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六十九节 发展和环保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六十九节 发展和环保

  “华达钢铁项目敲定,我们市里经济发展就算是安插了一双腾飞的翅膀,苏谯的钢铁产业园区发展很快,为民,我听志虎说你的意见是沿着江岸向东发展,不赞同沿着道路发展?”尚权智对华达钢铁项目也很重视,钢铁产业园带来的效应正在逐渐显现,尤其是极大的拉动了市里建筑产业的发展,这也给市里减轻了不少压力。

  现在市属几家建筑和安装企业承揽的活儿都集中在苏谯的钢铁产业园和遂安的通讯电子产业园,苏谯和遂安本县的建筑企业吃不下这么多工程,有些工程干脆就干不下来,这也给市里几家大型建筑安装企业以巨大机会,本来这几年这几家企业因为老职工多,负债也比较高,活儿却不多,一直处于半饥半饱状态,现在一下子每家企业都承揽了好几个项目,工期一直要排到明年的年中去了,也一下子让这几家建筑企业可以缓一大口气。

  “嗯,尚书记,我是这样考虑的,虽然钢铁产业园和我们市区隔江相望,但是我觉得我们的考虑可能要尽可能的远一些,我坚信我们宋州今后这五到十年会迎来一个快速发展阶段,城市的发展也会呈现出一个爆发式的扩张,江北现在看起来有些荒凉偏远,但是五年后呢,十年后呢?目前只有一跨江大桥,但是我估计按照目前的发展势头,三到五年内后,第二座跨江大桥的建设就是必然,江北部分区域纳入市区也是一个趋势。”

  陆为民也知道这事儿迟早也得要抖落出来,钢铁产业园的发展方向苏谯县委县政府和自己的意见有些相左,县里边出于基建成本的考虑希望向跨江大桥方向发展,但是这没有得到陆为民的同意,按照陆为民的意见钢铁产业园最好一直向东发展,远一些没关系,现在多投入一些也没关系。但是一定要和未来市区保持足够远的距离。

  “而钢铁产业是一个具有一定的污染的产业,与市区保持必要的距离很有必要,所以在苏谯钢铁产业园区一立项时,我就给雷志虎和令狐道明专门提醒过,要着眼长远,钢铁产业园的噪音、废水废气带来的污染不可避免,即便是用最严格的标准要求来规范,仍然会有一些影响,所以让其距离城区更远一些,摆在下风下水位置更合适。雷志虎和令狐道明还有些不以为然,认为现在的位置太过偏远,而且还要从跨江大桥向东好几公里的沿江大道,基建成本也要增加,都是我强压之下他们才勉强同意,我估摸着雷志虎和令狐道明在这一点上对我都是一肚子气。”

  “呵呵,为民,能没怨气么?”沈子烈也笑嘻嘻的插上话,“你硬要别人向东边发展。距离跨江大桥越来越远,不但在运输成本上会有增加,更现实的是苏谯县在道路、管线等基础设施建设上成本也会大幅度增加,他们能没怨气么?不过话说回来。为民,你说是从环境污染和环保角度来考虑,但是钢铁产业园距离咱们市区不但隔了一条长江,而且偏处东北一隅。怎么看好像也有些远吧?就算是咱们宋州日后发展足够快,可能要延伸到江北,但那都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而且距离跨江大桥也足够远啊,远谈不上污染影响吧?”

  这一点也是尚权智和童云松想要说的,他们也觉得陆为民是不是在环境污染方面有点儿洁癖的味道,这钢铁产业园如果太过偏远,肯定会对招商引资有一些影响,而且在基建成本上也会有增加,倒不是说对环境污染不够重视,但是陆为民的要求也太超前了一些。

  “秘书长,现在看起来我的意见像是有点儿夸张了,但是真要放到几年以后来看,你就会发现绝对不超前不夸张,我们宋州六百多万人口,其中农村人口占到百分之八十左右,也就是说随着城市化进程进一步加快,将会有大批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转化到城市中来,他们就会是新的城市人口,他们以及他们的子女从就业、就学、医疗、文化娱乐以及各种生活服务体系都需要更多地第三产业来支撑,这使得城市扩张速度会以一个前所未有的速度来实现。”

  陆为民梳理着自己的思路想法,介绍着自己的观点。

  “我们宋州市区是三个主城区,但实际上只能算两个半,即便是宋城和沙洲都还有一部分郊区农村,而麓溪更是有百分之七十都还属于农村,但是我可以断言,要不到二十年,甚至十年,这三个区现有的郊区农村部门就会被彻底城市化,而且极有可能还会把泽口、叶河、苏谯、麓城的部分区域囊括进来。到那时候像钢铁、电厂、能源化工这样的产业如果现在不拉开一定距离,到那时候可能就不得不面临搬迁问题,这种搬迁成本有多大?可能会大得政府无法承受!与其那个时候让后边的党委政府来头疼,我们为什么不能提前科学布局,避免这种现象的发生呢?”

  尚权智默默点点头,雷志虎虽然没有在自己面前告状,但是还是有些对陆为民在这个问题上的强硬有些不舒服的,正如雷志虎自己所说的,他能理解陆为民担心日后的污染问题,但是钢铁产业园本来在距离上已经拉得够远了,这还要求只能向东边更远的区域发展,这市里边的手是不是有些伸得太长了?

  如果不是华达钢铁项目算是陆为民一手引进来的,而雷志虎和陆为民关系本身一直都相当密切,换了别人,以雷志虎的脾气,恐怕早就反弹了。

  童云松也在思考陆为民的观点,环保问题和发展本身就是一双矛盾综合体,发展和环保共赢这话说易行难,尤其是如何来把握这个度更是天大的难事,对于党委政府来说,如何来平衡最佳,也是考验一级党委政府在眼光胸襟和执行力上的关键因素,陆为民的观点在童云松看来的确有些超前,但是这种超前是建立在宋州经济发展相对平缓的基础上,如果宋州真的能向今年这样,保持今年这样的发展速度,那五到十年后陆为民所说那一切也并非虚妄,作为一级领导不能不考虑得更远一些。

  “为民,那按照你的说法,叶河电厂如果真的要立项,你打算摆在什么地方?荻港么?”童云松问道。

  “不,荻港距离市区和叶河县城都太近了,而且处于叶河县城上风头,也不合适。”陆为民笑笑,“荻港以东的桂塘镇,距离荻港只有六公里,地势平坦,而且和荻港港区也是紧紧相连,荻港目前是叶河县委提出的临港工业区的重点打造区域,发展潜力很大,而桂塘距离荻港也不远,荻港港区码头下一步发展也会沿着向东,可以把桂塘沿江地段包揽进来,这个死角地带也可以得以发展。”

  “桂塘?”童云松吃了一惊,“那都和皖省的秋浦市接壤了。”

  “没说靠近外省就不能建电厂吧?”陆为民眨巴眨巴眼睛,一脸坏笑。

  “为民,你这是去污染别人啊。”沈子烈也笑了起来,“你也不怕秋浦那边抗议?”

  “放心,如果真的要在那里建电厂,那么我们的环评肯定要有,而且必须符合标准,绝对合格,那样才行。”陆为民坦然道:“我们不是那种把幸福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人,不管哪里,咱们都是*的干部不是?”

  陆为民的话让尚权智和童云松都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这小子说风凉话还挺行呢,谁都知道向钢厂、电厂这些项目,环评得再好,再是符合各种条件,但是对周边环境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影响的,煤灰粉尘、噪音和废水,这些都在所难免,也就是看企业的自律度,能不能在真正运行过程中把这些处理设备运行起来了。

  “为民,其他不说了,你恐怕需要尽快和香港方面联系一下,邀请他们尽快赴咱们宋州一行,也要注意保密,务必要确保这些投资者稳妥隐蔽的到咱们宋州,绝对不能让其他地市觉察,最起码不能让他们插手。”尚权智对这一点是颇为在意,“一块饼子就这么大,落户咱们宋州了,那就没别的地市的戏,如果被他们拉走了,咱们这边就要少吃一块肉,就这么简单,零和游戏,没得选择。”

  “要想完全保密恐怕很难,林家在丰州那边有投资,他们过来肯定要去丰州那边看看,关键在于如何让我们这边更有吸引力,吸引住他们的投资,这也就要求我们的方案要更详细更能说服他们,也要求我们在政策上更具特色。”陆为民对这一点还是颇有信心,“我们的思路想法已经先行一步了,西宋高速和宋宜高速我认为是很有吸引力的,叶河电厂如果我们能够在一些政策上扶持,我认为也是有希望的,关键在于我们要让他们看到我们在这几个项目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