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七十四节 馅饼落下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七十四节 馅饼落下

  泽口位于宋州西北,之所以得名泽口正是因为县城正处于蠡泽湖的口子处,与蠡泽湖紧邻,相当一部分处于湖区之中,算是宋州的西北屏障,泽口是典型的农渔业县,基本上没有像样的工业,即便是改革开放十多年了,也没有真正发展起像样的工业来,在宋州十一个县区中经济发展中属于靠后的。

  在上一轮人事调整中,原麓城县县长曲建东出任泽口县委书记,泽口县县长未变,仍然是常明宇,两个人关系很不好,泽口至今没有一个明确定位,和两个人的顶牛有很大关系。

  梓城县委也在年初经历了一轮调整,原遂安县县长朱尧丰出任梓城县委书记,县长是由原县委副书记齐刚出任,两个人虽然不像泽口那边曲建东与常明宇那样关系不睦,但是也谈不上有多好,尤其是朱尧丰在遂安是受够了叶久齐的压制,本来就是一个比较强势的人,现在升任梓城县委书记之后,立时就表现出他的铁腕强势,但这却与土生土长的新任县长齐刚龃龉不断。

  梓城是个山区县,百分七十都山区和丘区,只有不到百分之三十的谷地和平坝地区,县城就位于周家坝。

  和泽口一样,梓城也是典型的农业县,但是与泽口相比,泽口有大片湖区,渔业发达,农村经济组织和农民个人收入相对还要好一些,而梓城就不一样了,山区中条件恶劣,有么有什么出产。也谈不上多么秀丽的风景,因此不但经济孱弱,而且贫困人口基数相当大,这也是宋州市里最穷的两个县之一。

  西塔的情况也不乐观,裘海波从经开区管委会主任升任西塔县委书记,要说也的确是升任,虽说宋州经开区在全省经开区里排不上号,但是经开区毕竟是经开区。市里眼皮子下边,有什么好项目多多少少也都能沾点儿荤腥,而现在一下子到了西塔,这裘海波就有点儿像是找不到感觉的模样,至少这半年来,童云松都没觉得裘海波在经济发展上有什么好的思路拿出来。

  除了泽口、西塔和梓城这三个传统经济弱县的表现不佳外,让童云松更郁闷的是市里的三块核心区。沙洲情况略好,岳唯斌和卢楠两人的配合还算过得去,童云松希望能够在下半年看到他们的变化;宋城就有点儿让人失望了,平淡无奇,艾文崖走马上任,没有能够在宋城拿出什么新鲜东西来,总感觉有些泛泛。童云松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要求有些太高,或者说是不是有点儿心急了,毕竟也才半年,就希望能够有一个旧貌换新颜的大变化,本身也也不太现实。

  更让童云松纠结的还是市经开区。

  孙承利在经开区上的表现很让童云松失望,他甚至和魏行侠私下交流过,觉得经开区的变化发展完全配不上经开区的名声和地位,不说宋州经开区在全省各地市经开区中的地位,即便是在全市这些区县中,经开区的表现也更像是一个鸡肋。以至于童云松和魏行侠私下里都曾经探讨过是不是该考虑让孙承利挪一挪位置,比如让孙承利担任宣传部长或者政法委书记。

  当然现在这还只能是私下说说而已,孙承利毕竟还是他们最重要的盟友,除非他自己主动提出来,否则童云松和魏行侠都还不好去说什么。

  “为民,恐怕光让鑫林去不行,你让鑫林去抓一抓招商引资大项目的跟进推动,我觉得这很适合他。但是其他区县的产业培育和发展路径选择,我觉得这事儿得由你来亲自抓,你必须要上心。”童云松思索了好一阵之后,才扶着汽车引擎盖认真的道:“这事儿必须要你来。而且我觉得恐怕还得要当成一项最重要的工作来做,西塔、泽口和梓城的情况摆在那里,朱尧丰、曲建东和裘海波似乎都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这不行,你得去点拨和敲打一下他们。”

  陆为民笑了起来,“童市长,你这不是让我搁下一块活儿,又捡起另一块儿活儿么?”

  “哼,什么叫搁下一块捡起一块?这两块儿活儿都是你的,哪一样你都得干好,现在让黄鑫林来替你换换手了,你还得寸进尺了不成?”童云松摆摆手,“这事儿就这么定了,灾后恢复建设,你不需要多操心,我会盯着崇荣,你只需要做好我们约定的事情,嗯,鑫林那里,我会去和老尚说,你也抽时间和老尚谈一谈,我觉得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

  黄鑫林都不知道怎么着市里边的消息就传得这么快,当他从童市长办公室出来时,他就发现市府办那帮家伙望向自己的目光神色都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从尚书记办公室到童市长办公室,中间只有五分钟时间,尚书记没有多余话,简单谈了几句之后,就直截了当的把意思说明了。

  市长助理,要进入市政府党组成员,暂时还是正处级干部,要明确为副厅,还需要一些程序要走,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黄鑫林不是没想过自己会担任这个市长助理,无论是之前的沈君怀还是叶久齐,宋州市政府一直有设立市长助理的惯例,不过这个惯例也要看情况,多的时候宋州市政府曾经有三个市长助理,但是少的时候也可能一个都没有,在沈君怀和叶久齐担任市长助理之前的三年时间,宋州市就没有任命一个市长助理,但是沈君怀和叶久齐却是在很短时间内陆续任命,虽然叶久齐很快就从市长助理变成了副市长,但是沈君怀也还一直担任市长助理。

  当然黄鑫林知道沈君怀担任这个市长助理只怕也是暂时的,只是沈君怀要到市政府这边担任副市长的可能性不大,从沈君怀担任市委政法委副书记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只怕沈君怀的下一个目标就是瞄着市委政法委书记那个位置去的。

  从尚权智办公室里出来时,黄鑫林脑袋都还有些昏昏沉沉,似乎还没有回过味来,这个馅饼儿怎么就这么砸在自己头上了?

  陈庆福上了,叶久齐上了,黄鑫林不是没有去拼过,但是毫无悬念的被搁了下来,甚至根本就没有真正的纳入视线,尤其是在黄俊青飘然离开之后,黄鑫林就没有再去想过这方面的事情了。

  他不是尚权智心目中最可靠的人,同样也不是童云松和魏行侠最满意的人,但和两方关系都还维持得不错,看似这种情形是最容易获得认可的,但是黄鑫林知道这其实是一个理论上的存在,在很多问题尤其是人事任命上双方可以妥协,但是最终妥协的结果却多半是各取所需各让一步,像自己这种人往往就是事前总是被视为热门人选,但只有他自己才清楚,热门只是表面。

  可馅饼就是这样在不经意间就砸在你头上了,黄鑫林当然清楚,这个馅饼不会无缘无故的砸在自己头上,能砸在自己头上,就肯定有其道理。

  尚权智和童云松的话语都有些语焉不详,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新工作是和招商引资紧密相关,也和当前市里边的几大项目推进落实有有很大关系。

  招商引资工作是常务副市长陆为民在分管,但是之前陆为民却从未和自己提起过,这也让黄鑫林有些纳闷儿,怎么陆为民就看上自己了?

  他回到财政局里边自己办公室里,镇定了一下情绪,刚才他给顾子铭打了电话,顾子铭说和陆市长在泽口,暂时还会来不了,问需要不需要和陆市长说一声,黄鑫林赶紧说不需要。

  他还没想好自己和陆市长见面说什么,也就是说他和陆为民之间的交情还没有深厚到可以随意而谈的地步。

  在他的感觉中,陆为民对自己的印象还不错,但是也仅止于工作方面,两个人在私交方面完全谈不上,甚至黄鑫林觉得几年前自己和陆为民都在省委党校学习时,自己的一些话是否得罪了陆为民。

  这事儿既然已经基本上定了下来,也就意味着不可能再有什么变化了,这个财政局长的办公室,自己也只能再坐几天了。

  新的岗位,新的挑战,黄鑫林坐在沙发里,沉静下心来,他的好好琢磨一下,自己下一步的工作,市长助理这个称谓就决定了自己的工作恐怕有点儿要抓专项工作的意思,和招商引资有很大关系的专项工作,还能是什么?

  黄鑫林一般慢慢品着味儿,一边思考着,财政局长马上就免,他还以为会让自己兼一段时间,没想到来得如此爽利,这倒是赢得了他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