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八节 警钟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八十八节 警钟

  “我想要得到什么,嗯,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嗯,这个要求我会保留着,等到我需要才会告诉你!但是你不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好像你是多大的受害者,想想你为了你自己不择手段所做的一切,伤害到的人,我告诉你,这就是报复,这就是惩罚,这是你该得的!”

  看见陆为民眼眸里燃烧着的愤怒目光,廖美蕖有些害怕,但是桀骜惯了的她却不愿意表露出软弱的一面,显得更加嚣张,“我告诉你,你必须受到惩罚,惩罚的手段由我来决定!你以为你当个官就不可一世了,为了当官你可以为所欲为不择手段的做一切龌龊下流的事情,看看你的德行,你以为你是什么正人君子,……”

  陆为民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了,这个婊子,究竟要干什么?他不怕出事儿,但是却不愿意遇上这种莫名其妙的破事儿,一个大男人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这个神经质一般的女人给搞出这么一桩事儿来,简直让他无法接受。

  而这个女人居然还给自己说要保留惩罚自己这个权利,要把她所谓的“把柄”照片捏在手里,这几乎就是要随时可以给自己制造巨大麻烦的“定时炸弹”,关键在于这个“定时炸弹”要真是自己作孽制造出来的也就罢了,居然还是这个脑袋秀逗的女人给自己构陷的,这让这么多年来一直顺风顺水没怎么遇到麻烦的陆为民简直是怒不可遏。

  看见陆为民脸色铁青鼻孔冒烟的模样,廖美蕖内心没来由的一阵痛快,想到家里遭遇的变故劫难,想到自己日后生活可能面临的艰难,一切都是这个男人造成的,而现在这个家伙却不得不在自己面前老老实的听自己的训斥羞辱,心中那股说不出的畅然愉快一扫这么久来被教练抽来陪这些人的恶气。

  看样子这个家伙是真的很在乎他的官帽子,这几张照片看样子的价值还真的很大,廖美蕖不觉得牺牲了自己姐姐的“色相”有什么大不了。反正这个家伙当时也昏睡着了,顶多也就是把两个人的身体摆了一个造型,提供给自己药那个家伙不是说这个药用了醒来之后,根本就不记得自己干过什么吗?只要有几张照片佐证,他就是黄泥巴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换了别人也许不一定。但是这个家伙这么怕对他的官帽子有影响,那就不怕他不就范。

  至于说怎么来要价,廖美蕖还没有想好。

  也许要挟这个家伙给自己和姐姐安排一个好的工作?这个选择项倒是可行。不过不能是在宋州,普明那个安市长不是和他关系很密切么?安排到普明也可以,这个家伙肯定不敢把他自己的“丑事”告诉别人,只会乖乖的答应,又或者安排到丰州,这家伙不是在丰州那边当过县委书记么?解决个这种事情肯定也行,那样离家也近一些,……,廖美蕖忍不住幻想起来。

  看见这个女孩子那副志得意满的模样。陆为民忍不住站起身来,先前他还因为醒来不久,觉得头脑有些发懵,这会儿他已经缓过劲儿来,再看看这个女孩子的表演,双手叉腰。斜着屁股坐在房间里的桌子上,一副把自己吃定了的小太妹模样,陆为民内心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跨前一步一把扭住对方胸前的衣襟,陆为民脸色极为阴冷狰狞,“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火?会把自己烧成灰烬?你长没长脑子。用这种低劣的手段如果都能搞成事儿,那这个世界岂不是没有章法?”

  并未被陆为民的暴怒所吓倒,相反廖美蕖觉得这是陆为民色厉内荏的表现,越是这样,说明陆为民内心越恐惧,都说这些当官的有了一官半职,就越发怕失去这个官帽子,看来不假。

  “哼,你以为你干的事情就是干净了,如果你不是对我姐心存不轨,你会我一招呼你就屁颠屁颠的跑到我们寝室里来?你们这些当官的怎么就这么不知廉耻,连打乒乓球都要女孩子来陪不说了,居然还向其他?你干的不要脸的事情难道还少了?想想你自己原来干的事儿!”廖美蕖挣扎着想要甩开陆为民扭住她胸前t恤的手,毫不示弱的恶狠狠回应道。

  陆为民略略一愣,这已经是这个女孩子第三次说自己干什么龌龊事儿了,联想到这两个女孩子都是双峰人,陆为民回忆着自己在双峰干了啥伤天害理的事儿了,印象中真没啥事儿啊。

  难道是和隋立媛的事儿?隋立媛的家庭情况陆为民很清楚,没有太多的复杂社会关系,应该是和这两个女孩子扯不上什么关系的,如果有,陆为民早就知道了。

  再盘算一下,那就只有杜笑眉了,但是杜笑眉一直到自己离开双峰之前都并没有什么真正的瓜葛,就算是外边流言蜚语再多,但是陆为民自己很清楚,一直到自己从阜头离开时才会在杜笑眉的刻意安排下糊里糊涂有了那么一层关系,但是自打那一次以后,陆为民和杜笑眉再无往来,甚至连面都没有再见过一面,虽然陆为民偶尔也会在睡梦中梦到过杜笑眉的笑靥。

  杜笑眉和杜家人显然也不太可能,尤其是陆为民听到了两姊妹在先前的争吵中提到了她们的母亲,似乎自己和她们的母亲有什么恩怨,这更让陆为民觉得莫名其妙。

  看见对方不甘示弱依然桀骜的表情,陆为民是真有点儿怒了,如果真是自己有问题,也就罢了,但是这个女孩子居然有这种下作手段来对付自己,而且居然还想把这个当做把柄捏在手中,随时来要挟自己,这可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这个女孩子以为她是谁,觉得就这么搞一出就能让自己在她面前俯首帖耳,听她为所欲为,她也未免把这个世界想得太简单了一点儿。

  伸手抬起对方的下颌,陆为民脸色变得阴冷而狰狞,“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残酷而冰冷的现实,恐怕有些事情不像你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么美好,你的那些言语给我的感觉更像是痴人说梦天方夜谭,不错,我被你设了局入了套阴了一把,但是那又怎么样?你这种人可以拿你姐姐的清白名声当儿戏,只顾你自己的好恶,无视他人,我很难想象你们这孪生姐妹俩怎么会有这样截然不同的心性?”

  “你说我为非作歹,坏事做尽,说我龌龊下流,贪花好色,我想了一想,既然你都这么肯定把我下了定论,我觉得如果我自己不实事求是的落实你的‘要求’似乎还真有点儿说不过去了。”陆为民恶狠狠的盯着对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有些惧怕的女孩子,用胳膊将对方的颈下锁骨顶住,按在墙壁上,然后不慌不忙伸出手指,勾起对方t恤的领口往下压了压,乳白色的半罩杯棉质文胸,两边的乳肌裸露小半,露出一道深凹的乳沟。

  大吃一惊的廖美蕖没料到陆为民竟然会如此放肆,疯狂的挣扎起来,陆为民却狠狠的压住对方挣扎的身体,探出食指和中指,一点一点的深入到胸罩罩杯中,一直到对方左乳的*才放肆的捏住,阴阴的道:“我做了,你又能怎么样?这个时候没人来拍照么?我觉得这个时候的照片拍出来也许更有价值,你拿去控告我,可能更有说服力?噢,我忘了,我还没有结婚,如果我说我和你姐姐正在搞对象,你说你的那些照片会不会起作用呢?我觉得你姐姐对我颇有好感,你能说服你姐姐违背自己良心和意愿来诬告我?在纪委甚至公安局的调查下,你的那些把戏能玩得转?我想你姐姐恐怕还没有男朋友吧?如果检查一下身体,很多问题我觉得就再简单不过了!”

  陆为民控制住对方的身体,肆无忌惮的蹂躏着对方的身体和精神意志。

  女孩子的胸乳很饱满坚挺,但是陆为民并没有太多兴趣,他只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摧残对方的心理意志,把对方从高高在上拉下来,加速对方的崩溃。

  “你以为你拍几张照片就能够要挟我?你不是说我个坏得透顶的人么?那我似乎还可以公权私用一回,让普明市公安局的马上查一查你在这里给谁打过电话,然后把那边接电话的人抓起来,我想那些照片似乎在最短时间就可以回到我手里,这样简单的事情,你也想用来威胁我?”

  陆为民本来是很想摸清楚这个女孩子背后究竟有没有人指使,这是最重要的,他始终有些不放心,像这种事情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女孩子敢做的,这是犯罪,但是这里边涉及拙劣漏洞百出的表现又很难让人相信这会是有人指使,其结果之能事这个头脑简单的女孩子所为,所以当问不出什么来时,陆为民就不想再和这个女孩子磨下去。

  无论这件事情内情如何,这都给陆为民敲了一记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