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四节 诲人不倦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四节 诲人不倦

  陆为民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在他看来,应安德健之邀来普明盘桓两天算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小憩了,以他和安德健之间的关系,也无需忌讳什么,何况本来也没有什么,无论是普明市体育局的池枫热情主动的来陪练,抑或是“碰巧”省女队的球员们在一块儿练练手,那都算不上什么。

  说实话,他也很喜欢这种休憩方式,打打乒乓球,这个运动量也不算大,出一身臭汗,再去温水游泳池游游泳,泡一泡,解解乏,的确能够让辛苦一两个月的身心都得到极大的松弛。

  龙子腾也安排得很周到,安德健当然不可能一直在山上呆着,虽然距离市区不算远,虽然这也是周末了,但是安德健也有他的应酬,晚饭倒是在望月山庄吃的,但吃了饭之后,安德健就把龙子腾留下来陪陆为民,自己独自乘车下了山回市里去了,晚上他应该还有一个应酬,陆为民也不多问,反正他就是来休息的,有龙子腾这半个熟人,正好。

  让陆为民有些意外的是体育局那位池局长也没有走,拉着省女队那位郭教练,很殷勤的陪着陆为民,这让陆为民也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他可不是普明的常务副市长,总不成下午一句玩笑话,这池枫就真的以为可以调到宋州去吧?那这个女人未免就有些滑稽了,陆为民不相信在体制内能混到这份儿上的角色会这么不靠谱。

  如果说觉得自己和安德健关系不一般,要来讨好,似乎也说得过去。只是却又把她那个体院同学出身的教练拉着一起,也让人觉得不像是那么一回事儿,让陆为民也搞不明白池枫这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借着吃完饭散步这一会儿,陆为民顺口问了问龙子腾普明这边的情况,也顺带问了池枫是什么来路。

  面对陆为民的询问,龙子腾也有些踌躇,他当然清楚老板和陆为民的密切关系,而且自己能担任老板的秘书。也全靠陆为民的举荐,可以说今天他自己能摇身一变成为市里边的第二秘书,日后甚至可能是普明第一秘书,陆为民的作用无与伦比。

  只是老板和陆为民关系再好,但那都是老板和陆为民之间的事情,老板可以和陆为民什么都说,那是老板的权利。若是换着自己这个秘书来,有些话就不能乱说了,但是如果说得太含糊或者太虚,只怕又要让陆为民觉得自己这个人不够意思了。

  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也很是考校人的应对能力。

  “陆市长,普明的情况您也大略知道,在省里位置不上不下。中不溜儿,前两年发展速度都是时快时慢,情况也是时好时坏,没有一个定数,安市长来这一年多,情况才基本稳定下来,有了一个大致路径和方向,确定下来了普明该怎么发展,许书记这一年来身体一直不大好,经常跑省里治病。所以很多事情都压到安市长身上,……”

  龙子腾犹豫了一下,斟酌着言辞,把普明的基本情况作了一个简介。

  安德健虽然是一个外来户,但是普明的党政主要领导历来都是外来户,无论是现任书记许嵩还是前任书记都是外地调来,许嵩在普明已经工作有几年了,但是一直和未能升任市委书记的前任市长王建钊关系恶劣。两个人针锋相对,也是鏖战不休,最终结果是王建钊出事儿被省纪委突然拿下,连带着一个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和一个副市长被卷了进去。普明和宋州一样也经历了一番风暴。

  应该说安德健到普明的环境还算不错的,虽然王建钊被拿下,但是许嵩也还是受了一些影响,省里有关领导也和许嵩谈过话,要他要注意团结,这也算是给许嵩的一个提醒,所以在安德健来之后,许嵩也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欢迎,当然安德健也是投桃报李,在很多工作上也十分配合,所以许、安二人相处还算融洽,而安德健的风格也远比王建钊更为稳健圆滑,总的来说普明的局面还算不错。

  不过许嵩从今年以来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年后在昌州医学院附属三院住了两个多月的医院,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五月才开始正式上班,但是也还是经常要跑昌州去诊疗,所以在很多工作上也就主动交给安德健。

  这种工作的“自然转移”也让普明进入一个新格局,安德健主动承担起更重的担子,许嵩出于从自己身体状况考虑,也愿意把很多工作交给与自己还算对路的安德健,所以实质上普明工作并未受到多少影响,反而是因为安德健的一些思路观点能更多的贯彻在工作中,使得普明的发展更符合安德健的意图。

  “这么说来许书记现在心思已经不在普明这边喽?”陆为民若有所思的问道。

  “嗯,我们这边有个传言,说许书记希望调到省里去,对他身体也更有好处,呃,听说省委组织部和省政协那边这段时间许书记走得挺勤,……”龙子腾迟疑了一下才道。

  陆为民笑了起来,摇摇头,这个说法显然有些想当然了,许嵩才五十五,年龄并不大,只是身体缘故才想离开普明市委书记这个位置罢了,如果许嵩真的想要去省政协弄个副主席当当,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显然不可能有经常跑省委组织部和省政协这种事儿,要定许嵩去哪里也不是省委组织部和省政协能定的事儿,省里几个大佬的意见才是关键,何时轮得到省政协自个儿来做主了?

  难怪这一段时间安德健显得很忙碌,动作频频,出了许嵩主动交权外,另外安德健也需要好好挣一番表现,省里也在看着他安德健能不能在许嵩日渐退出普明政治舞台的时候,也能牢牢驾驭住局面,甚至拿出更光鲜的成绩出来。

  “子腾,别想太多,安市长不管到哪儿,也不管下一步会有什么变化,都绝对值得你好好跟着,多跟安市长两年,能学到很多东西,我就是在安市长当地委秘书长时跟着他学了不少,跟着他,多琢磨一件事情如果是安市长他会怎么处理,你自己的处理方式和安市长有什么不一样,考虑问题的角度有什么差异,多经历一些事情,多磨练一番,日后你遇到这些事情就就明白怎么处理才是最佳方式了,……”

  龙子腾给安德健当秘书时间并不长,虽然他也感觉到安德健对他自己比较满意,心里也有些沾沾自喜,甚至也曾幻想过是不是再跟着安德健两年也下去挂个常委或者副县长这一类的职务,但是陆为民的话却一下子让他冷静了不少。

  “当秘书,腿勤手灵眼快口严是最低要求,有悟性,能揣摩领导心思,这是基本合格,如果说不想在秘书这个位置上就此打住,那么仅仅是这两点还不够,我刚才说的,跟着领导最大的收益收获是什么,领导能走到这一步都绝非偶然,要从他们身上学到什么,学到他们的胸襟气度,学到他们的眼界高度,学到他们待人接物的方法,处理事情的方式,这些才是精髓,没学到这些,而只是一味去借用领导的资源,培养自己所谓的人脉,那就落了下乘,成不了大事。”

  陆为民这番话让龙子腾心中微微一震,如果说前面的话龙子腾都觉得自己也在按照既定路子在走的话,那么陆为民后边那几句话就让他有些触动了,他一直认为借用领导资源培养自身人脉是非常重要的,这会对日后自己从政之路大有帮助,没想到陆为民居然说这落了下乘,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的话有些难以接受?跟着领导结识一些人脉关系似乎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多个朋友多条路,日后难免有时候会用得上,这好像也挺正常,怎么就会落了下乘?”陆为民似乎看穿了龙子腾的想法,一边负手沿着望月潭边小路前行,一边淡淡的道:“我不是说人脉不重要,也不是说在合适的条件下不去培养必要的人脉,而是说不能买椟还珠,忽略了在这个岗位上更重要的是什么,在这一点上很多人都会因为所处位置的特殊性而迷失了自己,一味沉迷于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中,觉得人家是真心和你交朋友,只有当你站在不同位置,重新进行自我定位时,你才会发现并非如此,……”

  陆为民的话如暮鼓晨钟一般敲打着龙子腾的心,让他一度有些沾沾自喜的心态陡然冷却了不少,当市长秘书的感觉的确太好了,虽然从一开始他也曾经常反省自我,提醒自己不要忘乎所以,但是身处周围都是阿谀奉承和恳请求托的软语中,他的心态自觉不自觉的还是有些膨胀,总觉得自己如果身处某个位置一样可以干的很好,甚至比某些人还好,现在陆为民的话狠狠的给他上了一课。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