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九十三节 暗战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九十三节 暗战

  招商局这塘水虽然很浑很深,但是却恰恰是给了齐蓓蓓一个出头的机会,尤其是宋州正面临着巨大机遇的时候,招商引资的工作重要性就更加凸显。

  齐蓓蓓也知道陆为民对局长何兆祥很不满意,倒是对副局长孙桓还算认可,所以她也要很好的平衡其中关系,她这种小胳膊小腿儿的角色,在外边刻意制造出一种和陆为民有些关系的表象,在局里边也是跟着孙桓玩命的工作,时不时去何兆祥那里汇报一番工作,至少要做到让何兆祥对自己不反感,在这一点上齐蓓蓓自觉还是做到了。

  齐蓓蓓觉得自己就像是一颗在夹缝中生存的幼苗,稍不注意就会被碾压得粉碎,她必须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和随机应变的能力。陆为民这边无疑是最重要的,没有陆为民也就没有她齐蓓蓓的一切,而陆为民的心态她发现自己又很难把握到,特别是在那一晚之后,陆为民便再无任何异样,甚至还有点儿逃避的味道,这让齐蓓蓓内心也颇为失落。

  能够征服这个在宋州人气极高影响力颇大的常务副市长,对于齐蓓蓓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成功,无论是从身体还是精神上。

  齐蓓蓓当然没有奢望过能在精神上能博得陆为民的青睐,即便是身体上,她也不认为自己比季婉茹更有魅力。

  事实上对季婉茹那傲人的身段和堪比影星的脸盘子,以及对方重点大学毕业生的身份,齐蓓蓓还是有些自卑的,但是那一晚之后,齐蓓蓓突然发现这种可能性并非毫无存在,如果不是一些意外,自己也许就得逞了。

  也许每个男人的口味并不完全一致,齐蓓蓓知道自己的优势所在,也许在有些男人心目中季婉茹像个女神。而自己这种娇小玲珑如芭比娃娃一般的造型却更能吸引另外一些男人的目光。

  不能责怪齐蓓蓓有这种心思,虽然她在工作上很努力,但是她很清楚工作上的成绩必须要赢得领导的认可才能真正成为成绩,在局里边人脉不厚的她要想出头,光靠努力不够。必须要有一个“靠山”。而孙桓虽然对自己帮助也不小,但是何兆祥却牢牢把人事权捏在手中,孙桓在这方面的影响力并不大。

  哪怕陆为民不再对自己感兴趣。那一晚只是一时冲动,齐蓓蓓也希望把先前营造出来的这个假象成功的植入到局里边那些人心目中去,而且还要不断的巩固和加深这种印象,让这种印象转化为这就是齐蓓蓓为自己规划的目标。

  对于齐蓓蓓的一些小心思陆为民还是知晓的,这个原来在他心目中有些爱慕虚荣颇有心机的女孩子却在这几个月间里让他对她的印象改变了不少,而也对齐蓓蓓在招商局里的处境有了一些了解。

  任何地方都不可避免的有一些攀比和竞争的氛围,在招商局也不例外,如果是用在工作上相互攀比相互竞争,那就是良性的。只是在招商局里,更多的心思似乎都用在了相互攀比各自的人脉背景来了。

  齐蓓蓓在招商局的表现有目共睹,尤其是在苏谯钢铁产业园建设期间,参与了多个项目的引进牵线,也促成了好几个项目的落地,雷志虎和令狐道明都对齐蓓蓓的表现交口称赞。像泰隆钢构、三星彩钢、腾龙金属容器等几个项目落地建设中,齐蓓蓓都表现上佳。

  当然在工作表现优异的背后,齐蓓蓓也有一些小心思慢慢暴露出来,从前一两次是跟随孙桓到自己这边来汇报工作,到后来主动串门一般的到顾子铭那里来坐一坐。找机会也和自己说说事儿,陆为民也逐渐觉察到这个女人内心深处那股子不甘寂寞的野心。

  的确,市招商局里边没有几个在工作上拿得出手的角色,齐蓓蓓算是其中佼佼者,如果不是华达钢铁和风云通讯这两个大项目本身带来的拉动效应,陆为民觉得今年宋州的招商引资工作只怕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了,他也屡次提醒甚至批评何兆祥,但是何兆祥这个老油子也是阳奉阴违,或者说不愿意去触动现在招商局里边的格局。

  陆为民也很想动一动招商局的人事格局,但他知道现在还不合适,招商局才组建不久,从表面上来看,今年的招商引资工作也还算光鲜,何兆祥虽然在工作能力上平庸不足,但是为人处世拉拢关系却是一把好手,除了经常来自己这里汇报工作外,尚权智、童云松和魏行侠那里也走得很频繁,陈昌俊那里更是不用提,这家伙的心思都主要放在了那上边。

  水至清则无鱼,陆为民也经常提醒自己要学会包容和忍耐,不要指望谁都要和自己想法意见和作风标准一致,而应当在问题中学会寻找解决问题和改善现状的办法和策略。

  对招商局这边的情况,陆为民只能把孙桓用好,让孙桓主抓业务工作,尤其是在一些重大项目上,亲自盯着督促,齐蓓蓓等几个工作上有冲劲儿想干事儿的角色,也尽可能的给这些人以施展空间。

  看见齐蓓蓓大大方方的坐上车来,陆为民一时间想得有些出神。

  白皙秀气的裸足很规矩的合在面前,脚趾指甲上涂抹了淡淡的红色,足弓上肌肤下淡青色的筋脉隐约可见,雪白的九分裤是紧身的,把两条美腿圆臀包裹得紧紧的,淡果绿色的短袖衬衣一双光洁的胳膊在陆为民面前晃动,淡淡的香气萦绕在车内,似乎也让整个车里多了几分迷离旖旎的气息。

  齐蓓蓓一上车,就笑嘻嘻的拿出口香糖来递给顾子铭一颗,看得出来,顾子铭和齐蓓蓓也比较熟悉了,不过陆为民知道顾子铭也是被动的被齐蓓蓓给“攻陷”了。

  面对一个清丽娇俏女孩子的笑靥,无论顾子铭被蔡亚琴怎么提醒要警惕小心,要防微杜渐,顾子铭也觉得自己做不到,何况齐蓓蓓的目标并非自己,而是老板,虽说齐蓓蓓的心思他能猜到,但是齐蓓蓓在招商局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连老板本人都很认可,至于说人家要求上进,希望和老板搞好关系,他这个当秘书的也只能做好自己本分就行了。

  “史哥,你也来一颗?这可比抽烟好多了,既清洁了牙齿,保护了牙齿健康,又有助于口气清新,回家和嫂子亲热也更受欢迎。”

  史德生笑着谢绝了齐蓓蓓的“好意”,看得出来,他也很喜欢齐蓓蓓的热情大方,“得,小齐,我们老年人没有你们年轻人那么罗曼蒂克。”

  齐蓓蓓的纤手又伸向了陆为民,陆为民犹豫了一下,还是笑着从齐蓓蓓的手指间接过了箭牌口香糖。

  从苏谯回到市政府,一路上齐蓓蓓都显得很愉悦,总能挑起一些话题来互动,这一点连顾子铭都有些佩服,不是佩服齐蓓蓓能找出话题来,而是佩服齐蓓蓓能把这些话题放在陆为民面前说出来。

  齐蓓蓓没有直接回招商局,而是跟随着汽车一直到了市政府,陆为民也不管不问,他知道这女子是要想方设法拉近和顾子铭的关系,当然,目标还是自己。

  看见陆为民进了办公室,顾子铭这才松了一口气,旁边的齐蓓蓓早已经把他的茶盅泡好了茶,然后也给自己用待客用的茶杯泡了一杯茶。

  “顾哥,怎么我看陆市长喝的茶经常在换品种,好像没有一个特别喜好啊?”齐蓓蓓捧着茶盅,站在顾子铭座位旁边问道

  “嗯,陆市长喜欢喝茶,但是却没有多讲究,绿茶最喜欢,但是红茶也能喝,竹叶青,瓜片,碧螺春,普洱,铁观音,都行,连我这个当秘书都不知道他最喜欢喝什么茶。”顾子铭耸耸肩,看见齐蓓蓓替自己泡茶,“小齐,别这么客气,你这样感觉我是老板,你是秘书了。”

  九月的宋州仍然有些秋老虎的感觉,顾子铭没有开空调,房间里显得有些闷热,他把窗户推开,窗外映入眼帘的绿意让人心情为之一畅。

  “顾哥,陆市长这段时间心情好像不怎么好?是不是因为洪灾的原因?苏谯和遂安都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齐蓓蓓的话似乎提醒了顾子铭,顾子铭想起了什么,在自己桌上叠好的报纸里边寻找着,终于找到了两张报纸,然后道:“小齐,你坐一下,我去陆市长那里一会儿。”

  ***************************************************************************************************************************

  接过顾子铭递过来的报纸,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陆为民眉峰微动。

  《昌江日报》?《党建之声》?

  顾子铭替自己找过来的东西,陆为民知道自己秘书不会无缘无故的给自己拿两份报纸杂志来,肯定尤其用意,他点点头,顾子铭随即离去。

  陆为民随即翻开报纸,一眼就看见了二版上的一篇文章,《充分发挥党组织先锋堡垒作用,凝聚民心推进灾后重建谱华章》,陆为民目光迅速落在文章最后,果不其然,文章最后有注明:“作者陈昌俊,宋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