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六节 瞄准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六节 瞄准

  运动之后这一觉的确睡得相当香甜,陆为民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样香了,七点钟不到天光已经大亮,陆为民起身围着望月潭小跑了一圈,出了一身毛毛汗,然后径直到温水泳池去泡一泡。

  望月山庄的环境的确很好,山水相依,林深谷幽,这里一直是普明市消费层次最高的场所,所以也不求人多,只求维系在普明市最高端场所的地位,而这恰恰也让很多人对这里趋之若鹜。

  早上七点温水游泳池里确实没有几个人,准确的说,只有他一个人,他也很享受这种独享的氛围,一直到另外一个身影到来。

  “咦,小廖,这么早?”陆为民已经知道这对长得非常漂亮的双胞胎女孩子性廖,不到二十岁,给陆为民的印象却很好,阳光,健康,尤其是两队酒窝,给人一种甜美可爱的感觉,加上身材也非常棒,对于正常男人来说,这种身材好、脸蛋靓,气质阳光健康的女孩子,只怕没有谁印象会不好。

  廖美芙也没想到会在这么早在这里遇上陆为民,吃了一惊之后,裹在身上的浴巾都差点落了下来。

  她有早上晨浴的习惯,而望月山庄的温水泳池条件很好,换水也很勤,早上又没什么人,来这里游两圈,再回去冲一冲,非常舒服,所以廖美芙到这边训练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只是她没想到这么早居然会比自己还先来的人,而且还是这个陆为民。

  “陆市长,您早。”廖美芙很快就反应过来。脸上浮起甜美的笑容应道。虽然对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和妹妹不一样,她要理性得多,双峰亚洲国际事件和陆为民没太大关系,母亲出事儿了,即便不是陆为民接替母亲的位置,也会是其他什么人来接替母亲的位置,也就是母亲的命运早已经注定。

  想到教练安排自己姐妹这两天就是陪着这一位练练球。游游泳,廖美芙脸没来由一烫,自己都成什么人了,但是教练的安排她却不敢违抗,何况教练也没有说其他,只说日后队里也许要到宋州集训,也有求于宋州那边。提前打好基础联络关系有必要,这似乎也说得过去。

  “嗯,都早,昨天和你们打了一下午球,这全身都是酸痛无比,就想来泡泡,解解乏。”陆为民也没太在意。这对姊妹花虽然阳光健康很靓,给他印象也很好,但是他内心却绝无其他任何意图,顶多也就是欣赏而已,他现在也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想其他。

  眼前这个女孩子看样子是姐姐,性格显得要文静一些,而那个妹妹似乎要活泼外向许多,从外貌上来看陆为民是分不清的,只能从对话中来感觉。

  池枫和自己说了,这两天都可以在这里休息。省女队的训练任务不算重,正好可以和这些队员练练球,活动活动,陆为民虽然觉得有些诧异,但是却也没有峻拒,一来他没打算怎么,二来,他也不愿意拂逆人家好意。三来,他似乎也觉察到池枫拉着那个郭教练好像有什么有求于自己,不单单只是讨好安德健那么简单,他也想看看对方葫芦里卖的啥药。

  这对姊妹花似乎就成了其中的棋子儿。用来陪自己练球,陆为民并不反感,找一个大老爷们儿来和自己练球肯定比青春靓丽的女孩子来陪自己练球味道要差很多,两朵充满青春活力的解语花来作陪,陆为民也知道这大概也算是为官者的某种“隐性福利”,他发现自己内心竟然还有些享受,哪怕自己并没有什么其他企图。

  也难怪人人都想当官,中国官场上的各种隐性福利的确渗透到了各个角落,让人无时不刻不能感受到为官者的特权。

  “泡一泡的确能放松身体,这样再打两场球,您就不会感到酸痛了,其实这就是一个习惯,只要您坚持,这种不适很快就会消失。”廖美芙话一出口,才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儿语病,好像自己很希望继续陪对方练球一般。

  陆为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略感诧异,不过想一想也觉得正常,都是成年女孩子了,对社会多多少少有些了解,恐怕早就从教练那里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说这些女孩子有什么企图,但是对她们来说能够结交认识一下官员,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小廖,我听你口音有些耳熟,你是哪儿人啊?”陆为民看见廖美芙似乎有些拘谨,站在水池边儿犹犹豫豫,要想下水,又不敢下水的模样,笑着道:“没事儿,下来吧,这水池水好像才换了,温度也合适,泡一泡挺好,还要谢谢你昨天陪我练球了。”

  “我是丰州那边的人,嗯,双峰。”廖美芙终于把浴巾放到了一边,沿着水池边的不锈钢扶梯下水,距离陆为民有四五米远,慢慢把身体浸泡在温水中。

  “双峰?”陆为民颇感惊异,“你是双峰人?我也在双峰工作过几年啊,难怪总觉得你的口音有些耳熟,你什么时候到省队的?”

  “嗯,我和妹妹最早在黎阳地区体校,练了一年多时间,十三岁到省体校,十六岁到省女队的,回家时间并不多。”廖美芙低垂下眼睑,声音有些低沉。

  陆为民并没有注意到廖美芙情绪的异样,他还以为这女孩还是有点儿拘谨,随口问道:“在体校和队里的训练都很辛苦吧?”

  “嗯,辛苦,不过我们专业就是这个,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只不过真正能出好成绩还要看天赋和训练相结合,能出成绩真正能参加全国性和国际性赛事的,都还是极少数人,绝大多数人还是会被淘汰。”

  似乎觉察到了廖美芙情绪的低落,陆为民品出其中的一些味道来,眼前这个女孩子虽然很漂亮,但是省队不是选美,也不是模特选拔,一切都要看你的成绩,眼前这个女孩子显然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属于被淘汰的那一部分。

  事实上陆为民也清楚,这些体育运动员基本上都是和成绩挂钩的,成绩出彩的,真的能在全国性和国际大赛上取得好成绩,那么自然是荣誉、金钱双丰收,如果不能在成绩上取得突破,而队员的黄金期也就那么几年,像乒乓球这样的小球项目,昌江省本来在这方面就不算强,在省队都难以出头的话,那么最终的结局肯定就是各自归家自寻出路了。

  郭海霞就算是有什么事儿有求于自己,也绝不会让省队的主力队员来陪着练球,这两个女孩子被叫来陪安德健和自己打球,除了这两个女孩子长得漂亮的原因外,估计也是在训练和比赛上没有什么前途了,这一点陆为民也能意识得到。

  “小廖,是不是在训练上遇到什么困难了?”明知道这里边的原委,但陆为民觉得自己若是不问一句好像显得太过冷淡了。

  “不是,陆市长,我和妹妹都马上二十岁了,教练说我们可能很难再在水平上有所进步了,我们也都知道,所以……”廖美芙摇摇头,脸色有些黯然。

  “没有可能再提高了么?”陆为民随口问道。

  “可能性不大了,我们自己也知道,不是光靠苦练就行的,运动员都有一个高峰期,但是好像我和妹妹都已经过了那个高峰期了,前年是我们发挥最好的,省运会我拿了全省第二名,妹妹拿了第四名,后来成绩就有些下滑了,再没有能……”廖美芙展颜一笑,“不过我们都没有遗憾,不是每个运动员都能够拿到世界冠军全国冠军的,尽了力就好,就算是我们退役了,也算是留下一段美好回忆,不管怎么样,日子也一样要过。”

  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他没想到这个女孩子的心境居然也能摆得这样端正,而且还能说出这样一番有些哲理的话来。

  也许是觉得陆为民这个人态度很温和,似乎就这一会儿谈话,女孩已经摆脱了困扰,平复了心境,也没有了先前的拘谨,女孩也大方的问了陆为民的情况,陆为民倒也没有什么好隐瞒,一个人在泳池里本来还有些孤独,多了一个女孩子作陪,顿时就热闹了不少,所以两个人就一边说着话,一边游了起来。

  比起冷水泳池来,温水泳池不用担心脚抽筋这一类问题,虽然还是夏末,但是清晨山间温度还是比较低,而温水泳池温度正合适十分舒服,有了大半个小时,快到八点半了,廖美芙才恋恋不舍的表示要离开回去了,陆为民也觉得差不多了,两人便一起到更衣间换衣。

  站在窗前看见自己姐姐和陆为民有说有笑神态亲密的走出来,一直到楼道口才分道,廖美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姐姐是去温水泳池游泳她知道,怎么会和姓陆的在一起,而且态度这样亲密,这里边有什么猫腻?难道姐姐也和自己再打一样的主意?想到这里,廖美蕖没来由一阵兴奋。

  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