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七十五节 “越俎代庖”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七十五节 “越俎代庖”

  “建东,明宇,今天我是代表尚书记和童市长和你们两谈一谈,一方面要谈一谈泽口的经济发展,另一方面也要谈一谈你们县委县府这两位主要领导的配合合作问题,……”

  小会议室里只有三人,茶送上来之后,门就被掩上了,曲建东和常明宇两人脸上虽然都还平静,但是眼底深处都有一丝紧张。两人都知道陆为民这一次来是来者不善,只不过这个不善是针对谁,两人心里都没底,或者就是针对两人,尤其是当陆为民直截了当谈到主要领导的配合问题时,两个人眼角都禁不住抽动了一下。

  一俊遮百丑,如果说经济发展搞得好,那么县里的其他狗屁事儿都能够遮掩下去,但是经济没发展起来,甚至连工作思路都还没有打开,再有点儿其他狗屁倒灶乌七杂八的事情,自然市里边就要举起板子打人了。

  “本来我么,就算要管事儿,那也就说说经济上的事情,但是尚书记专门把我叫去,说政治经济密不可分,要我来替他说两句。这话说得有点儿高了,但是尚书记的意思你们俩也很明白,他对泽口现状很不满意,不是他一个人不满意,童市长和我也对你们泽口的情况很不满意,建东,明宇,你们俩搭班子也有半年了吧,要说磨合磨合,也差不多了吧,怎么还觉得没磨合够,一直要磨合下去?”陆为民翘起二郎腿,把身体靠在沙发背上,淡淡的道:“只怕市委没有那么好的耐性就等着你们俩这么磨合下去了。”

  曲建东和常明宇心里都是一紧,都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笔,把目光落在了膝盖上的笔记本上。

  “既然来了,哪怕越俎代庖,我也得说两句,我先说我的本份儿,待会儿再代尚书记带话。本份儿是什么。建东和明宇你们俩都清楚,说一千道一万,一级党委政府的主要职责是什么,那就是让辖区的老百姓生活好起来,再说直白一点,让经济发展起来,并让老百姓从中受益。……”

  “泽口今年的思路看点在哪里?你们有什么打算,招商引资谁都知道。关键在于你们结合了自身特点了么?第一,你们提那么多想法要求,能不能招商引资到,人家会不会来,你泽口凭什么能击败周边的县区让他们落户你们县里,这不是靠一腔热血靠一番热情就能做到的,资本家的资本那是逐利而来,你舌绽莲花,他也不是傻子,同样的投入。能在遂安转到一块钱,在你泽口只能赚到五毛钱,那么他肯定去遂安,如果同样他能在沙洲转到一块二,那他绝对毫不犹豫去沙洲。同理,一个产品从生产制造出厂到运输销售以及宣传广告,各种成本加起来你泽口要一块,苏谯只有八毛,那他就会去苏谯,如果烈山只要六毛,那他就会去烈山,就这么简单,……”

  “我不敢说我自己的搞招商引资的高手,也不敢说我是搞经济本事大,但是就我个人的观点来看,你们泽口县从招商引资到产业培育上的路子有些偏差了,你们泽口的优势究竟在哪里,县里要仔细研究,守着湖区这一大宝,怎么来依托湖区这一巨大优势来发展经济,这里边有很多文章可做。”

  “你们提出的旅游兴县,这一点我赞同,但是怎么来把旅游产业做大做强,这不是在路边上做两个广告牌,也不是在电视上播放两个广告那么简单,口碑相传,你的要有真材实料,石鼓山,大、小独山,风景秀丽,自然风光和历史古韵并存,从唐宋到太平天国洪杨时期,冠甲天下,绝无仅有,怎么开发与培育并重,……,湿地公元,候鸟保护区,这些都是上苍赐给我们泽口的宝贵财富,怎么来把这些瑰宝奉献给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游客们,这个文章怎么做,你们县委要好好认真研究,既不能守着宝山流口水,又不能竭泽而渔,……”

  “湖区的资源优势我想不用我在这里赘言了,明宇,你是土生土长农家子弟成长起来的干部,我们泽口这一片肥沃的水土,农渔业是根本,但是如何把农渔业做大做强的同时也要让农渔业实现增值溢价,工业这一块可以发挥倍增器的作用,旅游特产,农渔业产品的精深加工,依托旅游产业的观光农业,餐饮酒店服务业,这都有很大的潜力可挖,我不认为造纸、化工这些竞争度强,对环境污染大的产业适合泽口,蠡泽湖是我们“宋州之肾”,也是“昌江之肾”,在从比较优势和产业长远考虑,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

  “你曲建东是什么人,什么位置,县委书记,一把手!你的胸襟气魄在哪里去了?!你在麓城时,老霍是怎么和你相处的?麓城经济发展能够一直位居全市前三,原因何在,你不知道?没有一个团结有力齐心共进的党政班子,今天你烧我一把火,明天我捅你一刀,能有今天的局面?……”

  “我告诉你,班子强不强,关键在头羊,尚书记让我带话给你,同时也是我的意见,你这个头羊这半年的表现很不称职,尚书记本来想亲自和你谈一谈的,但是近期市里洪灾之后的恢复建设任务很重,稍微耽搁下来了,估计还要等一段时间,所以我希望你能在这一段时间里拿出一些与前期不一样的表现出来,……”

  “我相信你你曲建东能在麓城干得出色,在泽口一样能行,难道你曲建东就真的是淮南为橘,淮北为枳?你就只能胜任一个县长?这话你心里不服,我也不信!……”

  ……

  在曲建东离开小会议室时,常明宇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会议室。

  半个小时,他看了时间,曲建东在会议室里呆了半个小时,也看不出曲建东出来时的表情有什么,既不是那种神态自若,但是也没见多少局促不安,总之就是那种若有所思的味道,现在就该轮到自己了。

  一起谈了话之后,就是单独谈话,照理说这本该是尚权智,或者说最起码是魏行侠来的干的活儿,可是尚权智就要借着陆为民这一轮对泽口、梓城和西塔三县的调研让陆为民“越俎代庖”一回了,这让陆为民也很是郁闷。

  这是个考纲的活儿,干得好能提升自己的威信和影响力,但是干得不好,那就是把人得罪死的大忌,但陆为民没得选择。

  曲建东在麓城工作时因为新麓山集团的原因,和陆为民接触比较多,两个人的私交也还算不错,私下里也有往来,所以在说话时也可以放得开一些,但是这都不是主要的,对于曲建东在泽口的表现很难说是合格的,一个县委书记,半年时间都还没有能控制住局面,如果不是你的能力水平问题,那就是你的工作方法问题了。

  当然这里边固然与常明宇是土生土长的干部而且威信比较高有一定关系,但这都不是理由。

  常明宇是土生土长成长起来的泽口干部,虽然年龄不到四十六,但是履历却极其丰富,他从乡财政所的副所长干起,二十七岁担任副乡长,又从副乡长、乡长一直到三十三岁担任乡党委书记,然后又调到另外一个镇上担任两年的镇党委书记,三十七岁出任县交通局长,三十九岁出任县财政局长,四十岁出任副县长,四十二岁出任县委副书记,一年后就担任县长,可以说从当兵回来在乡里干起,一直到担任县长,从未有离开过泽口,对泽口情况相当熟悉,而且也在多个职位上干过,经验也相当丰富。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常明宇在面对曲建东到泽口来担任县委书记时是有些情绪也有底气的,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担任县长时间太短,只有两年不到,而他也没有岳唯斌那样厚实的人脉底蕴,所以虽然心里不痛快,但是也能接受。

  只是没想到曲建东也是一个隐忍很久的强势之人,来到泽口担任县委书记之后也很想要一吐这几年在麓城被霍廷江压一头的闷气,再加上组织部长邱国宝也是麓城人,和他不但是老乡,而且还都是一起当的兵,原来就有交道,邱国宝原来在泽口还有些势单力孤,现在曲建东一来,两个人一搭手,一个县委书记,一个县委组织部长,这气势就上来了,邱国宝在泽口也工作了五六年,从宣传部长干到组织部长,也算有些人脉,曲建东也就觉得有些可以力压常明宇一头的底气了。

  也正因为两个人都怀着这样那样的情绪和想法,所以也才使得泽口这一对班子搭档从组建的一开始就磕磕绊绊,而且这种势头还越来越明显,这直接影响到了整个泽口县的工作进展。

  “坐吧,明宇。”陆为民见常明宇进来,摆摆手,示意对方入座。

  继续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