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九十五节 携手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九十五节 携手

  大切诺基驶上昌宋公路,伴随着距离宋州市区越来越远,车内的气氛也就渐渐打开了。

  “为民,香港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大家都还看着呢,西宋高速和宋宜高速可能在投资收益率上不如昆洛高速和昌桂高速,但是他们应该清楚,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参与投资的,省里在放宽外资对高速公路投资上还是承受了很大压力,毕竟超过百分之五十的控股权,对很多人来都觉得难以接受。”魏行侠把副驾座的位置调整了一下,让自己可以在这一个多小时的路途中坐得更舒服。

  “问题应该不大,不过你也知道这些投资商虽然都是家族企业,但实际上这些企业都已经基本上正规化了,几亿美元的投资不是小数目,对于我们给出的政策优惠他们也需要专门的评估公司来评估风险,另外调配资金也需要时间。”

  陆为民目不斜视,语气平静中带着一份自信,两边树木建筑物飞快的向身后退去。

  “我已经问过那边了,他们会设立一家港资投资公司,专门用于对宋州这边基础设施投资的主体公司,控股权对他们来说很重要的,他们认为这可以让他们在运营过程中把风险控制到最小,当然他们也希望省市两级也持有必要股权,这样可以通过省市两级政府来解决他们在内地投资水土不服带来的一些问题。”

  “他们倒是把这些考虑得挺周全啊。”魏行侠感慨了一句。

  “魏书记,资本家的钱也不是地上捡来的,这些华人家族在东南亚通过几十上百年数辈人的辛苦打拼,才能积攒起来一些家底儿,他们在印尼、马来西亚这些地方不但要承受当地土著的挤压,而且还要受到欧美和日本资本的打压,尤其是在前几十年他们根本无法得到母国的支持,生存空间更为狭窄,拼出这样一条路来很不容易。像印尼这一次五月骚乱,给他们带来的损失很大,却无处伸冤,这就是无根浮萍的悲哀。”

  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和林、黄、李几个家族的主事者接触越多。也就越能感受到他们的难处。也能理解他们谨慎小心的缘由。

  这些华人家族要想在东南亚地区生存并发展下来,比起欧美白人和当地土著来不知道要多付出多少血汗,缺乏一个可以为他们提供支撑的母国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现在中国虽然逐步在发展起来。但是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同时也反对干涉别国内政,这种政策使得这些海外华人更多的只能通过他们自己抱团来争取自己的利益。

  而华人天生在经商上有天赋,但是却是一个从政意愿淡薄的民族,至少在海外是如此,也正是这个因素使得华人宁肯花费大量金钱,通过一些利益输送来获取当地当政者的政治庇护,却不愿意自己出头露面光明正大的去树立自身地位和争取自身利益。

  这种情况在平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一旦遇到经济危机这种大气候下。就很容易被当政者推出去作为替罪羊,而印尼五月骚乱华人遭受前所未有的侵害就是最明显的例证。

  魏行侠也叹了一口气,对于陆为民的观点他也很赞同,“国家在这方面的政策值得推敲,有些时候向当事国施加必要的压力,保护华人的合法利益。其实我觉得也并不违背我们自身原则。”

  “关键还是在于国家的实力,是否达到了足以让那些国家当政者忌惮的地步,现在我们国家虽然每年都在发展,但是从综合实力尤其是军事实力上来说,仍然还是严重不足。尤其是像海军的投放力量你根本就达不到东南亚那边,如何让对方感到压力?单纯的外交交涉起的作用并不大。”陆为民摇摇头,“一句话,要想说话有人听,还得要腰包鼓,拳头硬,这是才硬道理,丛林法则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还是这个世界遵循的准则。”

  “嗯,对了,话题扯远了,为民,得尽快推动这两条路的立项建设,香港那边你得催着点儿,昆洛高速已经正式立项,据说十月就要动工,虽说这条路前期准备比较早,但是这么快的动作,还是很少见的,昌桂高速和昌普高速也在积极筹备,听说最迟不晚于明年春节前都要动工开建,我前几天碰到交通厅那边的人,他们说昌桂高速可能还要提前十二月就要启动,我看我们这边虽然说得热闹,但是在落实上却慢了,我的意见是先把咱们宋州境内的准备工作先搞起来,涉及到的几个区县前期征地拆迁先搞,不要等,至于说西梁那边我听说西梁地委行署积极性很高,也可以先联络一下,宜山那边,……”魏行侠沉吟了一下,“如果宜山那边还是不来气,我想我们也没有必要俯就去求谁,你不是说秋浦那边兴趣很大么?也不妨可以先联络联络秋浦那边,省交通厅这边我可以去协调。”

  陆为民觉得魏行侠还真有点儿进入状态的感觉了,市里边的局面虽然还是维持着原样,但是嗅觉灵敏的人都能觉察得到,市委副书记魏行侠在很多领域的话语权越来越重,这也变相的挤压了陆为民和陈昌俊的影响力。

  对于这一点,陆为民不太在意。

  作为邵泾川多年的秘书,魏行侠来宋州摆明车马是要有所作为的,再说直白一点,那就是奔着尚权智离开宋州之后的局面来的,这一点陆为民很有自知之明,谁要去和魏行侠抢风头别苗头,那都是徒劳,除了自取其辱外,就是能收获敌意了,所以在这一点上陆为民和知趣的配合魏行侠,很多工作也主动向魏行侠汇报,或者说沟通。

  陈昌俊同样也意识到这一点,只是作为组织部长和分管党群组干的副书记天生在很多工作上就有所重叠,如果过分低调,在外界尤其是在省里边,大家就只能看得到听得到魏行侠的声音,他这个组织部长就会被边缘化,而在杨永贵这个副书记即将出缺的时候,这可能就对他很不利,而他如果表现得过于外露和高调,那么必然会引来魏行侠的敌意,要拿捏好这其中的分寸,不太容易。

  而现在陈昌俊选择的还是要尽可能的表现自己,陆为民不知道魏行侠如何看待,但是在他看来无论魏行侠心胸如何宽广,毕竟不是一条道上的人,陈昌俊这段时间的表现还是有些抢风头的嫌疑,在这一点上,魏行侠肯定会有些不舒服。

  当然这一点不舒服还不至于让两人交恶,但陆为民也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这一点上。

  一方面魏行侠能起的作用,只能是辅助,真正要想有所作为,还得要靠自己,另一方面,陆为民也在巧妙的借助在经济领域上一些表现来推高魏行侠的影响力,帮魏行侠造势,而帮魏行侠造势的同时,也相当于是在帮自己造势,这一点陆为民相信省里边会看得见,而魏行侠也乐于在一些场合下帮自己一把。

  宜山那边,的确有些不来气。

  现在的宜山市代市长谭学强是前任省委书记田海华的秘书,在陆为民刚担任阜头县委书记时,谭学强还是宜山市委常委、临溪县委书记,在陆为民离开阜头前谭学强就已经是宜山市委副书记了,今年六月谭学强在前任市长调任省环保局任局长后他出任代市长。

  宜山那边的不来气源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不忿于宋州在宋宜高速建设上居于主导地位,如果说西宋高速问题上,西梁有求于宋州方面更多,在宋宜高速问题上,宜山方面就觉得应该是宋州有求于宜山更多,毕竟宜山目前的经济总量远高于宋州,而宋宜高速建成之后宜山需要通过水运的大宗商品将主要通过宋州港输出,对于宋州打造昌鄂皖结合部的交通枢纽益处更大,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宜山方面希望在宋宜高速的利益分成上占得更多一些,比如税收分成和所占股份。

  原本宋州方面希望把先期工作先开展起来,但是宜山方面却希望先把这些具体细节敲定,成为代市长不久的谭学强大概是不愿意被宜山本地视为出卖了宜山利益,所以在这一点上表现得很强硬,这也直接导致了宋宜高速前期的接洽工作搁浅。

  相反,与宜山紧邻的秋浦虽然属于皖省,但是因为在经济上相对发展较为落后,市领导的思想却要开明得多,在获知宋州方面有意要推进高速公路建设之后,主动提出了希望建设宋秋高速,并愿意在具体细节方面与宋州进行协商,这也让宋州方面颇为意动。

  只是秋浦也是临江城市,而且经济不发达,宋秋高速在回报率上肯定无法和宋宜高速相比,除非在很多条件上向投资方做出更大的让步,这一点也让宋州方面有些犹豫。

  今天才得两张月票,难道就这么悲催么?兄弟们,不能啊,难道真的连几张月票都搜罗不出来了么?兄弟们检查一下票兜吧!