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节 望月山庄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节 望月山庄

  不能不说望月山庄这个运动俱乐部的确很有些味道,至少在球馆的水准建设得就相当高。

  无论是乒乓球馆还是羽毛球馆,抑或是网球场,都不是一般业余性质的训练馆可以相提并论的,更为难得的是把这个训练球场选择在了摩碣山中,要知道这可是山区,要找到这样大一块平地并不容易,而要在这上边把建成高标准的训练球馆和球场,那就更是花费不小了。

  昌江省不算是体育大省,无论是乒乓球还是羽毛球在全国范围内的水平都都只能算是中下,但是单从把这个训练基地摆放在摩碣山中所花的本钱,也说明省体委是花了大血本的。

  一直到两名身材匀称充满运动气息的女子出现,陆为民似乎才若有所悟,为什么安德健会对这种运动感兴趣起来。

  倒不是说安德健在某些方面和自己一样,在女色方面安德健是相当检点的,无论是在南潭还是在丰州抑或是在宋州,安德健这方面都是相当干净的,不过对于能够有姿容俏丽身材优美的靓丽女性相陪锻炼,肯定要比和龙子腾或者自己这种大男人在一起锻炼要令人愉悦得多,这从某个角度来说也是为官者的一份隐性福利,假如你不是手握大权的官员,你觉得会有多少既漂亮又具有专业水准的女性来陪你打球呢?

  “哟,安市长今天有客人?来了一个年轻帅哥,都不提前说一声,我也多约一个球友来一起健健身啊。”那个穿着运动体恤和短裤的女子显得很大方。圆脸短发,一双美眸很有神采,手里握着一副日本产的亚萨卡横握球拍,但是最吸引人眼球的无疑还是那双雪白丰嫩的长腿,似乎是踩着某种节拍,富有韵律,很自然的走了过来。

  这个年头帅哥这个词儿还并不像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网络语言盛行那么流行,而敢在安德健面前用这样随便自然的口吻说话。也让陆为民颇为好奇,这女人是何方神圣。

  女人也不过三十五六岁,正是风姿妖娆的黄金时节,典型长腿大胸,很有点儿运动气息踩着节拍走动也连带着胸前那对人间凶器起伏跌宕,连陆为民的目光都忍不住被吸引了一下,要说这女人算不上非常漂亮。但是却很有味道,尤其是圆脸上那份娇俏活泼的表情在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女人脸上出现,换了别人也许就是装嫩的感觉,但是在这个女人身上却是那么自然。

  “小池,小陈,来来,正好我来了一个朋友。他读大学时可是乒乓球的冠军,待会儿你们可不要放水,得好好教训一下他,刚才他还在说他要横扫咱们普明市政府机关球队呢。”安德健此时心情显得相当好,一边开着玩笑,一边也把陆为民推了出去。

  “是么?什么人这么牛啊,横扫我们普明市政府机关乒乓球队,不知道我们机关乒乓球队的技术水平在全市都赫赫有名么?”

  圆脸女子目光在陆为民身上一停就重新回到了安德健身上,但是在听到安德健说了这番话之后,才又重新对陆为民的身份好奇起来。能够让安德健这么说话的,显然是和安德健关系不一般,她当然听得出安德健话语里的调侃味道。

  看见安德健没有替他介绍,陆为民也知道是安德健故意如此,他也不在意,伸出手去,“你好,我是陆为民。幸会,池女士,陈小姐。”

  “啊?!”那位姓池的女子吃了一惊,眼睛瞪得溜圆。看着陆为民,嘴巴也张成o形,愣怔了一下才恍然大悟的伸出手来和陆为民的手握到一块儿,道:“您是宋州陆市长?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我就琢磨着这么英俊奋发的一年轻人,怎么身上却有一股子虎虎生威的气场,让人不敢直视,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陆市长啊。”

  “哟,池局长,你这是在挖苦我啊,安市长在这里,什么泰山气场的话,你这是在打我脸啊。”陆为民笑呵呵的道,这女人还真是不一般,其豪爽的架势比起男子来更为大方,看得出来这女人和安德健很熟悉,所以才敢在安德健面前这么放肆,龙子腾在旁边已经小声的替陆为民介绍了,这女人是普明市体委副主任池枫。

  “早就听安市长说过陆市长的大名,却一直没有机会见到,难怪今天安市长心情这么好,原来是陆市长过来了,我说出门时候喜鹊怎么在枝头猛叫个不停,原来是真有贵客临门呢。”池枫笑起来甜美中有一份英姿飒爽的刚烈,和寻常女人的确有些不一样,很吸引人眼球,难怪连安德健都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

  这女人也挺会说话,顺着杆子爬,让人心里听着也舒坦。

  “我也早就听说过池局长的大名了,池局长原来可是咱们省乒乓球队数一数二的高手,刚才安市长那是故意在陷害我,我在大学里可不是以大乒乓球见长,这要和池局长一对阵,那不是三五两下就得要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了?”陆为民也笑呵呵的道。

  “陆市长太谦虚了,没亲手上阵交过手,谁胜谁负,哪儿能说得清楚?安市长,走,一块儿练几板子去,说好上周末来练几板子的,你食言了,今天可不能让你给跑了。”池枫大大咧咧的道。

  “谁怕谁啊?上周那也是的确有事儿,这一周我不就来了么?不分个胜负不罢休,我和为民也早就最好了车轮战的准备,准备好好打一场持久战,看看谁能坚持到最后。”安德健阳光满面,笑容可掬,陆为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安德健有这样的表情了,也不再划掉是不是这鬼女人的功劳,居然也能让安市长似乎年轻了好几岁,连额际的皱纹笑起来都消退了不少。

  “好啊,一言为定,不分出胜负誓不罢休,紫菡,待会儿你就和陆市长较量一番,千万别打让手,就得要把他们当阶级敌人打,今天小龙就只有委屈你当个裁判了。”池枫兴致勃勃,一边和旁边那个女孩子说着话一边叉着腰,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池局,哪儿的话?为领导服务是我们的职责,我已经和那边球馆说好了,专门给我们留了三张台子,今天可能有省队从各地市抽来的队员来搞集训,也有省队自己的队员参加训练,人多正好热闹,也可以见识一下人家专业球员的表现呢。”

  龙子腾已经不是那个青涩出炉的小秘书了,经过这么一年多来的打磨,他早已经适应了安德健秘书这个角色,而且干得如鱼得水,似乎天生就有这么一种特质,让他在与市里边职能部门和区县的领导们都能驾轻就熟的融洽相处,在这些领导们心目中,龙子腾这个秘书也很老练到位。

  “是么,这正好啊,我看看是谁带队来的,没准儿还是熟人,……”池枫也是兴致盎然,妩媚的瞥了安德健一眼,“安市长,你总觉得我们是在欺负你,待会儿你和专业小球员们练练手,就可以自我评判一下水平了。”

  池枫一句话逗得在场人都笑了起来。

  ***************************************************************************************************************************

  大型的训练球馆了银球飞舞,安德健和陆为民都是挥汗如雨,换了一身运动装的二人,似乎还真找到了运动基因,就连陆为民几番熟悉热身之后,也都兴致勃勃的加入了“对抗赛”中来。

  其他几张台子也都还有一些年轻的队员们在训练着,不过今天的气氛显然很轻松,还有几个队员就簇拥在一旁,看着陆为民和安德健分别在和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对打。

  没有人注意到站在训练球馆一隅的两个女孩子正神色复杂的注视着这边两张台子。

  “没错,他的样貌根本就没有改变,而且我也问过小萍她们了,教练说那两人都是领导,一个姓安,一个姓陆,那个年轻的就姓陆,现在在宋州那边当官,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妈妈被检察院带走之后,我去找过王叔叔他们,他们都说没办法,都说就是姓陆的害得妈妈成这样,如果不是他把责任都推到妈妈身上,妈妈根本就不会去坐牢。”女孩俏丽的脸庞上眼圈已经红了,

  同样的运动短发,一样的短袖运动体恤和短球裤,雪白健美的长腿下蹬着一双球鞋,同样的清纯娇俏,鸭蛋脸,樱桃小嘴上嘴唇略略丰厚,让本来是一个清丽脱俗的粉靥上多了几分性感,如果是外人一看,只能目瞪口呆,根本无法分清楚两个人的差别,单卵孪生双胞胎的同一特性在这对姐妹身上展现无遗。

  如果没有两姐妹自己说明,只怕外人根本就无法辨识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