势头不可避免。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大胆的放开一些,先让我们自己在国内的市场竞争中成长起来,再来共同面对外部的对手竞争呢?难道非要在跨国公司的大兵压境下一触即溃我们才能痛定思痛么?”

  陆为民没有指哪个具体产业,也没有谈及具体经济性质中画地为牢的具体指向,但是这些根本也不需要点明,大家都心明如镜,连邵泾川和荣道声都有些佩服陆为民这个家伙的猛劲儿,就敢在总理面前直言不讳的攻讦,这甚至就是直接针对国务院的某些政策制度了。

  总理眉峰耸动。似乎对陆为民言辞激烈的批评也有些震动,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样态度鲜明锋芒所指的观点了,印象中也只有一些和自己关系密切的理论界人士才能在自己面前这样直言不讳,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在昌江省的一个市里边听到,而且还是来自于一个市领导,颇有点让他感到意外又大为惊喜。

  “唔,还有么?”总理眉峰一掀。点点头。

  “还有。现在国家力推改革开放,改革是放在开放之前的,但是我觉得在重视程度上开放却在改革之上,改革是什么?就是改掉那些不合时宜不是以生产力发展的旧有观念和旧有框架,怎样更能促进经济的发展人民群众生活的改善,那么就应当怎么改,而不能死死的盯着制度规则,制度规则不一定是真理,法律法规也不一定是真理,任何东西都有一定的时效性,当现实需要和旧有制度发生碰撞时,就需要通过改革来完成这种转换,打破旧框架,探索创新,哪怕是突破了制度规则,那也是改革的一种表现,不应当视为惩治处理的对象!”

  “小陆,你好像言有所指啊,改革、开放是并行不悖的,为什么你会认为这里边有先后轻重呢?”总理没有回应他后边的那个观点,而是主动提及了陆为民前面的问题。

  “很简单,开放一大举措就是吸引外资来发展国民经济,改革就是解放生产力,那么如何解放生产力,私营经济已经成为当前经济发展的一大增长点,但是对于外资进入国内,相关职能部门举双手欢迎,制定各种法规政策给予扶持鼓励,各级党委政府是敞开胸怀拥抱款待,但是对于私营经济,迎接它们的却是各种约束限制和歧视,各种明的暗的门槛数不胜数,外资的本质就是外国人的私人经济体,为什么外国人的私有经济会受到本国如此高规格高待遇的欢迎,而对待我们国内的私有经济却总是口惠而实不至,甚至连口惠都没有,更多的却是存在于每一处空间和环节的限制约束呢?我真的不明白,这会不会被人视为宁与友邦不与家奴的另一种写照呢?难道说国家经济安全性也对外资也是没有一点防范么?”

  陆为民痛快淋漓的犀利言语让邵泾川和荣道声都是勃然变色,尚权智和童云松更是脸色变得有些青白,虚汗也从二人脊背渗了出来,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陆为民,你以为这里是哪里?这是在和谁说话?

  陆为民也知道这最后一句“宁予友邦不与家奴”的话有点儿愤青的味道了,但他真有点言不由己的冲动,虽然他知道这话很有可能会刺激到很多人,但是他还是不吐不快,他希望自己更为刻薄犀利的言语能够带来某些不一样的变化,他自己做不到,但是希望自己可以影响到足以影响全局的人。

  “呵呵,泾川,道声,是不是觉得有点儿振聋发聩的感觉?有点意思啊,虽然我不完全赞同小陆同志的观点,但是我很欣赏他的这份勇气,讲出自己心里话的勇气,在对待外资和私营经济的态度上,很多人认为国家在政策上给予外资太多优惠,这一点我不否认,当前我国经济还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特定阶段,我认为这个阶段在一定时间内还将持续,十年甚至二十年,引入外资一方面是获得资本,一方面是借助新鲜血液带来的商品经济秩序冲刷洗涤我们旧有格局中的种种积垢,我不认为在这方面政策上有什么不妥,至于国家经济安全问题,中央也有考虑。”

  总理挥手制止了正欲插话的邵泾川,语气平和,“至于私营经济发展的问题,这个问题比较复杂,相信十五大的精神大家都能感受得到,中央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一些变化,我们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很多观念在人们脑海中根深蒂固,私有经济很容易与资本主义挂上钩,而观念思想的激烈碰撞很容易引发社会动荡,在这一点上我个人仍然主张还是小步快跑,但是方向不变,在必要的节点时段和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可以适当把步子迈得更大一些,小陆同志,我的回答还能让你满意么?”

  略带揶揄的轻松口吻让陆为民有些尴尬,也让邵泾川和荣道声心中放下大半,但是两人都深深的盯了陆为民一眼,让陆为民也有些汗颜后怕,自己这一番即兴发挥已经有些超越了两位大佬的底线了,再不知足,那就真的是好高骛远丢了西瓜拣芝麻了,所以他很知趣的低垂下头:“总理,我有些孟浪了,只是想到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够和总理直接对上话,我心里许多疑窦能有这样一个机会来坦言请益,实在是按捺不住。”

  “哈哈哈哈!”总理又是一阵洪声大笑,“没关系,我也很珍惜这样一个机会,可以敞开心扉的倾听基层同志的观点意见,如果有机会,我很愿意在下一次再听听你的想法和表现。”

  陆为民很知趣的“隐退”了,接下来也该尚权智和童云松上场了。

  尚权智介绍了当下宋州受灾情况,总理听得很认真,不时插话询问,旁边的工作人员也在认真的记录着,在了解完灾情之后,总理又听取了宋州市委下一步在灾后恢复建设方面的一些意见,然后又问了宋州近况和经济发展情况,这是童云松的活儿,童云松也表现得可圈可点,不动声色的把宋州目前的产业培育计划进行了一个系统性介绍,倒也受到了总理的认可。

  “嗯,小陆,你是常务副市长,按照市一级政府的分工,常务副市长主抓经济工作,怎么,你刚才在理论上我听你的观点是很有见地,那么实际操作中呢?宋州是历史悠久的大城市,又是老工业基地,刚才权智和云松二位同志都做了很好的介绍,你这个常务副市长,能拿出一些新东西来补充么?”总理目光重新回到陆为民身上。

  提醒一下,本人从不换币、借钱,凡是有打着本人名号干此类事儿的,一律属于假冒伪劣,请不予理睬。

  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