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五节 也算潜规则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五节 也算潜规则

  池枫一直对陆为民很感兴趣,事实上在几年之前她就从现在的洛门地区专员当时还是洛门地委副书记的王舟山那里见过陆为民一面,当时也是一个国庆节前,陆为民当时还是双峰的县委副书记,去拜访王舟山,正巧遇到了池枫和自己姐夫一起拜访王舟山,陆为民离开,他们刚去,擦肩而过,所以陆为民没有印象了。

  王舟山和池枫在昌州发动机集团有限公司工作的姐夫是老乡兼战友,关系非常好,而池枫家里只有两姊妹,姐姐也在昌发集团工作,两姊妹相当亲,池枫能够在三十五岁就能提拔为普明市体育局副局长,除了靠自身努力工作表现外,也是因为王舟山和普明市前任市长王建钊打过招呼,当然也仅限于打个招呼,但是这个招呼很重要,让池枫在三个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而王建钊的出事,也让池枫失去了这样一个奥援,也让池枫的仕途蒙上了一层阴影。

  池枫从来就不认为光是靠走关系后门就可以当好官,在她看来,如果想找个轻松活儿呢,跑关系走后门能行,但是你想要在一个重要位置上坐稳,那就还得靠自身本事。

  因为池枫姐夫一家和王舟山一家关系相当密切,所以池枫一家也和王舟山比较熟悉了,基本上每年逢年过节,几家人都要在一起坐一坐,池枫的姐夫五月份升任昌发集团宣传部副部长,小范围的请了客,王舟山一家人也参加了。池枫就和王舟山坐一桌,言谈间王舟山都还提到过陆为民。

  其实在几年前王舟山在洛门地委担任副书记时,池枫就听到过王舟山在和自己姐夫闲谈时谈及过陆为民,说丰州地委办有颗好苗子,是个人才,绝对长大成才,只可惜不能带到洛门来,她姐夫当时也顺口问了问。王舟山介绍了长风厂和北方厂搬迁到丰州的故事,池枫也听得很感兴趣,所以也就对陆为民有了印象。

  后来几乎逢年过节,王舟山都要提到陆为民,大概也是要显示自己的眼光卓越,陆为民的职位也在不断的水涨船高,县委副书记变成了县长。再隔两年,又变成了阜头县委书记,当安德健调到普明来当市长之后,王舟山来过普明和安德健吃过一顿饭,自然也有池枫参加,她才知道王舟山嘴里赞不绝口的陆为民是安德健的得意门生,而且已经是宋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了。

  王舟山和安德健在交谈间谈到陆为民时。安德健也是压抑不住那份骄傲。

  很显然陆为民能够跨越处级干部上到副厅级干部已经不是安德健、王舟山这样的厅级干部能左右得了的,而陆为民的成长速度也远远超越了安德健、王舟山这些昔日他只能望其项背的领导。

  当王舟山、安德健已经是副厅级干部时,陆为民不过还是一个科级干部,而往王舟山、安德健好不容易拼搏上正厅级干部时,陆为民却如坐火箭一般,从副处、正处再到副厅,距离这些老领导只有一步之遥了,虽然这一步也很大,但是陆为民才三十岁,想到这一点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正因为如此。池枫才对这个安德健昔日的得意门生有一种说不出的好奇,她很想了解这个家伙有什么三头六臂还是九窍玲珑心,自己从科级干部走上副处级干部花了整整五年,拼命工作成绩突出不说,而且都还是借助了姐夫的一些人脉,而陆为民这个家伙何德何能就能在短短五年间完成三级飞跃,她真的想不通,所以更想搞明白。

  今天是一个机会。让她能够正面接触陆为民,而之所以给郭海霞支了这么一招,她也是想要借这个机会和陆为民有更多的接触。

  她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这个陆为民日后的造化恐怕不仅仅停留于厅级干部这一步。副省级甚至省级干部都极有可能,毕竟现在陆为民才三十岁,至少还有二十年的奋斗历程,她就不信陆为民能在五年之内连升三级,剩下的二十年他就不能再升三级?

  她知道自己的这种心态有点儿功利投机的味道,但是那又如何?人生本来就像是一场赌博,池枫从体院毕业之后先到学校教书,后来才调到体育局,一步一步走上来,对于体制内的这些纷纷扰扰很清楚,赌博就在于要押对宝,她自认为自己并不缺能力,而且现在也才三十七,还有十多年可供拼搏奋斗的时间,而稍许的机遇对她来说,也许就能在关键时刻更进一步。

  现在交好陆为民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而且不需要付出什么,有时候就是一个良好的印象,就能为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功效。

  看见陆为民和龙子腾从湖畔小径走过来,池枫也和郭海霞迎了上去。

  “陆市长,走了一圈?”池枫笑着问道。

  “嗯,摩碣山和望月潭风景宜人,这盛夏时节在这里呆着的确有点儿让人乐不思蜀了。”陆为民活动了一下胳膊,“好久没有这么大的运动量了,都有点儿难以适应了。”

  “陆市长,我早就说过,锻炼要趁早,养成好习惯,安市长来我们普明之后都养成了打球的好习惯,精神状态都要好的多,你也应该向安市长学习才对。”池枫含笑看了陆为民一眼,“身体是革命的最大的本钱,只要坚持锻炼,对自己绝对有好处。”

  “呵呵,池局长,你可真是任何地方都在推销你的专业理念啊。”陆为民忍不住笑了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扩了扩胸,“不过我得承认,你的话很有道理,今天下午打了一场球,让我全身都很畅快,只可惜我们宋州那边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条件,只能借安市长和郭教练的地方和人锻炼一番了。”

  池枫心中微动,不动声色的道:“欢迎陆市长随时来我们普明这边啊,望月山庄条件还不错,也是省里的训练基地,是个放松休憩的好地方,我看今天下午陆市长就玩得很尽兴,明后天正好是周末,多呆两天,上午打打球,下午游游泳,晚上散散步,保证两天下来,下个星期你就能精神焕发的出现在同事面前,老郭,怎么样,让陆市长好好指点一下你那些队员,明天继续!”

  郭海霞也明白池枫的意思,含笑点着头,“没问题啊,我们女队陪练也不少,能帮陆市长提高提高技术,也是她们的荣幸。”

  ***************************************************************************************************************************

  “你说郭教练让我们这两天都要去陪姓陆的?”坐在床边上的廖美蕖脸上浮起一抹奇异的神色,“打球,游泳?”

  “嗯,教练没有明说,但是我听得出就是那个意思。”廖美芙也有些羞恼,陪着练练球也就罢了,怎么还要去陪游泳?虽说光天化日之下姓陆的也不可能干啥,但是总觉得不是滋味。

  “那你去不去?”廖美蕖目光有些诡异,似乎在琢磨什么。

  “我不知道,……”廖美芙并没有觉察到自己妹妹目光表情的变化,望着已经黑下来的窗外多了几分忧色,“不去,教练肯定要生气,恐怕……”

  “姐,恐怕由不得我们吧?”廖美蕖冷冷的道:“教练早就觉得我们俩现在的水平跟不上了,想撵我们走了,打击都觉得我们该滚蛋了,说实话我也练累了练乏了,也许我们的确该离开省队了。”

  廖美芙有些讶异,她觉得自己妹妹的话语里似乎有些与平时不一样的味道,“美蕖,你想通了我们回县里?”

  “姐,你愿意回去当个体育老师么?”廖美蕖嘴角抽动了一下,脸上表情多了几分决然,“有些人毁了我们家的生活,我觉得他也应该给我们一些补偿才对。”

  廖美芙大吃一惊,站起身来:“美蕖,你可别乱来,姓陆的现在是宋州的副市长了,而且那件事情我觉得不完全是他的原因,……,而且现在我们能干什么?”

  “姐,你那么紧张干啥?我又不是傻子,难道说我还能拿支枪威胁他不成?”廖美蕖笑着,但是脸上表情还是有些僵硬。

  “那是说这话是啥意思?”廖美芙不相信自己妹妹会无缘无故说这番话。

  廖美蕖摇摇头,“姓陆的不是啥好货,就看他那双眼睛色眯眯的,就只会看你的胸和大腿,如果……”

  廖美芙脸一红,“美蕖,你这脑瓜子里成天想些啥啊,一会儿要威胁人家,一会儿又出这些馊点子,真不知道你想干啥,千万别去胡思乱想,我考虑了,教练安排,我们去就是了,反正大白天打球也好,游泳也好,散步也好,也就是那么回事儿,我们自己小心一点儿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