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一节 各怀鬼胎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一节 各怀鬼胎

  “美蕖,事情都过去了,现在妈妈都已经回来了,……”脸颊左边有着一个深深的漂亮酒窝的女孩子犹豫着,却被脸颊右边有着深酒窝的女孩打断:“回来了又怎么样?我们家已经被毁了,被彻底毁了,就是被这个家伙!爸和妈都离了婚,我们回去跟谁?还是你跟爸,我跟妈?原来我听妈妈说过我们如果在省队打几年,她就可以想办法帮我们退役,安排到地区体委去工作,现在呢?谁来管我们?回县里,我们能干啥?我们什么都不会,只会打球,难道让我们回去教学校里的学生打乒乓球,当体育老师?”

  如果有人提醒,仔细辨别,还是能够从这两个女孩子的说话语气和表情看出一些差别来的,被叫做美蕖的女孩子显然性格更外向更泼辣一些,两个女孩子脸颊上都有一对漂亮的酒窝,但是美蕖右边脸颊酒窝要深一些,而另一个性格上则要内向软弱一些,说话语气也要温柔得多,左边脸颊上的酒窝要深一些,不过这都要仔细观察才看得出来,初一见面的时候,外人是根本无从分辨的。

  美蕖的话显然触动到了另外一个女孩子的隐痛。

  家庭的变故让她和美蕖两姊妹都陷入了困境,从十二岁开始就到黎阳地区体校打球,最先是羽毛球,到后来改成了乒乓球,然后到了省体校,她和妹妹都不是读书的料,一看见文化课就头疼,随着年龄增长。她们也知道打球不可能打一辈子,但是母亲是县委副书记,自然也有关系,也早就和地区体委那边联系过了,只要在省队打几年,这边就安排好,到地区体委上班,没想到母亲竟然出事了。而且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这个家顿时就如船到江中漏水,陷入了绝境。

  父亲是个爱面子的教书匠,本来和母亲的关系就有些不好,而母亲被判刑,父亲就和母亲离了婚,据说父亲一直怀疑自己和妹妹不是他亲生的。只是原来碍于母亲的威势不敢说,现在母亲出了事,父亲就光明正大的与母亲离了婚,一些流言也出来了。

  虽然只比妹妹大几分钟,但是廖美芙考虑的事情也要比妹妹多许多。

  母亲被判刑四年,据说本来如果只判三年的话,是有可能判缓刑的。但是因为事件造成损失太大,影响也非常恶劣,所以就被判了四年收监,只减了半年刑,三年半回来就像变了一个人,受了这么大打击,精神状态也不太好,身体也差了很多,现在整日在家,连门都不愿意出。更不愿意和她原来的同事大见面打交道,而自己和美蕖工作的事情自然也就无从说起了。

  廖美芙也能理解母亲现在的心境,但是现在自己和美蕖在省队呆的时间已经够长了,而且廖美芙也知道自己和妹妹现在的打球水平实际上已经开始下滑,就算是打得最好的时候,自己和妹妹也没有能真正在省队站稳主力的位置,所以教练已经很明确的告诉她和妹妹,可能要早一点考虑出路的问题了。

  “美芙。美蕖,过来!”

  郭教练的召唤打断了两姐妹的对话。

  郭教练是个相当现实的人,对于没有比赛成绩的队员从来都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队员都怕她。尤其是那些成绩不太好的队员,就像现在的廖美芙和廖美渠两姐妹,你敢不听她的话,什么尖酸刻薄的话都敢往你头上搁,廖美芙和廖美渠两姐妹也不知道被这个教练骂哭过多少回。

  “安市长,陆市长,这可是咱们省队的一对姊妹花,长得漂亮不说,球打得特别好,美芙,你去陪陆市长打两局,美蕖,你去陪安市长打两局,好好打,安市长和陆市长都是打乒乓球的高手,可别坠了咱们省队的威风啊!”

  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两年廖美芙和廖美渠没少干过,自打失去了主力位置之后,两姊妹就日益沦为这种陪练的角色,而且不仅仅是陪队友练球,还包括像今天这种陪外人,教练话语里“好好打”的意思,那就是要陪客人陪领导打高兴,否则就会有你的好看。

  ***************************************************************************************************************************

  “哟,老郭,那里找来这么一队姊妹花,还这么能打?”池枫有些吃惊,看着自己这个老同学,她们俩都是昌江体院毕业的,只不过各自造化不同,郭海霞走了专业队的路子,但是却没有能走长,最终还是回到了当教练这个行道,省乒乓球女队成绩一般,老郭带的队成绩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不过老郭这家伙脑瓜子倒是挺灵,和体委领导的关系不错,位置倒也坐得还算稳。

  “好几年了,最早在黎阳体校那边,后来招到省体校,前两年还行,在省里还能排得上号,这两下走下坡路了,不行了,也就长了两个好脸盘子和靓身材,我说还不如去当模特,打球不长脑子,又吃不了苦,这种人多了去,来来走走,太多了。”被叫做老郭的女人和池枫年龄相仿,不过身材瘦削,脸上颧骨高耸,薄唇刀眉,一看就属于那种精明能干不饶人的角色。

  “瞧你说的,人家长得漂亮就不能打球了?”池枫目光若有所思,“老郭,看不出啊,把这对姊妹花弄出来陪安市长和陆市长练球,又有什么打算?不先和我说,我可是要敲破锣坏你的好事儿啊。”

  “嘿嘿,老池,我也没打算瞒你,下个月体委要组织一批人去日本学习考察,我们这边两个名额,但是经费不够,上边让我们自个儿想办法拉赞助,否则这两个名额就作废了,……”老郭显得很自然随意,“一客不烦二主,咱们训练基地在你们普明,安市长又对咱们乒乓球运动这么爱好和支持,你又是我同学,我不找你们普明体委找谁?”

  “难怪,居然干用这种方式来贿赂领导啊,不行,我还没有去过日本呢,你找安市长容易,这经费又得落到我们局里边儿出,哪有这种好事儿?”池枫气哼哼的道:“今年财政那边拨款也老抠,我们这边也没有余粮呢。”

  “老池,可不兴这样,我可是等了好几年才等到这种机会,你在市局里边机会多,跟着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找个由头就出去了,比不得我们,要出一趟国,除非你的成绩能在全运会上出彩,可咱们昌江这水平,你觉得有希望么?”老郭叹气不已,“也就几万块钱的事儿,不让你白出钱,赶明儿你们这百年有啥好苗子,我们那边好好给你们培养培养,争取在全运会给你们出个名儿。”

  “得,老郭,别忽悠我,我们普明这边的乒乓球水平我清楚,就我这搁了十几年的生手,也能在市里机关队里称孤道寡,没戏。”池枫连连摆手。

  老郭奸笑,“老池,你这么卖力的陪安市长打球,把丢了十几年的本行都捡了起来,那点心思我还不明白?看看这会儿安市长玩得多开心,日后我没事儿就带几个队员周末来这边练练手,就当回报你了,怎么样?”

  池枫心里也是一动,这老郭也是个人精,这一碰上就能揣摩出个端倪,不过如果能经常把省女队的女孩子拉几个来陪安市长练练手,肯定气氛要比自己这个半老徐娘陪着更有气氛,她也不怕老郭看出啥,和自己不是一条道儿的人,不具有竞争性。

  见池枫一时间没吭声,老郭就知道对方这是默认了,还没说话,池枫又开腔了:“老郭,体委这边不是我说了算,就算是安市长首肯,要走我们体委这边财务过,太多了也不合适,宋州陆市长不也在这里,你不如找他想想办法,也要容易得多。”

  老郭有些迟疑,看了一眼那边正你来我往打得热闹的那对男女。

  陆为民脸色潮红,显然这种运动也还是有些消耗体力,对于别人专业选手来说,他这个业余选手就有些吃不消了,尤其是对面这个女孩子不断的左推右挡,把距离拉开,弄得他忽左忽右,疲于奔命,一会儿就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

  “老池,陆市长我不熟,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安市长我倒是熟悉一些,……”

  “嗨,一回生二回熟,你看看他和那个女孩子打得多带劲儿,心情这么好,正好可以开口。他和安市长关系不一般,听说是安市长以前的得意门生呢,咱们省里边有名的政坛新星,这两天估计他都要在这里休息,这不就是机会?几万块钱对于宋州市政府来说那还不是小菜一碟?”池枫笑眯眯的道:“多个朋友多条路,日后你在宋州那边有啥事情,也可以找陆市长啊。没准儿日后这位陆市长日后就调到省里呢?”

  努力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